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间一个讀书人:章太炎 黄侃 熊十力

三位参加辛亥革命的国学家(一)

国学家革命雄杰打响了辛亥革命第一枪
行 易

1906年出版《訄书重订本》卷首的章太炎像(转载自维基百科)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波澜壮阔的辛亥革命翻开了中国现代史新的一页,又赋予传统精神,这是一场中国人的民主宪政运动,铺天盖地而来,具有恢弘、广阔的气度。这场革命运动有社会各阶层民众的广泛参加,当然少不了传统中国社会的支柱:士君子。章太炎、黄侃、熊十力等三位著名的国学家,可说是忧国忧民君子典型,三人又都曾经亲身参加辛亥革命,堪称为革命家。而作为国学家,个人脾性之外,因深受传统精神的熏陶,自然也具有诸多传统士人的性格及思维特征。由此也可见,当代民主宪政与传统精神、文化是可以相容无间的。

革命雄杰

1900 年7月,改良派人物唐才常、汪康年在上海召集“中国议会”,邀章太炎参加。而章却在会上提出“反清排满”的主张,引起一片哗然,遭到入会者的反对。章太炎断然退出“中国议会”,还剪去辫子、身着西装,在大街上行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立场。这件事是章太炎人生历程的一个重要转捩点。此前,太炎与各派的关系虽然有点若即若离,但却从来没有认同改良派或洋务派保皇、保满清的观点。1897年,章太炎曾任《时务报》撰述,因参加维新运动而受到通缉。1898年的时候,章太炎受聘于洋务派要角张之洞,在武昌为张编辑《正学报》,与康、梁论战。后来,发现张之洞并不反清、也不可能反清,就弃张而去。

不久,章太炎旅居东京,经梁启超的介绍,章数次与孙中山面晤,对孙的主张大为钦佩和赞赏。其后,章太炎回到上海从事革命活动,常在《苏报》发表文章,与保皇派论战,并宣传反专制的民族、民主革命。《苏报》案(见下文)之后,章太炎又回到东京。在多年遍观国内政治人物之后,章最佩服的政治领袖还是孙中山,经仔细观察和考虑,章太炎决定加入同盟会。不久即受聘担任同盟会机关报《民报》的主编和发行人。

1903 年黄侃就读于武昌文华中学堂,与宋教仁是同班同学。那时,年十七岁的黄侃即赋革命激情。经宋的介绍,又结识了正在两湖书院读书的黄兴。1905年8月,同盟会在东京成立,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的黄侃此时加入同盟会。黄侃为《民报》撰稿,其宣传革命的文笔功力雄厚,深得主编章太炎的赏识,二人由此结下师徒之谊。此后不久,黄侃因遭母亲丧事回老家湖北蕲春,即在国内参加革命活动。黄的一篇雄文《大乱者,救中国之妙药也》,引起《大江报》遭查封事件(见下文),这件事被看作是武昌起义的导火线之一。

熊十力是湖北黄冈人,早年抱着忧国之志从军。1906年2月参加日知会,后又与革命同仁组织以黄冈籍日知会成员为主的黄冈军学界讲习社,积极从事革命活动。日知会本是圣公会武昌高家巷圣约瑟教堂的阅览室,在胡兰亭、刘静庵等人的组织下,实际上又成为一个讲说时事、宣传反清革命的重要机构。(参阅川村规夫《日知会的革命活动》,《近代史研究》1994年第4期)日知会的活动,为后来文学社、共进会的成立打下了坚实基础,这两个团体的许多成员都曾是日知会会员。武昌起义即为文学社、共进会所发动,打响了辛亥革命第一枪。
( 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未完待续)@

