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毛泽东大字报掀文革血腥 摧毁中华伦理

1966年8月,中国游行队伍中抬出的毛泽东《炮打司令部》大字报。(网络图片)

人气: 4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1年08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综合报道)历史上的今天,1966年8月5日,毛泽东不经过中共政治局讨论和中国当时的最高行政系统,个人独裁专断写下《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并在《人民日报》上公开发表,其矛头直指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阻碍文化大革命的进行。

毛的这篇大字报在中华大地上掀起了红色恐怖狂潮,使全国人民陷于长达十年的血雨腥风浩劫,也系统地破坏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道德伦理,中国当时出现儿女检举父母、朋友之间相互出卖、父母“大义灭亲”的情况,中华五千年文明的仁义礼智信的道德伦理,在这场文化大革命的血腥风暴中几乎被摧毁。

十年浩劫:摧毁中华传统伦理道德

中共毛泽东发动的文革,挑动斗争和人的魔性,煽动仇恨,彻底摧毁了中华传统古训的三纲五常、师道尊严等伦理道德。夫妻反目、兄弟成仇、子女揭发批判父母、学生批斗殴打老师、徒弟殴打师傅、辱圣人、谤神佛、砸孔庙、焚古书,各种无法无天、逆天叛道的乱象司空见惯。从中共高官到普通平民百姓,人人置身其中,难以自保,不是昧着良心揭发批斗别人,就是被人揭发批斗。


毛泽东发表其大字报后,大字报揭批风潮席卷全国各地。(网络图片)

中共自己也称发生于1966~1976的文革为“十年浩劫”。80年代,中共中央下令对全国29省市进行统计,整个文革波及遭殃者至6亿人,占中国人口的一半左右。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曾对南斯拉夫记者说:“当时有约一亿人受株连,占中国人口的十分之一。”

专家根据中国县志记载的统计,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至少达773万人。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报告说:“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经过两年零七个月的全面调查、核实,重新统计的文革有关数字是: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万8千余人非正常死亡;13万5千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武斗中死亡23万7千余人,703万余人伤残;7万1千2百余个家庭整个被毁。”

这场史无前例的政治运动,名副其实的“革中华民族文化之命”,它彻底切断了炎黄子孙与中华历史、传统和文明在文化上的联系,颠覆毁灭了五千年中华传统和价值观,对中国人心灵和道德的摧残破坏一直延续至今日。


批斗中共元帅彭德怀,中共元老张闻天同场陪斗。(网络图片)

文革批斗刘少奇大会 (网络图片)

“宋彬彬”向“宋要武”的转变


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宋彬彬为毛佩戴上红卫兵袖章,毛为宋改名“宋要武”。(网络图片)

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北京师范大学女子附属中学学生、上将宋任穷之女宋彬彬给毛戴上红袖章。据当时的党媒报道,毛泽东问:你叫什么名字?答曰:宋彬彬。毛再问:是哪几个字呀?答:是文质彬彬的“彬彬” 毛说:不好,要武嘛。于是改名“宋要武”。


文革期间,天安门前的疯狂红海洋。(网络图片)

1966年,毛泽东接见红卫兵,天安门前的疯狂红海洋。(网络图片)

因为毛泽东的接见和指示,宋彬彬的名字变成了“宋要武”。8月20日,党媒《光明日报》发表署名宋要武(宋彬彬)的文章《我给毛主席戴上了红袖章》,翌日《人民日报》转载。

宋要武在文章中说:“过去,修正主义的教育制度紧紧地束缚着我们,想把我们革命的棱角都磨光磨圆,把我们磨成不敢造反的文质彬彬的书呆子。今天,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毛主席给我们指明了方向,我们起来造反了!我们要武了!从“彬”到“武”,这反映了人们思想的一个大变动,反映了革命的小将们在成长,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产物,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事情。”

尽管宋彬彬本人在文革多年后称这篇文章是记者越俎代庖强加给她的,但是当时党媒铺天盖地的宣传造势已经令“宋要武”红遍中国,成为红卫兵狂热暴力的象征和符号,刺激并引发全国各地发生打人事件。红极一时的宋彬彬/宋要武也在十年浩劫之后臭名昭著。

