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纪元】食品毒时代 我们怎么办?

第228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

人气: 12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6月18日讯】黑心商人哪儿都有,即使一贯给人安心食品形象的台湾此际也陷入塑化剂风暴,被有毒食品的阴影笼罩着。在良心这第一道门被突破、黑心食品被制造出来之后,一般社会体制下还有质量检测的第二道门,以及法律制裁的第三道门的防范。台湾塑化剂就是在质检部门发现并终止的,对比2008年中国爆发的三聚氰胺毒奶事件,不难看到制度差异带来的巨大不同。

在大陆,三鹿毒奶要是没有纽西兰总理的呼吁都不会被官方承认。在拿了几个奶农和三鹿老总做替罪羊后,官方隐瞒了真实作恶者:大陆所有奶粉厂都偷偷添加三聚氰胺以提高口感,让奶粉颗粒干爽不结块。大陆将600万以上的受害者谎称为30万,让三鹿厂破产以逃避赔款,然后改名后重新生产,并降低原奶指标;在拘留结石宝宝上访家长的同时,听任被回收的毒奶再度流入市场……两相对比,真有天壤之别。

毒奶事件尚未落幕,中国有毒食品早已“蜚声国际”,有毒食品也从低价位的小商小贩蔓延到大型超市、高价食品以及食品生产大厂中了。民以食为天,当食物安全全面亮起红灯,中国人还能吃什么?

《民众篇》越来越不放心的盘中餐
文 ◎ 高紫檀、陈怡莲、金靖


市场上的漂亮蔬果,种植过程藏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AFP/Getty Images)

中国人普遍相信病从口入,如今有毒食品造成的男人雌性化、女人乳腺癌剧增、孩子性早熟、婴儿畸形等现象越来越严峻……

每次出国给朋友带礼物,都成了上海拍卖商人陈厅伤脑筋的事。以往带些土特产就行了,可最近几年,“大陆有毒食品”早已蜚声海外,他选来选去,最后买的还都是些进口产品。“送给朋友的东西,一定要让人放心。可是现在大陆哪样东西能100%让人放心呢?谁知道今天没毒的东西,明天曝出有毒咋办?健康可是钱买不回来的啊。”

家住上海、同时在多家公司担任财务总监的郑女士也持同样的看法:“中国的食品安全就这样了,反正得靠自我保护。现在国内企业都没人相信了,民众就得有点自我保护的知识。比方说我只吃能游动的活鱼,肉要买品牌肉,那种猪在杀之前是听音乐的。蔬菜只买当季的时令蔬菜。”

为城市提供的“漂亮”蔬果

2003年曾回老家重庆綦江待了一年的郑江,如今提起大陆的农副产品心里就发毛,因为同样的事情还在继续发生着。他告诉《新纪元》,“一次,舅舅家种的白菜出现虫害,表妹叫我陪她去买农药,我说农药对身体不好,表妹笑着说城里人就喜欢外观中看的蔬菜。来到农药商店,表妹指名要甲胺磷,我说那是国家禁止使用的剧毒农药,残留高、人吃了容易得癌症。表妹却说生物农药价格高、效果慢,一瓶甲胺磷可以抵好几瓶生物农药了。

给蔬菜打药时,表妹还说:”蔬菜一般要打两遍药,开始抽苗的时候打一遍,上市前要再打一遍,这样蔬菜叶面上的虫眼就少,好卖。”我很吃惊,那不是毒性更强吗?舅舅说:‘你们城里人是一等公民,就该享受这种待遇,城里人的命可大着呢。我们农村人虽然处处比不了城里人,但吃菜可比你们城里人强。’我无奈地看着苦了一辈子只有两间土墙房子的舅舅。

广柑树长虫了,表妹就把农药从虫子洞里灌进去,再用黏泥封上,让整棵树变成一棵毒树。秋天广柑还只有八成熟就被采摘了,村民们把青皮的广柑放进保鲜液里浸泡,然后用塑胶袋密封,放到过年时再上市,才能卖个好价钱,到时颜色也会变成金黄的。殊不知那时有毒的化学品都渗进果肉了。”

