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泽三呼“过河!”

翔风

图:素惠 /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85
【字号】    
   标签: tags: , ,

宗泽,字汝霖,婺州义乌人,宋朝著名抗金将领。母亲刘氏怀胎时梦见天降大雷电光照自身,第二天宗泽出生。宗泽自幼豪爽有大志,登元祐六年进士第。他在廷对时极力陈述时弊,考官讨厌他的直率,将其置于末甲。

宗泽调任大名府馆陶县县尉。吕惠卿当时任鄜延长官,命令宗泽与县令巡视堤防。当时宗泽长子死去,宗泽受命后立即动身,吕惠卿听说后说:“可谓国而忘家的人。” 朝廷大开御河,当时正值隆冬,许多役夫冻死于路上,太监督工却很急。宗泽认为浚河不是要务,于是上书上级说:“此时施工正值严寒,白白辛苦百姓却不易收功,稍加等待,到初春施工可不扰民而办妥。”上级采纳他的意见上奏,皇帝首肯。吕惠卿提拔他为幕僚,宗泽辞却。

宗泽又调任衢州龙游县令。龙游百姓不知读书为何物,宗泽为百姓建学校、设儒师、讲论经术,使风俗为之一变,从此屡屡有龙游人登第。宗泽又调任晋州赵城县令。宗泽上任后就请求升县为军,朝廷不完全同意,宗泽说:“承平时固然无忧,它日有警时,就知道我说的没错了。”宗泽又任莱州掖县县令。朝廷使者奉旨前来收购牛黄,宗泽回答:“以前疫疠之气流行,牛饮其毒才结为牛黄。如今和气横流,牛怎有牛黄?”使者被触怒,要弹劾掖县官员,宗泽说:“这是我宗泽的意见。”使者于是怀恨只弹劾宗泽一人,宗泽被贬为登州通判。登州境内官田数百顷,都是不毛之地,每年却上缴收入万余缗,都是横征暴敛取之于民,宗泽上奏请求免除。

朝廷派使者从登州渡海与女真结盟,谋划夹攻辽国。宗泽对亲近的人说:“天下从此多事了!”辞官隐居东阳,结庐山谷间。靖康元年金兵入侵,中丞陈过庭等人举荐宗泽,朝廷临时任命宗泽为正少卿,充当和议使。宗泽说:“我此行不会生还了。”有人问他为什么,宗泽说::“敌人能够悔过退师固然好,否则我怎能屈节北庭辱没君命!”朝廷议论说宗泽刚正不屈,恐怕坏了和议,宋钦宗于是没派他去,任命他为磁州知州。

当时太原失守,两河官员纷纷借故不上任。宗泽说:“食禄而避难,不可!”当天率嬴卒十余人单骑上路。磁州经过敌骑蹂躏之后,人民逃窜迁徙,钱粮荡然一空。宗泽到后修缮城墙、疏濬护城河、制造守城器械、招募义勇,开始作固守不移的打算。宗泽上书说:“邢州、洺州、磁州、赵州、相州五州各蓄精兵二万人,敌人进攻一郡则四郡策应,这样一郡兵常有十万人。”宋钦宗嘉许,任命他为河北义兵都总管。金人攻破真定后,引兵南取庆源,从李固渡渡过黄河,因为担心宗泽兵截断后路,派数千骑兵直扑磁州城。宗泽披甲上城,命令壮士用神臂弓射退金兵,再开门追击,斩首数百级。所缴获的羊马金帛,宗泽全部用来犒赏军士。

康王赵构再次出使金国,行至磁州时宗泽迎接拜见说:“肃王一去不返,如今敌人又用谎言诱来大王,希望大王不要前行!”康王于是回到相州。宋钦宗诏令以宗泽为副元帅,随同康王起兵入援京城。宗泽认为应该紧急会兵李固渡,断敌归路,众人不从。宗泽于是独自率部队前往李固渡,途中遭遇金兵,宗泽派秦光弼、张德夹击,大破金兵。金兵战败后留兵分守,宗泽派壮士夜捣金营,攻破三十余寨。

