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商工农士”论

林保华

人气 4
标签:

【大纪元09月30日讯】一个多月前在一批中小企业家的聚会上,我谈及“商工农士”的关系,意犹未尽,在这里继续谈我的想法。

从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开始,中国社会的各行业,就有以“士农工商”的先后来排列其社会地位。“士”是官员,农工商则为农业、手工业与商业的从业者。

经过两千多年来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与变迁,我认为现在的排序应该颠倒为“商工农士”,主要是以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性来论。当然这个“商”,已经不是当年主要是商业流通的“商”,而是随着工业革命以来的工商企业家、金融家,工是工人,农是农民,士则是官员、公务员。“士”放在最底下,乃是他们现在的名称是“公仆”,不是以往的“父母官”,背负为“商工农”服务与协调的责任。

为何把“商”摆在第一位呢?即使是共产主义祖师爷的马克思,在一八四八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里也说过:“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能够料想到有这样的生产力潜伏在社会劳动里呢?”

现在高科技的发展与全球化,更非马克思时代可比,所以工商金融企业对社会与经济的发展也更具重要性,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反商”而又可以得到经济发展的。

然而,马克思在“资本论”里也说过,“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他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法律;它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虽然这是以偏概全,但其不肖者的恶劣影响不可低估,例如不时爆发的金融风暴。也可见为何有“商人无祖国”的言行,连命都不要,“祖国”算得了什么?但也因为资本的这种犯险属性,如果不进行适当规范,必然招致天下大乱,乃至亡国。

马克思用无产阶级革命的阶级斗争来解决这个矛盾;列宁、毛泽东更强调用无产阶级专政来彻底消灭资本主义。这些都是血腥暴力;何况历史已经证明,他们的所谓无产阶级,在执政以后,只是一个恐怖与无赖的剥削与压迫集团。其实解决这个矛盾,就该用民主国家的民主选举,用数人头,代替杀人头,以“商工农士”的选票来相互制衡,尤其以“工农士”的多数制衡“商”的膨胀,何况“工农士”在经济发展中也扮演一定的角色。

民主选举的功能,也在于选择一个有能力寻找“商工农士”平衡点、领导社会永续发展的政府。当然,不是一次选举就可以解决问题,也可能选错;即使选对一次,也不可能永远正确,因此需要不断选举,追求最好。

台湾由于国民党长期的威权统治,形成庞大的利益集团,所以打出改革旗号的民进党必然与弱势族群站在一起,因此也容易被套上“反商”的帽子。其实民进党有执政的成功经验与失败教训,未来一定会更加理性地处理社会各阶级的关系。不但会制定务实的经济政策,在与“反商”区割的时候,也不可忘记追求正义、公平的理念,不能再堕入国民党官商勾结的旧巢穴里。

相关新闻
林保华:全国天灾人祸  藏人再遭劫难
林保华:中国的军事歇斯底里
林保华:中华民国在哪里?
林保华:黑箱作业掩盖不住中共内部一团乱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美国制裁才知中国超级电脑有假
【新闻看点】美对台新规猛踩红线 中共诡异没声
【时事军事】美海军惊人计划 快速打击剑指中共
【拍案惊奇】拜登30天提6兆支出 台积电亟需水
专访新书作家:成功亚裔与种族歧视的背后
【财商天下】离职员工是公司的隐形财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