问题关键在制度

《新纪元》从2007年创办以来,一直关注大陆食品安全问题。如在20期的〈爬上世界餐桌的中国毒〉和22期封面故事〈有毒食品 另类中国威胁引关注〉中,详细介绍了中国有毒食品的种类、毒害、根源等问题,提出中国食品应该增加一项“道德含量”的检测,所谓食品之毒,其实是人心之毒,制度之毒。

四年过去了,官方公布的中毒事件减少了,但大陆媒体曝光的有毒食品却大大增加了。有官员称:“中国食品安全没有大问题,媒体不要乱说。”没有当场毒死人的慢性中毒在官员眼里不算大问题,但在老百姓心里却是大问题。

家住浙江的生物专业人士陈树庆认为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在加剧:“政府表面上也有相关法律,但监管不力是问题的关键。这里有人性的恶,也有制度的不完善,共产党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加剧,政府监管不力是问题的关键。图为使用受污染的大米和非法人工甜味剂的粽子。(AFP/Getty Images)

曾在广东检验检疫部门工作过多年的何汉明对《新纪元》披露,“一次一个做酱油的商人找到我,许诺以重金,让我想办法帮他出口一批‘珠江桥牌’酱油。其实他们是小作坊,想冒充名牌。虽然我拒绝了他,但这不是个案,苍蝇不会盯无缝的蛋。我现在是离职了,里面做事时要是讲这些,会丢饭碗的。”

自来水厂的秘密

水是食物中最重要的一环,如今大陆自来水质量如何呢?重庆某国营水厂职工金先生的亲身经历,让人听了害怕。“2008年的一天,我看见公司董事长和生产处处长急急忙忙的赶到厂子,原来自来水连续三天出现异常。我们厂是用盐酸和工业盐合成二氧化氯进行水质消毒,而装盐酸的塑胶桶和装检修机器的机油桶是一样的。我发现那桶机油不见了,后来发现真的是有人把机油误认为盐酸加进了自来水……当然这次事故被公司隐瞒下来了。

每遇到枯水季节,水源严重不足,水库下面被排泥污染的鱼塘脏水也被我们反复抽入水厂反应池重新利用,不过浊度严重超标五级,并伴随一股浓浓的腐臭味,好在当地居民有水用就谢天谢地了。同时公司领导和市里水质检测中心的关系挂勾得很到位。一次检测中心要来检测,我担心水质不合格,厂长却笑着说:‘你刚来不懂,水厂这么多年能相安无事,都是有窍门的。每到过年过节,监管部门一人一个大红包是少不了的。每次下来检查的,中午大吃一顿,走时还有红包,用不着担心。’”


大陆水质普遍令人忧心,俗称“水白菜”的天南星科植物大薸因城市废水污染而在红岩水库大量繁殖。(Getty Images)


金先生表示,他们厂从湖泊、水库取水,为了除去水中色腥味,厂领导要求加大液氯投加量,每天出厂水余氯值要求保持在0.8ppm以上,而国标是 0.3ppm以上就行了。加大液氯量后,有致癌风险的消毒副产物(如三卤甲烷、卤乙酸等)也会增加。“我曾给厂长提出过异议,厂长答说是上面的决定,公司领导只怕水质消毒不够而出现泻肚子的群体事件,至于致癌,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所以要求我们只管加,宁多勿缺!后来厂里增加了臭氧消毒工艺,副产物溴酸盐也是致癌的。许多欧洲国家,上世纪80年代就普遍采用对人体没有副作用的紫外线消毒了,而中国老百姓不知不觉中从自来水中喝进了很多致癌物。”

有毒食品升级 民众丧失信心

很多民众发现,前些年有毒食品还主要集中在低价位的小商小贩,如今已经蔓延到大的超市和高价食品以及大型食品生产厂中了。特别是2008年毒奶粉事件后,人们对大陆食品安全的信心彻底崩溃了。

