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国片跃上美国大萤幕的推手──祁德萍

米秀 图片提供:祁德萍

美国灰狗扬声公司创立人祁德萍(Annie Walker)。 (摄影: 祁德萍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她的父亲是得过十几个金马奖的资深电影工作人、前南强电影文化企业创办人祁和熙,大弟是八十年代红极一时的台湾电影明星向云鹏。出身电影人家庭,旅美四十年,祁德萍在走过近半人生道路之后,最终回归影视事业,推动《叶问》在美国上映、发行,间接宣扬中华文化。

荣获2009年第廿八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殊荣的香港影片《叶问》(Ip Man),以及在台湾上映首周便有上亿票房的续集《叶问2》(Ip Man 2),陆续在相隔不到两年的时间内登上美国主流电影大银幕,不但获得当地华人一致好评,更引起许多美国观众开始欣赏亚洲电影的兴趣。而《叶问2》的DVD版也于今年4月17日在全美各地公开发行。这一切对于亚洲电影文化在北美推行方面可谓一大突破。

长期以来,全球影视娱乐均为美国好莱坞的制片所垄断,好莱坞挟着庞大资金与其优渥的人才,不断向世界灌输好莱坞式的电影文化与价值。虽然近年来不少好莱坞制片公司开始采用亚洲知名导演摄制电影,但内容大多无法跳脱好莱坞式商业电影的框架,而其他地区或国家所制作的电影能打进美国市场的几乎寥寥无几。这次《叶问》及《叶问2》能跃上美国大银幕并交出亮丽的票房成绩,显示出亚洲电影的制作水准已日益提高,不仅能让美国观众接受,对于间接宣扬中华文化也颇具意义。而让国片站上美国大银幕的幕后推手,正是“美国灰狗扬声公司”(Well Go USA. Inc)的创立人Annie Walker。

电影人的家学渊源

祁德萍父亲、得过十余座金马奖的资深电影工作人、前南强电影文化企业的创办人祁和熙。


人祁德萍父亲是得过十几个金马奖的资深电影工作人祁和熙(摄影: 祁德萍提供)


祁德萍父亲也是前南强电影文化企业创办人(摄影: 祁德萍提供)

Annie虽然有个百分百的美国姓名,但其实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籍台湾人。她的中文名字叫做祁德萍,拥有一个和台湾电影文化颇具渊源的家庭背景。她的父亲是得过十几个金马奖的资深电影工作人、前南强电影文化企业的创办人──祁和熙。祁和熙是江苏盐城人,1949年全家移居台湾以后,便开始投入电影摄影这一领域,成为早期推动台湾电影文化事业的先锋之一。除了热中摄影工作,他也在大学执教,希望能将毕生所学的电影素养传承下去。在Annie年轻时,他一直希望能培植Annie踏入电影圈,但由于Annie早年个性比较羞涩,父亲的这个心愿始终未能实现。

当时Annie的弟弟、姐姐都跟随父亲从事电影文化事业并做得有声有色,她的大弟向云鹏即在台湾的电影圈闯出名号,成为80年代红极一时的明星。当时 Annie已随美籍夫婿移民美国,但也许是命中注定,在若干年后的今天,Annie绕个弯最后还是进入了电影文化领域,并实现父亲生前希望她成为电影人的期许。

进入这一行,Annie终于能“真正”领悟到父亲一生对电影的执著与付出。讲起父亲,Annie充满了感念:“我父亲是我这一生中最崇拜的人。能够拥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好父亲我真的感到无比光荣,也很感激他对我的栽培与疼爱。”Annie深知鹣鲽情深的父母亲从小给她们的良好家庭教育及正面的人生观其实是很重要的,她感性的说:“我现在能体会到很多当时父亲给我的启示,当一个人真正到了某个年龄时就会开始回想起一切。”

