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洛阳古墓遭疯狂盗挖 被爆盗墓没人管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4月23日讯】陵墓多得“几无卧牛之地”的古都洛阳,近年古墓遭疯狂盗挖。在当地流传着许多一夜暴富的盗墓故事,为何盗墓者没有销声匿迹,反而抛弃以前谨小慎微的规矩,敢于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冒着死刑的危险,疯狂盗挖古墓?一位专卖“洛阳铲”的商人透露出答案:“死刑,有用吗?反正现在也没人管,怎么规定都没事儿。”当地员警称“斗不过盗墓贼”已成了公开的秘密。事实上,在当地盗墓已没人管了。

中国青年报报导称,在古墓较多的洛阳农村,近年盗墓者对文物的疯狂,甚至到了明抢的地步。“晚上有人挖,白天也有人挖”。当地随处可见的盗洞(用来盗墓的洞),经常有小孩子一不小心就摔了下去。

一名长时间从事盗墓的李芒(化名)说,“前些年(盗墓行为)还收敛些,这几年到处都是挖的。本来,行内的人都认行规,不动皇陵,不闹出人命,不光天化日下挖。现在,大家都挖疯了,不管了。” 

在瀍河区史家湾村附近,有一座占地百平方米的汉代古墓,古墓周围密布着方方圆圆的盗洞。据当地村民称,此墓应已在多年前被盗空,但至今无人过问。

盗墓行为之频繁为何没人管呢?当地一村民说,报警也无用啊,(盗墓者)反正抓进去过两天就出来。

“这还不算是最骇人听闻的,这几年,有些人连皇族陵都敢动。”李芒说。在孟津县送庄镇护庄村村南坐落一座高20米左右、长宽超百米的巨大陵墓,据说是一座“皇帝”陵--“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陵墓的石碑在几年前就被人砸了,墓周围有两处盗洞。

为何盗墓者敢冒着最高为死刑的危险,疯狂地去盗挖古墓呢?

一位专卖“洛阳铲”的商人说:“死刑,有用吗?反正现在也没人管,怎么规定都没事儿。”
 
该报记者为了印证这位商人的话,将发现邙山陵墓群中有现代盗洞向当地送庄镇派出所报案时,得到的回复是“这事我们一般不管”和“我去请示一下领导”。

该记者再次致电送庄镇派出所询问“请示领导”的结果时,对方回答,如果能证明是现代盗洞的话,警方就可调查此事。

“现在文物案件我们不想搞,也不愿意去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洛阳市基层派出所负责人说。他称,这并不是说员警都与盗墓者有勾结,“平时抓住的盗墓者我们却很快因为种种压力就得放掉,这样抓来抓去的,也办不出什么事情来。上面没人组织,下面也不积极。”

“作为一名员警,您为何不想去碰文物案件?为何不在压力面前坚持?”

“因为我们怕斗不过盗墓贼。”这位员警回答。

据报导,在这位员警口中,“能把员警怎么样”的事情指的是在洛阳乃至河南公安系统与文物界都赫赫有名的2004年“12‧10”特大文物犯罪案件。

当年专案组查证发现,在盗墓行业有名的宋家兄弟宋彦彬(宋家长子)、宋彦庆(排行第三)确实垄断洛阳倒卖文物黑市。而宋家其他两位兄弟,老二和老四均供职于洛阳市公安系统。

在侦查中,专案组发现警方一中层领导与涉案主要人员关系密切,与一些案件有牵连。就在专案组查到保护伞后,专案组民警却一一被“双规”了。后来专案组民警纷纷以各种形式逃至北京,躲在公安部招待所内写材料,反映情况。员警,变成了上访户。

据报导,在“12‧10”专案组骨干队员被调离之后,再无关于该案实质性进展的任何公开资讯。这起所谓被公安部挂牌督办的“12‧10”专案,几近搁浅数年。

目前宋家的老二宋彦海是河南省孟津县公安局局长,老四宋彦宏在洛阳市公安局禁毒队当队长,二人通过媒体否认自己充当兄弟的保护伞,称对他们盗卖文物的情况毫不知情。

据报导,2003年9月宋家老三宋彦庆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收监两个月后,宋彦庆被保外就医。

洛阳某基层派出所前所长钟某说,“知道最后的结果,我们心里凉嗖嗖的。”

“这些事已经变成民警心里的疙瘩。”李芒说,“现在盗墓,员警 都不一定敢抓,除非是大案。就算抓,抓的其实也都是干苦力的,是盗墓体系的最底层。上面‘支锅’(出钱组织盗墓)的老板,后面有门路、有管道的大老板,能抓的,很少。”

评论
2011-04-23 11: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