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陕西法制培训班似法西斯营 饿死退伍兵

胥灵申、胥灵勇、母亲和大哥(网路图片)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07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唐明报导)“漫长的饥饿,让我今生永远不会忘掉。”这是47岁越战退伍兵胥灵勇永远抹不去的记忆。陕西省城固县开设法制培训班用暴力、饥寒专门对付去北京的上访民众。2009年6月21日胥灵勇与同是转业军人的弟弟胥灵军因为上访被再次关押,在被关九个多月后,胥灵军被活活饿死。目前这个“法西斯集中营”般的法制培训班还关押众多的上访者。


死者胥灵军当兵时的照片(网路图片)

法制培训班是法西斯集中营

胥灵申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胥灵勇是他哥哥,死者胥灵军是他弟弟,他俩都是转业军人,因失业去北京上访,被关进了城固县法制培训班,于去年3月18日胥灵军被活活饿死,在被关进去九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们亲属多次去看望胥灵军和胥灵勇,想送点御寒的衣物和吃的,遭到拒绝,不知道这个神秘的学习班到底是干什么的。

胥灵军被饿死的当天,胥灵勇也生命垂危,人们才听说这是一个类如法西斯的折磨访民的集中营,去年他们就向几家国内媒体揭露了这一黑幕,但都没有报导出来,最近他们自已在网上发了一个贴子,才引海外媒体的重视,终于将这个08年秘密开设的“法西斯集中营”曝光。


汪定兰大娘为儿子胥灵军关押法制学习班生死不明申冤(网路图片)

每日只限吃二两食物

胥灵勇对大纪元记者描述,他在北京上访被抓回来后,送去县中医院内,其中一个院有三道铁门,进去后才发现法制培训班不是学法制,里面被关押的人都骨瘦如柴,一幢两层楼有几十个房间,没有挂招牌,就像一个法西斯集中营,这就是城固县政法委和公安局对外宣称的法制培训班。

他进去后也一样,前四天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之后每日只吃二两食物,早晚各吃一两面条或米饭,不准许与其他监舍的人说话,否则停两天食物。当时里面有二十人左右,大部分是访民,也有其他不听话而又无法定罪的人,就关进来折磨一段时间,当饿得奄奄一息的时候,让他们交一万元保证金,并写保证书,要保证不再上访和不准透露法制培训班的情况就可以释放。

胥灵军和胥灵勇家里都很穷,哪有钱交,看管他们的人是从社会上招来的,没穿制服,常常对他俩施暴,并对他们两兄弟说:“将用最原始的办法来对付你们!”他们俩天天都在饥饿的痛苦中煎熬,被关押9个月零4天后,于去年3月17日晚还同兄弟说过话,第二天一早就再也没有爬起来了,他自已如果再晚一天送去医院抢救也将饿死在这里。

胥灵勇说,胥灵军生于1970年,90年在武警部队嘉峪关消防支队入伍,曾立三等功一次,通令嘉奖一次,系三等甲级残疾军人,退伍后被安排在城固县84号厂工作,因单位破产而失业。胥灵勇是64年出生,83年参军,84年参加越战的老山战斗,执行任务中脚底部骨折,是三等乙级残疾军人,被安排到城固酒厂工作,因城固酒厂拍卖而失业。

迫害还在继续

许凤成表示,他已74岁,也是转业军人,他因上访先后被城固县法制培训班关押三个月零一天,体重由120斤减少到不足90斤,饿的皮包骨,经常晕倒在“牢房”里,他说, 还有一个叫杨新的伤残军人来探视被关押的战友,被监狱负责人关鑫磊等三人强行抬入“牢房”, 被折磨疯了,文川镇的张芝英被逼得服毒自杀,正在医院抢救,曾被关押的还有未成年的少年儿童和外地的少女。

民主人士陈先生指出:“这是当局穿着法制培训班的外衣,干着残酷的法西斯勾当,对访民特别是退伍军人访民实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浴血奋战的军人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了党的怀抱里。现在还有一个叫武金秀的妇女从去年12月6日关到现在,早已骨瘦如柴了,我们呼吁,立即释放武金秀,撤销类如法西斯的非法的黑监狱,追究涉及的所有责任人。”

评论
2011-07-15 7: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