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 陕北天打雷劈毛泽东

云松
font print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延安是陕甘宁边区首府,也是中共起家的地方,整个抗战时期,中共首脑机关一直盘踞在延安,因此延安又被中共称为红色圣地。在中共的宣传中,延安时期被描绘的无比美好,政治开明、军民团结、朝气蓬勃、欣欣向荣、是中国的希望所在,也是人心向往的地方。那么,延安的真实情况究竟如何?实际上,在中共的统治下,边区人民处于十分悲惨的境地。

那时陕甘宁边区共辖23个县,边区总人口约150万人。中共刚流窜到陕北时,约有二、三万人马。西安事变后,中共取得了合法地位,赢得了喘息时间,很快就发展起来,短短几年,中共的党政机关和在陕甘宁边区的军队就扩大到二十余万人。抗战八年,他们就躲藏在延安八年,唱歌跳舞、休养生息、养精蓄锐了八年。这支喊着抗战口号却不打仗的队伍,基本上靠边区人民供养,给边区人民加上了十分沉重的负担。

中共那时候的经济来源,有国民政府拨给八路军、新四军的军费,每月六十万大洋。这笔钱大约国民政府在1940年停止拨款。因为那时候中国国土大片沦丧,税源萎缩枯竭,而抗战持久,军费开支极大,国民政府的财政面临山穷水尽的窘境,前方浴血奋战的将士军费都无法保障,当然不应该也不能再给在后方游而不击一心扩充实力的中共军队拨款。

还有一笔就是共产国际拨给的经费,每月三十到五十万美元。这笔钱很大部分共产国际是通过宋庆龄转交给中共的。这是一笔钜款,因为那时候美元是比黄金还要坚挺的硬通货,相当值钱,那时一美元相当于现在的一百美元,如果是用来购买粮食等生活用品,三十万美元养活二十万人是没问题的。这笔钱一直到1943年,共产国际解散后才停止拨付。

所以说那时中共并不是向它嚷嚷的那么穷,它的经济情况比许多国军的都要好。但是中共把这些钱都用在购买军火和军需扩充实力上和高层挥霍和搞统战阴谋上了,而军队和机关的补给,都要边区人民承担,这就使边区人民苦不堪言。

边区地瘠民贫,经济落后,历来是靠天吃饭,种一葫芦收一瓢。历代政府对边区也是轻徭薄赋。中共来了之后,横征暴敛,更是使边区人民困苦的生活雪上加霜。

那时候的边区百姓,要交农业税,名为救国公粮,仅拿公粮来说,1937年是1.4万石,到1941年就增长到20万石,几年之内就翻了十几翻。除了公粮外,还要交公草税,就是马料税;买卖牲口要交牲畜买卖税和斗佣,养羊也要交羊子税。而且共产党对边区进行严酷的经济管制,垄断了边区的经济命脉。边区产盐,而且边区百姓有种植鸦片的传统,那只是小规模的零星种植,这是过去边区百姓的主要经济来源。共产党不仅把这两项都垄断了,不许百姓染指,而且把种植鸦片发扬光大,大规模种植,大规模的输送到国统区,牟取暴利。老百姓还要为共产党服苦役,义务为边区政府运盐、运鸦片等。仅运盐来说,从产地输送出境的路程就有七百余里,全靠人力和畜力,十分辛苦。盐和鸦片的收入,在1938年大约五万元,到1945年就高达1.78亿元,暴利惊人。那时候国民政府一年的总收入也不过就几亿元,而国民政府有多么沉重的负担,可见那时候共产党已经有很强的经济实力。

对于一般的商业活动,共产党还要征收入境税、出境税,各个地区还要征收过境税,而且还要交产销税和营业税,使得百姓根本无法正常经商,搞的边区百业凋敝,民不聊生。共产党则把生产生活物资垄断起来,除自需外,还向社会高价出售,赚取高额利润。而且共产党的征收管制手段极为残酷,如发现走私,轻则坐牢、服苦役,重则枪毙;如果交不上公粮,就是抗捐,就是破坏抗战的反革命,不但要游街示众,而且要遭受拘禁等刑罚。