父亲对Annie的影响真的很深:“由于父亲从事的是制片、摄影方面的工作,所以我从小耳濡目染,二十年来看着父亲那么醉心于台湾电影文化的发展,认真的只往这个目标走,纵使当时的电影环境并没有很优厚,但我父亲从来没有半途而废,更不轻言放弃。我不知不觉也学到了这种专注、投入和付出的精神。” Annie莞尔一笑:“我和我父亲一样都是工作狂,对于自己喜欢的事,总是会全心投入的去做,从小父亲就教育我一个观念,那就是——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肯努力,相信天下没有做不到的事。这一个观念在我成长就业的路上对我影响至深。此外,我母亲也常告诉我,凡事不要怕,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也在日后每当我面对艰钜挑战时,成为鼓励我不要畏缩、放手去做的最佳座右铭。”

谈到就业,Annie早期是在美军顾问团的隶属公司上班,从最基本的售货员一点一滴做到业务经理,最后升为其外部公司的最高职位,做了将近十二年。她说:“那时我经常忙到晚上不睡觉,我先生就常说,如果我有自己的事业,只需要一个好产品交给我卖,他相信我一定会成功!”

后来,一知名时尚品牌的钟表部门耳闻Annie的销售能力与苦干精神,聘请她到德州担任区域销售经理。投注了七、八年,Annie做得很成功,但由于内部营运问题,部门在1993年宣布裁撤。正所谓危机就是转机,有着遇到挫折不轻言失败及勇于冒险的精神,Annie决定抓住机会顺势跳出来开创自己的事业 ——美国灰狗扬声公司。

一家齐心Well Go

灰狗扬声初创时是个典型的家庭事业,最早是Annie的小弟在台湾所创立,称做“台湾灰狗扬声公司”。当时他们只想将公司业务拓展至美国,但没有任何美国经验,于是委托Annie利用闲暇时间协助小弟建立美国发行的渠道。结束了钟表部门的工作,Annie决定全心投入灰狗扬声。她回忆说:“当时我弟弟提议公司就叫美国灰狗公司,把‘灰狗’翻成英文,取其谐音就成了Well Go(笑),美国灰狗扬声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Well Go USA初创时甚为艰苦,是从Annie自家楼上的一个空房间及车库开始做起,主要以贩售台湾发行的卡拉OK卡带及LD伴唱机碟片为主。刚从大学毕业的女儿也加入了行列,母女俩每天忙进忙出相当辛苦,有时甚至得亲自送货。

几年后辛苦有了代价,生意就在不懈的努力下做了起来。随着Annie的一对儿女相继成婚,女婿、媳妇也加入公司。后来,身为电脑美术设计高手的小侄儿也加入了这个团队,如虎添翼地将公司的产品包装高水准化。她的先生在退休后更是无私的加入营运行列,以实际行动支持Annie。一家人凝聚了一股向心力为公司打拼。Annie自豪的说:“我们的经营团队虽然大部分是家人关系,但我们进到公司以后就公私分明,一切以美式企业管理。后来还延揽了很多非常有才华的人,大家没有私心地共事,每次看到公司的人这么全心付出,真是感到非常辛慰。”

找到利基市场

早年,Well Go USA以做卡拉OK起家,以美国的亚洲市场跟海外的东南亚市场为主。大约五、六年前,卡拉OK市场日渐转变,光靠美国的亚洲市场是不够的。于是Well Go USA开始布局,思考如何转型将公司产品打入美国主流市场。Annie说:“当时,我们第一个大的客户就是沃尔玛(Wal-Mart),发行的片子以幼教类为主。后来发现光是做幼教类对美国的主流市场来说不够。所以我们就开始想往电影方面发展。”但想往电影方面发展谈何容易,要和好莱坞的主流片商,包括索尼影业、福克斯、迪士尼、华纳、派拉蒙、环球等电影界的八大公司竞争是非常困难的。她笑了笑,继续说:“经过内部多次开会讨论,我们终于研究出一个利基市场,那就是‘功夫动作片’。我们在市场这方面经过深入规划与了解后,才敢开始大举投资引进亚洲制作的片子。到目前为止,反应是非常好的。”

