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不爱哭泣的妈妈

小馨、小馨妈妈
font print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我究竟是怎么了?

我的担忧与挂念像煞不住的车子,连好友莉姿专程送来小馨最爱吃的意大利肉酱面,我都没心情动筷子。

“下班啰,拜拜!明天见!”病房外头,不时传来护士和病患家属的招呼声。

这招呼声却催促着我,频频望向病房门口。

我心里担忧着,他们父子俩应该快到医院了吧?儿子的行李应该都有带齐吧?我之前已经对小馨爸爸千叮咛万交待了。

今年农历年,我和小馨爸爸决定安排已经读国中的哥哥到外公外婆家过年。他们预计今晚先在二哥家住一晚,明天一早再搭机到金门。

儿子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过年没在我们身边。

他得飘洋过海,和二舅舅一家人及外公外婆过年,不知道这样的安排,儿子会不会怪我们?会不会觉得我们偏心、不爱他了?

其实,儿子身体一向虚弱,冬天的金门,冷风如同刀子般锐利,他身体承受得了吗?会不会受寒?

我的担忧与挂念像煞不住的车子,连好友莉姿专程送来小馨最爱吃的意大利肉酱面,我都没心情动筷子。

其实,要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们心里也是万般不忍,但实在是无计可施。因为,做完化疗的小馨,很可能会发烧,那么就要再度入院,我们实在不希望儿子也跟着到医院过年,但也不愿把儿子一个人丢在家里。

过去半年,儿子已经够辛苦了,我们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小馨身上,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迫学会独立,学会处理自己的事情。

我看着他强迫自己坚强,但明明他才国中,看着他渴望我们陪伴的孤单背影,我常常恨不得自己有另一个分身,这个分身,可以一如以往烹调他特别喜欢的食物,可以和他聊天,陪他走一段路上学。

我知道,儿子很喜欢金门,他喜欢一大片黄橙橙、一望无际的油菜花田,喜欢抬头仰望满天星斗,喜欢和他同年龄的表弟到金门高中打篮球,所以,才刻意做了这个安排。我希望虽然少了我们的陪伴,但他仍能过个开心的年,也能稍微弥补我和他爸爸一丝丝的愧疚。

门外突然传来拖着行李的急促脚步声,还伴随着小馨爸爸“快一点、快一点”的催促声。

他们父子俩 一进病房,小馨爸爸马上高分贝地对我说︰“怎么办?一时找不到孩子的厚长裤,所以我就没带了。”

我一听到这句话,心里的一把无明火马上被点燃。

为了准备小馨哥哥的御寒衣物,我特地在前一晚,匆忙赶回家清洗衣服,并且还对小馨爸爸不断地耳提面命,你现在没带儿子的厚长裤,那不是表示我昨晚白忙了一场?

我忍住心里的怒气,问道︰“外套有没有带?”

小馨爸爸一脸惊讶的回答︰“啊!忘了!”接着他又说︰“没关系没关系啦,年轻人比较不怕冷,就算会冷,忍一下就好啦!”

我转头看儿子,他身上穿的是一件根本没法保暖的薄外套。

我想起在家乡金门,每次一到冬天,天气就会又湿又冷,而且金门又四面环海,寒风吹来,简直要让人冷到骨子里。偏偏儿子身体又比较虚弱,要让儿子到金门,你怎么能连一件御寒的外套都没有帮他准备?

我实在太生气了,便不客气地对小馨爸爸说︰“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交代的事放在心上啊?过年的天气又湿又冷,最起码也要带一件御寒的外套。孩子不太会整理行李就算了,你这个做爸爸的为什么连这点也做不到呢?”

我说完这些话,现场气氛冷到谷底,小馨爸爸也铁青着一张脸。

二哥眼看情形不对,为阻止我们吵起来,他努力化解僵局,对我们说:“没关系啦,孩子的御寒衣物,待会儿我就带他去买,你们不要担心,只要把小馨照顾好就好了。”

看着二哥带儿子渐渐离去的背影,我的心里也五味杂陈。

我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易怒?而小馨爸爸一向温厚,更是孩子心目中的好爸爸,为什么,他也变得这么焦躁、难以沟通?

看着小馨入睡,我在病房里,却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这几个月下来,如果说我承受着几乎窒息的苦痛,那小馨爸爸又何尝不是?他除了要面对小馨的病痛,大伯罹患肺癌末期加上二伯发生重大车祸,他还得挪出时间去陪伴大伯及二伯。

对我来说,我只需要面对小馨,可以把所有的注意力全摆在小馨身上,但对小馨爸爸来说,大伯、二伯都是他最挚爱的手足,他心里的煎熬,可能是我的好几倍。身为他的枕边人,为什么我就不能多体谅他一点呢?

还记得有一次,我忍不住埋怨小馨爸爸,为什么无法分更多时间与心力给小馨?小馨爸爸只简单回我一句:“我要给大哥温暖。”

当时我不懂这句话,现在我比较明了了。

比起小馨,重症的大伯的确更需要小馨爸爸的关爱。不过即使再累,小馨爸爸依然会撑著身体来陪伴小馨。

家,是我们共同拥有的,如果我们曾经互相许诺在幸福甜蜜时要共享,那么在危难挫折时,不是更该彼此扶持吗?

