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出帝王的惊世之作

读康熙皇帝〈十架颂〉诗有感

李亮

(clipart.com)

  人气: 7044
【字号】    
   标签: tags:

清康熙皇帝(1654~1722)8岁登基,在位61年,是中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他奠下了清朝兴盛的根基,开创出康乾盛世的大局面,是一位英明的君主、伟大的政治家。康熙皇帝曾热心探讨基督真道,在国事纷繁之际,不仅利用时间学习圣经等书籍,还常和那些远涉重洋而来的外国传教士谈道。由于他熟悉圣经和教会历史,在世曾写过许多教会时事题材的对联和诗歌。现今教会流传的“全能全知全美善,至公至义至仁慈”的名联,就是康熙皇帝的杰作。

康熙皇帝为了纪念耶稣基督被钉死十架上,曾写了一首脍炙人口的七言律诗,名曰“基督死”,人称〈康熙十架歌〉,亦称〈十架颂〉。这是一篇体会基督受难即景的佳作。它告诉我们,康熙皇帝曾熟读四福音书,他非常了解耶稣被钉前夕受审的经过。今将〈十架颂〉原文抄录于下,以飨读者。

〈十架颂〉
功成十架血成溪,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列四衙半夜路,徒方三背两番鸡。
五千鞭挞寸肤裂,六尺悬垂二盗齐。
惨恸八垓惊九品,七言一毕万灵啼。

康熙精古诗韵律,这首七律诗押韵严谨,虽只有八句五十六字,但却将耶稣从被捕到殒命的主要情节描绘得淋漓尽致。奔放的诗句和整齐的韵律相结合,使人读来铿锵有力,意味无穷。如果一面读诗,一面默想基督苦难经历中那些悲痛场面,必会历历在目,催人泪下。然而,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这巧妙的诗句,绝非轻易信手拈来,如没有熟读圣经,深刻理解耶稣钉死十架的意义,及勤操笔墨,反复推敲,素含深邃语言功底和丰富想像力是绝不会雕琢出如此佳美的诗句来。

康熙也许是最了解基督教的一个中国皇帝。从以上这首他所作的一首〈十架颂〉七言诗,便可见一斑。若不是对圣经新约的四本福音书十分熟悉,是绝对写不出这么一首奇巧而又准确的叙事史诗的。

另一方面,这首〈十架颂〉也显出康熙的杰出文才。在短短五十六字之内,竟包含了由一至十、百、千、万数目;又有寸、尺、丈量度!但最难得的还是康熙对耶稣基督在最后的晚餐过后直到上十字架的受苦历程描述的历历如在眼前;并且,除了对史实有准确的记实描述以外,字里行间竟盈溢着殷殷慕孺之情。康熙身为一代上国之君,愿意如此虚心接受西方宣教士所传之道理至此地步,确属非常难能可贵之至!

向康熙传道的西方传教士也许不止一位,但其中最主要的应是来自比利时的南怀仁。据史家所记,康熙对南怀仁非常尊重。不仅因南怀仁博学多才,带给当代中国不少先进新知与实用科技诸如天文算历与制炮等,另一方面更因南怀仁的高尚品德与其慈悲的心怀,令比他年轻不少的一代明君康熙甚为心折。因此之故,康熙由接纳南怀仁,而自然的也接纳了他所传的福音。从以上这首〈十架颂〉的内容看来,康熙应是曾详细考查过耶稣生平的。最可能的就是南怀仁曾给康熙上过查经班。并且是甚为详细的为他讲解;而康熙本已是天纵奇才,而又极认真学习,结果才能整理出思路纹理极清楚而又能抒发出本身情怀的〈十架颂〉来。
 
这首诗开头第一句“功成十架血成溪”,用开门见山的手法向人们揭示:惊天动地的救赎大功,乃是凭借着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悲惨地钉死在十字架上才得以完成。他在受难的过程中,从橄榄山祈祷通体血汗(路22:44);到被审毒打成流血遍体;到罗马兵丁给带上荆棘冠冕时额头刺破血流满面;到身悬十字架被长矛刺透肋旁所流出的血和水(约19:34),确实可汇集而涓流。至于用“溪”字来做比喻,可以联想“溪”紧联于“泉”,那血就必然有喷涌之势,分流之广,圣洁之美,渴慕之众,刺心之痛,功效之巨。

诗的第二句“百丈恩流分自西”告诉我们,因着救世工程的完成,正如救主耶稣他高深莫测不可估量的恩宠,才源源不断地向四面八方流向人间,充满宇宙的每个角落。万民,当然也包括中国人民,赖着这恢复生命宝贵活泉,方可获得救恩的分施和永生的希望。“分自西”从中国位置看耶路撒冷位于西方,指中国万民救恩来自西域。从康熙帝的角度谈到“分”,那是对耶稣圣血的感恩,分明道出救恩轮到帝王自己,乃至自己的国家。

