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此山中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一、

五里坡到了秋天季节,从村尾月弯桥攀缘着山腰一路到径山寺山门前的枫树,将半个五里坡换上了新妆,漫山褐红色的枫叶在云雾弥漫里摇曳着。每到月梢,就是清风客栈休栈的日子。这个清晨,小箭子睁了眼,掀开被单子,趁着嘈杂的鸡啼声,踅进客栈后院厨房,从蒸笼子里攥了两个烧卖,笼子还冒着烟,掉头就跑,没等揣进怀里,后面厨房老张已骂着追了出来。

小箭子头也不回,心里窃笑着,那蒸笼子里的东西准是老张裹腹的早餐,老张骂骂就过去了。小箭子提脚跃过矮土墙,沙沙踩过片片落叶,蹿进了相思林里,直奔村郊半山的径山寺去了。

出了相思林,攀上一棵高大的枫树枝干上,阳光正从燕子河南岸的飞石岩上穿过来,小箭子咬了一口烧卖,使劲的摇了两下枝干,片片枫叶在阳光里翻飞飘落,露水已湿了满身,他得意的把手里的半个烧卖吞下了肚,踮起脚随着枫叶飘下。在叶片间看到径山寺墙外陡峭的斜坡上,几个小和尚正翘着屁股推着一辆满载货物的驴车,小箭子瞧清楚了,那不是栈房焦叔籴货回来的驴车吗。

小箭子落了地,抬眼瞧见径山寺山门巍巍耸立面前,迎面一阵风从石柱旁的榆树上袭来,像天上倾泻的山泉,小箭子一时觉得山门雄伟壮硕。想起跟着七然爷在五里坡的清风客栈混事儿多年,今天倒是头一回来到径山寺。

只听到一阵吆喝,驴车已滚上了山门前,几个帮忙推车的小和尚拍拍衣裳,叽叽聒聒奔上石阶。焦叔急着赶路,操起缰索对着灰驴子嚷着:“老灰,下坡路,慢点走。”驴车上的货物堆得像座山,车顶上的东西颤颤颠颠的,那驴子似乎没听见,仍然拖着车子摇摇晃晃的滚下山坡。小箭子一向佩服焦叔的本领,每个月客栈两趟采货,他驾着驴车,一天一夜扫过燕子河两岸几个村庄,就能顺利达成任务。每趟驴车回了客栈,七然爷准笑眯眯的拍着焦叔肩膀,那天夜里,没有两壶老酒焦叔是不肯睡的。

可是这一刻,小箭子反倒替焦叔担起了心,眼看着驴车顶上一个鼓胀的麻袋歪了腰就要颠下车来,小箭子腾空飞过去时,麻袋已扎扎实实的摔落地上,黄黄澄澄的蕃薯从袋口滚出来,向四处奔窜,几颗蕃薯追着驴车轮子滚下坡去。旁边村人看见了大声嚷叫着,几个小和尚又从石阶上奔回来,赶忙捡回地上的蕃薯。小箭子看着驴车仍然摇摇摆摆的向月弯桥驶去,心里偷偷笑着,这下焦叔老酒也甭想喝了,等着吃七然爷的烟杆头吧。

小箭子兜抱着蕃薯,看到几个小和尚飞来飞去,有的抓着裟衣下䙓装满了蕃薯,一个小和尚将蕃薯倒入麻袋,指着头上的山门向小箭子说:“今天寺里可热闹了,施主您得进去瞧瞧。”

小箭子睁大眼睛瞧着小和尚的光头说:“师父您这脑袋好亮啊,您几天得剃一次头?”这位小和尚张着嘴摸摸头,惹得几个小和尚都笑弯了腰。散落地上的蕃薯一个个都捡回来了,小和尚们扑扑手,又跑上石阶,那位小和尚回过头来向小箭子喊着:“进寺院来看看啊。”

