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36计(三十七)

王维洛博士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政治宣传

六四事件之后,赵紫阳下台,江泽民上台。李伯甯为三峡工程上马,多次给江泽民写信。一九九一年夏,江泽民在李伯甯的来信上作了批示:三峡工程要进行正面宣传,可以下毛毛雨。从此,三峡工程进入决策的最后阶段。

那么李伯甯究竟在信中提到了什么,让江泽民动了激情?李伯甯在信中不但阐述三峡工程的综合效益,而且还特别提到了建设三峡工程的伟大政治意义:

首先,长江三峡工程的建设体现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其次,建设长江三峡工程,可以激励全民爱国主义热情,鼓舞整个社会士气;最后,长江三峡工程可以检验地方诸侯对中央领导是否忠诚。

官方公布的三峡工程移民为一百一十三万,为世界上移民人数最多的水库大坝工程,这本是建设三峡工程的一个最大弊端,在西方任何一个民主国家中,三峡工程根本不可能实现。西方国家的环保组织把三峡工程称为“史达林主义”的产物,只有在独裁国家中,才能得到实现。但是李伯甯认为,中国建设三峡工程,移民百万,正是体现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只有中国才能集中全国的力量干几件大事。世界上有十几国家的人口还没有三峡工程移民人数多。哪个资本主义国家有这样的魄力,能让百万居民搬迁?答案是:只有社会主义中国才有这样的魄力。

六四事件之后,全国士气低落。长江三峡工程,作为世界上发电装机容量最大的水库大坝工程。因而被中共视为可以激励全民爱国主义热情的垫脚石。

检验地方忠诚

六四事件中,江泽民凭借几个老人的决定,从上海到北京,登上了中央领导核心。虽然在宝座上坐了两年,但是地方诸侯对此是否服气,江泽民心中确实没有底。秦朝时,丞相赵高曾经指鹿为马,测试官员是否顺服。江泽民亦打算以长江三峡工程,检验地方诸侯对中央领导是否忠诚。

一九九一年全国经济计划会议结束之后,全国四十七位省长、自治区主任、直辖市市长及计划单列市市长,组成全国省长长江三峡工程考察团,于十二月十二日至十九日赴一场鸿门宴。

在三峡坝址三斗坪处,面对滔滔长江,这些地方诸侯们都表了态:“三峡工程是国家中华民族的象征,它关系全国造福当代惠及子孙,建议国家尽早决策兴建。不管受益不受益,修三峡工程是历史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我们坚决支持!”

三峡工程是一个大型水库大坝工程。省长们却非要把三峡工程说成是国家中华民族的象征,认为三峡工程会造福当代、惠及子孙,这是现代“指鹿为马”。只是两千年前还有指鹿说鹿的人,而今四十七位省长,都认鹿为马了。

当然地方诸侯们对三峡工程的支持,不仅是口头上,而是要从各省市的财政中,拿出钱来(最终都是纳税人的钱)。根据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的资料,到二○○六年,全国对口支援三峡库区投资就高达二百七十七亿元,这二百七十七亿元,并不包括在一九九二年批准的五百七十亿元三峡工程投资之内。

博大出版社授权(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借尸还魂”的意思是:凡是有用处的事物,都不能利用,而腐朽落后、没有用处的事物,要加以利用,利用没有用的事物,并不是我受别人支配,而是我支配别人。
  • 田方和林发棠继续努力,编辑《再论三峡工程的宏观决策》,该书于一九八九年初出版。水利部部长钱正英等,于《论三峡工程的宏观决策》一书出版时,要求新华书店不能发售该书。到了六四之后,钱正英等又指责《再论三峡工程的宏观决策》一书是“宣扬资产阶级自由化”,“为动乱与暴乱制造舆论”,并要求有关组织清查考察有关干部。
  • 戴晴女士未参与八九学运,她其实没有表态赞同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也就更不用说指挥或幕后操纵注。将戴晴投入中国级别最高的秦山监狱,其实是经过精心策划,其目的不是对天 安门运动的清算,而是为打击三峡大坝工程反对派。
  • 中国知识界的直言不讳的发言,终于打破了围绕三峡工程理应展开的争论中不应有的沉默寂静,将一个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鲜明地提到了国人面前。
  •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底,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工作即将结束,论证领导小组原则通过了十四个论证小组的报告,长江水利委员会将在此基础上撰写工程可行性报告,计划于一九八九年春季, 上报国务院审批。
  • 侯学煜为一介书生,不谙官场技巧。但马世骏则任所长多年,在科协许多分会担任负责人职务,通晓官场奥妙。针对生态环境专业组,关于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影响的初步结论是弊大于利,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在专业组长会议上,已有所了解。
  • 针对三峡工程建设能促进库区柑桔发展的观点,侯学煜提出相反的论据。三峡工程主上派把三峡工程农村移民安置,寄托在柑桔发展上,认为水库的形成会使冬季绝对最低温度提高,对柑桔越冬有利,并可以扩大栽种面积。
  • 世界银行在为该可行性报告的评价中写道:考虑移民的艰巨性和经济合理性,世界银行不支持比海拔一百六十米更高的水库正常蓄水位。
  • 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和一九八五年十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电力部和加拿大政府国际开发署,先后签订两份谅解备忘录,内容是关于中加两国政府在中国的水电工程合作,其中包括长江三峡工程和黄河小浪底工程。
  • 黄万里指出,钱正英(后被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在水利方面是外行,是外行的行政领导,硬要充当内行领导技术,这是自找苦吃注。这击中钱正英要害,因为钱正英在共产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中是专家,在专家中是共产党的高级领导干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