当时康王开大元帅府,命令宋军会兵大名,宋军会兵李固渡的计划流产。宗泽履冰渡河拜见康王,说京城受围日久,入援不可缓。当时签书枢密院事曹辅从京城携来蜡封宋钦宗手诏,说和议可成。宗泽说:“金人狡诈,是想以此拖延我军。君父盼望我军入援,何啻如饥似渴,我们应该紧急引军直趋澶渊,依次筑垒推进,以解京城之围。万一敌人有阴谋,我兵已在城下。”汪伯彦等人说此事难办,劝康王派宗泽先行,从此宗泽不得参预大元帅府中谋议。

靖康二年正月,宗泽抵达开德,十三战全部告捷,写信劝康王命令各路兵马会兵京城,康王不听。宗泽又写信请求北道总管赵野、河东北路宣抚范讷、兴仁知府曾楙合兵入援。三人都以为宗泽疯了,不予答复。宗泽孤军前进,都统陈淬进言敌焰方炽,未可轻举妄动。宗泽大怒,要斩陈淬,将领们乞求寄下陈淬人头让他能为国效死。宗泽命令陈淬进兵,遭遇金兵,将金兵击败。金兵攻开德,宗泽派孔彦威与金兵交战,又将金兵击败。宗泽判断金兵一定会进犯濮州,预先派三千骑兵增援,金兵果然前来,被击败。金兵又攻开德,权邦彦、孔彦威合兵夹击,又大败金兵。

宗泽进兵至卫南,考虑将孤兵寡,不深入冒险不能成功。先锋报告前方有敌营,宗泽挥师直闯金营,将金兵击败后转战向东。金兵增援的生力军源源而来,王孝忠战死,前后都是金兵营垒。宗泽说:“今天进也是死,退也是死,不可不从死中求生!”士卒知道必死,无不以一当百,斩首金兵数千级,金兵大败,退却数十余里。宗泽考虑敌人兵力十倍于我,今天暂时退却,势必复来,假如敌人以全部铁骑夜袭我军,我军危险,于是宗泽趁夜移营。金兵夜袭偷得空营,大吃一惊,从此忌惮宗泽,不敢再出兵挑战。宗泽出其不意,派兵渡过大河袭击,击败金兵。康王按制度任命宗泽为徽猷阁待制。

京城陷落,金人逼二帝北行。宗泽听说后随即领军赶往滑州,经过黎阳,到达大名,想迳直渡过黄河,占据金人归路邀还二帝,然而勤王的兵马无一抵达大名。宗泽又听说张邦昌僭位,于是想先诛讨张邦昌。此时宗泽得到大元帅府命令,要宗泽移师逼近京城,然后按兵不动以观其变。宗泽回复康王说:“人臣岂有服赭袍、张红盖、御正殿的道理?自古奸臣都是外为恭顺而中藏祸心,从未有像张邦昌这样窃据宝位、放肆改元大赦、恶状昭著的。如今二圣、诸王都被金人劫持渡河北去,只有大王在境,天意可知。大王应立即顺天讨伐,兴复社稷!”又说:“张邦昌伪赦,可能让奸雄起称王之意,希望大王派使者分谕诸路,以定民心。”宗泽又上书说:“如今大王是天下众望所归,大王行之得道,则能欣慰天下人的心。所谓行之得道,就是大王要亲近刚正君子,而疏远柔媚邪人;要采纳诤臣谏言,而拒绝佞幸阿谀;要崇尚恭敬俭朴,而抑制骄傲奢侈;要体会忧劳勤奋,而忘却安逸享乐;要起用公正诚实的人,而摈斥自私虚伪的人。”于是宗泽屡次上表劝进。康王即帝位于南京,宗泽入见,涕泗交流,奏陈兴复大计。当时宗泽与李纲一同入朝,两人相见论国事,宗泽慷慨流涕,李纲引以为奇。宋高宗想留下宗泽,黄潜善等人作梗,宗泽被授予龙图阁学士、襄阳知府。

