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36计(五十二)

王维洛博士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1年09月15日讯】

三峡工程移民安置规划中写道:“地表坡度要在三十度以下,这一条虽然略大于国家规定的二十五度可垦坡度,但是考虑到将可垦地垦殖为耕地时,还要做工程措施,所以垦殖后的坡耕地是可以满足国家规定的。”(注:《长江水利委员会:移民研究》,湖北省科学技术出版社,武汉,一九九七年,第四十九页。)

可见,三峡工程不是不知道在二十五度以上的坡地上开垦,为法律所禁止,根本是明知故犯,有法不依。为什么三峡工程敢明目张胆地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鼓励于三峡地区开垦二十五度以上的陡坡地呢?原因就在于:三峡工程是钦定的重点项目,有人以言代法,以权压法。李鹏在一九九八年十一月视察三峡工程时,对陡坡开垦作了如下指示:“二十五度以上坡地要停止开垦,已开垦的要达到梯田标准。梯田上可以种植经济林木,包括果树,可以防止水土流失。”

水土保持法禁止在二十五度以上陡坡地开垦种植农作物,而李鹏对这违法活动却不追究法律责任、加以处罚,反而指示将开垦的陡坡地修成梯田,甚至认为如此不但不会引起水土流失,还可以防止水土流失。根据水土保持法规定,只有在该法施行之前,已于禁止开垦陡坡地开垦种植农作物者,需逐步退耕,植树种草,恢复植被,或者修建梯田。水土保持法颁布之后,二十五度以上坡地的一切开垦活动,都是违法活动,无论是以梯田形式,还是以其他形式开垦。

那么,如果在禁止开垦的陡坡上从事违法活动,被查觉之后,只要依李鹏所言,改建成梯田便行,将使得在二十五度以上的陡坡开垦,永远持续下去,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至此也就成为一纸空文。

库区水土流失

在三峡地区的山坡上修梯田,不仅缺乏土壤物质来源,且在当地多雨的情况下,很容易被冲毁。植物的生长要考虑多方面的综合因素,如:土、水、气候……(注:侯学煜〈三峡工程引起的生态环境破坏贻害无穷〉,收在戴晴《长江之死》第一三四页。)侯学煜先生的论点在一九九八年被证实,当年汛期的大暴雨,将三峡移民建起的梯田大部分冲毁,造成严重水土流失和移民的经济损失。

据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的调查统计,三峡库区水土流失面积一万四千一百七十五平方公里,占库区总面积的百分之五十八点二,其中轻度流失面积二千五百二十三平方公里(年土壤侵蚀量五百─二千五百吨/平方公里),占水土流失面积的百分之十七点八,每年土壤侵蚀量三百七十八万吨;中度流失面积四千三百二十三平方公里(年土壤侵蚀量二千五百─五千吨/平方公里),占水土流失面积的百分之三十点五,每年土壤侵蚀量一千六百二十一万吨;强度流失面积四千六百七十八平方公里(年土壤侵蚀量五千─八千吨/平方公里),占水土流失面积的百分之三十三,每年土壤侵蚀量三千○四十一万吨;极强度流失面积二千三百九十六平方公里(年土壤侵蚀量八千─一万五千吨/平方公里),占水土流失面积的百分之十六点九,每年土壤侵蚀量二千七百五十五万吨;剧烈流失面积二百五十五平方公里(年土壤侵蚀量大于一万五千吨/平方公里),占水土流失面积的百分之一点八,每年土壤侵蚀量三百八十三万吨。合计库区水土流失区的土壤侵蚀总量为每年八千一百七十八万吨。(注:〈中国三峡工程报〉,一九九七年七月十三日。)

而水土流失的主要原因,就正是毁坏森林和草坡,开垦种植。作家徐刚在《沉沦的国土》(第二百二十页)对三峡地区的水土流失有如下描绘:“最使笔者难忘的是三峡之行,谁都知道三峡是惊险美丽的,长江是富饶而绵长的,即使仅仅是作为游客,也是向往着李白笔下的‘两岸猿声啼不住’,但如今已无猿可见无声可寻了。”