--转载自黄花岗杂志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百年,长,也不长。于个人,是一生平安,或两世聚散;于群体,是荣辱起落,或流亡变迁;于国家,是衰竭消隐,或兴盛重建;于民族,是福祉和平,或苦难离乱;于文字记载,是客观详尽的记录,是趋炎附势的编排,抑或是在死亡威胁下的捏造杜撰。而时间,冷静旁观。历史本身自有言说的一天。百年,于历史长河,浩淼一瞬间。
  • 韩寒三文掀起的巨浪还未过去,正由国内网络波及到海外媒体。我因为写了一篇《民主政治离中国有多远——兼评韩寒“谈革命”、“说民主”与“要自由”》而受到波及。但这批评声音不是来自国内网友,而是少数能在海外发言的“纸上畅想暴力革命派”。
  • 在1998年中国民主党组党初期,我从不主动参加中国民主党的活动,一般情况下,王有才叫我,我方到有才家中,对乐观而热情洋溢的聚会人士泼泼冷水、说说反话,由此也认识了吴义龙、祝正明、王荣清、毛庆祥等许多浙江民主党的组创人员;中共当局对民主党第一波镇压关了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后,浙江民主党的活动顶住压力,继续轰轰烈烈、高歌猛进,期间吴义龙、毛庆祥叫了我几次参加聚会,人气很旺,我见民主党内人才济济,一般只管自己喝喝茶,并不发表什么意见,而是乐观其成,对于当时吴义龙先生的党务主持能力及他在民主党人和支持群众中的号召力尤其钦佩。
  • 在没有思想自由的地方,任何能得以传播的思想火花,都可能刺激大众反叛的神经,引发共鸣的效应。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任何偶发或奇特的事件都可能使人一夜之间成为全国,甚至全球名人。
  • 为纪念辛亥革命百周年,香港一群摄影爱好者由2012年元旦日起,一连三天展出梅花摄影展,他们期望透过展览,让市民欣赏中国人的国花-梅花的坚贞不屈和傲雪凌霜精神。
  • 中国大陆GDP大跃进一样的高速增长成为中共独裁政权核心层和相当多普通中共党员维护其独裁专制统治“合法性”的一张“王牌”。有一位名牌大学的博导教授告诉我说:“谁都知道中国的问题成堆(贪污腐败,分配不均,食品安全,......),但你也不能否认中国近30年的巨大发展吧?从文革后的贫穷落后,经济濒临崩溃,到现在先后在GDP上超过德国和日本,并使中国进入国际空间大国,...。”
  • 2012新年1月1日,也辛亥革命创建共和一百周年之际,近百名来自海内外的学者专家、民主人士以及各界人士参加了“孙文学校”的开学典礼。学校的主要发起人封从德博士表示,孙文学校是一所主要面对大陆青年人开办的网络远程教学学校,其宗旨是治国方略、薪火相传、凝聚共识、再造共和,正面传授博爱的孙文学说,传播天下为公的治国方略。
  • 摘要:全球关注的乌坎小起义,很有可能演变为中国的大革命。民间起事夺权的义举,在地方就是起义,波及全国造成政体大变化就是大革命。清醒认识乌坎起义的革命趋向,全国合力阻止中共军警困毙村民或进村清场,不让“暴乱”恶名栽赃给乌坎。乌坎百日自治证明,中共是乡村罪恶和乱局之源。全国驱赶党村官,村民市民互动,自己解放自己,纪念辛亥革命百年。
  • “革命”一词,始见于中国,《易》曰:“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书》曰:“革殷受命”,皆为王朝易姓而言。近代以来所谓革命一般是指社会的变革,或是政权的更迭,或是社会制度的嬗变,本无正邪、进步与落后或是正义与非正义、褒义与贬义之分。然而,在中国,中共掌权之后,革命一词被扭曲了基本含义,被赋予了极端意义,成了概括中共历史及其特征的一个政治术语。
  • 全球关注乌坎村民赶跑中共村官实现自治这件大事,传媒却失语不说“起义”。但乌坎千真万确发生了起义,只是一直被以“抗争”、“暴动”、“民变”、“滋事”等含糊其词地描述。这件事跟中国古代“国人暴动”、“陈胜起义”近似,跟宋江起义最雷同,还在演变中,已被民间视为被逼的起义,是发生在21世纪中共暴政统治的大陆的大泽乡、梁山泊、武昌起义,正趋于革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