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俄罗斯学者:中国政治经济模式不可取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9月04日讯】美国之音2011年 9月 03日报导指出,亲克里姆林宫的俄罗斯政治学者表示,俄罗斯无法接受中国政治模式,俄罗斯更不可能再倒退回苏联时代。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的军事也日益壮大,军费预算也水涨船高,全球的目光日益聚焦中国。中国的政治模式与经济发展路线也受到很多国家的关注。

俄罗斯学者:中国政治模式不可取

亲克里姆林宫的俄罗斯著名政治学者尼科诺夫说,俄罗斯非常了解、熟悉中国的政治体制,因为中国政治体制类似苏联。

尼科诺夫说:“很明显,对于当今的俄罗斯来说,中国的政治体制是无法接受的。俄罗斯也不可能利用中国政治体制经验。如果那样的话,俄罗斯会倒退回苏联模式。从各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不可能的。”

尼科诺夫是斯大林时代苏共著名领导人莫洛托夫的孙子,同时被认为是克里姆林宫的政治智囊。尼科诺夫是星期五莫斯科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讲上述这番话的。这场新闻发布会主要介绍了下个星期在俄罗斯雅罗斯拉夫尔市将召开的世界政治论坛讨论会。

雅罗斯拉夫尔世界政治论坛活动的领导人伊诺泽姆采夫透露,作为雅罗斯拉夫尔世界政治论坛的分场讨论活动,俄国政治学者同中共中央翻译局今年5月在北京曾联合举办了有关中国发展模式的专场讨论会。

俄罗斯新闻媒体5月份曾报导,在北京结束的那场有两国官方背景学者参加的讨论会上,俄罗斯著名政论家和记者舍甫琴科批判了苏联民族政策,同时也警告中国可能重复苏联解体命运。舍甫琴柯在当时的发言中特别提到,苏联共产党贪污腐败,苏共政权迫害异议人士,把批评声音当成敌对势力试图颠覆苏联政权的阴谋,这些都最终导致苏联解体。舍甫琴柯还提到,中国使用苏联式手段处理新疆问题并对待达赖喇嘛。

中国经济模式制约其发展

海外中文媒体日前报导,世界银行行长佐力克(Robert Zoellick)在启程访问中国时发表文章表示,中国经济成长的动力来源已开始逐渐失去活力,目前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亟需改革。若中国要维持强劲成长,就不能仅依赖出口及投资,须透过扩大国内需求重新取得平衡。

他认为,如果中国经济发展模式没有根本改变,中国会使全世界及本身经济问题恶化和更不平衡,食物及天然资源价格更高、会呈现更多的环境损害、也更难应付日益老化的人口及过度仰赖海外市场。

德国之声报导,中国知名的经济学家茅于轼充分肯定佐力克的观点。

中国问题专家廖仕明表示,在中国决策机制没有民主化的时候,中共的决策机制一定会倾向于权贵阶层,中国贫富差距大很难解决,有钱人赚更多钱,穷的人赚不到钱。虽然中国目前钱多了,但大部分都被富人拿去了。这也导致中国内需不能带动经济。

温家宝:大陆经济麻烦不小

中共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最新一期中共中央《求是》杂志撰文说,当前大陆经济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还不少,可能影响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

曾为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智库之一的中国问题专家程晓农表示,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困局就是通货膨胀。

由于中共在国内投放相应的人民币,再加上中共自己的热钱进入大陆,外汇储备就不断增大,外汇储备增加的同时,中共要大量购买美债,造成通货膨胀。国内大部分老百姓没有购买力,中国只能依靠出口拉动经济。

中国问题专家廖仕明表示:温家宝的担忧是有道理的,中国的经济是出口导向,西方国家经济下滑导致的消费下降,会影响到中国经济。

程晓农表示,中国的经济严重依赖于西方国家的经济,而不能依靠本国发展经济。“这只能说明中国的经济不正常。”

伍凡:造假的 GDP指标成为中共统治国民的工具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第170集《伍凡评论》发表与播放了题为:“中共需要灌水造假的GDP”文章。
文章指出,中共发表的2009年的GDP增长是8.7%;而新华网却公布了一套远远高于8.7%的数据。

文章指出,2009年31个省市自治区,其中有 27个省市自治区的增长速度都超过了8.7%的数据,其中最高的是内蒙古17%,最低的是浙江8.9%,除了上海、新疆和山西没有超过8.7%之外,有27个省市自治区的数据都超过了8.7%;其平均增长远远高于8.7%。

伍凡认为,中共从1985年开始从外国引进GDP这个概念后,其意义与用途就完全变质了,“把GDP变成一个政治统治的工具,变成自我漂白的工具,把中共政权漂白以后,成为一个统治合法性的工具。”

伍凡指出,一批外国所谓的汉学家、中国问题专家,甚至外国的金融机构银行都在吹捧中国的经济多好多好,实际上中国自己造假,连外国人也一起来造假。造假的目的,一个是豢养这些汉学家们、中国问题专家们,而对外国的银行来讲,希望你们能把中国在外国的外汇大批去购买外国的资源、资产、企业。

中国的权贵集团致富是以“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为基础

时评家郦剑锋在今年的6月撰文指出,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建立在“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这‘三高’的基础之上的,是以牺牲中国人民及其后代子孙利益为代价”的基础上的,“是以牺牲中国人民及其后代子孙利益为代价的。”

文章指出,资源枯竭了,环境被严重污染,土地农田越发萎缩。这种急功近利竭泽而渔式的发展,对环境、资源无限度的透支破坏,像无底洞一样吞噬着中国社会,没给子孙后代留一点后路。

郦剑锋指出,从发展的结果来看,几十年的高速度增长,只是养肥了极少数人,一批既得利益者,既得权贵集团,它们或利用政治权力,或官商勾结,或不法投机,这样才使“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其他人则根本没有富,也没有致富的公平环境和机会。

伍凡指出,中国的发展是以剥夺人们的劳动力成本、滥用中国的土地、空气、水源等资源发展起来的。把外国不愿意生产的、有毒的生产产品以及生产价值、劳动力待遇非常高的统统移到中国来,中国成为真正的“污染产生的世界工厂”。

香港立法会议员梁耀忠议员,中国经济发展是人民的功劳。但可惜中国经济发展的成果并不被勤劳的中国民众所享有,而是成为中国权贵集团致富的工具。

(责任编辑:张顿)

评论
2011-09-05 12: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