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途:“文革”杀人历史酿就无数小人物的悲剧

华途

人气 79
标签:

【大纪元2011年06月16日讯】凤凰卫视有一档纪实性专访节目叫《冷暖人生》。该节目关注边缘社群、弱势团体和各界具争议性人物,关切个人在大时代、大社会中的悲喜起伏。

其中有一期节目题目为《我是杀人犯》。主持人陈晓楠说:43年前在一场红卫兵武斗中,一个叫王雁鸿的19岁的青年被殴打死,而导致他死亡的三个人当中就有16岁的王冀豫。43年了,王冀豫一直背负杀人的罪责,良心难安,他常常会精神恍惚,夜不能眠,常会在暗夜中醒来,责问自己:“我打死人这事儿该怎么算呢?”并且越到晚年,这种痛苦越折磨着他。今天,59岁的王冀豫选择站出来向世人说出自己的罪责。

王冀豫对着电视镜头在侃侃而谈,说他自己就是杀人犯:“忏悔太虚了,我不求原谅,我认账,活该受折磨,遭报应。说出来,是为历史留下证据”

王冀豫回忆道:当年他16岁的时候,遇到文革,大院里没人管的孩子们就成了野孩子,学着打架,学着当坏人,第一次看到人家打一个人,他愤怒地冲上去保护那个人,说你们怎么这样地打他?其他年龄大点的孩子说,他是个反革命,是个坏人!你怎么能包庇坏人呢?这个16岁的青年从此心里开始扭曲,觉得“坏人”就该打,自己不打坏人就是不革命!(可是革命是什么呢?他自己也不清楚)。

以后就跟着那帮哥们在大街上晃悠,惹是生非,打架斗殴,青少年们分作几派,用派系分好坏,不是自己一派的,就水火不相容,一直发展到武斗……

有一天,他这一派的一个人被某派的打了个半死,好不容易逃了回来,这激起了他们这群人打架报仇的哥们义气,他们纠结一群人拿了棍子等凶器去找对方那群人,结果对方比他们人多很多,把他们逼进了一个死胡同,大家就不分青红皂白的群殴起来。16岁的他,被人踢了肚子,他就跟着那个人追去,撵上去就是一棍子!那个人像布袋一样地倒了,他杀红了眼,根本不懂得人会死,立刻又给了那人头上一棍子!以后就是双方一片混战……

对方人跑了,因为听说打死了一个人,对方害怕就撤退了。他并不知道打死人的事情,听自己这边的说,打死对方一个!他的脑子当时就嗡的一声!“我不想杀人!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他死!”他立刻跑到医务室去看,一看是那个被他用棍子击倒的人,这个时候,他才觉得眼前这个人是个人,他恢复了理智,发现这个人长的很英俊,那个青年脖子上被人捅了一刀,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他吓坏了!赶紧拉着医生的说,他会死吗?不要让他死!医生说,没救了!他就跟疯了一样地摇着医生:一定要把他救活!医生摇摇头,表示完了,晚了!

就这样,他们三人,打死了对方一个人。那时候全国的武斗到处都爆发,到处都是无辜的群众被流弹打死,或者是双方武斗打死的人,看到这些惨烈的死人,这些无辜的人的生命的终结,他明白,打死人是犯罪,是多么残酷的事情!他从一个热衷于武斗和街头斗殴的人,变成了一个思考的人,一个反对武斗打死人的人,他开始流浪,到了海南,看到武斗场面,他冲上去,不准那人再下手打死人,他暴怒地坚决地阻止那人将倒下的人打死!别人不理解他为什么那么大的勇气,去阻止械斗?他心里明白,他和另两人打死的那个青年,才19岁,英俊的脸庞,只有出气的样子,牢牢地折磨着他,永远无法忘记那张脸!

后来他被军管会抓回去,在监狱蹲了一段时间,劳教一段时间,毕竟他只有16岁,后来被放出来了,听说是因为死去的那个青年的父母(一对工人夫妻)原谅了他,这样他才能出来,这使他心里深深的震撼!但是他想去看那家的父母,人家不让看!

他就这样在社会上艰辛的混着,当兵、农民,工人,养马人……

一天一天的老去,但无时无刻,他从来没有原谅过自己,也从来没有忘记过那张英俊的脸,每个大年三十,他都要给死去的那个青年烧纸,说说话,希望他能听到,希望他原谅他……这样的自责和难过,就跟随了他一辈子几十年。

当年和他一起打架斗殴的那些人,尤其是动手打死人的三个人,一个得肝癌早就死了,一个又犯了别的事情被判十几年徒刑,出狱后得白血病也死了,而他也因为某次事故弄瞎了一只眼睛,其他的也死的死,不在的不在了,几乎都没有活在这个社会上了。他跟陈晓楠说:我这是罪有应得,报应活该,谁叫我们当时那么坏,那么混?他说,这是报应!一个人不能做坏事,做坏事早晚会有报应,我们都被报应了。

现在,他仍旧无时无刻不被自责而折磨着,他觉得要把这个事情写出来,让后人们看看,不是想洗清自己的罪名,也不是想救赎自己的灵魂,而是希望所有看过这个故事的人,不要学他走那条路,不要杀人,那些事情,将会让你变成永远洗不清的罪人,至少在良心未灭的时候,每天都会感到折磨。