2011年1月,中共党委喉舌《求是》主办的《小康》杂志发布“2010~2011消费者食品安全信心报告”,称近70%的人对中国的食品“没有安全感”。不过民众表示,真实情况是90%以上的人都对食品不放心。其中最不放心的前十大食品是:膨化及油炸食品、熟肉制品、酱腌菜、乳制品、鲜肉、罐头、速冻食品、食用植物油、速食面、蔬菜;最担心的五大食品安全问题是:病死牲畜肉、果蔬农药残留超标、违规使用添加剂(如防腐剂等)、添加有毒有害物质(如三聚氰胺等)、非食用油(如地沟油、泔水油等)。

据农业部检测,中国化肥和农药的单位面积使用量,分别是世界平均水准的三倍和两倍,由此造成种植业与养殖业的源头污染。专家估计,中国每年因食物残留农药和化学添加剂中毒的人数在20至40万之间,而近40%的癌症是由饮食引起的。

2011年4月,武汉市卫生局发布2010年死因统计结果:当年武汉市共死亡4万多人,其中癌症已成为“头号杀手”。类似情况发生在全国。卫生部预测说,2000年全国每年有180至200万人患癌症,其中140至150万人死亡,相当于消灭一座大城市,不过20年后,中国癌症死亡人数将上升一倍,那时就会每年消灭2个百万人口的大城市。

中国人普遍相信病从口入,如今有毒食品造成的男人雌性化、女人乳腺癌剧增、孩子性早熟、婴儿畸形等现象越来越严峻。中华医学会会长钟南山院士曾断言,几十年后中国男人将不再具有生育能力,在日益恶化的现实面前,很多人已不把这看成是耸人听闻的传言了。

因为现在动辄就是全行业的造假,如武汉市曾发现全市93%的米粉含有毒漂白剂吊白块,安徽80%的粉丝不合格,有毒食用油一次就能查到3,000多吨,山东诸城有个公开的病死猪交易市场,三年来每天向社会提供病死猪200多头;很多地方水果蔬菜残留农药超标的占45.4%。

难怪媒体惊呼:“五毒闹中华”、“中国在哭泣”,“食品投毒时代,我们还能吃什么?”◇

==============================================================

《官员篇》养鱼执法与特权特供
文 ◎ 王净文


三鹿毒奶事件后,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竟是降低行业标准,以迁就照顾低劣落后的生产者。(Getty Images)


一连串有毒食品曝光,中国人的“活用”化学令人震惊,但中国质检部门面对制毒厂商何以犹如科技文盲?而特供食品的曝光,等于在民众和“公仆”之间划了一条分界线,有毒食品再倡狂,也跟统治阶层没关系了。

过去人常说中国的科技普及很落后,不过在一连串有毒食品曝光后,人们又惊叹中国人的化学怎么“活学活用”得那么“好”,什么人造鸡蛋、人造蛋白、猪肉变牛肉、猪皮变燕窝,这都是“一流高科技”啊!不过反过来也看到,中国质检部门怎么那么蠢,难道含氮的都是蛋白质,含黄酮的都是蜂胶了?相比之下,中国质检部门原始得如同一群科技文盲。尽管大陆专家宣称:“世界上所有先进国家能检测的物质,中国都能检测。”不过中国的高级仪器从来都不用在百姓食品的检测中。几十年来分不清三聚氰胺与蛋白质的中国质检部门,就这样文盲式的管理着大众的食物,有毒食品乘虚而入也就不足为奇了。

黑心商人哪儿都有,最近台湾传出的塑化剂就是个例子。不过,在良心这第一道门被突破、黑心食品被制造出来之后,一般社会体制下还有质量检测的第二道门,以及法律制裁的第三道门的防范。台湾塑化剂就是在质检部门发现并终止的,尽管迟到了20多年,两相对比,不难看到制度差异带来的巨大不同。

