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镜:传统中国有愚民教育吗?

古镜

人气: 20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0月06日讯】时下的很多大陆人在诅咒中共邪党时,却是常抱着邪党的谎言不放,好像不连带着骂一下祖宗,就不显得深刻。他们批判中共的愚民教育,却张口就是中国几千年的愚民传统云云,好像是中共的愚民都是从祖先那学来的。这种对传统的无知与轻慢恰恰就是被邪党愚弄的结果,马列邪说的毒素还在其心灵深处挥之不散。在邪党文妖的文章中,传统中国人更是愚昧、胆怯、自私、麻木、充满奴性等等,而这些都是所谓的“封建统治阶级”愚民的结果。这种荒唐的论调,是对历史传统的歪曲,给中共的愚民政策找了一个历史挡箭牌,也给它们自己找一个堕落的遮羞布。但却让一些头脑简单的愤青们如获至宝,骂起祖宗来唾沫飞溅、苦大仇深,就像一群吃了精神摇头丸的共产愚民。

只要我们简单的回顾一下历史,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人都不会说中华民族是愚昧的民族,更不会说传统中国有什么愚民教育、愚民传统。什么叫愚昧?把错的当成对的、把善的看成恶的,把邪的当作正的、把丑的当成美的,把无知当成光荣、把邪说当成真理,这样的人必定是愚昧的,所谓愚民教育就是力图培养这种人群的教育。除了中共,中国历史上从来就没有这种教育存在过,很多邪党文妖们津津乐道的那些皇帝愚民的证据,只是它们自己对历史的妄想而已,或是它们刻意的诽谤,与真正的历史毫无关系。

三千年前,自周公创制礼乐以来,儒家的教育一直占据贵族教育的正统。其间虽然有过一阵礼坏乐崩时期,但经过孔子的系统阐述,董仲舒的庙堂进策,汉代以后,得到了官方的大力扶持而成为教育的主流,儒学也被历代君王尊为立国之本。儒家教育的核心即是:修己与仁爱,教人如何做人,如何做事,如何做一个坦坦荡荡的君子。与现在西方社会的公民教育相比,传统的儒家教育则是一种贵族教育,其教育的内涵充分体现了真正的贵族精神:君子士人内修己心、外泛爱民,齐家治国而功自丰。

两千多年来,儒家教育为历史注入了永不枯竭的道义源泉,也为中华民族培养了无数的志士仁人与英雄豪杰。他们居庙堂则心挂万民,泛江湖则诗酒为邻,卧山林则德化一方,处穷独则修心不辍。儒家思想也为我们的民族提供了最为强大的内在凝聚力与文明同化力,使中国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有着五千年连续历史传承的国家。儒家教育还塑造了一个由社会精英组成的士人政府,使中国保持了数千年的繁荣稳定,在世界独树一帜。历代君王以儒治国也使传统中国德被邻邦,强大却从不称霸,文化与科技远播四方,被邻国视为天朝上国,礼仪之邦。

传统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诸多领域,一直领先于世界长达两千多年,这也是儒家理念治世之功。汉、唐之盛况自不必说,大宋、大明、大清哪一朝不是文明鼎盛、富甲一方!大宋朝时,中国就已经有了施药局、慈幼局、养济院、漏泽园等具备城市高级现代化特征的福利设施;中国的农业、制造业、手工业、娱乐业都是世界最发达的,中国的经济总量最高时候占当时世界的百分之八十。《马可.波罗游记》中的中国元朝时期,在西方人的眼里,那可是天堂啊。大明朝的海上舰队天下无敌,海上贸易更是举世无双。即使是满人统治的大清,也取得过康乾盛世的文治武功。

敢问世界上还有哪一个国家有如此辉煌的历史?古埃及早已湮灭无闻,强大的罗马帝国不过是几百年之盛,亚历山大的征服更是昙花一现;星罗棋布的欧洲大陆,千年之间,有过多少次的战争与屠杀?

如果这样一个辉煌的文明国度是一群愚民创造的,那地球上谁还能自称智人?难道是那些整天到晚骂祖宗劣根的中共粪民?如果愚民教育能整出这样一个五千年的灿烂文化来,这样的愚民岂不是民族之福?如果愚民能使华夏生民在几千年的时光里,大部分都敬德行善、崇尚圣贤,民风淳朴、世道安宁,那么这样的愚民岂不是治国良方?