二、

小箭子让蕃薯袋子歇倚在石礅上,就向山门奔去,穿过摩肩接踵的村人、百来层的石阶,小箭子一阵风上到了径山寺前庭。走进香烟袅绕的寺厅里,不经意间瞧见厨房里洗菜的李婶子带着女儿小翠夹在人丛里。厨房忙不过来时,小翠偶尔会来帮忙,她今天穿了件水绿碎花长衫,头上还簪了一朵小菊花,小箭子瞧着会了意,忙挤到李婶子身边去:“李婶子今早来拜菩萨来了,为啥事啊?”李婶子一手拏着香枝一手拉着小翠,回过头来给小箭子一个白眼,尖着嘴巴:“没你的事,去去。”“准是求菩萨来年给小翠找个好婆家啦。”小箭子嘻笑着,一溜烟钻了出来。

寺厅里几根大圆柱巍巍撑向屋顶,柱上刻着一排排的字,小箭子抬眼望见菩萨高高坐在莲花座上,像是来到了眼前,心里感到一阵汹涌澎湃。供桌旁一个和尚拿着蜡烛为一盏盏的油灯点火,刚刚山门前遇见的小和尚提着桶子跟在后面往灯盏里添油。小箭子很高兴又见到他,细声的唤了声“小师父”,小和尚回头看见小箭子也一脸喜色,向他努了努嘴,小箭子猜想小和尚有话要说,就走出寺厅去了。

站在大圆廊柱下看着广阔的庭院,视线穿过山门往山下望去,隐约可见一排枫树迤逦至村中。庭院里许多村人大多是小箭子认识的,有的提着篮子装了水果,有的挽着包包,都妆扮得光鲜齐整,欢喜的走进寺厅里,几个僧人匆忙的穿梭在人群中,小箭子头一回在这里看见这种热闹场面。这时,那小和尚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光头在阳光里更显得光亮,小箭子忍不住伸出手去摸摸小和尚的脑袋,小和尚微笑着双手合掌,严肃的说:“欢迎施主光临本寺,难得寺里每月开放一天,许多村人都来烧香拜菩萨,施主您可以到寺院里走走,院里幅员辽阔,奇花异木,流水拱桥,还有许多寺院回廊,够您瞧的,可您一定得顺着石子路上走,不然会迷路的,路上若没人经过,您就出不来了。”小和尚放下手掌又叮嘱小箭子说:“尤其是西南角上,藏经楼旁的木造禅房,那是大方丈静修的地方,施主要远远避开。”

“谢谢小师父,我知道了。”小和尚说了话就转身往寺院里走去,望着树影里小和尚随风飘动的衣衫,小箭子已经把大方丈住的地方记在心里,他想,既然来了,何不去探探大方丈。

三、

小箭子照着小和尚说的走了一段石子路,看到一栋层层叠叠的寺院,跃起的檐角翘到了枝叶里,他望向天空,想着这院楼够高了,就踩上檐前的梧桐树,再跃身蹿上寺院飞檐上。一看,眼前亭台楼阁,层峦叠嶂。往东边的方向,五里坡村尾的月弯桥已成了一根眉毛,再过去,村头的清风客栈就瞧不见了。忽然,一阵云雾从山下飘过来,整个径山寺就茫茫一片了。

云雾里,小箭子仍然不放心,再往西边找到了高耸的山门,估计大方丈的禅房就在后方了,抓准了方向后心里一阵雀跃,寻着了脚下一条山路,纵身踩过几个檐角,就落下了地。一排七里香刚好绕过身旁,闻着幽幽的花香,小箭子心里更踏实了。

原来左手边有一条小溪从七里香丛里流过去,一座拱桥在云雾中跨过溪水两岸,从这边灰瓦长廊连接对岸的寺院。这时,空气里只有淙淙的水声,小箭子感觉周遭一片宁静,脚劲也自然的轻了起来。云雾飘渺中,一列和尚在胸前立着手掌,无声无息的走过去,小箭子圆睁双眼望着,也不敢出声,感觉心里好像有水波在荡漾。小箭子心里算计了一下,就轻步跟随着和尚的队伍,想不到还是惊动了他们,后面一个和尚转过头来,看了小箭子一眼,小箭子向他招招手,和尚微笑着,手掌仍然擎立胸前,小箭子感到和尚一脸的祥和,转身又跟着队伍走了。那和尚走进长廊,前面的队伍已登上拱桥,小箭子追上去时,在长廊前被露水滑了一跤,爬起来时已不见和尚踪影,小箭子确定队伍经过拱桥,又追了上去,过了拱桥,四周仍然阒寂无声,只看见一只雀鸟噗噗飞上屋瓦。

