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维平: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姜维平(左)梁洁华(右)1997年8月25日于大连摄。( 姜维平提供)

人气: 8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2日讯】在香港,恐怕没有人不知道梁洁华,这不仅是因为,她是香港已故金融贸易界钜子、十大慈善家之一梁𨱇琚的独生女儿,而且她是知名画家,精艺轩画廊主席。多年来,她一直致力于在世界艺术圈子里推介华裔艺术家,为中华青少年历史文化基金会捐款数百万元,曾带领香港的千余名大中小学生赴内地交流,在70岁高龄时,走遍内地31个省区市,并组织内地56个民族的青少年到国外交流,内地的每一个大型艺术双年展都有她的捐助,她曾捐资帮助中山大学艺术学研究中心、清华大学洁华幼儿园,等等,就是这样的一个大好人,却曾被薄熙来所戏弄,如果不是我耳闻目睹,怎能相信?如果不是我的一本失而复得的日记所录,今日我怎敢写出这样的文章?

张社长介绍我认识梁洁华

我认识梁女士大约是在1997年8月,有一天,《文汇报》社长张云枫把一个批件转给我,那是一则新闻稿,其称梁洁华将要到大连访问,并赞助大连艺术学校100万元,张社长说他和梁女士是中学同学,交情不错,她过去对《文汇报》也多有支持,故希望我在大连采访她,一方面多报导她捐款助学的事迹,一方面协助她沟通与当地官员的关系,既然张社长是我的老板,岂敢怠慢?于是,我主动与梁女士取得了联系,不仅把她来访的消息,提前电话告知了大连市相关人员,而且一路采访陪同,她每到一处景点,每参加一次活动,我都认真地做了记录和报导,还引荐哈尔滨市政府两个领导和她相识。

在大连艺术学校,她认真观看了十几个少年学生的杂技表演,其面部表情生动感人,她有一双美丽的眼睛,虽然依当时的年龄,她已年过花甲,眼角已略显皱纹,但她注视孩子们的时候,眸子里充满了泪水,他听到学校的领导介绍说,艺校资金紧张,请不到太好的教员,孩子们不能很好地学习和发挥才能,当即慷慨地承诺捐资100万元,还说,《文汇报》记者在这,他要是报导了这个消息,我相信香港还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帮助内地的教育事业!所以,我当天就发了新闻稿,她读过《文汇报》的传真影印件之后很高兴,她说,你人脉关系很多,办事讲究效率,我愿意在香港经常与你见面,后来,我每到香港开会或述职都打电话给她,我们聚餐时,她坦诚地与我谈了她对大连官员的看法,他把市长薄熙来和书记于学祥加以比较,举出很多事例,怒斥薄熙来傲慢霸道,使我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两面派的精彩表演

虽然,时间过去了十多年,但是,薄熙来作为中共的一个高官,长于表演,故他90年代后期的一次与梁洁华的会见,其活灵活现,至今还在我的脑海里珍藏。那天是在大连市政府办公楼的三楼,上午十点,薄熙来以大连市长的身份首次接见梁洁华,此前,梁洁华已告诉我行程,故我和大连当地媒体的两个记者获准,提前10分钟到达了会见厅,该厅大约一百平方米,呈长方形,共有左右两个门,我们记者坐在会场的一侧,正和东门入口对角,所以,我的视线很清晰,这时少有的情景出现了,向来自以为高人一等的薄熙来,竟先宾客而入,以前,我参加过多次类似的接见,很少是薄熙来捷足先登,这回有点不同寻常。同行的还有大连市文化局长王某,我和他以前也较熟悉,所以,我们彼此远远地点头示意,薄熙来首先看到了我们几个记者,然后又撇了一眼对其毕恭毕敬的王某。王局长高高的个子弯得像虾米,长长的黄脸挤出笑容,结结巴巴地一时因为紧张而讲不出话来,薄熙来眉头一皱,问道:今天见谁?