陕北米脂县有个寡妇,育有五个孩子。她家只有几块瘠薄的山地,还养了几只羊,每 年所得无几,只得勉强度日。后来共产党边区政府强征公粮,她把她家收的大部分粮食都交了上去仍然没有完成定额,剩下一点连口粮都不够,只好吃糠咽菜勉强糊口。后来村长领着民兵到她家催交欠粮,她苦苦哀求,说她家已经断粮了,请求政府照顾一下孤儿寡母。村长毫不通融,骂骂咧咧,把她家的羊全牵走了。后来政府又来征收草料税,她家没养牲口,没有草料,也没钱交,只好向村长他们哀求。村长无动于衷,边骂边说:“你交不上,谁替你交?我怎么向上面交差?难道让我去替你坐牢?”村长指挥手下到她家搜查,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抵债。她家一贫如洗,孩子们衣不蔽体,被褥也是破烂不堪,几个吃饭的碗也是残破不全。他们搜了半天,竟然搜出了一坛粮食。村长破口大骂:“你这个反革命,竟敢私藏粮食,抗交公粮,我把你抓起来。”狠狠踹了她几脚,带着粮食就要走。那寡妇嚎啕大哭:“你们不能把粮食拿走呀!那是我家留的种子,我家断粮这么久也舍不得吃一粒。没有种子,怎么种地,没法活了。”那村长恶狠狠的说:“哭!哭!哭!哭有什么用?你们这些穷鬼,饿死活该!”那寡妇呼天喊地:“你们这些丧天良的,挨千刀的!不得好死!老天爷,你怎么不睁开眼呀,劈死毛泽东这个害人精!”村长大怒,马上把这个寡妇抓起来,押到县上,县里说她是反革命,要立即枪毙。

寡妇的遭遇引起了乡亲们的广泛同情。乡亲们纷纷赶到县里,赶到延安,当街哭诉,说她不是反革命,只是说错了话。请求政府开恩,刀下留人。这个事情当时影响很大,沸沸扬扬,毛泽东见大家都同情这个寡妇,为了收买人心,才下令将这个寡妇放了,她才捡回来一条命。骂了毛泽东一句,就是死罪,可见共产党有多狠!

1941年,边区政府召开县长联席会,部署征粮工作。正在开会时,会议室突遭雷击,当场击伤七位县长,其中延川县代县长李彩云当场被击死。事后边区百姓奔相走告、拍手称快,说这些人遭到了报应,活该,老天爷睁眼了。还有的老百姓说:“老天爷还是没睁眼,怎么不击死毛泽东,他才是罪魁祸首!”由此可见延安百姓对于共产党的残暴统治是多么的痛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北京著名经济学者茅于轼早前发表的题为《把毛泽东还原成人》的文章,在中国掀起了一股批判毛泽东的热潮。中国作家铁流也发出倡议,全中国受害的五七人团结起来,起诉毛泽东践踏宪法。但他们都遭到中共左派代表网站乌有之乡的攻击,近日,铁流再次对乌有之乡左派之流进行了批驳。
  • 共产党宣称,伟大的马克思发现了社会发展的科学规律,人类社会是沿着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一路发展过来,而社会最终的发展是在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的带领下由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而后人类将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实现世界的大同,在人间建立天堂。
  • 2011年6月19日,在澳洲悉尼的艾市菲(Ashfield)天主教俱乐部举办了《九评共产党》研讨会。著名的中国流亡作家、法学家、《台湾大劫难》、《台湾大国策》一书的作者袁红冰教授在会上作了发言。以下是演讲全文:
  • 茅于轼一篇《把毛泽东还原成人》让左、右派的争论,迅速升级成全中国的一场激烈大探讨。《新纪元》专访了事件的主角茅于轼和赵紫阳总理秘书鲍彤,就大陆此一奇特社会现象作深度解读。
  • 三峡工程36计
    “苦肉计”,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三十四计,败战计其中之一。原文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间以得行。童蒙之吉,顺以巽也。”
  • 三峡工程36计
    当水库发挥防洪效益,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三米时,许多没有被计算为三峡工程移民、没有搬迁的居民该怎么办?长江水利委员会认为,这些居民可以跑到更高的山坡上去,即所谓的“跑洪”,等洪水过后,再回到被洪水淹没过的家中。
  • 三峡工程36计
    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九六九年十月),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和水利部,向毛泽东提出修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建议。毛泽东本来是竭力支持以建设大坝和水库来治理中国河流的想法,但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失败,使毛泽东火冒三丈,以致对大坝工程的热情骤然大减,便以战备为由,拒绝修建三峡工程的建议。
  • 阎锡山。(公有领域)
    在“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的纷乱年代,阎锡山为山西孩子打造了美国最新样式的建筑,用于校舍与教室。阎锡山认为,什么钱都可省,唯有教育不能省。1911年,山西省文盲占总人口的99%,阎锡山治晋近40年期间,山西义务教育普及率达60%~80%,各县教育经费占行政支出最高时达82%。
  • 1999年4月25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赴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和平请愿,一度震惊中外,被称为中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最和平理性的上访,过程安静祥和,秩序井然。法轮功学员所表现出来的纯正善良与对正信的坚守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然而中共却对他们进行血腥的迫害,时至今日已达20年。
  • 施剑翘(左)为父报仇后,获国民政府特赦。右为军阀孙传芳。(公有领域)
    为了报仇,她做了手术放开缠足,进行骑马、射击训练。而最难的是如何获得武器、如何接近孙传芳。冥冥之中似有天意。父死十年后,从一位算命先生那里,他偶然得到一张孙的照片,又无意间听说,孙经常出入居士林佛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