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报应实录:桂迁梦感录(二)

史鉴

施子到了桂家门口,举头一看,此时桂家门庭富丽豪华,不再是以前庄稼汉气象。施子骤然喜不自胜,以为找到了依靠。(图:大纪元)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桂迁向来精打细算,财富越积越多。施济向来豪爽好施,家底不甚厚实,加上子幼妻弱,无力经营,不出十多年,家产就被奸滑小人内外勾结算计光了,有时吃饭都下顿不接上顿。于是施母跟儿子商量说:“你父亲在世时,对桂迁有恩。桂迁看起来像个忠厚长者,如今听说他在会稽致富了,不如我和你去找他好不好?桂迁大方的话会重重报答我们,桂迁小气的话也会按原数还钱,总之不虚此行。”母子俩就筹钱搭客船从江苏到浙江会稽,下船后施母在客店歇息,施子先去桂家。

施子到了桂家门口,举头一看,此时桂家门庭富丽豪华,不再是以前庄稼汉气象。施子骤然喜不自胜,以为找到了依靠,就兴冲冲的投入名片。一会儿,几个门卫打开大门,引施子进入东厢客厅等候。房间严整精致,上悬巨匾,题着“知稼”两字,是著名书法家杨铁崖的墨宝。施子苦苦面壁,桂迁却久不现身。终于,里屋脚步响起,施子连忙起立恭候,重整衣冠。可是桂迁并不马上接见,而是在外面中庭边休息边处理家务。桂迁呼来唤去,童仆们答东应西,啰嗦个没完,施子唯有默默站立倾听。又过了很久,桂迁才踱入客厅,他心里知道这是施济的儿子,却假装不认识。施子无奈,只好详细叙述施家与桂家缘分始末,并提醒说:“您认识的老母也来了,正在客店等候。”桂迁就请施子到西厢书斋留饭。吃饭时桂迁神色矜持尊严,吐词简短凝重,慢慢问道:“你今年多大了?”施子回答:“先父去世时我才三岁,如今已经和先父永别十五年了。”桂迁点点头,别无他言。直到吃完饭要送客了,桂迁也不问施母和施家家事现况如何。施子无法暗示桂迁,只好稍微把话说明白点。桂迁马上勃然大怒道:“我知道你上门就是讨钱来了。凭我的财力,还能给不了你想要的那点钱吗?你不要多说了,让别人听见,我脸上无光!”施子只好带着桂迁的空头支票唯唯而退。

施母本以为桂迁一定会为她接风洗尘,靠在客店门口盼眼欲穿。等儿子回来把桂迁的言行情状这么一说,施母不由得大哭道:“桂迁啊桂迁,你真的忘了当年靠我家十亩良田谋生的日子了吗?”施子急忙劝母亲说:“再等等吧,他这样粗鲁无礼,大概是因为他财大气粗,在村里骄横傲慢惯了。可能他看到我样子太寒酸,就不愿对我以礼相待,而且又羞于提起依靠我家周济的贫寒往事,才如此冷淡吧。他当年发誓做牛做马报答父亲的话,自己怎会忘记呢?更何况他如今这么有钱,怎么会欠钱不还呢?桂叔叔岂有对我说话不算数的道理?”施母的心情稍稍宽慰了。

过了几天,施子一大早就在桂家门口守候,可苦苦等到中午门卫仍然不予通报。施子不胜羞愧和怨愤,卷起袖子径直闯进门,大声道:“我施生岂是求人来了?只因有人曾求过我家,所以今天我特地来讨回原值!为何有人竟刁难羞辱起我来了!”不一会儿,桂迁长子从外面回来。施子压下怒气,整理衣冠向前作揖道:“我是江苏施生……”话还没说完,桂迁长子就打断说:“原来是老交情啊!门卫不认识才让你久等了,何必发这么大火?昨天家父已经详细告诉了我你的来意,家里正在设法筹措,没想到你竟然急的大动肝火。难道我们两家几十年交情,你就连几天都不能等吗?但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明天早上就可以还给你了。”施子才后悔自己失言,又怨愤桂家无礼,哭着回到了客店。