其实当初Annie并没有想到要涉足国片的领域,后来她先生建议她:“你中英文都会,为什么不以这样的优势去引进国片呢?”当时Annie觉得自己对国片并不是很懂,连父亲拍的片子都没有深入去了解,何况离开台湾多年了,不知该从何着手?但几经思索及市场考量,Annie决定将它当做一项挑战,正所谓“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Annie深信一旦真的有心想要去做,一定得学习克服所有困难,才能体会到这一行的甘苦和迷人之处。Annie说:“后来我们真的开始做起国片的时候,我就想,哇,如果能以东方所诠释的电影艺术来感动西方的主流观众的话,那该是多么棒的一件事啊!”

Annie自豪的说:“电影《叶问》在亚洲推出一年多,不但缔造了亮眼的票房佳绩,还带动一股习拳热潮。但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一家美国主流公司想引进,我们公司几个对电影充满热忱、有远见的核心成员马上提出引进《叶问》的想法,果然,《叶问》一推出,不但打进了美国主流市场,还创下史无前例的票房佳绩。”

团队犹如大家庭

如今灰狗扬声已稍具规模,拥有不少优秀的资深员工,像个大家庭一样成长。目前企业总部设在美国德州达拉斯,在台湾和大陆都有分公司。公司主要业务是在全美及台湾等地发行电影DVD及引进亚洲电影到美国主流院线放映的事宜。


美国灰狗扬声公司齐心打拼的优秀的资深员工群策群力,让公司如同大家庭一样成长。(摄影: 祁德萍提供)

诚如Annie感叹:“做电影是一个特别的行业,电影娱乐瞬息万变,我们每天也都在学习新的东西。身处这个行业,最欣慰的就是我们有个坚强而且聪明的经营团队。每天看到我们的成员都这么卖力为公司打拼,大家的心和目标都是一致的。就算遇上了任何再困难的挑战,没有一个人会轻言说做不到,而是想着怎么做才能做到最好!这种向心力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成功的灰狗扬声。”在严峻的经济大环境下,Well Go USA今年的营业额光是和去年比较,已经远远超过三倍。

为宣扬中华文化尽心力

谈到经营公司的心得,Annie回顾说:“经营公司一定要在逆境中不轻言放弃。而且,掌舵者一定要能推测未来,要有远见。很多人会觉得今天花了这个费用,明天一定要有收获,其实这是非常大的错误。我们引进一部片子,从定案、制作、发行到真正看到获利,至少需要九个月的时间。一分劳力一分收获,每个环节都马虎不得。最重要的是坚持,千万不能做到一半觉得片子不会获利就轻易放弃。当然片子也有优劣区隔,如何将片子推进合适的市场使其达到最高的销售量是非常重要的技巧。我们对于市场规划这方面相当重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所发行的DVD产品可以在Red Box、Best Buy、Target、Sears、Wal-Mart、Netflex,甚至于加拿大的Blockbuster等地方上架。”