有人说: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就是禁锢思想,就是愚民。历代君王虽然罢黜百家,但并不是灭绝百家,百家思想在民间依然自由传播,从没断绝过,何谈什么禁锢思想。而独尊儒术只是官方意识,并非强迫全民接受。连皇家、帝王从小也要接受儒家的教育,难道他们是用来愚己?传统社会的中上阶层接受的几乎都是儒家教育,难道他们是心甘情愿的被愚弄,然后再去愚弄老百姓?而大部分的百姓只是接受了儒家的道德教化,有几个懂儒学?另外儒家之所尚,乃天地间之正道,只有中共圈养的那些邪恶文妖们才会从中解读出一大堆莫须有的罪状来,因为它们都有一颗魔鬼般的黑心,在它们的心里,唯有黑暗、邪恶才会让它们顶礼膜拜的。

也有人说,科举考试就是愚民政策。这叫欲加其罪,何患无辞。古今中外,任何一个政府要想选拔人才、任用贤良无外乎选举、考试两种模式。传统的中国,早期的举孝廉由于可操作性效率太低而逐渐淡出,代之以科举考试这样一个公平的用人模式,它使得社会的精英人士能最大程度的得到善用,也使社会各阶层都能平等参与政府运作,政府也能体现各阶层的民意。历代的许多能臣贤相能起于草莽之中,靠的就是科举。但任何一种制度都有其弊端,时间一长更是流弊日甚,这并不是设计制度者的初衷。

还有人说:儒家思想就是愚民,孔子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即是证据,这种说法是经不住推敲的。不管在什么社会,教人向善、修心、仁爱、忍让都是对社会有益的,同时也能使人真正的获得智慧。若说教人做好人就是愚民,只能说持这种论调的人自己的变态。孔子若真的主张愚民,何必在民间办学?何必有教无类?何必说: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是一些庸师的断句错误,正确的断句应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其大意就是,对道德高尚的民众,只要让其去做就行了,对道德普遍衰败的民众,你必须要使他们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去做才行。这与愚民根本扯不上关系。

历史上,中国的儒家文化也辐射了周边的许多邻邦,使得这些国家也纷纷以儒家的教育作为国民教育的中心。难道他们也是拿去愚弄其国家的民众吗?至今韩国、日本及东南亚的一些国家依然以把儒家教育作为其公民教育的一部分,他们的国家不照样繁荣富强吗?其民众一点也不愚昧。而抛弃了儒家教育的中国大陆,中共的马列邪说洗脑造就了亿万个精神残障的愚昧国人,他们还反过来对儒家百般谩骂,其荒谬与愚昧足以证明中共愚民之成功。

本人并不否认在中国历史上有一些黑暗的事件,古代的宫闱政治也有其残忍的一面,几千年来也出过不少恶类、邪类,历史也沉淀了许多负面的因素。因为人类社会不是天堂,人心是善恶同在的,在欲望的追逐中,有的人就会干出邪恶的事来。但这并不是文化造成的,而是人心不正造成的;一种优秀的文化能最大程度的抑制人心的恶念,却无法完全消灭人心的恶念。况且这些糟粕的东西与传统文化的辉煌相比是微不足道的,放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里,更是沧海一粟。

而中共的洗脑却是颠倒因果,把所有历史上的一些极端事例夸大渲染,说成是传统文化与儒家的愚民教育导致的。为此中共的御用文妖们还捏造出了“封建统治阶级”这样一个历史标签,贴在历代的君王与政府头上。历史上,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人群有分工、国家须治理,有政府、有皇帝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在中共的嘴里,他们都成了剥削阶级,都是吃人的。于是乎,“封建统治阶级”做了坏事是罪大恶极;做了再好的事,也只是为了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是别有用心,是为了长期的剥削民众。用这种流氓逻辑来看历史,中国五千年历史都是黑暗的,传统社会分成了两个水火不相容的对立阶层,没有共同利益,老百姓永远都是水深火热,皇帝官员永远都是压迫者。

如果说传统中国有愚民政策的话,那只有秦始皇的焚书算是一例,但那仅仅是黑光一闪的十几年光景,也算是给后来的君王们留下了一个邪恶的见证。不过中共是从来不会留意什么见证不见证的,它们就是一群魔兽,它们的愚民比秦始皇要甚于万倍。中国人从小就被灌输了无数是非颠倒的人生理念:欧美都是邪恶的、历史都是黑暗的、神佛是不存在的、皇帝都是凶残的、信仰都是愚昧的,只有中共是为人民服务的,为党献身是应该的、跟党作恶也是正义的……。许多的国人都被其愚弄成了认贼作父、认魔作妈、不要祖宗、不要人权的人间至愚。他们咒骂当今代表普世价值的美国精神,他们抵毁代表人类正统文化典范的中华神传文化,他们不信神佛、不讲道义,成了一群没有民族归属、没有灵魂归所、没有道德旨归的孤魂野鬼、一群游离在文明世界之外的共产教民。

传统中国没有什么愚民教育,传统教育的权利其实是掌握在读书人的手里,皇帝也得遵守儒家的天道观,犯了大错还要下罪己诏。英明神武如唐太宗、康熙帝这样的君主也没搞出什么李世民思想、康熙大帝理论,他们只是诚心实践儒家的治国理念。而中共邪党这个人间巨魔才是愚民教育的集大成者,愚弄中国人的罪魁祸首,才短短六十几年,它们就搞了一大堆愚弄民众的xx思想、xx理论来,妖言惑众,流毒不尽。只有彻底的抛弃邪党灌输的一切谎言,才能跳出中共挖的末日陷阱,回归华夏的正道。

评论
2011-10-06 5: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