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独立评论】

中国高等教育危机深重

人气 29
标签:

【大纪元2011年07月20日讯】伍凡:各位观众好,现在是独立评论时间。今年3月,清华大学校长在 “两会” 期间哀叹中国教育的失败。之后,过去长期隐瞒的各种资料接连暴露的问题是:中国高等教育经费短缺,许多大学负债累累,大学高考生数量急剧减少,学生质量惊人低下。

由于对中国教育质量的不信任,成群的富人子弟到外国留学,从小学到高中,其人数持续上升。所有的这些问题,反映出中国高等教育的危机深重。MP下载4观看


草庵:首先我们观察“中共当局的高等教育指导思想”。教育应该是属于社会公共福利事业的一部分,当局应该把全民纳税的一部分回馈于服务民众。但中共把教育当作“政治工具”,作为奴化学生和控制学生思想的手段;同时又把教育事业当作“企业经营”,一方面减少对教育事业的投资,更从学校学生身上谋取暴利。有资料显示,过去10年来,中共当局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国内生产总值)不到 “4%” 。

据世界银行2001年的统计,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日本、英国和美国等高收入国家,公共教育支出约占GDP的均值 “4.8%” ,而哥伦比亚、古巴、约旦、秘鲁等中低收入国家,公共教育支出也约占GDP的均值 “5.6%” 。

伍凡:当今的中国教育质量问题的源头和根本原因是江泽民当政、朱镕基任总理期间,当时陈至立任职教育部长,提出了“教育产业化”,要求各个学校自己去创收、增加收入,以弥补中共当局对教育经费支出的减少。 1998年,江泽民任命从未从事过教育工作的陈至立为教育部长,在其卸任教育部长后,江泽民把她升为国务委员,统管全国及全军的教育。

陈至立主管教育部7年,造成了教育改革混乱、教学质量倒退、教风学风涣散堕落。全国滥发大学文凭和学位现象普遍。有20%以上城市适龄青少年,不能享有法定的〈9年义务教育〉。大、中学院校风气差,嫖、赌、抄三风充斥校园。陈至立将教育当作一场大生意,胡搞“教育产业化”,使得本来就没有普及的〈9年义务教育〉制度名存实亡。

在对大学无限度扩招的同时,对学生收取巨额学费。不少农家子弟的父母靠卖血供养子女读大学,但是陈至立对教育投资却很少,鼓励教授搞项目发财,学生素质明显下降。教育腐败和学术腐败严重,好不容易上了大学的人付了巨额学费却学不到东西,找不到工作。

草庵:中国当局审计署近期披露,在全国省市县三级地方的10万亿元债务中,全国1,164所地方所属的普通高校,就占到了2634.98亿元。而这数据,只是通过各高校向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上报的数字汇总而来,实际上高校的贷款数目可能是2634.98亿的几倍。

随着大陆各高校还债高峰的陆续到来和央行的多次加息,高校还本付息压力急剧加大、财务风险不断增高。有的高校收到的学费,基本上是用来偿还银行的贷款。债务问题已经成为中国大陆各高校最为棘手的问题之一。各高校负债的重担、教育质量的恶劣,由于“教育产业化”带来的巨大危机,可能会导致一系列高校的破产。这些问题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伍凡:部分高校为了偿还巨额债务,居然成了土地“倒爷”。北京晚报曾经透露,位于河北秦皇岛市的燕山大学因出售教育征地引发当地农民不满、浙大城市学院拟出让校区60亩土地还债,高校卖地还债的新闻不绝于耳,也引起了社会各界极大的争议。

南方都市报曾经报导说,从1999年开始的大学扩招,在“负债经营”理念的指导下,各个高校直接向银行大量贷款,盲目扩张,修建操场、教学楼、办公楼乃至圈地。据统计,高校基建总额中80%以上来自银行贷款。高校债务缠身,学校的如意算盘是“通过扩大招生、提高学费来偿还贷款”。然而,随着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形势严峻,高校只可能减招,高校提高学费的如意算盘已经落空。

草庵:按照严格财务核算制度,一些高校其实已经破产。特别是有的高校征几千亩地建大学城,一期、二期工程建好,三期、四期没钱了__,校园里一片荒草。中共当局不愿让大学破产,大学也是吃准了当局最后一定会买单,所以才会放心地贷巨款。这巨大的经济黑洞就很可能成为引发重大经济危机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然而尽管如此,借钱、负债、买地皮、盖楼已经成为衡量一个大学校长是否称职的衡量指标之一。日前一位某理工大学的院长、博士生导师曾__表示,前任校长任职8年来的功绩之一就是搞到了钱,又为学校买了2000亩地,盖了大片的楼房。因为这些大学校长们知道,举债扩建大学是看得见的政绩,日后自有政府买单。