就在毛泽东接见宋彬彬的前夕,8月5日,宋彬彬任红卫兵造反派主要负责人的北师大女附中,发生了学生活活打死50岁女教师的人间惨剧:该校高中一年级的一些红卫兵学生将卞仲耘等三个副校长、两个教导主任打成“黑帮”,对这五个人批斗,往他们的衣服上倒墨汁,强迫他们跪在地上,用带铁钉的棍棒和军用铜头皮带殴打,用军靴践踏,从锅炉房提来开水烫他们,折磨达数小时,其过程令人发指。50岁的第一副校长卞仲耘被打死,另一位副校长被打骨折。


1966年8月5日,四个孩子的母亲、北师大女附中50岁女校长卞仲耘老师被该校学生活活打死。图为卞仲耘生前和家人的合影。(网络图片)

8月18日毛泽东接见宋彬彬等红卫兵后,中国凡有“文”字者皆一律改为“武”字。北师大女附中一度改名为“红色要武中学”。在该校的化学实验室里,红卫兵又把一个附近饭馆的18岁的女服务员绑在柱子上打死。

根据官方内部记载,在北京,在“8.18”以后的二十天中,有1772人被红卫兵打死。大规模的群体暴力迫害迅速在全国蔓延,女教师卞仲耘的命运成为很多人的命运。

文革后的今天,提到“宋彬彬”的时候,亲历文革的人们想到的是革命名义下的疯癫、残忍,想到的是人民的呻吟、流血以及那祸国殃民的动乱。

刘少奇之女公开揭批父母

在文革荒诞岁月里,传统的家庭伦理和人性亲情被彻底颠覆,夫妻反目、兄弟成仇、子女揭发批判父母的悲剧比比皆是。受共产党“斗争哲学”的毒害煽动,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女刘涛公开揭发批判父母便是其中一例。

刘涛是刘少奇和前妻王前所生的女儿,王光美视其如同己出。1965年7月,刘涛加入中国共产党,文革爆发时为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学生,并担任该校红卫兵和文革筹委会等领导职务。

1966年8月21日,江青找刘涛谈话之后,刘涛在清华大学贴出了大字报《跟着毛主席干一辈子革命,造王光美的反》(原载清华大学《井冈山报》1966年12月31日)。1967年1月3日,刘涛在清华大学和中南海职工食堂等地同时贴出一式三份的大字报《看!刘少奇的丑恶灵魂》,揭发批判亲生父亲刘少奇。


批斗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网络图片)

7月22日,刘涛与生母王前、弟弟刘允真联名写出大字报《坚决支持北京建工学院八一战斗团揪斗刘少奇的革命行动》,由刘涛与刘允真送到中南海外“揪刘火线”,给批斗刘少奇火上浇油。

刘涛在大字报中表示,通过学习毛主席著作,认识到从前站在自己父母的立场上是错误的,“对家庭、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就应当仇恨”。刘涛揭发继母王光美用资产阶级一套腐蚀了很多人,说王光美如果要顽抗下去,那只有自绝于人民。刘涛还指控:“刘少奇在政治上的错误比王光美严重得多,他负的责任更大。”

刘涛披露,王光美听了刘涛要揭发她后,气得直发抖,哭着对她控诉了一番,说她没良心。王光美还抱着她哭了一通。但是刘涛不为所动,在大字报中表示:“我想,不住中南海就不住中南海,断绝家庭关系就断绝家庭关系,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的家庭不要我,党和人民要我!”“通过我所讲的这些可以看出,两条路线的斗争在我们家是多么的激烈。”

透过女儿骗母亲,北京30万人批斗王光美

1967年1月6日,清华大学化学系学生、“井冈山”造反兵团头目蒯大富带领红卫兵“精心设计”,上演了一场所谓“智擒王光美”的闹剧。蒯大富等红卫兵逼迫刘少奇与王光美的女儿刘亭亭给王光美打电话,诈称他们的另外一个女儿刘平平在路上被汽车压断了腿,需要截肢,把刘少奇夫妇骗到医院,然后连夜将王光美绑架到清华大学审问、批斗。

