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革命与诗人的预言

傅正明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成功后,引发非洲一连串骨牌效应;不定哪一天,哪个星火燃起我们的火牡丹!图为一名突尼斯妇女示威者。(Getty Images)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给世界的暴君〉寓言革命

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在突发的革命中仓皇登机出逃之际,我们可以借用突尼斯一位诗人的预言来设想他的处境:假如他的专机穿行在寒冬夜深的黑暗中,那么,他这位“黑暗的恋人”此刻被黑暗搂在怀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呢?假如他的专机在白天飞行,那么,“明丽的天空和清晨的霞光”仿佛在嘲笑他一家人的狼狈。

这里引用的诗行,出自突尼斯诗人艾.沙比(Abu al-Qasim al-Shabbi,1909-1934)的〈给世界的暴君〉,写于二十世纪初突尼斯被法国占领期间。到2002年。这首诗已经被谱曲歌唱并制成录影带。诗中针对全世界所有的暴君所作的预言,已经在全球许多国家应验了,并且再次在诗人的祖国应验。

这次以突尼斯国花命名的“茉莉花革命”的导火索,是一个城管对一个青年小摊贩施暴的事件。那个原本就因为失业贫困而积怨的青年,当场点火自焚,结果引发全国范围的民众示威,矛头直指总统阿里利益集团的暴虐和腐败。艾.沙比和一位埃及诗人合写的一首诗,即后来的《突尼斯国歌》,早就为这场革命提供了一种比政论更有意味的心理解读,其中有这样的诗行:

我们准备去死,假如必要的话,
假如死了祖国就能活着!
这是我们血管里的热血激励我们。……
我们要有尊严地活在祖国的土地上
否则不如为她而光荣地死去。

从这里可以看到,那个失业青年的自杀及其唤来的革命,体现了一种诗化的突尼斯精神:在某种特殊的情境中,人的尊严高于其肉体生命。这是今天的精神上的犬儒所无法理解的。反讽的是,诗中弘扬的爱国主义,与突尼斯统治者及其利益集团挂在口头上的宣传风马牛不相及。正像在中国一样,那些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当权者,实际上是最不爱国的。已经五次连选掌权二十三年的突尼斯总统阿里,在戒严多日后,终于选择抛弃他自己的祖国,亡命国外,同时卷走大批财富。

据说,突尼斯第一夫人莱拉也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女人,疯狂利用特权垄断多项企业敛财。“维琪解密”的2008年美国驻突尼斯大使在密电中,曾把阿里家族形容为“准黑手党”。尽管突尼斯在“世俗”体制和“自由经济”等不少方面领先于阿拉伯世界,但其人权记录使得它仍然属于暴政国家模式。由此引爆的革命立即触发了阿拉伯世界民众反政府的抗议活动,从也门到埃及,从阿尔及利亚到约旦,到处都有一点就燃的干柴烈火。阿拉伯世界处在十字路口,革命后的突尼斯同样面临严峻的历史考验。混乱中的后革命问题,像1956年突尼斯独立后的后殖民问题一样,前景未明,需要突尼斯联合政府以及各界的智慧和人道精神才能解决。

更倾向于社会改良

作为一位殖民地诗人,艾.沙比难免有民族主义情绪,但是,正如伊斯兰学者斯佩特(R. Marston Speight)在专论艾.沙比的文章中指出的那样,“一个革命者的角色是不适合这个人的。”艾.沙比并不鼓吹革命暴力,他甚至懂得“革命的反讽”,因此更倾向于社会改良。他同时是一位牧歌诗人,对乡村和平生活的爱恋,对平民的关怀,尤其是他对理想化的女性气质的追求,渗透在他的诗集《生命之歌》中,因此被阿拉伯文坛誉为“突尼斯民族之光”。

在〈啊,爱情〉一诗中,艾.沙比这样对“爱情”致辞:“在这黑暗的时代,你是我的火炬”。在〈生命的意志〉一诗中,他预言那些“不拥抱生命之爱的人,将在爱的氛围中蒸发而消失。”在〈牧歌〉中,诗人笔下嘲笑暴君的“清晨的霞光”呈现了另一副面孔:“清晨来临,向沉睡的生命歌唱……幽暗的溪谷里,霞光徐徐飘动”。但愿这美丽的画面,成为后革命的突尼斯的写照。艾.沙比的〈给世界的暴君〉的革命警告和诗的预言,今天更值得全世界的暴君、暴虐的统治者,不民主的或伪民主的统治者聆听:

