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历史今日:柏林墙倒22年 中国何去何从

1989年11月11日,西柏林民众在波茨坦广场(Potsdamer Square)附近试图推倒柏林围墙。(法新社)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1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文龙综合报导)今年是柏林墙倒塌22周年。1989年11月9日,东德政府在强大的民意面前被迫开放柏林墙边界,大批东德民众蜂拥穿越柏林墙,投奔民主自由的西柏林。柏林墙的轰然倒塌加剧了东欧巨变的进程,也是自由战胜暴政、共产专制倒台的又一次历史见证。

在重温22年前的这段历史时,中国再次成了人们共同关注的焦点,因为当今的中国仍然存在各式各样的“柏林墙”,风起云涌的抗暴浪潮和解体中共的呼声正在指向同一个目标:推翻中共专制的“红墙”,推动人类历史,再创华夏文明。

戏剧性的“倒墙”事件

柏林墙是1961年8月13日东德政府下令在一夜之间建造的,目的是围堵西柏林,阻断东德人通往自由的最后一个窗口。柏林墙从最初的路障逐渐演变成 3.6米高的钢筋混凝土墙,总长162公里。墙内设置监视塔302座,并配备警犬、路障、地雷以及自动射击步枪。

森严的戒备并未阻断东德民众投奔自由的决心,他们采取挖地道、游泳、跳伞等各种方式逃往西德,很多人付出了生命,仅在柏林墙下直接遇难的就有136人。民间组织认为,实际死亡人数远远高于这个数字。

当时谁也不觉得28年历史的柏林墙真的会在1989年倒塌。毕竟在几个月前,中共用坦克和机枪导演的“六四”屠城,压下了中国人追求民主自由的呼声。中共的血腥镇压似乎让当时的东德共产党总书记昂纳克对东德“铁打的江山”依然信心十足。他当时甚至信誓旦旦地说过,柏林墙“将存在50年、100年”。

戏剧性的是11月9日晚,当时东德的中央政治局委员沙博夫斯基将一份本计划次日公布的“旅行条例草案”,无心地在一场国际记者会宣布,允许东德公民前往西柏林和西德其他地区自由旅行,并称“立即执行”。这一阴差阳错的发言竟然为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沙博夫斯基几年前接受《新纪元》专访时说:“每个诚实的人都能够明白,共产党作为一个政党在政治上已经彻底失败了,东德共产党的手上还沾着在边境被打死的年轻逃亡者的血。这个党的领导者应该彻底地反省自己”。

从东欧巨变到茉莉花香

虽然,1989年在中国发生中共血腥镇压六四学运,但在地球的另一边,东欧共产党体制纷纷被民众推翻、土崩瓦解,最先在波兰出现,接着扩展至东德、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前华沙条约组织国家,这也被称为“东欧剧变”。

直至1991年12月25日,社会主义的“老大哥”苏联也以解体告终。在苏联解体20年后,今年初始于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在埃及、利比亚、也门、巴林、阿尔及利亚、约旦、阿曼等周边独裁国家,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渴望形成“燎原之火”,突尼斯总统本‧阿里流亡沙特,后遭缺席审判,埃及独裁者穆巴拉克被囚铁笼抬上法庭,利比亚强人卡扎菲被从下水道中搜出并击毙。

有专家分析说,从东欧剧变到茉莉花革命的一个共同点是,追求自由的民众首先推倒了自己心中的“柏林墙”,摆脱了对专制的心理恐惧,共同走上了街头,最终迫使一个个共产独裁政权解体。对于共产独裁体制解体的原因,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此前接受《俄罗斯报》(Russiskaya Gazeta)专访时说,原因很简单:“这是一个已经被确定了的历史过程,一个无法逃脱的过程”。

柏林红墙倒塌过程

10月9日以来东德以工人为主的第二大城市莱比锡,七万人走上街头示威游行。随后多个大城市先后出现数以十万人计的游行示威活动,要求政治民主、自由选举。
10月18日,东德统治者昂纳克下台。各地民众抗议游行继续,他们表示对新政府的不信任。
10月20日,东德历史上首次发生执政的德共成员在现场转播的电视讨论中面对东德市民,讨论给予全体公民同等的旅游权力的必要性。
10月25日,西德政府代表团访问东德,与东德共产党总书记进行分裂以来的首次政治会面。
10月27日,东德政府宣布大赦所有被判处“企图逃离东德”罪的在押市民。
11月4日,在东德的艺术家们号召下,东德出现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民主示威活动,近百万人游行支持东德实现民主。
11月7日,东德政府部长会议全体成员辞职。
11月8日,东德共产党政治局全体成员辞职。同天选出新政治局,克伦茨当选为总书记。大规模抗议示威仍继续。新的旅行法草案被人民议会的宪法委员会否决。
11月9日,政府几乎处于瘫痪状态,在频繁抗议的亢奋中突然失去目标的东德,东德共党政治局委员夏波夫斯基(Guenter Schabowski)在记者会上宣布,东德公民自由离境的新规定马上生效。东柏林市民一闻讯立刻涌到围墙边,边防士兵见到人山人海顿时手足无措。

到了深夜11时30分,一名东德军官在等不到上级指令的情况下干脆自己作主,下令开放连接东西柏林的波荷木铁桥(Bornholmer Bruecke)检查哨,东西柏林之间所有的检查哨紧接着一座接一座放行,竖立28个年头的柏林围墙从此倒下。

一瞬间,柏林墙两岸人声鼎沸,心旌摇荡,激动的情感潮流如洪水决堤。人们相互拥抱接吻,相互重复诉告着那个刚刚发现的不可思议的事实。

历史大戏正在中国上演

“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这是50年代中共自己喊出的口号。事实上,中共体制中不少人也不怀疑这一天即将到来。一些中共官员把天文数字般的货币转移国外,把亲属、情妇移居国外,手握多本外国护照,显然,这些为数不少的“裸官”已经为自己的出逃准备了后路。

除了全国各地风起云涌的抗暴潮外,中国民众正在以各种不同的“行为艺术”表达着对专制政权的抗争。中国人权活动家、艺术家艾未未近日被北京当局威胁交纳1,500万元人民币的税单及罚款后,全国各地民众争当艾未未的“债主”,三天内捐助给艾未未500多万元。人心的向背可见一斑。

更为瞩目的是,自从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后引发的三退(退党、团、队)大潮,记录着千千万万中华儿女渴望自由的心灵呐喊。截至柏林墙倒塌22周年的11月9日,公开在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中共的人数已达105,545,193人,而且仍然以每天五、六万人增加。

这场中华民族史无前例的精神觉醒运动,正在以非暴力、不流血的和平方式,蓄集着发生质变的能量,撞击着中共专制的“红墙”。

(责任编辑:乐慧)

评论
2011-11-09 4: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