显然,这是故弄玄虚,如果没有外事接待计划,不提前请示准备,他绝对不会亲自接见梁洁华,但王某敏感地预料了薄熙来的两面派表演,即将开始,故他脸上的肌肉在使劲抽动,支支唔唔地说,香港的梁洁华来了!他父亲生前是恒生银行总裁,她承诺给大连艺术学校100万元啊!……讲到这,他停顿了一下,以讨好的面部表情望着薄熙来,仿佛在等待领导的表扬,但是,身材高大魁梧的薄市长突然转过身,对着我们记者大声说,看!共产党的官员就是这样腐败,就是这样没骨气!他们挥霍了上千万也没有办好艺校,香港人给了100万,他们就倒下了!还把名誉校长的头衔给了她!梁洁华算什么?!……立即,包括我在内,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文化局长王某的脸色如同土灰,嘴唇瑟瑟发抖。我想,薄熙来发脾气没有道理!第一,他把自已切割于共产党员之外,仿佛共产党官员的贪腐无能和官商勾结均与己无关,这显然不是事实;第二,大连艺术学校属于市文化局管理,其下属的企业性质的文艺团体,与杂技团不同,它的经济效益一直不佳,王局长是它的上级,应承担主要责任,但局长本身又是薄熙来亲自任命的干部,该校搞得不好,他仿佛没有一点责任,这也说不过去;第三,既便他批评得对,批评得切中时弊,但此时也不是最恰当的场合啊!但是,薄熙来不这样认为,他还在兴头上,还要继续表演下去,正在这时,梁洁华一身名牌服饰,满面笑容地走了进来,假如薄熙来真是一个正直的愤世嫉俗的中共官员,应当如何表现呢?

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电钮,一瞬间被切换到了另一个频道,薄熙来的脸上乌云飞散,眉开眼笑,两只大眼睛闪闪发光,他紧紧地握着梁洁华的手,使劲地摇了摇,声音响亮而甜美地说,欢迎你,听说你为大连艺校慷慨捐款助学,我非常高兴,我们文化局的干部始终把艺校当成重点部门来抓,多年来培养了大批人才,如果再有你的鼎力相助,相信会更上一层楼啊!……我们又是目瞪口呆!薄熙来继续往下侃侃而谈,把梁洁华讲得连连点头,她笑得眉清目秀,两眼眯成了一条线!我忽然有一种想哭又想吐的感觉,薄熙来是中国政坛的卓别林,他的表演何等精彩啊!

日久见人心

毫无疑问,那天薄熙来给梁洁华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他英俊潇洒,落落大方,对梁女士特别热情,但随后的几天,特别是在此后梁洁华多次访问大连的几年里,她接触了更多的官员,听到和看到了更多的事情,用心去思索每一个生活的细节,终于悟出了真谛,她慢慢地转变了对薄熙来的看法。

1999年4月27日,我到香港总社开会,便中约见了梁洁华,她请我喝茶的地点是赛马会一家俱乐部内部的高档餐厅,环境非常优雅,尽管我带上了老朋友董先生,但梁女士对大连地方官员的议论也无所顾忌,她说,近些年来,她主要是去南方一些城市走走,做了一些对国家有意义的工作,也顺便拜访了大批官员,依据中国的国情,这是不得不应酬的事,就大连来说,市委书记于学祥比薄熙来人品要好!

话题转到了这个人身上,我来了激愤的情绪,又因多喝了几杯,难得止住话匣子,我把薄熙来接见她之前的表演如实地告诉了她,她十分震惊,勃然大怒,可能像她这样的有钱人,自小就在父亲的宠爱下娇生惯养,现在又四处行善撒钱,到处见到阿谀奉承的笑脸,所以,我的话语刺伤了她的自尊心,我有点后悔,但已覆水难收,我望着她的粉红的脸,深深叹了一口气!显然,她对薄熙来很生气,愤怒地说:我早就看出了薄熙来不欢迎我,其原因是,我到大连拜访的第一个官员是书记于学祥,他虽然其貌不扬,也没有口才,但平易近人,忠厚老实,但薄熙来不是这样!随后她举了一个例子说明自己的判断:她在大连搞了一次画展,于书记首先赶来看过,并真诚地做了鼓励和建议,当然他不在行,不过很坦率,她很受感动。尔后,薄熙来才姗姗来迟,他板着表情冷漠的脸,一言不发,梁女士对她说,于书记刚走,话音未落,他的脸色就变了,不仅十分阴沉难看,而且,毫不顾及他人的感受,鼻子使劲地哼了一声,拂袖而去。梁女士说,我到中国许多城市去捐款,那里的党政领导都接见我,他们之间也有矛盾,但没见一个在客人面前表露他们的内斗,这是做人最起码的道理,薄熙来是第一个,也是唯一叫我下不来台的人,他很扫我的兴,真使我伤心!他是一个很难合作的不真诚的官员!

接着,她又讲了一个故事。她说,有一次,薄熙来在大连南山宾馆宴请梁洁华,但中途却又和旁边一桌的日本人扯上了,他们谈兴正浓,把梁女士久久地冷落于一边,本来她是主角,这下竟成了多余的人!令她十分尴尬!梁洁华说,薄熙来没有礼貌,很难与人相处。

她生气地说,我5月21日还去大连,应邀参加大连理工大学建校50周年庆典,估计能见到魏健行,闻世震和于学祥,因为他们都是该校的毕业生,她说,以前在香港接待过于书记和宣传部长董长海,感到他们人品都比薄熙来好得多!