2010年6月,在毒奶粉事件后酝酿了两年、集中了11个部委的力量制定的新的乳业标准出台了,其合格原奶的乳蛋白含量从1986年的2.95%下降到 2.8%,允许的细菌总数从2003年的每毫升50万调到200万,而标志奶牛是否发炎的“体细胞”数也未纳入检测。很多专家感叹“一夜倒退25年!”“现在的中国原奶质量可以说是全世界最低了。”这就是三鹿毒奶事件后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降低行业标准,以迁就照顾低劣落后的生产者。

官媒自揭“养鱼执法”是祸根

2011年4月,《新京报》发表文章,揭露大陆有毒食品层出不穷、屡禁不止的根源是官方机构的“养鱼执法”。文章说,大陆很多监管人员“每天就想着如何创收”,而不是如何控制食品质量。山东某县质监局的食品审查员说︰“现在的财政供养机制不是很顺,收费罚款省局、市局都扣一部分,剩下大约80%是自己的,所有人的工资福利就从收费罚款中出。如果说之前曝出的上海出租车运营是‘钓鱼执法’,我们现在就变成了‘养鱼执法’,每天的工作目标就是想着如何完成‘创收’任务。”

期货经纪人杨斌对《新纪元》表示:“在西方国家罚款是为了管理,咱们这个管理是为了罚款。罚款也不是像西方国家罚得让你破产,中国罚款都能让你承受得住,又不付法律责任,罚完款你还接着做,下次他再来罚款。造假的和管假的成了一伙的了,你说这怎么能禁止呢?三鹿奶粉厂的职工自己都不喝三鹿,这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说质检部门不知道,没检查出来,我就不相信。他其实就是故意不去管,尤其是企业做大之后,贿赂几个有权力的人,太简单了。照这样管下去,根本防范不了,有毒食品还会愈演愈烈。检查部门永远不会让企业破产,那对他们收费没有什么好处,还可以得到贿赂。你看三鹿名义上破产了,现在不是换个牌子照样生产吗?”

三鹿事件后,连美国西雅图律师Bill Marler都看清了问题的实质,他说:“很简单,媒体是政府的,调查机构是政府的,做肮脏事的国营企业也是政府的,三家都是政府的,政府不会自曝其丑,这种情况下要想独立监督,太难了。”最近几年的事实也证明,国营企业造假更难被查处,其毒害面更大。

特供食品划出的分界线

当三鹿毒奶曝光时,有人把2008年8月18日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授牌仪式的照片公布在网上,官方还站出来辟谣,称国务院从来没有特供基地,不过人们很快发现,早在中共执政前,中共就对其高层干部实行“特别供给制度”,保障其在物资紧缺和到处都是假想敌的斗争年代独享免费优质物品的特权。特权加特供,这套制度沿袭了60多年。

不过随着大陆社会整体食品安全的崩溃,中共的特供食品范围也在扩大。从最初的中央省部级高干,扩大到中央直属机关食堂,以及高级政府公务员和家属,如今中央各部委都各自拥有自己的食品特供基地。如2011年5月23日出刊的《南都周刊》,在“机关食堂的秘密:部委食堂原料由特供基地生产”的专题报导中,揭示了中共机关食堂鲜为人知的实情。比如农业部机关食堂的特供基地,是远在新疆吐鲁番的土乐繁邦果业专业合作社,上千个大棚的产品只能供应给农业部的人,在北京顺义李桥镇王家场的“北京海关蔬菜基地暨乡村俱乐部”则是“海关大棚”,只供应海关的人。

有网民指出,特供食品的曝光,等于在民众和“公仆”之间划了一条分界线,有毒食品再倡狂,也跟统治阶层没关系了。如今高官吃特供的,干部吃食堂的,有钱吃进口的,市民吃虫咬的,农民吃自种的,表面上相安无事,不过当有一天,高官的特供也被毒物渗透后,他们吃什么呢?◇

==============================================================

《出口篇》一国两猪 中国制造内外有别
文 ◎ 齐先予


海外华人购买超市里的中国食品,已经习惯性的检查生产地,避免买到有毒食品。(新纪元资料室)


“好的出口,差的内销”,4月就在大陆百姓饱受瘦肉精折磨之际,香港澳门却发生了“一国两猪”的奇闻,大陆出口港澳的猪肉都是合格品。同是中国制造,为何差距如此之大?

