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名家趣闻轶事】

豁达不羁的苏东坡(三)

修竹
  人气: 97
【字号】    
   标签: tags:

◎铭砚教子

苏东坡的长子苏迈,将启程前往德兴县就任县尉。出发前,苏东坡送儿子一方十分珍贵的名砚,并在砚台上刻了四句铭文,作为告诫。铭文为︰“以此进道常若渴;以此求进常若惊;以此治财常思予;以此书狱常思生。”

这四句铭文是告诫儿子说︰“可以用这方砚台进行学习,而学习应当是经常如饥似渴;可以用这方砚台追求进步,而追求进步应当是经常有所惊醒;可以用这方砚台书写治理财政的规章,而治理财政应当是经常考虑给予人民利益;可以用这方砚台书写断狱的文告,而断狱应当是经常想到使犯人悔过向善,重获新生。”

小小的一方砚台,因为苏东坡的四句铭文,却显得份量很重。

◎退房

苏东坡住在常州时,用了全部积蓄,买了一所房子。他正准备择日迁入时,无意中听到一老妇在新屋附近哭的很伤心。出于怜悯,他就问老妇为什么要哭,老妇向他诉说,她原本拥有一所百年的祖传老屋,可是被不肖子孙变卖,因此而痛哭。

在苏东坡仔细询问下,发现竟是自己所买的房子,于是他告诉老妇︰“您祖传老屋,正好是我买的,不用悲伤,我现在就把房子还给您。”苏东坡当下就焚烧房契,自己只租屋居住。

◎日课

苏东坡为官刚正廉洁,是个为民谋利的清官。他被贬至黄州时,虽然公务繁忙,仍坚持勤学苦读。有一天,黄州教谕朱司农来访,一人独自在客厅等了很久,才见他从书房出来,对朱司农拱手道歉说︰“让您久等了,刚才正好在结束一些日课。”

朱司农有点不解,问他︰“什么日课?”苏东坡笑答︰“抄写《汉书》。”朱司农听完更觉疑惑︰“以先生之才,过目不忘,又何须手抄呢?”苏东坡对他说︰“我读《汉书》,到现在已经手抄三次了,第一次抄一段,以三字为题;第二次以二字为题;现在则为一字。”

苏东坡见朱司农一脸疑惑,于是叫人拿来一本《汉书》交给司农,并谦虚地说︰“请您试举一字考问。”司农试问多次,苏东坡都能一字不差的按字背诵,令司农敬佩不已。

苏东坡做学问精益求精的精神以及持久的毅力,令朱司农深受感动,于是他教诲儿子说︰“苏东坡学识丰富,还毫不放松的抓紧时间辛勤苦读,何况我们这些人呢!”

◎莫逆之交佛印禅师

佛印禅师,法名了元,江西人,三岁能念《论语》,五岁诵诗三千首,人称“神童”,博学多闻,为宋朝金山寺名僧,与苏东坡是好友。苏东坡被贬至黄州时,佛印住在庐山,二人常相往来。

他曾写信给苏东坡,劝诫他即使当了宰相,享受二、三十年的功名利禄,也不过转眼成空,不如趁早把名利之心一刀割断!还劝他说︰“你虽然胸中藏有万卷书,笔下文章无一点尘,但为何对自己的身心性命--生从何来,死归何去?反而不知下落?”

‧庆(磬)有鱼

佛印虽是出家人,但餐餐不避酒肉。这天,佛印煎了鱼准备下酒,正巧苏东坡来访,佛印心一急就把鱼藏在大磬(木鱼)下。苏东坡早已闻到鱼香,进门却不见鱼,知道佛印藏鱼,便心生一计,故意说︰“今日特来向大师请教,‘向阳门第春常在’的下句是什么?”

佛印虽感奇怪,却也不加思索随即说出︰“积善人家庆有鱼。”苏东坡抚掌大笑︰“既然庆(磬)有鱼,那就积积善,拿出来共享吧!”

‧“尸骨”未寒

有一次,苏东坡与佛印乘船游瘦西湖,佛印突然拿出一把题有东坡居士诗词的扇子,一下就扔进河里,还大声的说︰“水流东坡诗(尸)!”苏东坡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手指着河岸上正在啃骨头的狗,大笑说︰“狗啃河上(和尚)骨!”

‧东坡吃草

一天,苏东坡闲来无事,就上金山寺去拜访佛印禅师,不料禅师不在,一个小沙弥出来应门。苏东坡戏谑说道︰“秃驴何在?”小沙弥淡然地用手指了指远方,回答道︰“东坡吃草!”

‧遣妓戏佛印

苏东坡对佛印的才华很佩服,但对佛印出身显贵却进佛门,一直无法理解,因此总想要让他破戒返俗。有一天,两人同游镇江,晚宴时,苏东坡故意把佛印灌醉,然后叫琴娘侍寝。

翌日早晨佛印睡醒,见同床有一美女睡的很沉,心里一惊,知道是苏东坡搞鬼。于是,佛印在墙上题了一首诗︰“夜来醉酒上床眠,不觉琵琶在枕边。传语翰林苏学士,未曾弹动一条弦。”随即拂袖而去。苏东坡得知后,对他更是佩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书法是中国古老的神传文化,其内涵博大精深,包容了画的意境、诗的情感、音乐的旋律、舞蹈的韵味、武术的神采、做人的哲学…
  • (shown)书法一语指用手写的人类思想行为,是中华数千年来璀璨文化的一项珍品,在世界文化宝库中也具有独特的地位。中国的书法是从汉字书写的基础上渐次发展形成的,具有强烈的民族特点。
  • 整体而言,现存日本的第一件书迹《法华义疏》非常明显带着中国晋朝、北朝的写经书法风格。
  • 在日本书道史的研究著作史上,毫无疑义地一向都肯定日本书法出于中国书法之说。从日本书道史研究著作所采的分期界标,也可以明显观察到日本书法的史脉和中国书法无可分割的深刻关连。
  • 中国书法强力地影响日本书道史的形成与发展,从日本的第一件书迹开始直到近代约一千五百年间,一代又一代未曾断绝。
  • 傅山在政治上不愿同流合污,不愿屈膝谋求功名利禄,在书艺上,他不追求赵孟頫、董其昌式的精致、平顺、唯美的书风。赵、董的“圆转流丽”,他认为太容易了,只须“稍临之,则遂乱真矣”。
  • (shown)黄道周工书善画,学贯古今,诗文、理学、天文、历数无所不通,他的好友徐霞客称赞他“字画为馆阁第一,文章为国朝第一,人品为海内第一,其学问直接周、孔,为古今第一。”
  • (shown)林逋恬淡好古,不慕繁华,结庐于西湖孤山,终年“吸饮湖光饮山绿”,是道道地地足不及城市的绝俗人。
  • 书法家对线条特质、墨色、空间的理解越深刻,就越能在自然的书写中“黑”“白”自成呼应,形成空间完美的画面。
  • (shown)董其昌专精绘画,擅长山水,其绘画理论于后世画坛影响甚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