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法制班饿死退伍兵 公安称不知情

人气 5

【大纪元2011年07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唐明报导)陕西省城固县法制培训班采用全封闭、暴力、饥寒的残酷方法对付上访者,致使退伍军人胥灵军被饿死。当地民众称之为“法西斯集中营”。7月16日,大纪元记者致电城固县公安局,对方则表示不知情。

胥灵军的兄长胥灵勇向大纪元记者揭露法制培训班黑幕时说,在法制培训班常常有人因饥饿晕倒,吃在嘴里的烂橘子都要被看管者掏出来,还伴随打骂、体罚;冬天只准穿单薄的衣物和凉鞋。在饥寒交迫和强压下,弟弟胥灵军依然用军人的正气制止暴力,而他自已则遭到更多的折磨。


死者胥灵军当兵时的留影。(家属提供)

昔日为国扛枪 今日被中共饿死

胥灵勇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他和弟弟都是退伍军人,因转业回地方单位后双双失业,由此去北京上访,2009年6月被截回来后关押在这个学习班。

城固县法制培训班从2008年5月成立的,这是一个全封闭的、秘密的、残酷折磨访民的“法西斯集中营”。当地政府用这种残酷的方式以达到息诉罢访的目的,有的即使妥协写了保证也不放过,直至被暴力、寒冷和饥饿折磨致死,他的兄弟胥灵军在这里被折磨了9个月零4天后死去。

胥灵勇揭露说,这是当地政府非法的、惨绝人寰的制民政策,而负责人关鑫磊是罪魁恶首。关鑫磊在殴打其他访民时,胥灵军有种军人的正气敢于去制止和抗议,有一次关鑫磊正在暴力殴打一女访民,胥灵军捡起一块砖头砸在关的肩膀上,胥灵军因此受到更多的折磨。

胥灵勇还说,他们俩兄弟刚进“集中营”都被先饿四天,以后每天只限吃二两食物,被关押的人全都饿得骨瘦如柴。有一次在倒垃圾时,胥灵军看到半个橘子,已烂得发霉,捡起来就塞进嘴里,看管人员发现后硬从胥灵军嘴里把橘子掏出来。还有一次,胥灵军看到走廊的桌子上撒有几根面条,拨拉到碗里,结果被关鑫磊把碗打翻在地。

2009年冬天,胥灵军和其他人仍穿着T恤衫、单裤和凉鞋,许多人脚后跟冻得流血,家里的御寒物品都送不进去,看管人员顶多找几件单衣薄裤的给他们过冬。

胥灵勇向记者泣诉说,2009年10月,有7名伤残退伍军人被解决了安置问题释放了,他俩兄弟也该是安置政策内的,同样写了不上访的保证,但关鑫磊却瞪着眼睛说:“要用最原始的办法对付你们兄弟俩。”2010年3月17日,胥灵军忽然盯着铁窗外发芽的树冠说了三遍“杏花开了,红红的” ,晚上弟弟想喝水被拒绝,异常吃力地爬上床睡去,就再也没有爬起来。

胥灵军被饿死的事件被曝光后,大陆网站相继删掉文章。记者致电城固公安局电话,值班警察回答,她不知道法制培训班的情况以及饿死人的事情,相关领导不在办公室,无法回答具体问题。


胥灵勇从法制学习班出来,入院抢救后的留影。(家属提供)

司法无公正 江泽民的遗产

安徽异议人士马粮钢表示,执行暴力路线的地方政府,在没有法律法规和明文政策允许情况下,用流氓暴力方式制民,但常常被中央政法委用冠冕的称誉来表彰和激励黑恶的一面,之所以关鑫磊饿死人也不受查处,使整个政法系统随着黑恶势力运转,如对胥灵军的尸检报告被做假,不准拍尸体照片,毁尸灭迹、公安、检察院不作调查、法院不立案不作答复等,导致非法机构继续行恶,已将中共的黑恶链暴露得淋漓尽致。

维权人士陈先生表示,江泽民和周永康之流使整个司法系统流氓暴力化,对付访民的法制培训班是从镇压法轮功学员的610洗脑学习班复制出来的,另一个政法系统的一个黑恶机构。

由于中共凌驾法律镇压法轮功学员,导致各级政府无视法律进行流氓执政,而产生大量冤民。中共为了维稳,控制访民与控制法轮功学员一样,去北京上访超过一定数量就掉乌纱帽,这是中共对各级政府的维稳策略,并暗示各级政府,控制可以不择手段,因此产生黑监狱、法制培训班、“法西斯集中营”。

他还说:“中共统治集团将为江泽民个人意志推行的、至今还在延续的、凌驾法律的黑恶暴力政策付出巨大的代价!”

相关新闻
访民单亚娟被关黑监狱 饱受磨难无处讨公道
【投书】我差点命丧无锡黑监狱
7•1多省四万访民北京上访遭关黑监狱
7.1北京黑监狱人满为患 当局铁腕分流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背叛孙中山 宋庆龄的悲剧人生
美卫生部长访台 专家:象征对华战略改变
【直播预告】中共军医唐娟周一庭审
美卫生部长访台“有幸来台传递美方支持”
【思想领袖】梁家杰:大流行揭中共致命威胁
【有冇搞错】抓黎智英抄苹果 两个人最高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