当时金人要南宋以割地换和约,宗泽上疏说:“天下是太祖、太宗的天下,陛下应当兢兢业业,思虑传之万世,为何匆忙商议割让河东、河西,又商议割让陕西蒲州、解州?金兵第二次攻京城,朝廷未尝任命一个将领、派出一支部队迎敌,只听见奸邪之臣早上进一言说要议和,晚上入一说说要求和,最终导致二圣北迁,宗社蒙耻!臣本以为陛下会赫然震怒,将奸臣尽行贬斥,再造王室。如今陛下即位四十日了,未曾听说有大号令,只见刑部指挥下令‘不得将大赦告示在河东、河西、陕西蒲州、解州誊写散发’!这是夺天下忠义之气,自绝其民!臣虽然怯懦无用,定当冒矢石为诸将带头冲锋陷阵,得以捐躯报国恩足矣!”宋高宗披览后称赞宗泽豪壮,改为青州知府,宗泽时年六十九岁。

开封府尹职务空缺,李纲说要光复旧都,非宗泽不可。宗泽随即被调任开封知府。当时敌骑留屯黄河上,交战金鼓声日夜不息,而京城城防尽废,兵民杂居,盗贼横行,人心惶惶不安。宗泽一向威望极高,上任后首先捕杀盗贼数人,下令说:“强盗不分赃物轻重,一律军法处置!”因此盗贼销声匿迹,百姓得以安定。

王善是河东巨寇,聚众七十万、有战车万乘,想占据京城。宗泽单骑驰往王善军营晓以大义,落泪说:“朝廷在危难之时,假如朝廷有一两个像你这样的人才,还会有敌患吗?今日正是你为国立功之时,机不可失啊!”王善感动落泪说:“敢不效力!” 于是解甲投降。当时杨进绰号“没角牛”,聚众三十万,王再兴、李贵、王大郎等各聚众数万,往来京西、淮南、河南、河北之间抢掠为患。宗泽派人对他们谕以祸福,全部招降。

宗泽上疏请求宋高宗还京。不久宋高宗下诏荆襄、江淮一带都做好皇帝巡幸的预备。宗泽上疏说:“开封市场物价渐渐与平时一样,心怀忠义的将士、农民、商旅、士大夫,无不希望陛下立即回到京师,使人心欣慰。那些倡为异议的人,不是为陛下尽忠谋划,不过如同张邦昌之辈,暗中为金人送地罢了。”宗泽被任命为延康殿学士、京城留守、兼开封府尹。

当时金国派人以出使伪楚为名来到开封府。宗泽说:“这名为使者,实为间谍。”拘留其人,请求处斩。宋高宗下诏将拘留的金国使者延请到别馆招待,宗泽说:“国家承平二百年,不识兵革,以为敌人谎言为可信,不予置疑。朝廷不但不加紧计划攻战讨伐,那些真正想奋勇御敌的人,士大夫不是以为他们狂,就是以为他们妄!以至于有前日之祸!张邦昌、耿南仲之辈的所作所为,陛下亲眼目睹。如今金人假托出使伪楚,来窥探我朝虚实,愚臣请求处斩,以粉碎敌人的奸谋,而陛下却惑于人言,下令将金人安置到别馆,优加礼遇!愚臣不敢奉诏来彰显我国的软弱!”宋高宗于是写亲笔信对宗泽施压,竟放走了金人。谏官附和黄潜善的旨意,都攻击宗泽拘留金使有罪,尚书左丞许景衡极力抗辩,并说:“宗泽作为府尹的威名政绩卓然过人,如今的缙绅没见到有人比得上。乞求陛下重用宗泽,以成就他御敌治民之功。”

真定、怀州、卫州之间,敌人部署兵力甚多,正秘密制造战具计划入侵。然而南宋将相却文恬武嬉,不以为虑,不修武备。宗泽引以为忧,于是渡过黄河约诸将领共议军事事宜,准备战事爆发后收复失地,又在京城四周分别设置将领统领召集的兵马,又根据地形在城外修筑坚固堡垒二十四所,沿黄河修筑鳞次栉比的连珠寨,又联络河东、河北山水寨忠义民兵,于是陕西、京东西诸路兵马都愿意听宗泽节制。宋高宗下诏巡幸淮甸,宗泽上表进谏,宋高宗不予答复。