从1968年5月29日到7月27日,在蒯大富领导下,清华大学武斗一直没有停息,这就是臭名昭著的“清华百日大武斗”。

文革前,王光美曾经穿旗袍戴项链,随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出访外国,一时风光无限。结果引起中共“第一夫人”江青的妒忌不满。江青曾说“王光美出国访问时戴项链,完全是资产阶级的作风”。


1967年4月10日,清华大学30万人批斗王光美大会。(网络图片)

1967年,清华大学批斗王光美大会(网络图片)

1967年4月,“春寒料峭”的北京初春,在江青的支持下,在清华大学召开了批斗王光美的30万人大会。在众目睽睽下,王光美被逼穿上丝绸旗袍,脖子上挂着用乒乓球串成的大项链,被批斗羞辱。党媒记者还拍了许多王光美丑态百出的照片流传全国。

关于逼王光美穿旗袍,清华大学井冈山兵团《井冈山报》记录了这段红卫兵文革三审王光美的对话:

王(坚决拒绝穿旗袍):反正你们不能侵犯我的人身自由。

红卫兵:(哄堂大笑)你是三反分子老婆、反动的资产阶级分子、阶级异已分子,别说大民主,小民主也不给,一点也不给,半点也不给。今天,是对你专政,没有你的自由。

王:这是绸子的,太冷了。

红卫兵:“冻死苍蝇未足奇。”(注:毛泽东诗词中的一句话)

1967年8月5日,为庆祝毛泽东《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发表一周年,北京天安门广场召开了百万人批刘大会。与此同时,中南海内部也对刘少奇夫妇俩进行长达2小时的谩骂和扭打。

中共还先后成立了王光美专案组、刘少奇专案组(周恩来任组长)。这两个专案组采用刑讯逼供、弄虚作假、先定性后罗织罪名等卑鄙手段,制造出所谓“铁证如山”。于是中共毛泽东将刘少奇打成“叛徒、内奸、工贼”,并开除出党,将王光美打成“美国战略情报局特务”,为美国和台湾蒋介石“窃取最机密的战略情报”。

1969年,刘少奇在监禁中遭受长期残酷迫害后惨死。王光美被投入秦城监狱关押,几乎丧命。文革期间,刘少奇一家,4人惨死,6人坐牢。刘少奇长子刘允斌在内蒙古卧轨自杀,长女刘爱琴被关在“牛棚”里遭受毒打,次子刘允若在监狱里患脊椎结核,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女儿刘平平被逮捕入狱,刘亭亭在工厂劳动改造。

母亲唆使儿子杀害父亲

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曾经在大学讲台上授课的薛适先生,多年后在《八十岁的回忆》文章中披露了这样一个家庭惨剧:文革期间,山东有一个老太太唆使未成年的儿子用斧子砍死了高烧卧床的爸爸,因为儿子的父亲、她的丈夫是“反革命”。

有网友评论说:在毛共执政期间,类似的悲剧不知道发生过多少。许多热血青年在土改中带头斗争自己的地主爹娘,导致父亲被活活打死。后来才无限痛苦地发现,自己非但没因此赢得我党赏识,反倒成了“杀关管”家属,属于“与我党有杀父之仇”的天然怀疑对象。揭发父母的刘少奇女儿刘涛、林彪女儿林豆豆与那些所谓“地富反坏黑崽子”的区别,只在于“革命革到自己头上来了”而已。

毛泽东态度变化 彭怀德一天被毒打7次


批斗中共元帅彭德怀(网络图片)

1958年,毛泽东发动大跃进造成大饥荒,饿死4千万无辜百姓,死亡人数是抗日战争期间死亡人数的两倍。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中共元帅彭德怀公开上书毛泽东,为民请命,反而跟黄克诚等人被打成“反党集团”。此后,彭德怀被撤销国防部长职务,被贬到西南三线。

2007年第11期《党史博览》刊登阎长贵的回忆文章,阎长贵曾在文革初期担任江青的秘书。阎长贵表示:“文革中江青为什么敢于提出‘把彭德怀弄回来’?说到底,恐怕还是毛泽东对彭德怀的态度起了变化。”

