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36计(三十九)

王维洛博士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

北涝南旱?

国务院的中央防汛指挥部,为负责防洪防旱的权威领导机构,为了指导每年防洪防旱工作,中央防汛指挥部发表中、长期气象预报,作为地方政府水利部门决定如何运用和调度其水利工程设施的依据。

一九九一年五月十三日,国家防汛指挥部召开该年的第一次会议,会上国家防汛指挥部副主任,水利部部长杨振怀指出,根据气象部门预测,今年盛夏,淮河流域,长江中下游和川东地区有伏旱(不是洪水)。听说这年夏季有旱情,太湖流域水利部门立即做抗旱准备。于是决定尽可能利用现有水库工程,太湖、淀山湖、鬲湖、洮湖等湖泊及现有的河网多蓄水,以防可能出现的伏旱。

一九九一年春天,降雨不少,上游的水库下闸蓄水,太湖亦下闸蓄水,准备留着给可能出现的伏旱用。到四月二十日,太湖水位已上升到三点五五米,超过警戒水位○点○五米。没有人认为这样做是危险的,因为国家防汛指挥部并未说今年将发洪水。

至六月十一日,太湖水位三点四六米,仅在警戒水位以下○点○四米。在汛期到来之前二个多月时间内,太湖水位控制在警戒水位三点五○米附近,种下了一九九一年洪水的祸根。

一九九一年,太湖流域的洪水是个双峰洪水,可分为第一期洪水和第二期洪水,两次洪水的分界线在六月份下旬。六月十一日起至十九日,太湖流域开始第一次降暴雨。开始时,人们继续蓄水,当时仍认为,该年是旱,不可能雨水过多,以致未增加排放能力,六月十五日太湖水位达三点六八米,超过警戒水位○点一六米。六月十八日江苏省长陈焕友,致电上海市长黄菊,要求上海市开闸,帮助太湖分洪。而江苏省自己却不愿意打开望虞河等闸门,让洪水流经江苏省进入长江,理由是,如此将为江苏带来很大的损失。

江苏省要上海开闸,因为流经上海的黄浦江,吴淞江和浏河是太湖的自然排水通道,特别是黄浦江平日担任太湖流域百分之八十左右的排水流量。但黄浦江、吴淞江流经上海市中心。过去上海面临这种情况,都是往浦东排水;浦西是市中心,而浦东是郊区,浦西的江堤大大高于浦东的江堤,要淹先淹浦东。而今,浦东是全国最重要的经济开发区,新的金融中心,和浦西一样,也淹不得。其次,上海的城市发展,采用的是两翼发展(沿长江和沿杭州湾,左翼有宝山钢铁公司,右翼有金山卫石化公司),两翼也淹不得。在上海市的城市规划中,只体现了邓小平发展浦东新区的意图,而忘记了浦东原是自然排洪通道的功能。

历史上是三江入,震泽定。当一九九一年洪水到来之时,三条通路全被堵塞,太湖流域则不得安宁。由于上海市和江苏省都不愿承担泄洪任务,中央防汛指挥部要求浙江省开启太浦闸泄洪。此举意味牺牲浙江部分地区,以减低太湖水位。从地形上看,选定浙江作为出口,是最下策,因为浙江大部分地区地势略高,只有嘉兴一带地势低洼一些,但面积不大。况且太浦河工程尚未完工,洪水无法入海。然而在政治和经济实力上,浙江省的地位在三家中属最弱。

六月二十六日十二时,浙江省开启太浦闸,放水一百立方米/秒。太浦闸开闸后,太湖水位曾一度下降,达四点○九米,太湖水位下降,中央防汛指挥部认为所采取的措施与抗洪取得了成果,于是,六月二十七日再次着重指出:经国家气象局、国家防总、中国科学院大气所等单位协商结果,今年总的可能是,北涝南旱。

随着天气形势的发展,长江以南和西南老旱区仍有可能受旱。因此,太湖流域也没有利用六月二十七日到三十日的时间,加大排放水量,减低水库水位和太湖流域河网的水位。一九九一年六月二十七日国家防汛指挥部第二次会议的错误资讯,使太湖流域防洪减灾,又失去了一次机会。

水来炸坝

出乎国家防汛指挥部的预料,从七月一日起,太湖流域再次普降暴雨,这次暴雨的强度和范围远超过第一次。山区的水库已然没有存储能力,只有大量向下游泄洪,来自上游水库的泄洪量,又经过人工管道进入太湖,太湖的水位上升,太湖流域河网的水位亦全面上升。苏州被淹,无锡被淹,常州被淹,嘉兴被淹,湖州被淹。

博大出版社授权(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借尸还魂”的意思是:凡是有用处的事物,都不能利用,而腐朽落后、没有用处的事物,要加以利用,利用没有用的事物,并不是我受别人支配,而是我支配别人。
  • 田方和林发棠继续努力,编辑《再论三峡工程的宏观决策》,该书于一九八九年初出版。水利部部长钱正英等,于《论三峡工程的宏观决策》一书出版时,要求新华书店不能发售该书。到了六四之后,钱正英等又指责《再论三峡工程的宏观决策》一书是“宣扬资产阶级自由化”,“为动乱与暴乱制造舆论”,并要求有关组织清查考察有关干部。
  • 戴晴女士未参与八九学运,她其实没有表态赞同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也就更不用说指挥或幕后操纵注。将戴晴投入中国级别最高的秦山监狱,其实是经过精心策划,其目的不是对天 安门运动的清算,而是为打击三峡大坝工程反对派。
  • 中国知识界的直言不讳的发言,终于打破了围绕三峡工程理应展开的争论中不应有的沉默寂静,将一个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鲜明地提到了国人面前。
  •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底,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工作即将结束,论证领导小组原则通过了十四个论证小组的报告,长江水利委员会将在此基础上撰写工程可行性报告,计划于一九八九年春季, 上报国务院审批。
  • 侯学煜为一介书生,不谙官场技巧。但马世骏则任所长多年,在科协许多分会担任负责人职务,通晓官场奥妙。针对生态环境专业组,关于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影响的初步结论是弊大于利,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在专业组长会议上,已有所了解。
  • 针对三峡工程建设能促进库区柑桔发展的观点,侯学煜提出相反的论据。三峡工程主上派把三峡工程农村移民安置,寄托在柑桔发展上,认为水库的形成会使冬季绝对最低温度提高,对柑桔越冬有利,并可以扩大栽种面积。
  • 世界银行在为该可行性报告的评价中写道:考虑移民的艰巨性和经济合理性,世界银行不支持比海拔一百六十米更高的水库正常蓄水位。
  • 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和一九八五年十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电力部和加拿大政府国际开发署,先后签订两份谅解备忘录,内容是关于中加两国政府在中国的水电工程合作,其中包括长江三峡工程和黄河小浪底工程。
  • 黄万里指出,钱正英(后被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在水利方面是外行,是外行的行政领导,硬要充当内行领导技术,这是自找苦吃注。这击中钱正英要害,因为钱正英在共产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中是专家,在专家中是共产党的高级领导干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