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闻】皖南事变 —— 毛泽东隐害项英

人气 125

【大纪元2011年07月22日讯】蒋介石为兑现对莫斯科的承诺,给中共予以生存之地,在1940年7月,下令新四军北上去华北,把长江流域让给国民党。

这年的12月10日,蒋给项英的路线是走皖东路,这条路的渡口在繁昌、铜陵。另一条是朝东南方向,在长江的下游江苏的南部的镇江渡江。因为镇江一带国民党的韩德勤部正和新四军打仗,蒋怕项去参战,所以给当时名义上是项英的上级顾祝同发电报说:“查苏北匪伪不断进攻韩部,为使该军江南部队,不致直接参加对韩部之攻击,应不准其由镇江北渡,只准由江南原地北渡。”

毛泽东一开始没有理会蒋。到二十九日,毛批准了这条路,对项英说:“同意直接移皖东分批渡江。”可第二天,毛泽东突然打电报要项英改走蒋介石不允许的苏南路线:“走苏南为好。”

这一路线更改,毛没有通知蒋。

蒋还以为项英会按他的要求走皖东线。在一九四一年一月三日发电报给新四军军长叶挺。重申皖东线,并说他“沿途已令各‘国民党’军掩护”。

项英发现蒋并不知路线已改变,赶紧在4日给蒋发了封电报通知他。可这封关键性的电报蒋根本没有接到。毛在早先时候就有令,禁止中共的所有将领不得私自与蒋通电,一切电文都要经他。再由周恩来转,这样,项英的一份救命电报被毛扣下了。

一月4日晚,在发完电报,又苦苦等了好几个小时,估计蒋也可能收到电报会命令沿途停止一切枪炮开火,给自己让路,项英和近万人的新四军漫漫进入了国民党十几万大军的驻扎区。

项英的总部有一千余人,部队有八千余人,原先驻扎在黄山之侧的云岭。在早先时候,毛把百分之九十的队伍都已调到江北,组成了江北指挥部,由当时毛的盟友刘少奇负责。项英管辖的队伍不到百分之十。

再说,国民党的十几万大军没有任何人得到项英要过路的通知,以为是新四军来挑衅,就开了火,因黄桥之战中,国民党将领被打死而痛恨新四军的顾祝同,6日下令把项英的部队“彻底加以肃清”。

皖南事变爆发了。

慌乱中,项英一封又一封电报发给毛,要毛向国民党交涉停火。毛毫无动静,到了9日,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刘少奇致电毛谈及项英之事,毛才回电说他什么情况也不知道,5日以后就没有项英的消息:“得叶、项5日电报告:他们4日晚开动,5日晨到太平、泾县间。此后即不明了。”其实,毛是在掩盖事实真相,1月 6日至9日,是国民党部队围歼新四军最激烈的4天,毛没有接到项英的电报?在这些日子里项英的电台不断发报,求救。刘少奇都收到了,独独毛泽东没收到?如果电台有故障,为什么在这重要的人命关天时刻不马上修好?

毛的电台似乎总是在紧要关头出故障,很合毛的心思。西安事变时,他也声称没有接到莫斯科要他协助释放蒋的指令,现在他又声称没有收到项英向他求救的一连串电报。

毫无疑问,毛不想为新四军解围,他要用这近万人的生命作代价,要蒋介石消灭他们,这样莫斯科才有可能批准他和蒋对抗,并有可能莫斯科会出兵协助他。同时也除掉了项英这个心腹之患。

早在1930年前后,项英很想制止毛用血腥暴力打AB团,毛曾诬陷项是AB团的后台。开始长征时,项英又极力反对带着毛,项英觉得,毛很有野心,处处对抗中央。有伺机夺权的可能。

所以,毛和项有不解之仇。

自从在1月9日收到刘少奇的电报后,毛的电台又复活后。10日,新四军总部报告毛:“支持4日夜之自卫战斗,今已濒绝境,干部全部均已准备牺牲。”“请以党中央名义及恩来名义,速向蒋、顾交涉,以不惜全面破裂威协要顾撤围,或可挽救。”

然后,毛一动不动。

10日那天,项英自己又给蒋去了电文,恳求撤围,可这封电报再一次落入毛手中。

毛后来对周恩来说,项英的这封电报比前一封“立场更坏”,“此电决不能交,故未转你处。”

直到十二日,毛才让周“向国民党提出交涉,即日撤围。”但毛用“据云尚可固守七天”的慌言替代新四军总部早已报告的“今已濒绝境。”

周恩来在十三日才向国民党提出抗议。可蒋介石已经在前一天主动下令停止攻击了。

也就在周恩来向国民党提出抗议的同时(13日),毛突然活踽起来,叫周恩来“向全国呼于求援。”毛命令部队:“军事上立即准备大举反攻。”“已不是增兵威胁问题,而是如何推翻蒋介石统治问题。”“一下决心,就要打到四川去,打到底。”

毛没有挑起和蒋对打的战争。莫斯科也没出兵。莫斯科制止了毛的行为。可毛赢得了一系列胜利。首先,他的宿敌项英死了,在蒋介石下令停火后,项英逃了出来。

3月14日深夜,在一个山洞里睡觉时,被副官开枪打死。这名副官本来就对共产党不满,打死项英后,他拿了项英身上的金条、财务投向国民党了。

还在项英刚刚摆脱国民党乌黑时,毛泽东就迫不及待地以中央名义发决议,给项英冠以种种罪名,把皖南事变说成是他“一贯机会主义领导的结果”甚至影射项英是内奸:“此次失败是否有内奸阴谋存在,尚得考查,但其中许多情节是令人怀疑的。”毛还真能倒打一耙。毛也作好充分的准备,就是你项英也活着回来,也要整死你。

直到今天,皖南事变的账仍算在项英和蒋介石身上。

(文章来源:博客中国)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新闻
中共乘国难以“扩张”的口号与阴谋 ——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新四军“抗日”和皖南事变真相
新唐人透视中国:辛灏年谈《谁是新中国》
中共借抗战窃国 中华落共党魔爪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唐娟潜逃中领馆 联邦诉隐瞒身份
【珍言真语】金钟:美驱逐中记者 意识形态脱钩
【纪元播报】疫情二次爆发 远离中共的再选择
【一线采访视频版】黑格比袭温州 顶篷被掀人被吹跑
美卫生部长访台 分析:川普一石四鸟策略
【薇羽看世间】背叛孙中山 宋庆龄的悲剧人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