前不久的一天,在一家华人超市里,一对大陆来的夫妻俩正在选购食品。

就听先生说:“好久没吃午餐肉了,买回去烫火锅!”说着就拿在了手里。夫人却说,“等等,看看哪生产的,大陆的就不要。你知道吗,大陆午餐肉全是老母猪肉做的,一般母猪肉都咬不动,但添加很多化学品后,做午餐肉反而最斤斗。”先生把罐头翻来覆去地找,“找到了!台湾,台湾产的!”“我看看……,这不是台湾的,你看,这个才是台湾产的。”妻子拿起旁边一个食品罐头,“这个上面写的是:台湾嘉义县新港乡中山路多少号,有具体地址,你那个是大陆冒牌的。再说,你看这个生产日期,是事先列印上去的,不是凸凹那个按生产日期摁上去的。”

“你呀,就是嘴馋,重庆火锅底料都加了石蜡做固化剂,为了减低成本,很多不是用的食用石蜡,而是工业石蜡,你想吃进肚里能好受吗?”“别吓唬人!这里是美国,进口食品都是通过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检查的,不合格的早就给退回去了。”先生不服气地说。

“你呀,就是迷信FDA,你知道吗,FDA对进口食品的抽检率不到1%,它连美国国内大众食品都检查不过来,哪有精力管你一个少数族裔的辅助食品?我有个同事的朋友,两年多前大陆毒奶粉出来后,他在洛杉矶多家华人超市买了几百元含三聚氰胺的有毒嫌疑食品,有的在大陆都已经下架不许卖了,但在美国还在卖。他把样品交到洛杉矶FDA办公室,对方苦笑说:要检验,得排队排到一年以后。至今他们还没收到FDA的回复。现在即使是美国大众食品,你要投诉,若没出人命狗命,FDA根本不管,人家也忙不过来呀。”“那就算了吧。”先生泱泱地说着把午餐肉放回架上,一脸的无奈。

一国两猪 内外有别

不过这位先生也说对了一半。大陆人都知道,“好的出口,差的内销”,出口产品质量相对而言好得多。4月就在大陆百姓饱受瘦肉精折磨之际,香港澳门却发生了“一国两猪”的奇闻,大陆出口港澳的猪肉都是合格品。据大陆媒体报导,去年年底大陆供港食品合格率为99.97%,前些年中国出口欧美的食品合格率都在 99%以上。


4月,就在大陆百姓饱受瘦肉精折磨之际,香港澳门却发生了“一国两猪”的奇闻,大陆出口港澳的猪肉都是合格品。(Getty Images)


同是中国制造,为何差距如此之大呢?有评论指出,既然能达到出口欧盟的食品标准,这从另一个侧面证明,大陆食品安全问题,不是生产技术问题,而是质量监管问题。不是做不好,而是不想做好,是态度和管理的问题。很多有毒食品是人为故意添加的。事实上中国很多食品的检测标准,就跟中国的宪法一样,是全球最先进最合理的,但在实施中却完全变了样。

当善良者遇到奸诈之人

西方人的处世原则是,先做无罪假设,相信人们都是诚实、本分、遵纪守法的,就跟国外地铁没人挨个收票一样,他只是抽查,一旦查到你没票,就重重地罚款十倍。同样的思路用在食品检验中,一旦发现造假,食品厂就得破产关门。不过对于进口食品,FDA就力不从心了。FDA会委托一个境内进口代理,这些人大多是律师或退休FDA官员,由他们来审查一些进口资格。一般会让进口厂家上报各种材料,同时上缴几批样品来检测。他们哪里知道,中国商人上报的材料很多是假的,送检样品也有假的,或反复提纯后、跟大批量生产完全不同品质的东西。再加上一些“中国特色”的公关方式,于是很多中国厂家拿到了出口许可,不少有毒食品也就混进了美国。

