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血荒解码 义务献高价卖从中获利

人气 3
标签:

【大纪元2011年03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综合报导)近期,北京一家二甲医院发出一份文件,号召本院职工参与应急献血,并且将献血名额分配到各科室,要求科室主任、护士长按分组及名额要求,自行协商人员安排。尽管也是义务献血,但该医院对参与献血员工做出一次性奖金2,000元、一次性营养补贴500元及休假七天的奖励规定。

应急献血仅能缓一时之急

据《财经杂志》报导,这次应急献血的背景是,近期,北京市血液库存量再度告急。而类似的献血号召文件,在北京及全国各级医院并不少见,应急献血在医院已经属于“常规动作”。

自去年11月份以来,中国多个城市血液库存量不足(所谓“血荒”)的情况一直没有得到根本解决,每次相关部门号召之后的应急献血,也仅能缓解一时燃眉之急。

中国的血液资源不足问题由来已久,其背后的决定因素是两个:医院的用血不够规范,导致血液浪费严重;参与义务献血的群体数量不足。

在中国死于过量却不合理输血的病人并不少见

42岁的王冲到了胃癌晚期,并已经转移到骨髓。他的血红蛋白和血小板值均下降到了正常值的四分之一。医生对他采取输血措施,每天输注量是红血球2袋-3袋(每袋1.5单位,即300毫升),间或输入血小板1袋~2袋。整个治疗过程中共输注红血球85袋、血小板23袋。

一个多月后病人死亡,死亡时全身皮肤巩膜黄染、水肿。鉴定发现,王冲并非死于癌症,而是死于过量却不合理的输血。在中国,如同王冲一样因不合理及过量输血引起并发症的病人并不少见。

王冲的遭遇作为案例出现于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输血科主任李碧娟的一份报告中。作为输血科主任,李碧娟有普通外科的博士学位及七年外科医生的经历,她告诉《财经》记者,外科医生的经验让她了解医生用血的习惯。

滥用血之害

尽管无法获得更全面的数字,但中国医院手术用血的不规范问题彰显无遗。大陆医院存在合理用血意识不够的问题,一些地方滥用血液。

2009年四川省一项针对199家二级医院和16家三级医院的临床用血情况调查显示,不合理用血普遍达到20%~30%。在有关输血知识的调查中,370名二级医院临床医生的正确率仅为67%。

李碧娟等人所做的调查更令人吃惊,“过度输注红细胞、‘少量血’、‘安慰血’、‘搭配血’、滥用血浆的现象严重,大失血的输血抢救专业知识缺乏,外科病人合理用血比例小于10%”,他们通过对国内30多家医院共500多份病历的调查得出以上结论。

李碧娟说,很多医生滥用血液,源于把血液当成了药物或者安慰剂来使用。

北京市血液中心主任刘江表示,把血液当成营养品而滥用,这种现象在医生中普遍存在。他告诉《财经》记者,一些医院迄今还以“多输血会健康”的谬论对患者过量输血。

一位北京医生表示,用血有副作用。滥用血可增加输血反应,引起严重心律失常甚至导致死亡,过多输血会降低血小板的聚集能力、损害肾功能,以及抑制肝脏造白蛋白功能,同时造成严重资源浪费。因此,事实上医疗工作者的原则是,“能不输血就不输血。”

癌症患者王冲死于不合理输血就是一个典型案例,李碧娟说,病人最后死于溶血反应,属于一种输血并发症。病人本来就处于癌症晚期,体内微循环不通,大量输血后加重了这一状况,最终导致机械性红细胞破裂、溶血死亡。合理治疗应该是先扩血管、打开微循环,然后少量输血。

类似王冲的大量输血病例可以被作为国内医院节约用血的主要阵地,因大量输血的患者用掉了所有血源的50%。所谓大量输血,是指24小时内输血量大于或等于循环血容量、3小时内输血量大于二分之一循环血容量、输入的浓缩红细胞大于20单位以及出血速度大于150毫升/分钟这四种情况中的一种或几种。

