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36计(十五)

王维洛博士
font print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

从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的人员组成来看,就会发现,全是清一色水利电力部的官员和工程师,不可能形成一个科学的、客观的、中立的三峡工程可行性报告。

李锐在《群言》杂志一九八八年第十期发表一篇〈三峡工程论证有感〉的文章,指出:“现在三峡工程论证由一贯急于上马的原水电部领导,在领导这个论证领导小组的正副组长和全部人员,又都是原水电部的正副部长、正副总工程师和三峡工程的负责人,下设各专业组组长也大都为该部成员。这种局面自易于贯彻长官意志,易于形成一家之言。”此言击中要害。

许多人以为,中共中央、国务院一九八六年决定进行的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最重要任务为解决三峡工程在工程、经济、社会和生态环境诸方面,究竟可行、还是不可行的问题。强调在十五号档中的“重新提出三峡工程可行性报告”这一描述。其实,这根本不是此次可行性论证的主要任务,此次论证的最主要任务是:对三峡工程蓄水位的进一步论证,而三峡工程的上马,是早就决策了的事,完全是决策在先,论证在后。

请看李鹏在一九八五年五月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小组召开的扩大会议上的讲话:“针对有些方面对蓄水位的不同意见,所以要组织对三峡工程正常蓄水位的进一步论证。”

作为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小组组长的李鹏,已经把一九八六年开始进行的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任务,定义的十分明确,主要是解决正常蓄水位的问题,而不是回答要不要建设三峡工程的问题、以及建设三峡工程在工程、经济、社会和生态环境方面是否可行的问题。

一九八六年五月五日,李鹏和钱正英、李伯甯等商议确定,由水电部主持对长办(编注:长江流域办公室)提出的可行性补充报告,进行初步论证,邀请各方专家参加,并由水电部及时向人大、政协、中顾委,通报论证情况。可见,一九八六年开始的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不是新的论证,而是长办提出的可行性补充报告基础上的一个继续和完善而已。上三峡工程,已经是决定了的事。方案比较,是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一个最重要的内容。一九八六年开始的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一共进行了六个方案的比较,它们是: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五十米,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六十米,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七十米,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八十米,一级开发分期建设,两级开发。无论哪个方案胜出,都是建设三峡工程。

一九八七年四月,三峡工程的可行性论证工作刚开始,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领导小组就召开第四次扩大会议,做出决定:三峡工程实现“一次开发,一次建成,分期蓄水,连续移民”,具体目标是:坝顶高程一百八十五米,最终正常蓄水位一百七十五米。

这不是“决策在先,论证在后”,又是什么?也许有人会说,最终确定的正常蓄水位一百七十五米方案,不在前面所说的六个方案之中。其实,中国政府在批准三峡工程时,有意遗忘了一个重要技术资料,那就是最高蓄水位。一九九八年长江洪水时,三峡总公司总经理陆佑楣说,三峡水库可以蓄水到海拔一百八十点四米。二○○六年三峡大坝封顶时,三峡总公司副总经理曹广晶说,三峡水库的最高蓄水位是海拔一百八十点四米。这就可以看出,论证的结果是一百八十米方案胜出,而一百八十米方案,恰恰就是李鹏一九八四年给中央报告中,所提出的。

博大出版社授权(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世人关心这样一个问题:三峡工程是否成为第二个黄河三门峡工程?笔者以为,上天给黄河三门峡工程的判决是:立斩;而对三峡工程的判决是:凌迟。
  • 第一个对三十六计进行系统科学研究的,不是中国人,而是瑞士人,藉由其书,使三十六计走出了中国,进入世界。中共决策者机关用尽一九八六年,中共中央与国务院,决定对长江三峡工程进行工程可行性论证。
  • 三峡工程36计
    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九六九年十月),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和水利部,向毛泽东提出修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建议。毛泽东本来是竭力支持以建设大坝和水库来治理中国河流的想法,但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失败,使毛泽东火冒三丈,以致对大坝工程的热情骤然大减,便以战备为由,拒绝修建三峡工程的建议。
  • 三峡工程36计
    当水库发挥防洪效益,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三米时,许多没有被计算为三峡工程移民、没有搬迁的居民该怎么办?长江水利委员会认为,这些居民可以跑到更高的山坡上去,即所谓的“跑洪”,等洪水过后,再回到被洪水淹没过的家中。
  • 三峡工程36计
    “苦肉计”,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三十四计,败战计其中之一。原文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间以得行。童蒙之吉,顺以巽也。”
  • 推迟蓄水,就会影响发电,也会影响对下游流量的补给。这个方法在目标不改的情况下,无法接受。剩下的只有工程整治一条措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钱便往下投就是了,淤多少,挖多少,反正这笔钱,不会算到三峡工程的投资上去。
  • 一九八四年,李鹏担任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把实现老一辈无产阶级领导人“高峡出平湖”的梦想,作为历史赋予的重任。
  • 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三峡工程做了三个不同蓄水方案比较,海拔二百米、海拔一百九十五米和海拔一百九十米。比较的结果是:一百九十五米方案的防洪和发电效益都不能满足要求,而经济效益也不如二百米方案。一百九十米方案则比一百九十五米方案还要差。
  • “三峡水库在坝址处的蓄水位多高,三峡水库库尾处的水位也多高”这个理论,完全是“无中生有”,既没有先人的经验证明,也没有现代科学理论的支持。
  • 三峡水库长六百余公里,水力坡降平均值不可能为零,所以,三峡水库库尾处重庆的水位,就必然要比三峡大坝处的水位高,两处的水位绝不可能是像李鹏所说的那样是一般高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