历史老人是慈悲的。2007年3月,当美国数千只宠物突然死亡,FDA查到原因是“来自中国的小麦蛋白饲料中含有有毒的化工原料:三聚氰胺”时,上苍已经把答案展示在中国人面前:有人在用有毒的蛋白精(三聚氰胺)冒充蛋白质。当时中国质检部门只要顺藤摸瓜,就能查到这个定时炸弹,但中方却以厂房关闭、当事人被抓来回避FDA的帮助,最终酿成一年后的毒奶事件。

两岸对比 天壤之别

如今台湾塑化剂问题正在延烧。不过对比两岸官方的处理方式真是大相径庭。台湾是质检部门发现问题自己曝光出来的,由于能从尿液中排出,至今还没有严重受害案例。事发后政府拘捕了责任人,勒令相关产品下架,9,000多种商品被召回,直接经济损失3至6亿美元,验出塑化剂污染的卫生署食管局杨姓技正获颁“一等功绩奖章”,立法院讨论修改法律以加重惩罚食品投毒者,并促使台湾改善食品跟踪系统。

而在大陆,三鹿毒奶要是没有纽西兰总理的呼吁都不会被官方承认。在拿了几个奶农和三鹿老总做替罪羊后,官方隐瞒了真实作恶者:大陆所有奶粉厂都偷偷添加三聚氰胺以提高口感,让奶粉颗粒干爽不结块。大陆将600万以上的受害者谎称为30万,让三鹿厂破产以逃避赔款,然后改名后重新生产,并降低原奶指标;在拘留结石宝宝上访家长的同时,听任被回收的毒奶再度流入市场……两相对比,真有天壤之别。

不过无论在海外还是在台湾,眼看大陆同胞身陷毒海,我们能不呐喊相救吗?◇

==============================================================

《实用篇》如何鉴别有毒食品
文 ◎ 文华


拥有超过130年历史的镇江醋,强调采用优质糯米而具有特殊香气。(Getty Images)


随着食品工业的出现,近百年来人类生活改变很多,添加剂过量固然令人生畏,用其他化学品冒充而产生的黑心有毒食品,则更恶劣。如何识别有毒食品,减少“毒”害?专家叮咛可参酌。

选用米油盐酱醋

中国人常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应如何选购呢?

米:若大米鲜亮无比,很可能是用矿物油抛光的,此米有毒。用少量热水浸泡时,手拈之有油腻感,严重者水面可浮有油斑。仔细看,能看到其颜色不均匀,米粒有一点浅黄。

食用油:有压榨和浸出两种工艺。压榨法纯物理机械压制,安全健康。浸出法采用化学溶剂浸泡油料而得,由于与轻汽油相互混合,食用油的口味营养都会改变。 2010年曝光的金浩茶油致癌物超标,就是浸出法的。优质植物油色淡、黄、亮、质地纯净,劣质植物油呈黄褐色、发暗,并可见混浊的杂质。

盐:每天摄入量应在6克以下。不同人可选用不同的营养盐:血压高的选低钠盐,贫血的吃点铁强化盐;孩子孕妇吃锌强化盐;硒强化盐保护心血管;有溃疡的吃点核黄素盐。一般选用碘盐时要看包装和防伪商标,将盐撒在切开的马铃薯上,如显出蓝色就是真碘盐。

酱油:大陆特级、一级、二级、三级酱油的“氨基酸态氮含量”分别为0.8、0.7、0.55、0.4克/100毫升,氨基酸态氮越高,味道越鲜美。老抽、生抽是制作工艺上的区别,不是品质鲜味的区别。好的酿造酱油摇晃时会出现大小均匀的泡沫,瓶底沉淀少。