血站的机制问题 有人怀疑血站是不是在靠义务献血者的血液获利

许多不愿参加义务献血者常问的问题是,“为什么免费献血却不能免费用血?”甚至有人怀疑,血站是不是在靠义务献血者的血液获利。

从1954年中国大陆在沈阳建起的第一座血站,至今中国各地布点血站已达350多家。其中,省级单位有血液中心31个,市级单位有中心血站324个。70%的血站是纯公益机构的财政拨款补贴管理模式,30%血站通过独立经营、自收自支方式运转。

中国输血协会常务理事、黑龙江省血液中心主任柳堤此前对全国血站管理情况做过调研,他发现血站内部体系存在机制上的漏洞。据其介绍,纯公益机构的财政拨款补贴管理模式,实行收支两条线,尚有一些资金缺口;而独立经营的血站运行资金缺口更大。

柳堤对《财经》记者说,“原则上说,公益性事业机构如果亏损或不盈利,差额应该由政府来补,从而保证正常运转,使得公益性作用凸显。”在美国、澳大利亚等国,血液检测、运输及采供血机构运转费用完全由政府出资承担。

新疆阿克苏市中心血站相关负责人称,他们从1990年建站初期采血0.8吨,到2010年预计全年采血量5吨,人员编制未增加,地方政府很少资金投入,血站主要依靠2002年卫生部下发至阿克苏地区的国债项目520万元维持运转至今。他最担心的是由于当前该地区血站的设备严重老化,政府投入少从而增大血液安全风险;另外是人员编制不够,会直接影响血液采集量。

广西玉林市中心血站办公室主任程政凯也表示,玉林市血站发展至今共有90人,其中仅40人有财政编制,其他编外人员的工资由当地财政解决一部分,其他差额需靠血站削减成本等方式填补。

一位不愿具名的广东省中山市血站科长表示,这直接打击了血站员工在工作上的积极性,这种消极情绪导致血站运转动力不足,最后反映在采集血液、招募献血者等工作的创新能动性上。

专家认为,长期来看,血荒问题要彻底根除,必须把血站自身存在的机制问题和医院不规范、不合理用血的问题同时解决。

网友热议

网易广西南宁市网友拉风的达文西:义务献血,高价卖血,坑人呢?阿联酋网友三寸气在:规定不合理,伤了百姓的积极性。

广东省网友:先让我们的父母官献血先吧!瑞典网友ip:义务献血?一次性奖金2,000元、一次性营养补贴500元及休假七天?

四川省成都市网友:为何总是号召学生、军人及医务人员无偿献血,领导与公务员都沉默或失声,血站的成本在哪里,请公开成本,纳税人对合理成本是能承受的。

陕西省西安市手机网友:现在医生只讲钱不讲道德,说它两句就叫嚣你有种别看病。如果血来的太便宜他们反而不把血当回事。所以我建议废除义务献血机制。建立有偿供血机制。现在的问题是拿血只需要哄人,拿血不要钱的结果是医院不把血当回事。不够用就怪我们流的不够多,怪患者没钱。结果买得起血吧,可能会被撑死,买不起的会流光血活活等死。还不如彻底废除义务献血这种活动。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网友做人别太CCTV:完全同意,现在的社会已经没有道德只讲物质利益了,既然医生也不讲道德,那么就别指望医生会以良知和患者健康为基础来用血。他们只会考虑是否会影响到自己的前途,医院的经济效益和名望。所以尊重下现实,无偿献血这种道德压力,还是别随便加给健康人吧,反正献出去的血万一没钱,一滴也输不进该用的人体内。还不如实在点,提供多少血,就给多少钱。这样也能减轻血站的经济问题。

相关新闻
血荒蔓延 中国都是谁在献血
中国血荒背后  无利可图官员少献血
【热点互动】血荒 诚信荒
【新纪元】中国血荒探秘
最热视频
【微视频】企图拐走白纸革命 海外左派失败
【晚间新闻】武汉大学学生冒雨聚集 抗议封校
【秦鹏直播】习悼江? 四大盘算恐落空
【全球新闻】布林肯访中将支持中国抗议群众
【军事热点】乌军跨越第聂伯河 俄罗斯人开始厌倦战争
【菁英论坛】中国足球自毁三阶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