小箭子再测了一下方向,就快步往左前方石板路上奔去,一盏茶工夫到了尽头,只瞧见一座斑驳的石灯立在墙角,墙外就是燕子河谷了。小箭子一时着了慌,这时石板路远端传来一波波钟声,在寂静的寺院里格外清晰,钟声进到了小箭子心底,慌乱的心稍微沉静了下来。于是,小箭子又踩着石板路往来处奔去,停下脚步时钟声也消逝了,却不见了那条小溪,当然也没看见拱桥,这下小箭子真的慌了,才后悔起没听小和尚的话。

小箭子这时知道迷失了方向,他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小和尚不是说这里有奇花异木,流水石桥,够我玩的吗,就决定暂时放下心来,随便逛逛吧。这时,天空下起了细雨,小箭子缩着头,步上石阶,走到廊檐里躲雨。他靠着廊柱坐在地上,鼻子闻到了一股饭香,正要回头瞧瞧时,一个和尚拿着馒头还有饭团,从厅堂里走了过来,向他说:“施主您将就着吃了。”然后指着饭堂后面说:“施主可不能往那边去啊。”小箭子道了谢,囫囵几口就把东西吞下了肚,这时他才感觉肚子真的饿了。

微雨湿了整个寺院,云雾反而散去了,天空的树影楼阁仍然一片迷濛。头上檐前滴着水珠子,一只篮色雀鸟扑着翅膀飞到廊柱边啄食飘落的果实,小箭子看着这雨不碍事,就准备起程了。

四、

刚刚送饭的和尚告诉不能往饭堂后面走,可不就是指明了大方丈禅房的方向吗。虽然小箭子心里窃笑着和尚的老实相,还是感受到了和尚的慈悲,不忍冲着了他,就打算先绕道旁边的寺院,再往饭堂后面走。

既然心里有了谱,小箭子心情自然轻松了起来。信步走上廊前一个小山丘,过了山丘后,看见一个和尚正弯着腰在茄苳树下扫落叶,叶片在竹帚下翻飞着鹅黄色的阳光,沙沙的叶声中隐约能听到一丝流水声,小箭子猜想小溪应该就在附近了。顺着路走下山丘后,水声更清晰了,循着水声走去,再攀上一小段山路后,广阔的溪谷豁然呈现眼前,一股清泉从山壁倾泻而下,潺潺溪水穿过大大小小的石头流进了寺院里,头顶峭岩上筑了一座亭台,亭内吊着大钟,小箭子欣喜找到了溪流源头。这时有一阵笛声飘过来,小箭子远远看见两个和尚坐在溪边大石头上吹笛子,还有几个和尚散坐在石头上打坐,笛声穿过杂沓的流水声在谷中回荡,小箭子只觉得笛声悦耳,只是不知道吹的是什么曲子。

这幅景象让小箭子看呆了,但也不敢久留,就照着原路匆匆走回去,途中也没看到那扫落叶的和尚了,又攀登了一段山路,还是没找到刚刚那间饭堂,却见高大的松树下,一栋阁楼矗立眼前,几个和尚从门口进进出出。小箭子心里惊讶着,怎么这径山寺像个迷宫了,他好奇的走近阁楼,抬头看时,心里一阵撼动,门楣上立了一个匾额,上面写着“藏经楼”三个字。这时,小箭子心里已放下了半个石头,他又瞧了瞧旁边那间木造禅房,心里叫着,这不就是老方丈静修的地方吗。

小箭子一个箭步跑过去,几个和尚在后面喊着他:“施主请停步。”小箭子已站在禅房门口,这时,有一个声音从禅房里传出来:“既然来了就是缘分,请施主自己推门进来吧。”小箭子推开门,走了进去。看来这禅房并不宽敞,一进门右侧桌上整齐的放着一排书,大方丈盘腿坐在前面铺子上,看不出来眼睛是闭着还是睁开。小箭子感觉禅房里的气氛平静而祥和,他轻声向着方丈说:“小箭子一时好奇,打扰大师清修了。”大方丈嘴唇也不见张开,声音平稳却觉宏亮:“年少好奇本是天性,施主不必歉意。”方丈白白长长的眉毛动了两下,接着说:“佛法博大精深,桌上的经书施主可以带回去,算是你我结缘。恕老衲不便招待,房前一条泥土小路,请施主出寺院直接走这条路,不费半盏茶工夫,就会看到山门了,以后有缘自会相见。”

