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太爷驱逐活道士

云儿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08月11日讯】

清人汪道鼎述说:许玉年先生,是我的伯母舅。他学问渊博,能诗会画,性格耿直无城府,急人之难,唯恐不及,尤其爱才,见别人有一点长处,赞不绝口。

许玉年先生在道光辛巳年(1821年)以举人身份出任甘肃环县知县,后来调任敦煌知县,又升任安西知州。他所出任的地方都是极边远地区,百姓大多诚朴,没有内地刁滑习气,先生施政简易清静。

先生遇到诉讼当日判决,不拖延羁押;先生操守极廉,闲暇时就召见当地儒生才秀,指点文章;先生又见当地桑树很多,特地从家乡雇养蚕妇前往教授当地人养蚕缫丝之法。先生所到之处颂声大作,离任时百姓都设像祭祀。许玉年先生年过五十岁就病逝于安西官舍。

之前敦煌县城隍庙道士某某,多有不法行为,先生作知县时将他驱逐出境。等先生离任后,某道士又打通关节,重霸庙中住持,不法如故。一天早晨某道士起床后,忽然卷铺盖要溜之大吉,神色非常仓皇。

有人问他,某道士说:“我昨晚睡后,梦中听见呵殿声、鼓吹声。出去一看,是新城隍到任了,威仪很齐整。我正在旁边窥视,忽然听见堂上传呼‘速拿某道士’,我被两个衙役套上锁链押到城隍面前。我抬头一看,就是前任县官许太爷。许太爷厉声叱道:‘你被我驱逐出境,既然趁我离任伺机潜回,就应该安分守法,却仍然怙恶不悛!今日本应取你性命,我姑念刚莅任,酌情给予薄惩!’随即飞签下令痛打我若干大板,打完后呵斥我即日离庙,不要再逗留取死,命令衙役将我撵出去。我到台阶时跌了一跤,惊醒后两大腿痛不可忍,如今还怎敢再呆!”某道士竟携行李踉跄而去。

当时敦煌人还不知道许玉年先生去世。后来一打听,原来某道士看见先生莅任之时,就是先生在安西临终之日。正直的人死后成神,原来千真万确。许玉年先生的长子许彦直,是我的堂姐夫,在广东当知县;次子许缘仲,现在江苏泰州做官,有循良的美名;三子许润泉,五子许冶金,先后中举,现任郎中主事级别职务。由此可见许玉年 先生福报子孙的深厚。

坐花主人汪道鼎说:“许玉年先生作知县八年,所就任之处都是瘠苦的边塞地区。先生却能艰苦节俭,安之若素。先生吃饭没有两个菜,身边没有姬妾,自己清正廉洁之余,还能周济亲族。先生每年一定在过年前远道汇回钱,根据亲疏分给每家亲戚几两以至于几十两银子。依靠先生银子御寒过年的亲戚常常有几十家。而先生清白自持,他循良的事迹,甘肃人至今还能道来。先生死而成神,子孙贵盛,难道不应该吗?”@*

(根据清代汪道鼎《坐花志果果报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陈寔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能心平气和地去处理。有一次,他看见有人窜到他家里,爬到房梁上。他就叫来子孙们训诫说:“做人应当勤奋自勉,人的生性本没有不好的,只是受饥寒所迫,才会去做不义的事,像梁上趴着的人,就是这样。”
  • 韩系伯认为自己的桑树荫影,妨碍了别人的家,就又向自己的范围内,移退了几尺,邻居接着就侵占过来。
  • 柳公权曾经在竹箱子里,收藏了几个银杯子,竹箱子盖得很严实,而里边的银杯子却不见了。
  • 晋朝时,大将王浚,自以为平定东吴功劳巨大,可是,却受到王浑的抑制。他每次上朝见到皇上,就叙说前线打仗的劳苦,以及受冤屈的状况,以致于不能控制自己的愤怒,说话态度傲慢,极不礼貌。皇上都宽恕了他。
  • 赵忠定,即赵汝愚。南宋大臣。字子直,饶州余干(今属江西)人。乾道年间的进士。光宗时任礼部尚书等职。宁宗时任右丞相。
  • 南朝‧宋时,庾业(人名)的家里很富有,经常设宴请客,菜肴都很丰盛。但是,他在招待宗悫时,却只做很一般的饭菜,说:“宗悫是军人,习惯吃粗菜淡饭。”宗悫也不推辞,也不难过。吃饱后就走了。
  • 周穜,是宋代的泰州(今江苏泰州市)人,字仁熟。担任右司理。后被苏轼荐举为郓州教授,后又升为著作佐郎。
  • 大概生活中的事情,黑与白、善与恶,只应当存在于自己的心中,不应该常常挂在口头上。内心运筹,十分精明;外在表现,非常浑厚,这便是才能出众者的气量。
  • 庸俗不洁的慈善,多出现在富贵人家。他们凭借诈骗、克扣、剥削、偷盗而取得来本属百姓的财富。他们用那些肮脏钱,所买的祭祀、礼拜神佛的供品,都是不净之物。他们的拜神、祭祀之举,都属于不洁的慈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