至于杜甫吟哦的“无边落木萧萧下”更使人失望,两岸的山岭岩石裸露,灌木稀疏。从地理位置来说,三峡上接巴蜀天府之国,下连两湖鱼米之乡,据史书记载,三峡两岸森林茂密,草木繁多,上百种动物出没其间,只是到了近代,盲目毁林开荒,使生态环境急遽恶化,从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各县的森林面积足足减少一半。如:奉节县森林覆盖率从百分之三十二点三下降到百分之十七点四,巫山县从百分之二十四点六,下降到百分之十一点七。森林的减少使野生动物无处藏身,再加上人类过量捕杀,梅花鹿、白鹤、天鹅等珍稀动物已明显减少,云豹与金丝猴只能在高山上,人烟稀少处才能偶而露出一面,华南虎几乎绝迹。农村的耕地大部分是坡耕地,而且都是毁林开荒所得,水土流失日甚一日,土地肥力下降,每亩粮食单产只有一百斤至二百斤左右。川东鄂西的人均粮食只有六百斤,比全国少三分之一。而三峡上游的万县,竟出现土层完全冲光的光板田六千多亩,水土流失极其严重,罕闻罕见。

树上开花

三峡工程论证采用了移民组负责人李伯甯的结论:三峡库区人口环境容量大,三峡工程移民可在当地安置。李伯甯认为,在水库淹没涉及的十九个县市中,可以开垦的荒坡地有二千多万亩,其中三百六十一个安置乡中,可开垦的荒山草坡有三百八十九万亩。这根本是树上开花。

一九九二年四月三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国务院兴建三峡工程的提案。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九日,国务院第六次常务会议通过了〈长江三峡工程建设移民条例〉,并将三峡移民就地安置的原则写入〈长江三峡工程建设移民条例〉第十条。

然而,约时隔八年,二○○一年二月十五日,国务院第三十五次常务会议,通过新版〈长江三峡工程建设移民条例〉,提出三峡工程农村移民实行异地安置。此一政策的改变,间接承认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关于“三峡库区人口环境容量大,三峡工程移民可就地安置”的结论是错误的。二○○三年,近二十万三峡工程农村移民,被迫离开家乡,远至几千里外的他乡落户。

18 以逸待劳:只论静态,不及发展

“以逸待劳”,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四计。

原文:“困敌之势,不以战;损刚益柔。”

库区地质崩塌

一九八六年开始的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十四个专业组中有一地质地震组,专门研究崩塌滑坡、水库诱发地震等地质问题。一九八九年,关于崩塌滑坡问题所完成的结论是:

第一:三峡水库库岸稳定性基本是好的(按四个等级的评价,以库岸长度计,岸坡现时稳定性属于好的和比较好的占百分之八十九,较差的占百分之十,差的占百分之一)。经过研究确认的库岸崩塌、滑坡残体和危岩体,一共四百○四处,其中长江干流滑坡残体二百八十三处,支流滑坡残体一百二十一处。

第二:不稳定的崩塌滑坡都在坝址二十五公里远,不会对枢纽工程造成大的影响。但到了二○○三年六月,三峡水库开始蓄水之时,中国工程院院士、三峡库区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专家组组长刘广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已查明在三峡库区共有各类崩塌、滑坡体二千四百九十处。”比可行性论证报告所说的四百○四处,高出六倍之多。杨重庆于二○○三年六月所发表〈三峡工程十年:十个没想到〉一文中,提供了另一个资料:三峡库区存在滑坡体三千四百六十五处,崩塌和变形体一千一百九十处,一共是四千六百五十五处。足足是可行性论证报告四百○四处的十一点五倍。

不稳定山体滑坡

二○○三年六月一日三峡水库开始蓄水。一个半月之后,七月十三日零时二十分,三峡大坝上游五十六公里处的秭归县千将坪,发生特大山体滑坡。滑坡体前沿涌入长江支流青干河后,形成的淤坝导致青干河堵塞断流。淤坝长一百二十八至四百米,厚一百四十五至四百米,淤坝坝面最高处高程达一百七十八米,最低处一百四十九米,淤坝前水位不断抬高,使一些民房面临淹没危险。千将坪滑坡造成十二人死亡,十二人尸体未寻获,一共二十四条人命(根据四川地质队工程师范晓实地考察该地后的资料,死亡人数在百人之上)。

滑坡发生后,中新社马上发表该社采访湖北省三峡办公室副主任毛池贵的报导:“湖北秭归山体滑坡与三峡工程蓄水无关。”之后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国内媒介,也都相继报导:秭归县千将坪滑坡,和三峡水库蓄水无关。