梁洁华没想到坏人升官最快

根据我的接触和分析,梁女士内心世界,类似她的画作里的西施,既很美丽,又很单纯,故她只凭女人的感觉与人相处,她不是政治观察家,也不是奸商,她没有看透薄熙来,记得99年4月27日,我们交流了对薄熙来仕途的看法,我很认真地请教她,如果举行下一届中共中央代表大会,他是否有可能当上中央委员,她毫不思索地回答:他当不上!

为什么?我紧追不舍。她答道:与人相处不真诚!我笑了,点点头,我那时还没坐过共产党的牢,还对产生薄熙来之类官员的体制土壤缺乏认识,我相信妈妈从小教我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道理,我赞同她的观点和预见。然而,后来呢,薄熙来不仅当上了中央委员,而且还挤进了政治局,现在,竟成了以唱红打黑威震遐迩的重庆市委书记,连美国CNN都跟着捧场,这说明我和梁洁华都跌破了眼镜,特别是经过了薄熙来操控下的文字狱的磨练,我终于悟出了道理,在共产党的体制里,虽然不能说一个好人没有,但可以讲,坏的干部爬得最快,道理非常简单,一党执政,没有监督,共产党的基层官员步步高升靠得是什么?哪个人是凭真材实学?哪个人离开了行贿受贿能实现梦想?哪个人不精于内斗能够升官发财?

我想,薄熙来之所以戏弄梁洁华,其深层原因有两个,第一,他早在梁洁华来大连之前,即通过大连国安设在香港的某公司,得到了她与于学祥书记明来暗往的消息,或许还有应酬性的把柄已在手中,薄熙来认为梁女士是对立面的财神爷,对她愤恨不已,故企图利用记者撰文臭他,以便斗垮于书记。第二,梁洁华虽然手里有点钱,但薄熙来不缺银子,他只想继续高升当大官,梁洁华又帮不上任何忙,所以,他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理睬梁洁华!我这样讲才触及到了问题的实质!

正因为薄熙来知道最佳的交人原则,多年来把全部精力放在了内斗权术上,还善于搞阴谋诡计,所以,才能先挂出江泽民画像,并重金贿赂江泽民,当上了中央委员,辽宁省长,再登上更实惠的位置,把重庆搞得人人自危,鸡飞狗跳。老百姓还称他为“薄青天”!

梁女士不要再花钱打水漂了

我2000年12月4日入狱之后,再也没有和梁洁华有过任何联系,但我从海外媒体上经常可以看到关于她到处行善捐款的消息,作为她的一个老朋友,我无意巴结她,彼此昨是今非的巨变反差,已决定了她不会再理我,但为了中国的民主转型,也为了真正实现她笔下美女的人生梦想,我奉劝梁洁华女士,看到薄熙来这样阳奉阴违的官员,一路高歌爬上了政治局委员的宝座,她应当有所醒悟!薄熙来当年拉帮结伙,蛮横无理,以怨报德,把梁洁华这样伟大的慈善家和画家当猴耍,今日在重庆的表演不过是扩大化的最新版本,只不过换了舞台,内容依然如故,由此观之,中共还有多少希望?

据报导,梁洁华的父亲梁𨱇琚,祖籍广东顺德,是前香港恒生银行总经理,也是香港两大最高学府香港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的主要捐建人之一。1979年起,先后捐巨资建设家乡顺德的社会公益事业;捐建中山大学的“梁𨱇琚堂”,开港澳同胞支持内地高等教育事业的先河;此后又分两次共捐巨款给清华大学建设“建筑馆”和成立图书基金;1994年,包括梁𨱇琚在内的香港金融界四位恒生银行资深董事捐巨款成立“何梁何利基金”,用于奖励我国杰出科技工作者。

而梁女士颇有乃父之风,近年继续为香港和内地的文化教育事业服务,如今已逾古稀,我从其近照看,她身着一袭Leonard套装,妆容精致,端庄娴雅。还是那么清纯地笑着,仿佛永远是那个被薄熙来轻视的小女子!我心中如同打碎了五味瓶,不知如何诉说!梁洁华,你理那些贪得无厌的中共官员干什么?你捐赠的钱有多少用在了正经地方?你彻夜不眠精心创作的飞天仕女,花木兰和西施,她们追求的理想到底是什么?像你这样天真地花钱打水漂,她们及中国的梦想何时才能实现?如果我是你,我就把巨款捐给香港《前哨》杂志,因为时隔十多年之后,他能替你讲出真心话!

高精度图片
董长侠(左)梁洁华(中),姜维平(右)1999年4月27日于香港摄(姜维平提供)

2010年8月10日于多伦多

文章来源:《前哨》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9-02 2: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