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访民遭暴打性侵 传1万元可买命

人气 1
标签:

【大纪元2011年07月16日讯】(新唐人记者朱智善采访报导)7月2日,山东访民罗平在国家信访局被以“帮助解决问题”为由拉到久敬庄。在被称为“黑监狱”的久敬庄,罗平遭遇了暴打、性侵。而且,据说,在截访和维稳这个圈子里,给一万元就可以买一条人命。

7月2日下午3点,临沂市驻京办的李玉珍带领维稳团伙将罗平从久敬庄接出来。在久敬庄大门口、在北京警察的眼皮下,李玉珍等人捆绑罗平的双手,并交给雇佣的黑社会人员强行带走。

据罗平向“新唐人”反映,她曾经两次被打昏死过去,都是被用凉水泼醒,最后连一个黑社会人员都不忍,偷偷将伤势严重行走困难的罗平放了,并告诉罗平是李玉珍给了他们5000元钱,让他们随便折磨罗平。还说在劫访和维稳这个圈子里,给一万元可以买一条人命。这位冒死放罗平的黑社会人员还表示,自己将洗心革面,不再跟着维稳团伙干这样伤天害理的事了。

另据悉,李玉珍已经残害了很多临沂市的上访冤民,被其亲手送进精神病院被迫害的不仅仅是罗平一个。

为访民维权的人士张建平先生向“新唐人”表示:罗平的伤势非常严重,在北京三十七八度的高温下,头部必须用厚厚的头巾包住,还要戴上帽子否则疼痛难忍,并且腿部受伤不能行走。而最让罗平最难容忍的是性侵害,她被打晕了两次都是用冷水给泼醒的,黑社会人员在她晕倒的过程中在她身上乱摸进行性侵。

张建平说:“罗平是跟我哭诉的,她无法理解,现在的社会到底是怎么了?十几年的冤情无处诉反遭如此伤害,真是天理难容啊!余惊末消的罗平不敢接触任何人,连电话都不敢接听。”

张建平还表示,所谓的维稳团伙是由公安、地方信访、地方中职办加黑社会组成了维稳团伙。

张建平:“其实他们维护的不是社会的稳定,而是为了他们自已为所欲为,没人监督,随心所欲,百姓的权益受到浸害没人敢告状,大家都能忍气呑生,他们认为就是和谐的社会、稳定的社会。它不是我们所理解的,人与人之间很和谐能够互相尊重,人的权力受法律保护保障,人与人能互相尊重,他是两个概念,所以说他是维稳团伙。”

这种社会现象,他的根源到底在那里?

张建平:“根源是一党专制的制度,没有形式上的监督,没有形成监督制度,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是自己监督自己,中共自已组织抢劫、中共自己组织盗窃,中共自己又去阻止可能吗?监督要靠外边的力量,外边的形式才能起这个作用。肯​​定是制度问题,他的根本在于制度。在这个制度下,制度订的再多、再完善有什么用!哪个落实了!刑事诉讼法,物权法哪个落实啦!民告不了官,百姓的房子被拆了、被抢了,什么也解决不了,你百姓去打官司谁理你呀?因为法院是中共的,你没有办法,是制度问题只要是一党专制,只要是社会主义国家,受害的都是老百姓,都没有人权。”

张建平认为,现在他们的所做所为其实是一种反古现象,警察要抢劫、政府官员要发财,和一群好逸恶劳的黑社会势力勾结,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只要有枪,想抢谁就抢谁,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其实就是共匪又回来了。他说,罗平的事不能再发生了,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不能让他们再这样干了,那就是要改变社会制度,改变一党专制。”

2000年,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大店镇张家岭村罗平的婆婆因为农业税被村支书和村主任活活打死,公安机关将凶手放了。为此罗平和公爹走上上访之路,结果公爹被“车祸”了。据悉,罗平在上访的11年中,无数次遭到劫访维稳团伙的暴力伤害,并被关押精神病院长达6个月之久,经过中共官员无数次暴力洗礼的罗平已经残疾。

相关新闻
律师:江死 周永康掌管公检法将重新洗牌
上海访民上访被拘 患病被弃医院
【投书】多伦路99号的悲惨记录
上海民众:应给江泽民塑跪像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背叛孙中山 宋庆龄的悲剧人生
美卫生部长访台 专家:象征对华战略改变
【直播预告】中共军医唐娟周一庭审
美卫生部长访台“有幸来台传递美方支持”
【思想领袖】梁家杰:大流行揭中共致命威胁
【有冇搞错】抓黎智英抄苹果 两个人最高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