但根据宜昌地质矿产研究所、和日本京都大学防灾研究所,对千将坪滑坡成因的研究结果表明:“不良的地质结构,特别是层间剪切带的存在,是滑坡发生的主要原因,三峡水库的蓄水和强降雨是促发滑坡的两个重要诱因。”安徽理工大学杨为民、和中国地质科学院吴树仁等,在〈湖北秭归千将坪岩质滑坡形成机理分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专案)中也指出:千将坪滑坡是一老滑坡,受三峡水库一期蓄水和降雨的影响,发生复活下滑。

千将坪滑坡是一古滑坡体,正是三峡水库的蓄水促使了这个古滑坡体的复活,从而造成特大山体滑坡灾难。二○○三年六月,三峡水库一期蓄水后,仅仅在秭归一县,除千将坪发生大型滑坡外,还有树坪、香溪河入长江口处坡岸、八字门、白家堡、黄阳畔等大型古滑坡发生变形,古滑坡重新复活,形势非常危急。

二○○七年五月,位于三峡大坝上游十七公里处的湖北省秭归县野猫面滑坡体,发生变形,威胁三峡大坝枢纽工程安全。野猫面滑坡体位于秭归县茅坪镇庙河村,滑坡体总体积达一千二百万立方米,属于大型滑坡体。滑坡体的高度距水位线约二百米。从四月十日开始,滑坡体发生异常变动,出现长二百米、宽○点八毫米的裂缝。秭归县紧急迁移二十二户村民。野猫面滑坡体距离三峡大坝只有十七公里,所在位置正好是等候通过船闸的船舶停泊处。这个滑坡体的存在,否定了三峡工程可行性报告关于“不稳定的崩塌滑坡都在坝址二十五公里以远,滑坡不会对枢纽工程造成大的影响”的结论,对三峡工程、三峡库区、以及大坝下游地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存在极大威胁。

博大出版社授权(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人关心这样一个问题:三峡工程是否成为第二个黄河三门峡工程?笔者以为,上天给黄河三门峡工程的判决是:立斩;而对三峡工程的判决是:凌迟。
  • 第一个对三十六计进行系统科学研究的,不是中国人,而是瑞士人,藉由其书,使三十六计走出了中国,进入世界。中共决策者机关用尽一九八六年,中共中央与国务院,决定对长江三峡工程进行工程可行性论证。
  • 三峡工程36计
    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九六九年十月),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和水利部,向毛泽东提出修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建议。毛泽东本来是竭力支持以建设大坝和水库来治理中国河流的想法,但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失败,使毛泽东火冒三丈,以致对大坝工程的热情骤然大减,便以战备为由,拒绝修建三峡工程的建议。
  • 三峡工程36计
    当水库发挥防洪效益,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三米时,许多没有被计算为三峡工程移民、没有搬迁的居民该怎么办?长江水利委员会认为,这些居民可以跑到更高的山坡上去,即所谓的“跑洪”,等洪水过后,再回到被洪水淹没过的家中。
  • 三峡工程36计
    “苦肉计”,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三十四计,败战计其中之一。原文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间以得行。童蒙之吉,顺以巽也。”
  • 推迟蓄水,就会影响发电,也会影响对下游流量的补给。这个方法在目标不改的情况下,无法接受。剩下的只有工程整治一条措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钱便往下投就是了,淤多少,挖多少,反正这笔钱,不会算到三峡工程的投资上去。
  • 一九八四年,李鹏担任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把实现老一辈无产阶级领导人“高峡出平湖”的梦想,作为历史赋予的重任。
  • 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三峡工程做了三个不同蓄水方案比较,海拔二百米、海拔一百九十五米和海拔一百九十米。比较的结果是:一百九十五米方案的防洪和发电效益都不能满足要求,而经济效益也不如二百米方案。一百九十米方案则比一百九十五米方案还要差。
  • “三峡水库在坝址处的蓄水位多高,三峡水库库尾处的水位也多高”这个理论,完全是“无中生有”,既没有先人的经验证明,也没有现代科学理论的支持。
  • 三峡水库长六百余公里,水力坡降平均值不可能为零,所以,三峡水库库尾处重庆的水位,就必然要比三峡大坝处的水位高,两处的水位绝不可能是像李鹏所说的那样是一般高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