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静:退出党、团、队就是退出了假、恶、暴

陈静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12月05日讯】独裁者好像都有一个共性,自己把自我膨胀到极致然后逼着别人把自己供起来,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成神了。他以为强权可以统治一切改变一切,却不知道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的道理,结果弄得自己死于非命。

他混淆了一个概念,真正的神不是被人逼着供起来的,而是人们真正的从内心里敬仰神,对他五体投地的。

2011年10月20日,卡扎菲被他的人民革了自己的命,在这之前他用了42年的时间革了民众的命。最后他在自己建起的关于的革命英雄的神话中悲惨地死去。42年的强权统治对于利比亚来说是个不短的噩梦。那样一个不可一世的噩梦了别人42年的卡扎菲,这样的不得好死,我想一定会触动到每个人的内心,因为卡扎菲不仅是我们的噩梦,其实还是我们每个人的一面反光镜。

42年的强权为什么会存在?是因为卡扎菲拿着强权逼着利比亚人的缘故吗?当然是这样,面对强权的枪口很多人低下了高贵的头,这不能不让人遗憾,自己的意志被强权强奸有的人违心的低下了头默不作声。更可怕的是还有少部分人认同了卡扎菲的强权并且誓死为之效忠的。不管是被迷惑誓死效忠的还是被迫强奸意志的,都是卡扎菲42年强权的不同层度的支持者。因为一种强权的存在不会是,不会仅仅是某一个人就能构成强权。

是啊,我们在卡扎菲被俘之后终于看到了他的卑微和渺小。为什么呢?因为卡扎菲的背后没有了支持者。即使他有再大的魔性也没有人去为他执行了。

但是,也有那些不屈、不畏强权、坚持正义的勇士,正是因为他们的正义之举顺应了天理,利比亚才会有光明的到来。

中国人在被邪的强权强制了60多年之后,很多人已经麻木的连真相都不听了,
当卡扎菲成为我们每个人的一面反光镜时。首先我们要问一问自己,我们有没有认同过中共“假、恶、暴”的特性;我们有没有膨大的自我不可一世的样子过;我们有没有为了个人的利益去伤害别人过;我们有没有为了五斗米折腰,迫于强权低下了高贵的头,甚至助纣为虐。

卡扎菲成为我们每个人的一面反光镜时,也让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因为卡扎菲最终也没有逃出一个理“你怎么对待人民,人民就怎么对待你”。

其实你也许有所不知,卡扎菲最崇拜的人曾经是毛泽东,并仿效其搞起“文化革命、大跃进……,”还曾经要到毛的纪念堂去给毛授勋,后被制止。不管是真崇拜还是为了强权借用了毛的强盗逻辑,都在说明一个问题,如果不是卡扎菲青出于蓝就是毛比卡扎菲还魔性十足。难怪人称毛为大魔头,其死后多年,天安门城楼上还挂着他的头像;他的尸体还在天安门你那摆着;还有人带着他的像章在胸前,家里车里挂着他的魔像,说是让他来保护自己,用魔头来保护自己能有什么好下场呢?可悲的人啊,被邪的歪理邪说弄得是非都不清了,很多人已经麻木的连真相都不听了,总觉得退不退没有什么关系,果真是这样吗?

毛死了他的像还在,连同中共的强权还悬在民众的头上。像一把利剑宰割着人民。作为毛的粉丝卡扎菲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连同他的暴政强权一同消失了。中共亡党之日指日可数了,那么那些被邪党打下兽记的人,如果不能及时的退出,那结局会是什么呢?那就是为其陪葬!这一点都不是耸人听闻。天要灭这邪党,等到清算的那一天,一切都来不及了。

现实生活中有的人悟性很好,你跟他说要退出邪恶的党、团、队,他立刻就能明白这个道理;有的人你一说要他退出共产党的魔教,他还会对你瞪眼睛,死也不肯退,你告诉他全世界有一亿多人都退出了党、团、队;你告诉他贵州的藏字石已开口说话“中国共产党亡”6个大字清晰可见。看不见的不相信也罢,他看见了也不相信这怎么解释呢?现在卡扎菲的结局我们都看到了,连同他的追随者都跟着遭殃。卡扎菲成为大众的一面反光镜。多行不义必自毙。卡扎菲暴死之后被曝尸5天,之后中共政府终于对外表白其和卡扎菲不是朋友。其嘴脸是欲盖弥彰啊。有谁会相信呢?

等有一天挂在天安门城楼上毛的画像被人民踩在了脚底,中共的血腥统治成为历史的时候,那些还不清醒的人该怎么办呢?那时候如果你才醒悟后悔也晚矣!

赶紧退出邪恶的“党、团、队”,才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到时候谎言也救不了你,因为每个没退的人脑门上还会有邪恶的兽记。到时候一但真相大白,再也没人劝你三退了,因为已经没有意义了,所以说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你也许相信也许半信半疑,还是觉得玄。不过劝你一句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也许你还会说我什么都不信。可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是谁都改变不了,眼下卡扎菲之死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其实所有的独裁者都逃不过这一劫,不管他当初有多么的不可一世,越是邪恶的人其下场越是悲惨。

退出邪恶的“党、团、队”,从心里为自己抹除兽记,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评论
2011-12-05 11: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