秉义郎岳飞犯法将行刑,宗泽一见称奇,说:“这是将材啊!”恰逢金兵进攻汜水,宗泽拨给岳飞五百骑兵,让他立功赎罪。岳飞大败金人归来,宗泽于是升岳飞为统制,岳飞从此知名。

宗泽到河北巡视部队归来后,上疏说:“陛下还逗留南都,中原路人议论纷纷,都以为陛下舍弃宗庙朝廷,使社稷没有依靠,生灵失去所仰戴的对象。陛下应该立即返回汴京,以安慰百姓之心!”宋高宗不予答复。宗泽又上疏说:“国家结好金人,本想让百姓休养生息,金人却劫掠侵欺,无所不至!守和议果然不足以让百姓休养生息啊!当时固然有曲意迎合和议而得到富贵的人,也有不随声附和和议而获罪的人。陛下如今看看,当时是富贵者说的对,还是获罪者说的对?如今主张迁都的人,还是当时说和议可行的人;如今主张不可迁都的人,还是当时说和议不可行的人。希望陛下深思熟虑,慎重用人!况且京师是国家二百年积累的基业,陛下为何轻易放弃送给敌国!”

宋高宗下诏派官员迎奉六宫前往金陵,宗泽上疏说:“京师是天下的腹心,两河虽然未能平定,只是一条手臂不遂而已。如今匆忙想迁都,不但是一条手臂未愈,而且连腹心也放弃了。昔日景德年间,契丹进犯澶渊,王钦若是江南人,当即劝先帝巡幸金陵,陈尧叟是四川人,当即劝先帝巡幸成都,只有寇准毅然请求先帝亲征,最终先帝用寇准意见得以大功告成。臣何敢希望自己是寇准,但臣不敢不希望陛下是章圣皇帝!”宗泽又条陈五事,之一是批评黄潜善、汪伯彦怂恿南迁的错误。宗泽前后建议,经过三省、枢密院时,不断被黄潜善等人压下,黄潜善等人每次见到宗泽奏疏,都讥笑宗泽疯了。

金将兀术渡河,准备攻打汴京。将领们请求先断绝桥梁,重兵自保。宗泽笑道:“去年冬天金骑长驱直入,正因为我军断绝桥梁示弱。”于是命令部将刘衍向滑州进攻、刘达向郑州进攻,使敌势分散,告诫将领们要极力保护桥梁,以等待大军云集。金兵得知后心理恐慌,连夜断绝桥梁遁去。第二年,金兵从郑州抵达白沙,距离汴京很近,京城人惶恐不安。部下来问对策,宗泽正与客人下围棋,笑道:“怕什么,刘衍等人在外必能御敌。”暗中选数千精兵绕到敌人背后设伏,金兵正与刘衍交战,宋军突然伏兵大起,前后夹击,金兵果然大败。

金将黏罕占据西京,与宗泽对峙。宗泽派部将李景良、阎中立、郭俊民领兵攻打郑州,遇敌大战,阎中立战死,郭俊民投降,李景良逃跑。宗泽捕获李景良,说:“没打胜仗,可以饶恕;私自逃跑,让军队没有主将,不能饶恕!”斩首告慰将士。不久郭俊民与史姓金将以及燕人何仲祖等带信来招降宗泽。宗泽斥责郭俊民说:“你失利战死,尚为忠义鬼。今天你反而为金人送信诱降,你有何面目见我!”将其处斩。宗泽对史姓金将说:“我受命守土,死而后已。你身为别人的将领,不能与我决一死战,却想以儿女情长的话诱我投降!”也将其处斩。宗泽说何仲祖只是胁从,免他一死。刘衍退回后,金兵又攻入滑州,部将张摠请求前往援救。宗泽拨五千兵马给他,告诫他等待援兵,不要轻易交战。张摠至滑州迎战,发现敌人骑兵是自己兵力十倍,将领们请求少避敌锋,张摠说:“我避敌偷生,有何面目见宗公!”力战而死。宗泽听说张摠告急,派王宣领五千骑兵援救,张摠战死两天后,王宣才赶到,与金兵大战,将金兵击退。宗泽迎回张摠灵柩,抚恤其家,让王宣代任滑州知州。金兵从此不敢进犯东京。