体谅与宽容是我们还必须学习的一项功课。我和小馨爸爸会一起努力下去,绝不放弃。

不爱哭泣的妈妈

我自认为已经很努力掩饰我的情绪了,没想到心思细腻的小馨,却还是看到我心里的真正感受。

每一天,我都努力做到让孩子看不到我的痛楚,连护士都觉得我带小馨在医院接受治疗,就像只是打打针而已,看不出一丝丝的伤痛。

当我听到小馨向小阿姨说︰“我生病后,我妈咪也不会让自己饿肚子的,秀玲阿姨来探访,她们去吃饭,还有说有笑呢!”听到孩子这样调侃我,我会心一笑。心想︰至少小馨看到的我的心情是快乐的,那么,小馨的心情多少也可以跟着快乐起来。

我自认为已经很努力掩饰我的情绪了,没想到心思细腻的小馨,却还是看到我心里的真正感受。

那一夜,小馨突然哭了起来,她哭着说:“妈妈,我好想上洗手间,但是看到好不容易才睡着的你,又会被我吵醒。都是我害了你,也害爸爸花好多好多钱……”

孩子的自责,让一向不愿在小馨面前掉泪的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心疼小馨,我宁愿她不是这么早熟,我宁愿她不是如此细腻敏感,我宁愿她什么都不懂。

我难过地把小馨拥入怀里。我告诉她︰“你不要难过,每个人都会有生病的时候。一个人生病了,就会需要别人照顾。爸爸妈妈照顾生病的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哪一天爸妈生病时,也要换你来照顾我们啊!”

小馨听了我的话,心情终于比较平静下来。

夜里,望着寂静的星空,我想问老天爷,要到什么时候,小馨才可以完全康复?小馨才可以回复成从前的模样,重新再当一个快乐的小女孩?

隔天,我带孩子到眼科诊疗室做例行性检查,小馨一看到血压计,不顾自己苍白的脸色和虚弱的身体,仰着一张期待的小脸,希望我坐下来先量量自己的血压。

原来这阵子为了照顾小馨,加上大伯不太乐观的肺癌末期病情,我和小馨爸爸忧心不已,身体也开始有些吃不消。

小馨对我的关心,我很感动,那表示小馨是个懂得对别人付出的孩子。

我开心地对小馨说︰“你先检查,等你回病房后,我会请护士帮我量血压。”

陪孩子走这一段艰辛的抗癌路,我和小馨爸爸有份共识,我们告诉自己,即使心里再疲惫,仍不能忽视对孩子的教养,更不能因为孩子生了病,就带着弥补的心情,无所节制地宠溺孩子。

我们深深了解,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每一件事,无论是对我们或对孩子,其实都有值得被学习的地方,例如在医院的每个角落,只要用心体会,很容易教会孩子学会面对生命的挫折,接受自己外观的缺陷,甚至更懂得珍惜生命,珍惜每个明天。

在抗癌的那段日子,小馨不但能坦然面对自己,还学会照顾爸爸妈妈的健康,她甚至还用自己的零用钱拜托爸爸,帮她买了一台“血压计”送给我,当作母亲节的礼物。

这一直是我至今最喜欢的母亲节礼物,我答应小馨会一辈子珍惜这台血压计,更会好好使用,不会辜负她的付出。

摘自《9岁女孩的勇气学堂:我的眼泪是快乐的》宝瓶文化出版社 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但是,李老师却不发一语,然后转身背对着我们轻轻啜泣,可以清楚看到她的双肩轻轻耸动着。所有对于我们的责难似乎都隐藏在老师一头飘逸的长发里,时间也仿佛停止在老师的“啜泣”。一切的自怨自艾,一切的借口都不知影踪,留下的只是深深的懊悔,流下的只是懊悔的眼泪!
  • 这两次的经验都发生在偏远而简陋的达仁卫生所,让一向自认为具有医学中心主治医师资历的我,也不得不感叹人体神奇的运作与生命的奥妙,即使是身为医师,也是难以测度。
  • 正当众人放弃了救火的工作,眼睁睁地看着大火将要彻底毁掉爱迪生努力了一辈子的成果时。爱迪生仿佛从大梦中初醒一般,急促地要他的儿子回去叫家里所有的人,马上赶到火灾现场来。
  • 庄子穿着一身补了又补的破衣服,鞋子也是破得套不住脚,只有想办法用一股麻草将鞋子系在脚上。一身破衣服,一双破鞋子,就这副样子,庄子去拜访魏王。
  • 建安文学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光辉时代,而曹植则是建安文学的集大成者,对后世文学具有深远的影响。
  • 首次从日本归来后,我将心态归零,开始重新学习面包的一切。我也认清一点:我的学习心态必须归零,才能真正把学问深深学到骨子里。
  • 社会既然有人为了争“名利财货”这也是社会上的正常现象,因为社会的财富不均,劳力不平衡的关系。为什么有人已开始要虚名?有人收藏财货呢?
  • “你们没有权力带她们走,”这个邻居说了,“她们全是正直的好人!你们不能这么做!” 在他大喊着这些话时,陆续有其他人拉开百叶窗,站在窗帘后方往外看。 但是女孩注意到其他人没有任何动作,也不出声阻止,只是在那里冷眼旁观。
  • 在这之前,他们的身份证件上则加注了“犹太人”,突然间也丧失了许多权利。他们不能进公园玩,不能骑脚踏车,不能进电影院、剧院,餐厅和游泳池都成了禁地,更别说到图书馆去借书。
  • (shown)上天轻轻地关上了我的双眼,却打开我心中另一扇看见幸福的窗。
    那些陪我走过挫折的爱与勇气,都是点亮我生命的一道光!

    一个在微光中勇于追求幸福的女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