就这样,他把这个别人都不知道的、四十多年前的事情说出来了,写出来了。好像是在2010年中,《炎黄春秋》杂志发表了他的文章,题为《背负杀人的罪责》。

而在电视里看着他当年风华正茂青春英俊的照片,和如
今瞎了一只眼、老迈沧桑、哭干眼泪的放马老人,怎么样也无法对上号。

一个人难就难在从心里去认罪,认错,自我救赎自己的灵魂。想想那个无法无天无人管理的疯狂时代,那些武斗的疯狂青年如今都成老人或者死去或者悲惨地活着,做最后的挣扎,他们也有过单纯明亮的眼睛和美好的心灵,有过正义和道德,有过美丽的青春和无限的理想,可是历史就是这么无情,当一个人被稀里糊涂地历史卷进一个无法把握的万花筒中,一个人显得多么渺小和无奈,这是怎样的悲剧……

这个失去一只眼睛的当事人沉痛地感叹道:“我这是罪有应得,报应活该,谁叫我们当时那么坏,那么混?”显然,他是在忏悔自己。但我们所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如果没有人教唆,没人鼓动,没有一种政治环境的推动,年仅十六岁的当事人怎么可能“那么坏,那么混”呢?

让我们用事实说话:据不完全统计,“文革”中仅1968年8月18日到12月7日,全国先后有数10万人被红卫兵活活打死,有1000多万户人家被抄家。叶剑英在1978年12月13日在某会议上曾说,“文革”造成了2000万人死亡,上亿人受迫害。据清华大学统计,该校“文革”期中被“四人帮”一伙非法审查、批斗、关押、株连有案可查者就达上千人。一个学校就有一千个反革命和准反革命,不亦多乎?但在当时并不耸人听闻。

“文革”中类似的大规模杀人事件,有北京的大兴县对四类分子的大屠杀,五天内杀死325人,包括80岁老人和出生才38天的婴儿,有22户被杀绝;广西柳州放水淹杀防空洞里对立派别的群众,有的地方甚至炒吃人的心肝;内蒙古杀所谓“内人党”;各地武斗中的杀人;在“清理阶级队伍”中,有3千万人被斗,50多万人死亡。辽宁司法机关虐杀张志新烈士还狠毒地割断其咽喉(据传当地犯人临刑被割咽喉的前后达30多起)。红河州劳教所的“人间地狱”,及其他回忆文章所记述的那些残酷迫害和虐杀同胞的史实,着实骇人听闻!

凡此种种打人、杀人甚至吃人的暴行,是中国当代史中最残暴惨烈的一页。其总根子在始作俑的中共邪党及它的暴君。但那些策动和指挥杀人的领导人和直接行凶的刽子手,在具体执行“最高指示”时不是打折扣,而是更加码狂暴,应了文人一句警世箴言:暴君治下的臣民,大抵比暴君更暴!这类人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罪恶是不能全推给暴君一人的。

虽然文革后也搞了一阵“清理三种人”的专项斗争,却并不彻底。近年还把反右和文革等历史真相列为禁区,不让揭露和总结教训,以致年轻人还不知有此悲惨的历史;当年整人乃至杀人者,有的还继续横行乡里或称霸文苑政坛。

“文革”10年政治运动,可以说是中国13亿人的悲剧。这悲剧从没有结束,还在延续:看那些经过“文革”挨过整的所谓“老干”,仍还执迷不悟,对专制暴君仍怀留恋之情,不肯反思;还有很多80后90后看“文革”如看西洋景,庆幸自己晚生几十年。这老少两种人同样是愚昧无知的,这种被洗脑、被蒙蔽的情形不正是“文革”悲剧的延续吗?死者已矣,生者何为。那些劫后余生之者,那些有正义感的人们有责任要突破禁忌、拒绝遗忘,将中共几十年来挑唆人民斗人民的种种千古奇祸的真相和教训昭告给后人,也警示现在那些还执迷不悟追随邪恶政权,还在奉旨整人甚至助纣为虐杀人的人收敛恶行,改过自新。

这里也不妨援引俄国总统梅德韦杰夫在其个人博克上为纪念在斯大林大清洗中遇难的人们所说的一段话:“对民族悲剧的回忆是神圣的,它的意义不亚于对胜利的回忆。让我们好好想想吧,数百万人因恐怖手段而丧生,而他们的罪名均是谎言。……直到现在,我们仍然可以听到这样的说辞,那些众多的牺牲品是为了某种国家的最高目的。我坚信,无论国家需要什么样式的发展,无论他的成就如何,狂妄的自尊自大不能以人的痛苦和伤亡为代价。任何东西都不能高于人的生命价值。”

对比一下二战后德国当局处理纳粹分子的态度,即使他们隐姓埋名,逃到天涯海角,即使他们已是七、八十岁的风烛残年,也要将他们追捕回国,绳之以法。中国有“天理昭昭,善恶有报”的文化传统,对那些手上沾有人民血债的历史罪犯决不能听之任之,一定要严惩不怠。

相关新闻
首任校长夫人被砍头 清华抹不去文革影子
文革造反派领袖蒯大富现身清华百年校庆
李美莲:文革时期的“忆苦思甜”会
薄熙来效仿文革高层高调支持 各取所需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美舰传南海三角包围辽宁号
【远见快评】打靶辽宁号 美日再围观 中共突放软
【重播】美前情报总监:中共为何是头号威胁
【时事纵横】英加回击大外宣 温家宝讽习遭禁?
【未解之谜】报恩的白牛 印度男孩五次转生
【微视频】刘长乐卖凤凰股份 马云的蚂蚁还远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