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情”永远不要碰

蓝月

(摄影:EET / 大纪元)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世上芸芸众生,浸于情中恰如海绵浸于水中,伤心时山川含悲,愉悦时草木带笑,风动杨柳如婀娜招展,波澜不兴似静默沉吟,美好的感情历代为人所追寻、赞美,所以才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的千古一叹。

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有很多描写男女恋情的作品。如《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里的关雎是一种鸟,这种鸟从不乱交配,一只雄鸟只跟一只雌鸟,所以民间称之为“义鸟”、“知礼仪的鸟”,此诗以关雎起兴,喻意品德美好的女子,是谦谦君子所追求的伴侣。全诗表达的是那种合乎人伦义礼的纯真美好的感情意境。孔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也说是说,诗经的一条重要编撰规范是思想内涵必须端庄周正,完全合乎做人的标准,合乎“仁、义、礼、智、信”。

那么,什么是“思有邪”呢?记得唐代张籍有一首诗《节妇吟》,“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戟明光里。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且不说这个男子,明知道人家已婚还要赠珠表白爱意,这种超乎道德规范的行为向来为正人君子所不齿。再看这个女子,虽然最终不算出轨,但还是被对方的逾矩行为所动,真正一点邪念不起的话,也不可能“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了,更不可能还珠时还感慨“恨不相逢未嫁时”,这种起心动念已经是对自己夫君的不忠了,所以这个女子依严格的道德水准来看,算不上“节妇”吧。

好在张籍这首诗是虚构的事件,只不过用以借喻并婉拒一个叛变朝庭的势力对他的拉拢,自比“节妇”,即给足了对方面子还表明自己不变的立场,以避免杀身之祸罢了。

中华自古称礼仪之邦,要求人的行为与思想都要符合一定的社会道德规范,《礼论》中有一段关于礼的缘起的论述:“礼起于何也?曰:人生而有欲,欲而不得,则不能无求;求而无度量分界,则不能不争;争则乱,乱则穷。先王恶其乱也,故制礼义以分之……”意思是说,人天生有情,有情便生欲,想得而得不到时便起争端,争端一起就使得社会混乱困乏,所以先王制定了礼义以规范人的行为,就像女娲造人之后,见男女野合,知爱而不知礼,便制定了婚姻嫁娶的礼义,使得人类社会在一定的秩序下维持生生不息,绵延不绝。

人生的际遇千万种,有的人擦肩而过,相逢一笑却不能相知;有的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还有人在那灯火阑珊处惊鸿一瞥,恍如宝黛相遇,然无缘相守。笔者有一位儿时的玩伴,才貌俱佳,年薪几十万,又嫁了如意郎君,谁都以为她会这样幸福的过一生。然近年来却身陷一段不伦之恋,双方都有家庭却纠缠不清无以自拔,再见她时面色惨白,神情抑郁,几欲了却生命。我想,这就是现代人丢失了“以礼制欲”的传统道德后“爱情至上”带来的悲剧,如玩火自焚,害人害己。

“不学礼,无以立”,人生不是跟着感觉走,逾矩的感情永远不要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的她清纯美丽,温柔婉约,是艺术大学舞蹈系的学生,在参加过无数的舞蹈比赛后,有了众多的追求爱慕者。我不高不帅,平平凡凡,没钱没势,又不会说话,没想到她却选择了我,不要说别人了,就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 【大纪元12月31日报导】(中央社台北31日电)中国人民银行今天就北京市居民购屋需求发布最新调查,显示近9成受访者认为房价太贵,购屋意愿明显回落。“亚洲时报”报导,高房价让中国年轻一代失去幸福,丢掉爱情。 
  • 舒曼的作品是音乐与文学的结合。
  • 爱情在某些程度来说的确是现实的,当我们在选择对象的时候,长得高不高、美不美、端不端正、顺不顺眼、健不健康、都是第一眼的条件;再来,个性温不温和、有没有不良嗜好、从事什么职业、有无正当的工作、一个月多少薪水更是现实的考量。
  • 我最近经由朋友的介绍,认识了一个男生, 他对我很好,个性也很温和,包容我的脾气情绪等等,我觉得他人很好,是个值得交往的对象,我原本以为随着时间的增长,我对他的感情应该也会增加变浓,但我不知道我怎么了,交往半年的时间里,空虚的感觉一直存在,和他在一起,觉得有点无聊乏味,没有什么让我感到惊喜的事情,我喜欢幽默健谈的男生,但他不是,这样个性有点差异的我们,该继续走下去啊?
  • 古代中国皇帝身边美女如云,三宫六院任其挑选,皇帝能有什么忠贞的爱情故事呢?那个被白居易期待的“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贵妃恋,最后只能是“此恨绵绵无绝期”。暮年的唐玄宗先是夺子之爱,然后又亲手毁了爱人,哪有爱情可言?何况他的后宫佳丽据说高达四万人。
  • “我想在走以前把家里再收拾收拾一下。”这是张颖离开家前说的一句话,道尽了一个平凡好女人让“家”把自己锁住的观念。进入职场的张颖,默恋她的同事石头,为张颖付出的种种真情实爱,终于让张颖接纳了他。为剧情创造另一波高潮。
  • 出发后,他遇见了她,他们默许彼此成为旅伴,一起经历了人生中的光景,那些精彩与沮丧。终究,他们走到岔路,她告别他,插上翅膀,远走,高飞。
  • 选择在此不倒不乱地公诸你的名字,你无须怪我,因为从第一眼见你开始,我的世界便从此地转天旋,我的名姓再没一刻能正襟安坐。
  • (大纪元记者戴德蔓台北报导)在讲究速食爱情的现代社会,“横刀夺爱才是爱,死会活标真英雄”被年轻人视为圭臬,男欢女爱似乎只是填补心灵空洞的游戏。让人不禁要问,这世上还有叫人生死相许的爱情?是否存在白头偕老的誓约?到底爱情与婚姻,是人生的永恒目标,或只是脱序的短暂过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