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哲:活摘,从维族人到法轮功学员

安哲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处决维族政治犯,活体摘除器官

12月初美国标准周刊杂志(The Weekly Standard magazine)刊登了一篇犹太作者伊桑•葛特曼(ETHAN GUTMANN)的文章《新疆程序(The Xinjiang Procedure)》,这是一篇采访纪实录,文中以大量的事实揭露了中共政府控制下的司法系统及军队在新疆活体摘除维族政治犯身体器官的暴行。作者通过两年的时间接触了很多从中国大陆出走,散布在亚洲和欧洲各地的维吾尔族人士,其中包括警察、医生和安全保卫人员,他们提供了很多中共当局活摘器官的相关信息。

尼亚特-阿布度拉伊姆(NijatAbdureyimu)是新疆警校毕业后分配到乌鲁木齐公安局一名特警,至1994年他到过中共政府的拘留所、审讯室、死刑场,见识过强奸、酷刑以及死刑。有一次,一个将要被执行死刑的维族死囚当面质问他:“为啥要给我注射”?其实给死囚注射的是监狱的医生,不是他,后来尼亚特从医生那里知道给死囚注射了抗凝血剂,是为了活体摘除器官。现居伦敦的维吾尔人恩佛-托蒂(EnverTohti),原是乌鲁木齐一家医院普通外科的医生,据他回忆1995年6月的一天,他在主任医师的带领下到了乌鲁木齐以西专门处决政治犯的西山警备区,那里枪决了二十几个人,而后他们就在救护车里摘除死刑犯人的肝脏和肾脏,而被摘除的犯人当时还活着。恩佛几年后才明白,从活人身上现切的器官在接受移植者身上有较低的排斥率,而当时射入胸部的子弹起到了一种奇特的麻醉作用。巴提亚-神木史汀(BahtiyarShemshidin)是原伊犁西城公安局药物管理处的警察,1997年2月,伊犁当地发生了上千维族人维权的事件,当地军警残酷镇压,而后4月份,巴提亚的同事见到8名所谓政治犯被杀害,让同事感到震惊的是看见有医生等候在“器官移植专用车”中。

一位目前已流亡欧洲的年轻维族医生穆拉特(化名)讲述,1997年入秋,穆拉特的导师悄悄通知他有5名中央首长因器官问题住进了医院。他被医院派去到政治犯监区为已经判处死刑的犯人抽血。后来随着时间推移,穆拉特搞明白了整个流程。一旦发现可匹配血样,他们将接着测试组织匹配度,然后匹配合适的犯人会在右胸挨一枪,而穆拉特的导师将会活体摘除犯人的器官移植到住院首长的体内。1999年初,穆拉特听不到有关活体摘除维族政治犯器官的事了,他猜测这样的事情可能结束了,可谁又能料到一场旷世的灾难正在等待着善良的中国人。

近十年中国器官移植大增,供体来自何方

1999年以来,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呈现爆炸式的增长,2006年根据中共官方公布的年度器官移植数已达到近两2万例,列居世界第二位。而且,享受器官移植的人群也从中共高官特权阶层扩展到所有能付得起高价的有钱人。只要能负担数十万人民币的费用,中国的许多大医院都可以进行器官移植手术,而且保证全世界最短的器官等待时间。

美国是器官移植第一大国,有约八千万人的志愿人群以及大量的亲属间捐献器官数量,即使这样,在美国做器官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也是相当长的:心脏——近八个月;肝脏——两年零两个月;肾脏——三年零一个月。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对用于移植的器官要求非常苛刻,比如移植器官的供体必须有健康的身体,血型和组织型要与病人相匹配,而且在移植中器官的缺血时间必须非常短,因此等到一个合适的健康器官的概率是相当低的。

而在中国,由于文化、经济、法律等诸多方面的因素,中国人志愿捐献器官的人数少只有少,到2007年9月为止,中国只有“61例脑死亡者捐献器官”,而亲属移植器官的总数都可忽略不计。可是,从2000年以来的六七年间,中国的许多大医院公开声称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是一周到四周,甚至是几天,一些医院的移植手术多台同时进行,昼夜不停。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曾在它的网页上声称,“得到匹配肝脏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两周”。第二军医大学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科的肝移植申请表曾经明确写着,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

从1999年以后,中国医院里器官移植的速度达到了惊人的程度,而且每年是几万例的人体器官移植数量,这不可思议的事件后面就透露出了一个巨大问题,这么大量的人体器官来自何方?从中共政府的表态以及国际上的共识,中共摘取死刑犯器官用于移植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从移植的数量以及移植手术的复杂程度来看,单单这一种供体来源是无法解释中国器官移植在近十年来暴涨的现象的,并且这种不合逻辑的增长是在中国死刑犯人数逐年下降的情况下发生的。要保证这种大批量和快速的人体器官的供应,先决条件是必须要有一个由活人组成的器官供体库。而且,这个人群必须是被严密控制的,因为对他们可以做到随时抽血,随时检查身体,然后根据移植病人到来的时间,摘取他们的器官,以保持器官的新鲜和活性。那么,这个器官供体活人库到底是由一群什么样的人组成的呢?