这回轮到施母劝解儿子说:“我和你不远几百里来投靠人家,本来就应该低声下气。只要能得到二十两银子的原数,我们就心满意足了,不必过于悲愤。”第二天早上施子出门的时候,施母又叮嘱道:“不要年轻气盛,误了大事,让我心焦。”于是施子摧眉折腰,低声下气,再次在桂家门口等候。这回门卫通报进去,过了很久门卫才出来说:“桂老爷昨晚喝醉了,现在还没醒呢!”施子就求见桂迁长子,并说:“我只要能见到大少爷就满足了,不必打扰桂老爷了。”门卫又通报进去,又过了很久,才出来说:“大少爷已经去东庄催租了。”施子又问桂迁次子在不在,门卫则说:“二少爷已经去西堂陪客了。”施子怒气填胸,羞颜满面,却无可奈何。一会儿,桂迁骑马出门,施子赶紧挡在马头行礼,非常恭敬。桂迁傲慢不回礼,说:“你就是施生吗?”回头看看仆人,一个仆人就把银子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扔到路边。施子连忙去捡,一数才二两银子,只有原数的十分之一。施子大惊失色,正想说清楚,桂迁已策马扬长而去。还派人返回来数落施子一通:“你昨天怎么那么粗鲁狂暴?老爷本来还打算从容备下厚礼,如今不可能了!但老爷还是念你年幼远来,所以爽快还钱,一分不少。你银子到手,还不赶快滚!”施子大失所望,又不敢怒形于色,只好偷偷贿赂门卫,求门卫告诉桂迁妻子。桂迁妻子又派人出来数落说:“银子是你父亲以前自愿送给我们的,现在倒好,儿子来讨了!幸亏我丈夫为人忠厚,凭良心把银子如数还清了,你怎么还纠缠不休?别光凭一张嘴漫天要价,有本事把借据拿出来呀!只要有借据,别说二十两,一百两我也还给你!”施子无言以对,只好回去告诉施母。施母知道了抑郁成疾,抱病回家,不久就去世了。从桂迁那讨回来的银子,连路费和丧葬费都不够,真是太悲惨了。(待续)

--摘编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施济同情的说:“如果我暂时救人于危急,却最终不能保全人命,这不是白救了吗?你不要担心,我在前村有十亩良田、几十棵桑树枣树,你家可以住在那里种田养蚕,足以维持生计。”
  • (shown)陕允夫妇,一看儿子的尸体,当即就吓呆了:十七岁的儿子的尸体,竟变成了四五十岁有胡须的人,而且,儿子的面貌,就是那个被害死的富商的容貌!
  • (shown)少妇问陈抟:“你可知道少妇与公子前世的因缘吗?他俩前世是夫妻,少妇害死了那位公子,今世公子打少妇,那是了结前世的债,可是被你搅了。”
  • (shown)有位官吏拿出一本档案簿,指着对我说:“你这一辈子积下了种种恶业,本当在今年某月某日死去,转世为猪,后五世都要受屠宰之刑。幸亏你白天一下子救活了两条性命,总算做了一次大阴功。”
  • (shown)这天晚上,朱熹梦见一位神来,对他说:“你的这一想法,感动力可真大呀!由于你的善念,脚病很快就会好了。”
  • (shown)冥王说:你作官本应到一品,寿至八十岁,因你一生犯了三大罪,十二小罪,所以官降三品,减寿十二年......
  • 那人走到跟前,她才看清楚:原来是自己的丈夫,他并没有死。穷家夫妻二人,拥抱大哭,各人说出了自己的经过。
  • (shown)妻子说:“昨天邻居家把我们的鸡拿走了,我怕你回来生气发火,使人家过不好年,咱们也过不好年,所以我说飞走了。”
  • (shown)曹舜聪告诉人们说:因我在人家教书时爱惜生命,所以加寿十二年,且免横死......
  • 真正明白事理的人都知道:高某一定是因为他所制作的色情风筝,而遭到了上天的惩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