于是就有了北航红卫兵造反派头目韩爱晶胆敢非法强行从西南揪回彭德怀元帅,对彭进行残酷批斗毒打。

1967年7月9日,韩爱晶等红卫兵在北航的一间教室里对彭德怀开小型“审斗会”,带头对彭德怀逼供和殴打。因为彭怀德据理驳斥,拒绝签“认罪书”,韩爱晶恼羞成怒,先后7次将彭打倒在地,使彭的前额被打破,左右两侧第五、十肋骨骨折,肺部受内伤。

一个星期后,北航又召开了数万人的“批斗大会”,不顾彭德怀的严重伤病,对彭搞“喷气式”批斗折磨,会后又挂牌游斗,并再次毒打彭德怀,连陪斗的中共元老张闻天的头部也被打成血肿。

十年文革浩劫,惨无人道的批斗会席卷全国。从中共高官到普通平民百姓,人人置身其中,不是昧着良心揭发批斗别人,就是被人揭发批斗,被批斗者尊严尽失,备受屈辱。高压的政治环境让人人恐慌,今天打人的说不定明天就在台上挨斗被打。多少家庭破碎,无数妻离子散的悲剧在全国各地上演……


文革批斗会(网络图片)

文革批斗会(网络图片)

毁灭中华传统文化——革中华民族文化之命

文化大革命这场政治运动本身,是名副其实的“革中华民族文化之命”。它彻底切断了炎黄子孙与中华历史、传统和文明在文化上的联系,颠覆毁灭了五千年中华传统和价值观,对中国人心灵和道德的摧残破坏一直延续至今日。


强迫出家人辱骂诋毁神佛(网络图片)

在毛泽东带头反中华道德伦理的毒害下,受中共高层指使,红卫兵不仅肆无忌惮的批斗打人,而且辱圣人、谤神佛、砸孔庙、焚古书,把中华五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宗教信仰和习俗当作“四旧”予以无情地破除和毁灭。

1966年,北师大造反派头目谭厚兰在中央文革指使下,带领井冈山的200余红卫兵,在山东曲阜召开了捣毁孔庙的万人大会。从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谭厚兰他们共毁坏文物6千余件,烧毁古书2,700余册,各种字画900多轴,历代石碑1千余座,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文物的国宝70余件,珍版书籍1千多册。这场浩劫是全国“破四旧”运动中损失最为惨重的,留传了数千年的中华宝贵文物,遭受了空前的大破坏。


烧毁孔圣人“万世师表”匾(网络图片)


砸孔庙,辱圣人。(网络图片)

下面是曲阜师范学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讨孔战士”的实录:

“由红卫兵和贫下中农组成的突击队,带着深仇大恨到了孔林。他们抡起橛头、挥舞铁掀,狠刨孔老二及其龟子龟孙们的坟墓。经过两天的紧张战斗,孔老二的坟墓被铲平,‘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的大碑被砸得粉碎!孔老二的七十六代孙令贻的坟墓被掘开了……孔林解放了……在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耀下,获得新生了!”

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指出,毛泽东发起的文革使中国文化人遭遇了亘古未有的残酷整杀。多少著名的作家、艺术家、演员被活活迫害而死,多少无辜的文学艺术工作者因被强加上了莫须有的罪名而惨遭批判和斗争。

仅上海音乐学院在文革中就有200名艺术家被迫害身亡。三、四十年代为共产党打天下曾“功勋卓著”的共产派文化人几乎被一网打尽。被共产党封为“人民作家”的老舍、人民演员的舒秀文、上官云珠等一大批作家和艺术家,只能含恨诀别人间。安徽的著名黄梅戏演员严凤英,虽已被逼自杀,尸体还要被军代表和造反派勒令“脱光解剖”,要“寻找向台湾国民党发报的发报机”……

虽然中共称十年文革为“浩劫”、“内乱”,民间则称之为“太阳最红,而人间最黑”的年月。

评论
2011-08-05 10: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