亘古未有的罪孽,中共大量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

2000年12月22日,海外的法轮功明慧网突然登出一条来自于中国的消息。消息说“一些邪恶警察正在与贪财黑医院密谋出售大法弟子的人体器官,据悉,仅石家庄某中医院已分得六个指标”。因为这条消息没有提供更进一步的细节,而且透露出的信息残酷的令人难以相信,所以,当时并没有引起许多人的关注。2006年3月8日,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中共驻日媒体记者,向美国大纪元时报披露,在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大量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在此,他们最后会被杀死,内脏被摘取,用于移植”,从此以后就不断有证人出来指正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除器官的惊人事实。

当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被曝光后,引起了全世界正义人士的关注,2006年5月8日,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助理国务卿大卫•乔高与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226;麦塔斯应“赴中国调查真相委员会”之托成立独立调查团,调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在取证异常艰难的情况下,通过多方数据的对比、通过调查访谈,共收录五十二项不同证据,他们终于完成了调查报告,报告了得出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结论,证实中共政府在司法系统和军方的参与下秘密的、系统性的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身体器官,报告称:“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而后他们的报告被整理成《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向全世界发行,至今已经被翻译成十八种文字。

根据调查报告显示,在迫害法轮功的高峰时期,在中国被施以酷刑的对象,有三分之二是法轮功学员,全中国三百四十间劳教所内关押的有一半是法轮功学员。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法轮功学员的重要器官,包括肾脏、肝脏、眼角膜和心脏,被盗取并高价出售,卖给需要移植器官的中国人和外国人。中共利用宣传煽动仇恨,抹黑法轮功,使那些听信当局说法的医生敢于肆意虐杀而不觉内疚。在调查中很多的法轮功学员指出,在劳教所里,只有法轮功学员需要进行验血等健康检查,其他犯人则不必接受这样的检查,很显然这是中共为活摘做着准备。

中共政府从1999年7月开始到如今,对千百万法轮功学员展开了疯狂的镇压和迫害,对千百万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系统性的群体灭绝,关押、劳教、判刑、酷刑虐待,打伤、打死,甚至施以活摘身体器官这样亘古未有的罪孽,中华大地恍如人间地狱。从活体摘除维族政治犯器官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共政权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对中国人的残害,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它的反人类罪行,而这样邪恶的政府在人类历史上也绝无仅有。

中共是人间恶魔,解体中共是每一位有良知的人的责任

二战时期,当有犹太人从德国纳粹的集中营中逃跑出来,向西方世界求救,向西方世界揭露希特勒对犹太人实施种族灭绝,在集中营使用毒气大量毒死犹太人时,很多人都不相信希特勒有那么坏。等到了战争尾声,当美国的坦克车开进了德国纳粹的犹太人集中营时,人们才亲眼目睹了犹太人被屠杀、被监禁、被毒气室毒死、被焚烧这些惨无人道的事实。而当中共政府大量的活摘法轮功学员身体器官的暴行在全世界曝光后,很多国家的人都持着怀疑的态度,很多人因为利益的驱使或者其他不可告人的原因,不愿意去揭露中共犯下的罪行,不愿和中共为敌。然而人类终有一天要面对中共这个人间大恶魔,中共邪恶政权是文明世界的敌人,如对邪恶姑息,人类终将自食恶果。

天理昭昭,人神可鉴,中共邪恶政权犯下如此反天、反地、反人类的滔滔罪行,真乃中华千古之奇辱。中共邪恶政权是今天中华大地一切苦难的根源,是包括维族人在内的全体中国人的敌人。中共不灭,天理不容,随着2004年《九评共产党》的发表,全世界正义人士发起了声势浩大的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三退”运动,彻底拉开了解体中共的历史大幕,而后七年时间,中共邪恶的真相和本质被越来越多的人士所认识和了解,时至今日已经有超过一亿人退出了中共的各类组织。

天灭中共,浩浩荡荡的“三退”运动正是上天赋予中国人的大智慧,是解体中共的正法大道,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解体中共邪党于无形之中。退出中共组织,远离中共,远离这个为祸世间的恶魔,为了我们的子孙不再受中共的欺凌和暴虐,也为了给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参考资料:新唐人电视台《生死之间》

评论
2011-12-07 5: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