以前很少有公司愿意上美国院线发行亚洲电影,但最近对于发行亚洲电影感兴趣的美国主流电影公司越来越多,其中不乏像狮门娱乐(Lionsgate Entertainment)及温斯坦影业(The Weinstein Company)等大公司。这种趋势也会使更多美国人注意到好的亚洲影片,Annie认为这是很棒的事,但她还是有点忧心:“大公司是不用去担心,因为大公司绝不会草率发片。最怕就是一些其他小公司没有耐心,随便买了个片子就草草发行、然后想赶快获利拿钱回来。如果是以这种方式做的话,不但维持不了,还可能会把亚洲电影在美国的口碑给拖累了。”Annie 语重心长地说:“做电影赚不赚钱固然重要,但我觉得我所背负的是更深的一种使命感,我想将亚洲电影做出口碑,让美国人看完都会竖起大姆指称赞,所以我们公司在选择发行片子这方面相当谨慎,这也算是Well GO USA为在美国宣扬中华文化所出的一份心力吧,这对身为华人的我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已经升格成为祖母,Annie仍然精力充沛,笑声爽朗。正面的人生观,心存善念,Annie用自己的方式推动了亚洲电影文化,也是她对敬爱的父亲所致上的最真诚的追思。访谈结束之前,Annie不忘呼吁在美华人同胞多多支持国片,并请购买正版电影!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229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曾在14个月写完14本书,九把刀提到那段母亲罹患血癌、白血症又怕并发肺结核的黑暗时期,是为了赚取母亲医药费,以及让妈妈写序的约定,才有写书的动力,现在能看到妈妈健康,还举办母子签书会,他感到很幸运。
  • 西澳奥数中心主任格雷格‧盖博博士是一个勤奋又谦卑的数学家,他带着学生缔造了西澳的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历史性的佳绩,而且不居功,“我能看到的这些结果来自于其他人的影响,我只是带他们再往前走了一点点。我觉得这是一个大家努力的结果...我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他说:耐心、毅力、勤奋和自信的美德,是一个好的数学家的真正定义。这四种素质不仅仅是学好数学的保证,也是自我发展的终身技巧,这是格雷格‧盖博博士最珍视的,他也将此传递给了他的学生们。他的无私、谦卑和重视学生的态度,就像点燃热焰的火花,很可能正是西澳能够如此快速进步,并超越东部大省的真正原因所在。
  • 在美国成名的大提琴演奏家倪海叶是在1991年于纽约林肯中心爱丽丝塔莉厅(Lincoln Center's Alice Tully Hall)的处女秀上崭露头角。她是著名的瑙姆堡国际大提琴比赛(Naumburg International Cello Competition)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等奖获得者。她协奏曲生涯的一个巅峰是在美国十四个城市的巡回演出,并由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星期日早晨》(CBS Sunday Morning)电视节目跟踪报导。4岁开始随着音乐家母亲学习小提琴迄今,热爱古典音乐的倪海叶从未放松每天的练习。音乐让她每天24小时,一周7天都保持振奋;音乐让她整年忙碌,每周演奏4场音乐会,每年有一百多场,另有欧洲巡演和个人演出。“演出很多,但我很享受!”
  • 尽管金穗奖首奖的光环加身,王承洋仿佛仍是当年那个拿漫画给同学看、爱说故事的男孩,历经许多峰回路转的历练及一连串对梦想的苦苦追寻,他说故事的渴望丝毫未减。
  • 第1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正式闭幕,传媒大奖获奖影帝王千源率《钢的琴》剧组亮相红毯。他谦虚地说,还有很多功课要做。
  • 当她的双眼聚焦在天空时,对飞行的热爱陡然萌芽。张瑞芬不但是一位天生的飞行员,也天性大胆并充满冒险精神。她学习了特技飞行,并在加州海岸线社区活动中征服了大量观众……通过飞行,张瑞芬藐视了万有引力及文化和性别的偏见。
  • “艰难革命成孤愤 挥剑长空泪纵横”,1949年12月10日,蒋介石含泪挥毫写下这句诗后,搭机离开成都,飞往台湾,永远离开了他为之奋斗几十年的大陆中国。这是他一生中最悲哀的时刻。
  • 6月4日,在法国罗兰加洛斯球场的红土地上,中国网坛女将李娜捧起了第一座大满贯单打冠军奖杯,成为亚洲网坛第一人。在奖杯的背后,有众所周知的霸气及一般人不知的柔情……
  • 从日本全国各地来了381个“鬼”还有213个“躲人”,以温泉街一带为舞台,玩起了令人怀念的老游戏。话说从2000年以来,这温泉村里的地方有志之士和团体为了把温泉街行销给年少一代,年年都举办“全日本捉迷藏大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