第三句“身列四衙半夜路”,是指耶稣基督从客西马尼园被捕后,先被押送到亚那府内,“因为亚那是本年作大祭司该亚法的岳父”(约18:24),但他审问毫无结果,便把耶稣送到该亚法那里去(约18:24)。该亚法和那些祭司长、文士与百姓的尊长早就想谋杀耶稣(路19:47,22:2),但因为“没有杀人的权柄”(约18:31),等到凌晨,又把耶稣送进彼拉多总督衙内(约18:28)。彼拉多见事情棘手,为了推卸责任,便又来个一退六二五,将耶稣转送到希律王那里(约23:7)。希律听说耶稣显过许多神迹,早就想看看他,如今一见,便仔细地盘问起来。但耶稣对待他这个衣冠禽兽的态度却始终是一言不发,希律无可奈何,只好又把耶稣送回彼拉多那里(路23: 8-12)。如此推来送去的折腾,耶稣不得不用半夜的工夫跟着恶众跑冤枉路,预表世界黑暗如夜,耶稣来得正是时候。

“徒方三背两番鸡”是诗的第四句,门徒四处逃散(可14:50),唯独彼得暗随耶稣后面,进入大祭司该亚法庭院,想看个究竟(太26:58)。但因为“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是软弱。”(可14:38)仅在几个仆人和使女的询问下,竟接二连三地发咒起誓否认自己是主耶稣的门徒。这应验了耶稣在受难前对他的预言“鸡叫两遍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可14:66-72)。此句引入鸡的叫声,实在妙哉,尽管人的软弱,背逆耶稣的旨意,但他仍深爱世人,用鸡的叫声,把光明带给人们。

“五千鞭挞寸肤裂抄”:彼拉多明知耶稣无罪(约19:4),但却慑于恶众的恐吓:“你若释放这个人,就不是该撒的忠臣。”(约19:12)他生怕丢掉自己的乌纱帽,妄图用鞭打耶稣来讨好民众。(23:13-16)根据传说,耶稣在彼拉多衙门内被尽扯其衣,鞭责五千有余,全体剥伤,血流不止,其痛苦之状惨不忍睹,实难用笔墨描述。史料考证,当时罗马式的皮鞭乃是一杆多头,而每条皮革制成的绳头上还嵌有一些铅丸和骨制尖金钩,一鞭打下,便有数根绳落身,血肉横飞,使人无法忍受,故“五千鞭挞寸肤裂”确系真实之词。再者,“寸肤裂”不仅表明耶稣圣身遍体鳞伤,而且更有“肉烂三分”之甚。但耶酥在受痛苦时候却不开口,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在剪羊毛的人手下无声。在耶稣的内心愿意付上这惨痛的代价,担当众生的罪业,因他受的刑罚,众生得以的平安,因他受的鞭伤,众生得以医治。

“六尺悬垂二盗齐”:当彼拉多把发晕、憔悴、遍体鳞伤的耶稣带到众人面前时,这些祭司官长们没有一点恻隐之心,仍让兵丁暴徒们戏弄耶稣,给他穿上紫袍,又用荆棘编作冠冕给他带上,又吐唾沫在他脸上,恶意屈膝拜他,并高喊钉他十字架,无罪的救主就这样被定为死罪。当耶稣圣躯钉在十架上之后,恶众便把十架竖立起来,将耶稣身体举离地面六尺以上,引人注目。与耶稣同钉的还有两个罪大恶极的强盗,一个在左,一个在右,是恶人们精心策划故意这样做的,为了羞辱耶稣,将他置身于盗贼匪类之间,与歹徒并列,让来来往往的恶众观看耻笑。与耶稣同钉的左边盗贼,也竟然口出恶言凌辱耶稣。(太27:38-44,路23:29)

诗的最后两句“惨恸八垓惊九品,七言一毕万灵啼”。耶稣基督遭受的一切无法用言语表达的苦难,震惊了八方官民之众,也震惊了罗马百夫长(九品官)的心,他承认耶稣真是上帝的儿子。正如主耶稣所言:人子被举起来,要吸引万民归主。

“七言”是指耶稣悬在十架上前后说的七段话:

其一,是为钉他的人祈求,求天父宽赦:“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
其二,是怜悯安慰右边盗贼:“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23: 43)
其三,当爱徒约翰的面,对他母亲说:“母亲,看你的儿子!”又对约翰说:“看你的母亲!”(19:26-27)
其四,是高声呼求天父:“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可15:34)
其五,是渴望人类归向天父:“我渴了!”(约19:28)
其六,是再一次大声呼求天父:“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路23:46)
其七,是向人类宣布救世大功已告成:“成了!”(19:30)