伍凡:很多高校经济窘迫,陷入财务危机。以清华、北大、复旦、交大为代表的四大名校硬件设施,不逊于世界上任何一所一流高校;可巨大的投资入没有相应有价值的产出。在科学前沿领域原创性、基础性的重大创新方面、以及为全人类贡献普适的价值和思想方面,众多名校作为甚少。众多名校学术腐败、信誉欺诈,以四所名校为代表,上至院士、博导,下至研究生、大学生,都有抄袭剽窃的行为。

久负盛名的耶鲁大学前校长小贝诺•施密德特,针对中国大学近年来“做大做强”之风表示:他们以为社会对出类拔萃的要求只是课程多、老师多、学生多、校舍多,学者退休的意义就是告别糊口的讲台,极少数人对自己的专业还有兴趣,除非有利可图。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真正意义上的事业。小贝诺•施密德特甚至直言:“红色中国没有一所真正的大学”。(注:2009年09月29日,耶鲁大学否认曾刊登这篇文章。又有网民发帖称:此文是1987年耶鲁大学开学典礼上,校长演讲稿拼凑而成的)。

草庵:中国教育部下属的 “中国教育在线” 近日发布《2011年高招调查报告》,数据显示:全国高考生源在2008年到达到1,050万人后,开始全面下降,最近两年累计下降了200万,部分高校将因生源枯竭面临生存挑战。报告显示,自从1999年高校扩招以来,中国高等教育获得了突破性发展。

但伴随人口出生率的下降,预计高考生源持续加速下降趋势将延续至2017到2020年前后。连续三年来,出国留学人数分别增长了24.4%,27.5%,24.1%,其中增长最快的是高中毕业出国人数。同时,在高中毕业生中,放弃高考、放弃考试、放弃报到的 “三放弃” 现象逐渐显现,这都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生源减少。高考生源连年下滑的主要原因是人口出生率下降造成的,同时低龄留学、就业压力、经济问题也是造成高考生源下降的主要原因。

伍凡:生源下降的同时,高校招生计划仍缓慢增长,高考录取比例反而迅速攀昇。报告表明,最近3年全国高考平均录取比例快速增长,已经从2008年的57%,多个省市的录取比例超过80%,部分省市已经超过85%。这种超高录取比例,不仅表现在北京、上海等发达地区,过去 “上大学难” 的生源大省,也出现了快速增长。

在2011年生源持续下降的情况下,录取比例的快速上升,给高校招生与生源质量带来了直接影响。部分地方的专科录取分数线已经很低,算下来平均每门课业的分数不足30分,生源质量大幅下滑。

草庵:“华尔街日报”报导,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发布的报告显示,去年有12万8000名中国人到美国留学,中国是向美国输出海外留学生最多的国家。美国的中国在校大学生增加了50%,至4万人,是2005年的4倍多。中国教育体系长期以来举步维艰。

批评者说,这种教育体系十分脆弱,它依赖的是死记硬背和僵化的考试内容。可能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正在为学历而读书,但他们接受的并不是分析性和创造性的思维训练。同时中国教育总是为经费短缺、城乡不平衡及农民工子女受限等问题所困扰。由于老龄化人口的增加,中国可能会在未来一、两年内面临劳动人口减少的问题,技术工人更是短缺。

跨国企业和中国公司对中国大学毕业生都有同样的抱怨,说他们无法独立完成工作,缺乏团队工作应有的社交技巧,过于自负而不愿学习新技能。中国亿万富豪不让孩子留在国内读书,现在的问题变成了他们孩子的孩子将在哪里受教育了,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把小孩送到国外念书。

伍凡:清华大学100周年校庆日胡锦涛发表讲话,承认中国高等教育还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要求,同国际先进水平还有明显差距。官方新华网则发表评论,指中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仍有3大问题:“包括缺少对科研、教学的追求;缺少全球化视野;缺少宽松环境与平和心态”。

根据各国公布的世界大学排名,2010-2011年度〈泰晤士高等教育〉大学排名中,香港大学、香港科大分居第21和第41位,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排第37名和第49名,清华大学则是第58名。另在〈QS世界大学排名〉评比中,清华大学排第54名,同样落后于港大和北大。香港大学之所以起过北大、清华,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香港大学是教授治校,是专家治校;而北大、清华是中共治校,是外行治校,差别太大了。陈至立治中国教育,害死中国教育。谢谢您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草庵:再见。

“本文仅代表节目主持、评论者的观点”

相关新闻
中国高等教育质量出现严重滑坡
中国高等教育的改革--记港大副校长程介明演讲
微言:可悲的中国高等教育体制
丘成桐再批中国高等教育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成都一男子持刀被警开枪击伤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踪:欧洲疫情现缓和迹象
【直播】4.6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3万
【纪元播报】杨宁:替中共撇罪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纪元播报】中共隐瞒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约华为
【现场音频】援鄂医疗队:武汉比之前更危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