“感谢大师。”小箭子又望了大方丈一眼,大方丈仍然纹风不动,端坐眼前。小箭子在桌上取了一本书,就走出了禅房,转身要拉上门时,两片房门已轻轻阖上。

小箭子手里拿着书,照着方丈的指示奔上门前的泥土小路,果然不消片刻山门已出现眼前,又走了一段就上了石子路。此时,仍见层层寺院蔽天,忽然有钟声响起,一队和尚立着手掌从山坡下踏着石阶缓步走上来,小箭子不由得跟着立起手掌,手上的书自然滑落地上,他把书捡起来放在一旁的石凳上,两手就一起立了起来。忽然天上又下起雨来,小箭子合著掌,望着和尚队伍一步一步走向烟雨中。

雨越下越大,小箭子放下手掌时,山门那边已有两个和尚推着门正要关上,于是小箭子就走出了山门。下了石阶,那袋蕃薯还倚在石礅上,这时才发觉方丈送的书忘了带出来,于是又奔回寺院,小箭子奋力踩着石阶,抬头向上望时,两扇门已缓缓阖上来,只剩了一条细缝,他大声喊着:“等等我啊。”山门已碰的一声,关上了。

小箭子在大雨中慢慢步下石阶,只觉得这一天仿佛过了几百年,望向远处,五里坡已苍茫一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就听见一位良心客人建议老板提高一点价钱。
    老板整个脸被白色口罩盖了一半,只能看到圆睁的双眼:“我赚那么多干什么!”
  • 游阿里山遇三代木,树旁立一说明木牌:“由于三代同一根株,枯而复荣,所以称它为三代木。横倒在地上的古老树根是树龄1500年的第一代,枯死后经过250年,一颗种子偶尔飘落其上,藉枯树为养分,生长第二代。二代木根老壳空,经过300年又生出第三代,枝叶茂盛。”
  • 早晨太阳刚要出来,乌云却抢先锁住了台中市的天空,文心路、中港路口不断拥入一辆辆的游览车,商家骑楼下塞满了穿黄色上衣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在雨中缓缓的走进“市政中心预定地”,这是一片广阔的空地。
  • 当月亮爬上了嘉南平原的天空,逼人的暑气才慢慢散去,我来到嘉乐福夜市入口时已是万头钻动,人山人海。正待逛进去,却见入口处挂满了一排看板,上面大刺刺的写着:“天灭中共”、“中共即将崩溃”、“中共不等于中国”、“看九评唾弃中共、台湾才有真和平”等字样。
  • 一阵撕杀过后,选手们都挥汗喘气走了,海面也恢复了平静,从战场下来的龙舟被搁在岸边,整齐的挤在一起,它们挺直着红红的脖子,聊了起来。
  • 一个穿着时髦的小姐眼看就要撞上我了,我向她露出微笑,她把手上的包包抱在胸前,面无表情的从我身边闪了过去。为了赶上搭车的时间,我一路沿着重庆南路,从匆忙的人群中赶了过来,看看时间还来得及,就把脚步放慢了下来。
  • 老人抬起功夫鞋踏上石阶,飘逸的衣衫穿过高耸的忠烈祠牌坊,我亦趋步跟上。忽然头上一阵蝉鸣聒噪,弥漫绿叶树影间,抬头望向天空,阳光在树影翻映中斑斓,几朵火红的凤凰花高挂树梢,仿佛闻到天上传来的花香,预告人间莘莘学子即将完成一段人生的学习阶段。
  • “便当啊-热的便当。”
    最近我常在黄昏里搭火车回到嘉义,当我踏上月台时,一串女孩长长的叫卖声,总会唤起我对旧时的回忆。
  • 农历七月俗称“鬼月”,华人地区民间在七月里“中元普渡”的习俗流传久远,这是人类出于善意,祭奉三牲酒礼,以抚慰孤魂野鬼的寂寥,祈求人间平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