山东盗贼蜂起,宰相说盗贼大多打着义军旗号,请皇帝下令禁止勤王。宗泽上疏说: “自从敌人围京城后,忠义之士义愤填膺、奋勇争先,广东、广西、湖南、湖北、福建、江淮等地义军从数千里外赶来,争先恐后勤王。当时大臣没有远识大略,不能安抚使用,让义军饥饿困穷,弱者填沟壑,强者为盗贼!这不是百姓勤王的罪,而是大臣一时处置乖谬所致!如今河东、河西百姓不臣服敌国而退保山寨的,不计其数;各地忠义之士自行在脸上刺字从军争先救驾的,又不计其数!此诏一出,臣恐怕百姓心灰意冷,朝廷仓猝有急时,谁还会有尽忠效义之心!”

王策本来是辽国酋长,后来充当金国将领往来黄河上。宗泽擒获他后松绑请他坐堂上说:“契丹本是宋朝兄弟之国,如今女真辱你主,又灭你国,从大义上你应该与宋朝一同图谋雪耻。”王策感动落泪,愿意效死。宗泽于是询问敌国虚实,尽得其详,于是决意大举反攻。宗泽召将领们说:“你们有忠义心,就应当齐心剿敌,好能迎还二圣,立下大功!”说完泪下,将领们都流泪听命。在宋军攻势下金人屡屡战败,引兵退去。

宗泽于是上书谏阻宋高宗南幸,说:“臣为陛下保护京城,自去年秋冬到今年春天,又三个月了。陛下不早回京城,则天下之民何所依戴!”宋高宗授予他资政殿学士作为安慰。宗泽又派儿子宗颖赶到宋高宗行阙上疏说:“天下之事,见机而为,待时而动,则事无不成。如今我军收复了伊、洛,金人渡河撤退;我军守住了滑、台,金国屡屡战败;河东、河北山寨义民,翘首日夜盼望官兵到来。以机以时而言,中兴之兆可见,金人灭亡之日可料,关键在于陛下能否见机乘时啊!”又说:“昔日楚国迁都郢,被史家鄙视。如今听说陛下传旨在仪真教习水战,这是目光短浅的偏安打算,难道不是更为可鄙吗?这件事传闻四方,天下人一定认为朝廷不守中原,才想着控扼长江!”

之前宗泽离开磁州时将磁州事务托付给兵马钤辖李侃,李侃后来被统制赵世隆杀死。现在赵世隆与弟弟赵世兴率兵三万回到宋朝控制区。众人担心赵世隆变卦,宗泽说: “赵世隆本是我手下一小校,能做什么!”赵世隆来到后,宗泽斥责他说:“河北陷没,我大宋的法令和上下名分也陷没了吗?”命令斩首。当时赵世兴佩刀立在旁边,众兵在庭下拔刀要反。宗泽平静的对赵世兴说:“你哥哥虽然被诛,你能够奋志立功,就足以雪耻。”赵世兴感动泪下,宗泽的凛然正气和宋人以叛国为耻的忠义风气可见一斑。金人攻滑州,宗泽派赵世兴前往援救,赵世兴到后掩其不备,大败金兵。

宗泽的威名一天天卓著,金国人久闻其名,常常尊敬忌惮,对宋朝人提起宗泽,一定称宗爷爷。宗泽上疏说:“丁进率数十万义军愿意守护京城;李成愿意护送陛下回京后,当即渡河剿敌;杨进等率义兵百万,也愿意渡河,同效死力。臣听说:‘多助之至,天下顺之’,陛下在此时回京,则众心欢悦,敌国何足忧虑?”宗泽又上奏说: “圣人爱其亲,以及人之亲,所以教人孝;敬其兄,以及人之兄,所以教人悌。陛下应当与忠臣义士合谋讨伐金贼,迎回二圣。如今太上皇住的龙德宫完好如旧,只有渊圣皇帝还没有宫室。希望陛下改建宝菉宫作为迎接奉养之所,让天下人知道要对父孝、对兄悌,这是陛下言传身教啊!”宋高宗于是降诏“择日还京”云云,却没了下文。