醋:选用粮食和麸皮酿造的,而不是用盐、醋精、色素勾兑而来的。传统工艺酿造的醋,在提供酸味的同时,也提供氨基酸、钾、镁、维生素B1、B2等营养成分。

水果是否被催熟

比一般水果成熟期提前半个月至一个月上市、颜色又好看的,很可能使用过催熟剂。注意其果皮或其他方面还是会有不成熟的感觉。比如催熟的西瓜,瓜皮颜色鲜嫩、条纹浅淡、瓜蒂发青。

催熟的水果一般果皮上闻不到果香味,甚至还有发酵异味。催熟的水果比自然熟的相比要重很多,而且吃起来味道差很多。剥皮的水果会打蜡延长保质期,但若用工业蜡代替食用蜡,会手感发黏。

识别最易掺假的食品

干辣椒:硫磺熏过的干辣椒亮丽好看,没有斑点,用手摸,手如果变黄,就是硫磺加工过的,一般还有硫磺味。

海带:海带肥肥的,颜色特别绿,还很光亮,很可能是用化学品加工过的。正常海带是灰绿、褐绿或深褐绿色。

蘑菇:若雪白透亮,粒土未沾,价格还便宜,很可能用漂白粉泡过的,中看不中吃。好的蘑菇生长在草灰里的,难免会沾上草灰,而且摸上去有点黏糊糊的,漂白蘑菇则很光滑。

水发食品:如常见的蹄筋、海参、酸鱼等。不法之徒常用甲醛或双氧水处理过的食品,非常白,体积肥大,还有刺激性异味,手一握就碎。

西瓜:激素催熟的西瓜,瓜皮上的黄绿条纹不均匀,瓜瓤(瓜肉)特别鲜艳,但瓜子却是白色的,吃起来没有甜味。这种瓜还易出现歪瓜畸果,如两头不对称、中间凹陷、头尾膨大等,表面有色斑或色差大。食用西瓜时若发现口感不好,尤其舌头有麻感时,应立即停止食用。

枸杞:硫磺熏制过后,颜色特别鲜红。“毒枸杞”摸上去有黏黏感,还有很重的酸苦味。


选购好的枸杞子,才能安心养护眼睛。(Fotolia)

豆芽:用化肥浸泡的豆芽,色泽灰白,芽杆粗壮,根短、无根或少根,豆粒发蓝,如将豆芽折断,则断面有水分冒出,有的还残留有化肥的气味。

食品专业者的建议

鱼吃本地产的:新鲜鱼常温下高密度运输的存活时间是8小时。哪怕养殖时,渔民没有使用孔雀石绿来预防治疗鱼的水霉病、鳃霉病、小瓜虫病等,在运输过程中和存放池内,为使鳞受损的鱼延长生命,也常使用对人体致癌的孔雀石绿。

少吃青蛙和黄鳝:因为现在农药使用得太厉害了,青蛙食量很大,体内富集的农药相应的也比其他动物多。大陆黄鳝用避孕药催,让它长得快。

少吃街头熟食摊贩:大陆大排档用的肯定是馊水油(从废弃的剩菜中重新提炼的植物油),只是比例多少问题。

少吃贝类:贝类在海鲜中最应该少吃的,因为它们以水和泥沙中的浮游动植物为食,而重金属全部沉在泥沙里,外加一些乱七八糟的微生物,包括病原微生物等。

少吃速食面:添加了增色、漂白、调味、防止氧化、延长保存期等多种添加剂,虽然添加剂含量在规定范围内可以使用,但经常吃就有碍健康了。

不要吃鸡翅尖:鸡从小到大打过的激素之类的东西,不会完全代谢掉,一般会在肢体末端累积,就是鸡翅尖。


专家建议不要吃鸡翅尖,因为施打的激素不会完全代谢而累积在肢体末端。(Getty Images)