嘿,你们这些无道的暴君
你们这些黑暗的恋人
生命的敌人……
你们取笑无辜者的伤口
你们的手上沾满他们的鲜血
你们一边扭曲人生的美景并在他们的土地播种忧愁
一边悠闲地散步
等着吧,不要让春天让天空的明丽和清晨的霞光将嘲笑你们……
因为黑暗,隆隆雷声猎猎风声正从地平线上逼近你们
小心呵,因为灰烬下有不熄的火种
播种荆棘的将收获伤口
你们取下人民的头颅扫落希望的花卉;
用血泪浇灌沙滩的草药直到寸草枯死
一股血流将把你们席卷而去你们将葬身燃烧的风暴中

受雪莱的影响

诗中的春天、雷霆、风暴、火种等意象,与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在〈西风颂〉的比喻颇为相似。雪莱同样在诗中借“诗的符咒”吹响了“预言的号角”。艾.沙比不但酷爱阿拉伯文学传统,而且向往欧洲浪漫主义文学,因此可能受到雪莱的革命精神的影响。一位不知身处何世的中国读者说,〈西风颂〉只具有文学史的意义了。可是,突尼斯革命再一次让我们看到:像雪莱的〈西风颂〉一样,艾.沙比的〈给世界的暴君〉在暴政国家具有现实意义。真正能扑灭艾.沙比所预言的“不熄的火种”的,不是知识份子“告别革命”的献媚的说教,更不是“播种荆棘”的统治者的维稳,而是暴政在革命压力下的退却,是相对的社会公正。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罗马尼亚的那个黑暗年代,母亲心怀关爱,“爱把它自己佯装为一个问句”。善解人意的米勒,往往要故意等到母亲提醒之后,才进屋拿一块手帕。
  • 与野蛮主义对立的人文主义,最初同样是一种古希腊罗马现象。驯化野蛮,不仅仅靠鞭笞,更重要的靠陶冶人心的诗美。
  • 两极对比是反讽(irony)的重要特征,也是诗美的一大要素。杜甫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诗句彪炳千古,体现了伟大的人文精神。在这里,没有鞭笞,没有控诉,却字字带泪泣血,字字金声玉振。
  • (大纪元记者宋扬瑞典斯德哥尔摩报导)瑞典流亡作家傅正明先生于2010年4月5日观看了神韵巡回艺术团在斯德哥尔摩的首场演出以后,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他动情地对记者说:“神韵演出中的藏族舞蹈我感到特别的好,我看的时候几乎要落泪了!”
  • 热比娅‧卡德尔她现在在海外反中国共产党的民主运动当中,因为《爱的十个条件》(The10 Conditions of Love)这部片子在2009年7月澳洲第58届墨尔本国际影展(Melbourne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遭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发动抵制的风波,而在一夕之间成为和西藏/图博的达赖喇嘛十四世丹增嘉措并称的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压迫弱势民族的象征性人物。
  • 过刘燕子的人都会觉得她外貌美丽而优雅,有点像林妹妹似的弱不禁风。但是一个人内在的灵魂成色,则是由另外的标志来显示。留学日本至今已经二十年,这位湖南姑娘走的是一条非同寻常的道路。她逆当今实利主义的时代潮流而动,坚持关怀社会,辛勤写作,译介中国底层文学和流亡文学。“在寻觅无限的精神苦旅中,衔着一根思想的苇草。”这是傅正明送给燕子的诗句。
  • (shown)今天,活人祭虽然在世界上基本绝迹,但变相活人祭仍然见于专制国家维稳的祭坛上,在那里,其合理化的观念仍然是人心不容易驱除的内魔…
  • 布鲁克斯于1950年成为第一位荣获普立兹奖的黑人诗人,并且于1968年获赠美国伊利诺州的桂冠诗人。但是,仰望神的布鲁克斯表示:“我始终把自己看作一个记者。”……
  • 钱云会被屠杀死于2010年12月25日 力 虹被屠杀死于2010年12月31日
  • 对西方世界来说,突尼斯发生的“茉莉花革命”实属不期而至。根据西方媒体的解说,导致这场革命发生的原因主要有三点:经济困难导致的高失业率、腐败、总统本•阿里的独裁。这只革命“蝴蝶”扇动的风不止吹皱了埃及等非洲国家的一塘春水,远在亚洲的中国对这场革命的反应更是异乎寻常地强烈,只是在朝在野观察这场革命的角度完全不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