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独立候选人骤增 中共恐惧急喊“违法”

人大称独立候选人无法律依据遭民间炮轰(网页截图)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目前大陆正在进行全国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今年大陆独立候选人骤增,民间选举专家称这是中共62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光从微博上披露参与竞选的独立候选人,包括一批著名的学者在内超过百人。评论认为这是大陆民众“现代公民意识”的觉醒。

6月8日大陆各大官媒高调报导《全国人大称“独立候选人”无法律依据》,引起社会极大反弹,民众批驳、质疑声不断,认为官方恐惧“独立”二字,民间表示独立候选人是相对于当前存在的党派而独立,而不是相对于选民和现行选举程序的独立,认为当局无耻无智地混淆概念的下流手法,充分暴露其孱弱和卑鄙。中共的法律就是让“不独立候选人”们继续假戏假做。

律师:不是在释法 而是在害怕真正的民选

6月8日据官方报导这次参加全国县级人大代表选举的选民将达9亿多人,参加乡级人大代表选举的选民将达6亿多人,将选举产生县乡两级人大代表200多万人,涉及县级政权2千多个、乡级政权3万多个。

喉舌称这次选举的特点是“一个重点”、“三个平等”。所谓的“一个重点”,就是实行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三个平等”包括人人平等、地区平等、民族平等。并称县乡人大代表候选人,只有由各政党、各人民团体和选民依法按程序提名推荐的“代表候选人”,经讨论、协商或经预选确定的“正式代表候选人”,没有所谓的“独立候选人”,“独立候选人”没有法律依据。

报导出街后引发社会上强烈的反弹与多层面的批驳。网友星河舰队认为当局偷换概念无耻,他说:“独立候选人是相对于当前存在的党派而独立,而不是相对于选民和现行选举程序的独立。这种无耻无智地混淆概念的下流手法,充分暴露其孱弱和卑鄙”。

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兼主任陈用西律师觉得全国人大法工委在歪曲解释国家法律,他认为说:“中国的《选举法》几十年没有实质性落实,这种似是而非的法律解释起了很坏的作用。他误导了基层选举机构和选民,是一种继续愚民。他们故意把明确的法律概念搞混了。陈光武律师说得对,这种似是而非的“释法”,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是在释法,而是在害怕真正的民选。”

网络作家荆楚也向记者表示,人大本来就是为了忽悠国人的木偶和傀儡。有人想独立参选,当然不符合他们的“法”了。他说:“不合法这种说话确实可笑。那么中共颁布的选举法本身,也是不合法了。外交部发言人一会儿说,中国是个法治国家,一会儿又说:不要拿法律来做挡箭牌。这样的自相矛盾,在外交部发言人的嘴里说出来,能做到脸不变色心不跳,说明他们蛮不讲理惯了。”

浙江89六四民运人士吴朝阳分析表示,中共顽固拒绝“普世价值”,延续其一贯的独霸公共权力和一切资源的专制特性。广大民众始终“被代表”。进入后威权时代,中共更加恐惧民众的监督和对政治的参与。甚至延续了毛时代“阶级斗争”的哲学思维,把一切类似于独立候选人或有不同意见的公民当成政权的对立面。但他们再也无法消除中国民众对于自由和民主的渴望。

作家:中共区、县都无法假戏真做

大陆著名作家傅国涌表示,官方看见“独立”两个字就怕了,赶紧宣布“独立候选人”无法律依据,言下之意,按他们的法律只能有“不独立候选人”。换言之,区县级选举都无法假戏真做,只能让“不独立候选人”们继续假戏假做。尽管如此,宣布独立参选的行为本身还是将对中国民主进程产生重大影响,至少把中国人的意愿表达出来了。

权利运动的胡军向记者分析说:“党的伪民主选举假面具被撕下来了,他们害怕人民代表人民选,误导了基层选举机构和选民,是在继续愚弄百姓。”

吴朝阳告诉记者,人大制度是中国式“民主”特有的制度安排。在一党统治下完全被执政党操控。它实质上是一种花瓶民主。“独立候选人”是相对于原先人大代表候选人由各级党组织推荐或安排而由十名以上普通公民推荐的、自行参选县区人大代表的一种说法。全国人大法工委关于“独立候选人”无法律依据的说法实际上暴露了中共内心反对公民依法参与国家政治的立场。

公民意识的觉醒 争取与生俱来的政治权利

民间被称为选举专家的姚立法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县乡二级选举,国内、国际媒体的关注,互联网网民的关注,以及声明、自己站出来竞选的人数,是中共掌权以来没有过的,也是声势最大一次。

他说:“实际老百姓渴望选举权。社会没有公平正义了,老百姓无处伸冤,官员到了无官不贪,社会矛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再加上大家争民主,老百姓选举权可以是遏制腐败、将中共官员清除出权力宝座有效的武器,而且是没有成本、没有风险的有效手段,所以这样状况造成今年这一波声势特别的大。” 

另外还有江西刘萍、魏忠平、李思华站出来竞选,姚立法认为因为他们那里选举是提前半年,恰恰此时中宣部、全国人大常委会没有像以往出台的文件,因此媒体关注有影响力,阻力很小,也是促使更多人出来参选的原因之一。

吴朝阳也表示今年全国有近百人作为“独立候选人”介入县乡级人大代表的选举。可以看出将来会有更多的普通公民会加入到这一行列。这些自行参加基层人大代表竞选的中国公民无非是争取自己与生俱来的政治权利,同时试图进入体制去促进中共政治的开明,监督决策的公开透明并监督地方政府的行政行为。这预示了大陆民众“现代公民意识”的觉醒。

中共选举被批作秀

前不久江西省新余市下岗职工刘萍因为竞选区人大代表,遭到特殊“照顾”:被断水断电、被跟踪,被关机,甚至一度失踪。随着打压升级和地方政府内部将事件定性为国内外政治势力在幕后操纵的、企图颠覆共产党政权的一次重大政治事件,引发大陆专家、学者、律师、民众等的强烈反应,他们纷纷表示要向新余市委市政府“自首”,予以讽刺嘲笑。事件也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关注。

大陆自由撰稿人伫鸟告诉大纪元记者,通过刘萍事件就知道,选举法的背后是由中共独裁党任意解释的!充分说明中共所谓的选举根本就是欺骗人民的手法之一,刘萍剥下了皇帝的新衣。他还说:“中共这62年来的倒行逆施,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创伤,政治上还不如晚清时代。人民的抗争此起彼伏,生生不息。民主自由是当今的历史潮流,任何人逆历史潮流而动,终将会被历史无情地淘汰。”

姚立法表示选民是选举主体的选举那才是民主的选举,但是中国的现行的制度不是一个民主的制度,它不是民主的国家。在这样不民主、没有制度的国家,要想有真正的民主,它是有冲突的,交锋博弈就来自于这里。

评论
2011-06-10 8: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