宗泽前后请求宋高宗还京的奏疏多达二十余篇,每每被黄潜善等人压制。宗泽忧愤成疾,背上发疽。将领们进来探视,宗泽矍然说:“我因为二帝蒙尘,积愤至此!你们如能歼敌,我死而无憾!”众人都流泪说:“敢不尽力!”将领们出去后,宗泽叹息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第二天,风雨大作,昏天黑地,宗泽临死前没有嘱咐家事,只是连呼“过河!过河!过河!”而死。遗表还盼望宋高宗回京。京城人号呼恸哭,朝廷赠宗泽为观文殿学士、通议大夫,谥忠简。

宗泽质直好义,贫穷的亲友大多依赖他生活,他自己却非常简朴。他常常说:“君父辗转不安、卧薪尝胆,臣子竟安居美食吗?”当初宗泽召集群盗,聚兵储粮,交结诸路义兵,联络燕、赵豪杰,自认为渡河克复指日可待。最终却壮志未酬,令人长恨不已。宗泽死后几天,义军将士就散去一半,朝廷任命杜充为留守后,杜充倒行逆施大失人心,豪杰不再为朝廷所用,群聚城下的义军又离去做强盗,中原最终失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东方朔的父亲张夷活到二百岁时仍面若童子。东方朔出生三天后,母亲田氏死了,这时是汉景帝三年。一邻家妇女抱养了东方朔,这时东方刚刚发白,就用“东方” 作了他的姓。东方朔三岁时,对天下任何经书秘文,都过目成诵,还常常用手指着空中自言自语。有一次,养母忽然发现东方朔丢了,过了一个多月才回来,养母就打了他一顿。
  • 清明节扫墓活动,来源于寒食节。寒食节在农历三月,清明的前一、两天。汉代以前的寒食节,禁火时间较长,约一个月,后慢慢减少,至唐宋时期已减为清明前一天。
  • 据《后汉书》记载:郑玄曾拜马融为师,马融当时已经是很有名望的大师,有学生四百多人,所以,只有高级学生能够听到他亲自讲课。郑玄和其他同学一样,只能听高级学生转述老师讲过的内容。即使这样,郑玄没有因此懈怠或偷懒,依旧勤奋研读,如此三年而不辍。
  • 岳飞对子女教育极为严格。他每天对子女们的文武功课抓得很紧,学业完成之后,岳飞还要他们拿着畚箕,扛着铁锹,到菜园里劳动。
  • 武训(1838~1896)是清代平民教育家,今冠县柳林镇武庄人。因在兄姐中排行第七,故名武七,名训则是清廷嘉奖他行乞兴学时所赐。武训7岁丧父,乞讨为生,求学不得。14岁后,多次离家当佣工,屡屡受欺侮,甚至雇主因其文盲以假账相欺,谎说3年工钱已支完。武训争辩,反被诬为“讹赖”,遭到毒打,气得口吐白沫,不食不语,病倒3日。吃尽文盲苦头,决心行乞兴学。
  • 提起“张三丰”,人们就会想到武侠小说和影视中那个仙风道骨、神功盖世的武当派宗师。尤其是金庸笔下的形象,更是令人荡气回肠。但那些描写大多都是杜撰,真实的张三丰在历史上是一位影响深远的修炼大成就者,他发扬了中华道家文化,创立了武当派道统和武功,留下了许多传唱不衰的神奇。
  • 司马光生活简朴、做人正直清廉,自谓:“平生未有不可对人言之事。”所以他对儿子司马康也是特别注重教导他要廉洁、俭约。
  • 张三丰究竟出生在哪里,众说纷纭,史料上也是扑朔迷离,甚至有网友大谈张三丰是小龙女的儿子,简直到了风马牛要相及的地步。
  • 虞允文,字彬甫,隆州仁寿人。父祺,荣登政和进士第,仕官至太常博士、潼川路转运判官。允文六岁即诵读《九经》,七岁能属文。承继父亲之任而入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