减少农药残留:蔬菜上的农药残留用水是泡不掉的,最好用清水加一滴洗碗用的洗碗精,其成分是十二烷基硫酸钠,对人体基本无害。

拒绝反式脂肪:点心最好买不带奶油的,一定要吃奶油的话,就多花点钱买个天然奶油的。人造奶油学名是氢化植物油,是反式脂肪的一种。每天摄入反式脂肪5g,心脏病的发病几率会增加25%。◇

==============================================================

《反思篇》另类“特供”循环往复
文 ◎ 王华


民以食为天,当食物安全全面亮起红灯,中国人还能吃什么?(摄影/江柏逸)


如今大陆人不吃自己生产的食物,“都是卖给别人的”,在这种思想下有意无意地干坏事。可地球是圆的,业力会循环轮报,人人都把差的东西“特别供应”给别人,最后人人都成了“特别供应给别人”的“特供对像”了。

中国人常说“民以食为天”,“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人们对食品安全很重视。不过在大量馊水油、洗衣粉油条、淋巴肉火腿、避孕黄鳝等有毒食品曝光后,到街头大排档吃饭的人、或购买问题食品的人也未见显着减少。除了口馋外,人们的说法是:“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细想起来,这话有误导之嫌。中国古人是非常讲究饮食卫生的,孔子曰:“食饐而餲,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沽酒市脯不食……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古人说的脏,是指灰尘或细菌等自然产物,而如今是化学品投毒时代,不干净和有毒可是两个不同概念。

中国农民种菜为什么要用那么多农药呢?他是有心害死人吗?他只是想到怎么把菜卖出去,挣点钱养家糊口。城里人喜欢啥他就卖啥,投其所好。再说土地那么贫瘠,不用化肥,地里长不出东西。辛苦一年种出来的油菜,一瓶榨好的菜油卖得比一瓶矿泉水还便宜,这样的工农业剪刀差体系下,政府又没有像国外给农民足够的补贴,农民要生存,使用廉价化肥农药,出售廉价蔬菜水果,也是被逼出来的,这算是大陆农村二等公民对头等公民的因果轮报吧。


广州一传统市场卖的油菜。(新纪元资料室)


假如他坚持生产有机食品,在很多中小城镇,他的菜拿到市面上,又小又丑,普通市民可能还不买。这次他换不回钱,下次他就不敢再生产有机食品了,整个社会就这样劣币淘汰良币,特别是在缺乏惩罚劣币的环境中。如今在大陆中下层广大民众心目中,价格还是挑选食物的主要因素,其实在西方也一样。能多花一倍的钱去买有机食品的人,并不占人口的多数,政府质检部门的职责就是让广大民众哪怕用平价的钱,也能买到安全的食品。

“反正吃不死人,怕什么?”这是大陆很多黑心商人和购买问题食品者的共同心态。有人说大陆人胆子大,不怕死,侥幸心理重,总是想当然的认为不会出事,拿自己的命和别人的命来冒险。究其根源,大陆党文化灌输的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大心理和对生命的漠视,起了决定作用。

如今大陆人自己不吃自己生产的食物,“都是卖给别人的”,在这种思想下有意无意地干坏事。可地球是圆的,业力会循环轮报,人人都把差的东西“特别供应”给别人,最后人人都成了“特别供应给别人”的“特供对像”了。

但是总体来看,大陆最欠缺的是本应执行监督秩序的中共,在其位而不谋其政,让监督和执法这些社会安全闸门失去了功效,从而出现了“五毒闹中华”的混乱局面。这才是问题的核心。


内蒙包头开发稀土矿的几个村庄因环境严重污染,成为癌症村。(AFP/Getty Images)


如今中共特权阶层的特供制度,把中共从百姓的汪洋大海中孤立出来,成为众矢之的。它们特供给民众的暴政和欺凌,都将按照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原理,回复到自己头上,民众会把所有遭受的不公正待遇,“特供”回馈给它。◇

本文转自228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30/index.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1-06-19 9: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