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恐权益受损 劳工组织批评安省68议案

8月3日,安省工人权益中心在省议会大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反对省府的68议案(Bill 68)。图为工人权益中心发言人Sonia Singh。(摄影:徐杰/大纪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8月4日讯】(大纪元记者徐杰多伦多报导)安省政府正在进行公共聆讯的68议案(Bill 68),引起社会各界争议。工人权益中心和劳工组织指出该议案是政府赋予雇主的安全伞,将使工人及受雇人士的基本权益遭到侵害,令保障和维护劳工权益的工作更加困难。近期调查也显示,部分华人劳工因怕被解雇,纵然基本权益遭到侵犯亦忍气吞声。

8月3日(周二),安省工人权益中心(Workers Action Centre – 工人维权中心)在省议会大厦举行新闻发布会,反对省府正在进行公共聆讯的68议案(Bill 68),工人权益中心和劳工组织呼吁省政府修改或终止该议案。

劳工组织称68议案打击安省劳工

工人权益中心发言人辛格(Sonia Singh)指出,68议案将对一系列法律进行修改,其中关于修改劳工法的部分将对安省劳工权力产生负面影响。如果该议案获得通过,将对安省劳工造成打击。

辛格指出,哥伦比亚省(British Columbia – BC)在2002年实行了类似的劳工法,劳工的维权投诉困难加大,投诉量下降了45%,很多劳工因为害怕雇主打击报复而放弃了投诉。

“基本权益受到侵害的雇员希望得到有关劳工组织的支持和帮助,向政府部门反映和投诉雇主对他们的不公待遇。”辛格说:“68议案不仅没有方便雇员对雇主的投诉,反而使得投诉过程更加复杂和困难,因为该议案要求雇员在向政府提出投诉申请前,与雇主进行交涉。”

帕克代尔社区法律服务中心(Parkdale Community Legal Services)的石蕊(Irina Ceric)说:“政府不应该让雇主拖欠工资的情况更容易发生。”

辛格建议省政府终止68议案或其进行修改,比如把“雇员在投诉前与雇主进行交涉”改为自愿条件,而不是现在议案受要求的必要步骤。

华裔劳工处境甚忧

工人权益中心刘碚溪(Beixi Liu)指出,在最近的一个有关加拿大华人劳工对就业标准法和基本权益熟悉程度的调查显示,加国部分华人劳工,特别是新移民,因为怕雇主解雇,纵然被无理剥削基本权益亦忍气吞声,任人鱼肉,他们急需帮助。

来自中国大陆的安省女佣吴女士因为向政府投诉被拖欠工资而被解雇。她希望政府有更好的法律来保护移民雇员的基本权益,而不是出台议案68使得投诉手续更加复杂。她认为,议案68只会使雇主更容易拖欠工资和压低移民雇员的工资。

服务华人机构联会(CIN)7月22日公布的一项针对华人的就业标准法调查显示, 10道题目中,受访者平均只答对不到一半(4.7题)。四成以上的受访者并不清楚最低工资是多少,有66%和64%的受访者不清楚加班费和有薪假期的相关规定。55%的受访者不知道工作3个月后被解雇便可得到提前一周通知或离职金。只有18%的受访者知道每周的工作最高时限。

在调查过程中,个别采访者的故事让人震惊——有人每周工作70小时,平均工资只有每小时4元。

建筑工人讲在卑诗省经历

来自墨西哥的建筑工人阿奎莱拉(Raul Aguilera)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述了他向他的前BC雇主索取拖欠工资的痛苦经历。

“在向政府投诉之前,先找雇主谈话,这种要求显得荒唐可笑。” 阿奎莱说:“这种完全让雇员自行负责的做法使得投诉过程十分艰难,让人迷惑不解。”

阿奎莱在2005年被BC雇主拖欠$600元工资。在计算拖欠工资和填写复杂的投诉表之前,他用了几天的时间来研究和搞明白BC政府劳工局的投诉文件。

阿奎莱说,政府的投诉文件要求雇员在投诉前找雇主谈话和进行交涉以期解决纠纷。阿奎莱先给他的雇主打电话和发电邮,未得到回应。最后,阿奎莱直接去了雇主的办公室,没有讨回工资,还遭到侮辱。

“他(雇主)拒付我(被拖欠)的工资,并用手使劲向外推我。” 阿奎莱说:“我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对我。”

现在居住在多伦多的阿奎莱指出,在经过了一个痛苦的过程,并在申请表中详细填写了与雇主的交涉过程,BC政府劳工局才正式了受理他的投诉案。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8-04 10: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