“十字架七言”散见于四福音:马太福音、马可福音各记一段,但内容相同;路加福音、约翰福音各记三段,合起来共七段。

耶稣七言一毕,便低头气绝。“万灵啼”即道出耶稣的死将换取万人得救的时刻已真正到来。其时天显异象:太阳失光,地动山摇,磐石崩裂,坟墓自开,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已睡的圣徒也从坟墓里出来,进入圣城,向许多人显现(太27:51,路23:44-45)。无论有灵无灵之物,都显得异常哀痛,证明耶稣乃天父真神的儿子。

康熙皇帝还有另几首流传下来颂赞基督诗:

森森万象眼轮中,须识由来造化功。
体一无终而无绐,位三非寂亦非空。
天门久为初人闭,福路全凭圣子通。
除却异端无忌惮,真儒偌个不钦崇。

妙道玄玄何处寻,在兹帝监意森森。
群生蒙昧迷歧径,世教衰微启福音。
自古昭昭临下士,由来赫赫显人心。
而今基督恩光照,我也潸潸泪满襟。

康熙帝还有一首题为〈生命之宝〉的诗,也是惊世之作。全诗如下:

天上宝日月星辰,地上宝五谷金银。
国需宝正直忠臣,家需宝孝子贤孙。
黄金白玉非为宝,只有生命一世闬。
百岁三万六千日,若无生命最可怜。
来时糊涂去时亡,空度人间梦一场。
口中吃尽百和味,身上穿成朝服衣。
五湖四海为上客,如何落在帝王家?
世间最大为生死,白玉黄金也枉然。
淡饭清粥充一饥,锦衣那着几千年?
天门久为初人闭,福路全是神子通。
我愿接受神圣子,儿子明分得永生!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陈文敏台湾苗栗报导)《康熙大帝与太阳王路易十四》歌剧,21日晚在苗栗巨蛋首场演出,京戏歌剧乐迷热情观赏,22、23日两天再续演两场;生动的歌剧融合巴洛克音乐与京剧、昆曲等中国传统戏曲元素,重现17、18世纪间中西辉煌的历史文明,也让民众感受两大君主同台的魅力。
  • 【大纪元10月13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郑景雯台北13日电)“康熙大帝与太阳王路易十四”展览用看的不够,故宫还找来京剧演员吴兴国饰演康熙、法国巴洛克歌剧界明星Jean Francois Novelli饰演路易十四,透过歌剧让双王在台湾相会。
  • (大纪元记者陈文敏台湾苗栗报导)故宫博物院与苗栗县府精心策画的《康熙大帝与太阳王路易十四》大型歌剧,10月21至23日将在苗栗巨蛋盛大演出,8、9两日在苗栗巨蛋索票;生动的歌剧重现17、18世纪中西辉煌的历史文明,也作为庆祝建国百年艺术献礼,喜爱歌剧的观众千万不能错过这场世纪飨宴。
  • 苗栗县政府与故宫合作筹划“康熙大帝与太阳王路易十四”歌剧,21至23日将在苗栗县巨蛋演出3场,导演吴兴国今天表示,将以现代多媒体技法,让东西两君王穿越时空巧妙交会。
  • (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北报导)康熙大帝,开启130多年的“康雍乾盛事”,法王路易十四,在位期间被定为“伟大的世纪”,两位君王勤于政事,并生活规律,同样喜爱科学艺术,进而开启东西两大陆的雄图霸业。
  • (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北报导)17世纪时,各自雄霸东西方大陆的两君王为康熙大帝,以及拥有“太阳王”美称的法王路易十四,虽未曾谋面,许多地方却有着奇妙相似之处,在法国耶稣会传教士的穿针引线下,不但了解彼此,也曾互通书信,对各自所属文化心生孺慕,让中法的文化互相交流而激出灿烂火花。
  • (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北报导)康熙和路易十四这两个17世纪的东西方君王,各自开启两大盛世,虽然两位从未谋面,却往来密切。国立故宫博物院推出“康熙大帝与太阳王路易十四特展”,28日开箱典礼精选5件珍藏抢先看,两位君王的肖像难得一同展出。
  • 天子籍田和耕籍之礼就是国家重农思想的体现之一。所谓耕籍礼就是皇帝亲自耕田,作为一种象征行为,以此劝民重农务农,发展农业经济...
  • 资讯爆炸的时代,大量的资讯却缺乏深刻的内涵,人们长期而大量接收资讯,容易流于肤浅,最后失去乐趣,绝缘于更深入探索的可能...
  • 只为众生返家园,生死轮回若等闲。 千难万险百苦处,开天辟地一念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