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两不忘旧,齐力兴国

华翰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9
【字号】    
   标签: tags:

一、两不忘旧,齐力兴国

东汉开国名将冯异到京师见皇上,汉光武帝赐他珍宝、衣服、金钱和细绢,并且下诏说:“以前事变时,我在芜蒌亭,承蒙你招待豆粥;在滹沱河,承蒙你招待麦饭。这种深厚的情意,很长时间了,我还没有报答。”

冯异叩头行大礼后,答谢说:“臣听说,管仲对齐桓公讲,‘愿君不要忘记射钩的危险,臣也不能忘槛车的苦难,齐国就有所依靠。’臣现在也希望国家,不要忘了河北的灾难,小臣也不敢忘赏赐巾车的恩情。”

古代君臣,互相不忘往日的艰辛和友谊,齐力兴国,这是多么感人的事啊!

(附注)射钩:齐襄王死后,逃亡在外的襄王弟纠和小白(齐桓公),二人争入齐为国君。管仲当时保卫纠,路遇小白,用箭射小白,中其衣带钩。后来小白当了国君,不记前仇,用管仲为相。

二、防患于未然

郭子仪生病时,朝中的百官,都陆续的来登门看望,郭子仪并不屏退姬妾、侍女。但听说卢杞要来,就连忙让姬妾、侍女们退下去。自己靠着几案等候。

家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郭子仪说:“卢杞这个人,外表丑陋,内心险恶狡奸。姬妾侍女们,看到他以后,一定会发笑。倘若卢杞一旦掌权,我们全家都要遭祸。”

郭子仪擅于识人,并且思虑周到,能够防患于未然,由此可见一斑。

三、三利三患,事在人为

【原文】

狐丘丈人谓孙叔敖曰:“三利必有三患,子知之乎?爵高者,人妒之;官大者,主恶之;禄厚者,怨归之。”

叔敖曰:“不然。吾爵益高,吾志益下;吾官益大,吾心益小;吾禄益厚,吾施益博:可以免患。”丈人曰:“善哉言乎!”

【今译】

狐丘丈人(古代对老人或前辈的敬称;又指岳父)对孙叔敖(楚国名臣)说:“三利必有三害,你知道吗?爵位高了,别人会嫉妒;官做大了,君主不喜欢;俸禄多了,别人会怨恨。”

孙叔敖说:“您说的不完全正确。我的爵位越高,我的欲求就越降低;我的官越做得大,我平时就越加小心谦慎;我的俸禄越多,我就施舍得越广:这样,便可以免去祸害。”

狐丘丈人说:“你的这番话,说得好啊!”

四、仕宦以孤寒为安身

【原文】

仕宦以孤寒为安身,读书以饥饿为进道,居家以无事为平安,朋友以见疏为久要。理到之言也。

【今译】

作风能保持朴素、不结党营私的人,做官可以安身立命;读书时能够忍饥挨饿的人,可以进入贤者之道;家庭里没有发生事故,就算平安;朋友之间见面稀少,却能够维持长久的友谊,这最为珍贵。

以上都是十分在理的话。

(以上均据郑瑄《昨非庵日纂》)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周穜,是宋代的泰州(今江苏泰州市)人,字仁熟。担任右司理。后被苏轼荐举为郓州教授,后又升为著作佐郎。
  • 大概生活中的事情,黑与白、善与恶,只应当存在于自己的心中,不应该常常挂在口头上。内心运筹,十分精明;外在表现,非常浑厚,这便是才能出众者的气量。
  • 庸俗不洁的慈善,多出现在富贵人家。他们凭借诈骗、克扣、剥削、偷盗而取得来本属百姓的财富。他们用那些肮脏钱,所买的祭祀、礼拜神佛的供品,都是不净之物。他们的拜神、祭祀之举,都属于不洁的慈善。
  • 杨铁崖(即杨维桢)在普门寺住宿。盗贼把他家里的财物都偷走了。家里的人到普门寺告诉他,他仍然不停地专心写诗,并对客人说:“只要我还健在,丢失那么点东西,还值得心痛吗?”
  • 藏洪,字子源,是后汉人。他在担任青州刺史时,被袁绍的军队包围,军粮已尽。起初还可以抓老鼠、煮牛皮、牛角充饥,后来,再没有什么能够糊口了。
  • 赵简子有一个下属,担任“广门官”,名字叫胥渠。胥渠得了一种怪病。医生说:“你的病,得用白骡子的肝,配上几味药,才可以治愈。如果找不到白骡子肝,就只有等死了。”
  • 有德操的官吏,帮助人民以好处,应该讲究实效,不应该贪图虚名;贪图虚名有损德性。
  • 偏执而拗戾的人福轻,而不偏执、懂得融通的人,所得的报偿很多;急躁、严厉的人短命,而性情宽厚的人,可以长寿。
  • 石曼卿感到十分难堪,向执法队的头领,求情说道:“希望只在本处(娼馆)处罚我,我在朝廷里的集贤馆办事,请给我留个面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