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经济迫害

大法弟子从流离失所到年收入百万人民币

大陆法轮大法弟子

法轮大法弟子有福分(摄影:戴兵 / 大纪元)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躲避中共绑架被迫流离失所

用现在网络上通用的说法,我是典型的八零后“草根”出身:父母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工人,父亲在工厂老老实实的工作,结果还是没有逃脱失业的命运;母亲在工厂勤勤恳恳的工作了半辈子(一直是“劳模”),最后弄得一身病,饱受折磨。

有一天,母亲在买菜回家的途中,看到了一群人炼气功(法轮功),听这音乐怎么就这么舒服呢?再听辅导员说可以强身健体,就也想跟着炼功祛病。这看似偶然而简单的念头,彻底改变了家人和我的命运。从在法轮大法中受益,沐浴着法光,感受着师父的慈悲,到邪恶强加迫害后证实大法,我和母亲分别在拘留所、劳教所、监狱等黑窝里遭受过迫害(这些故事以后我也会写出来)。

二零零四年冬天,一次我们身边很多法轮大法弟子遭绑架后,恶人准备对我和另一名年轻同修TT进行绑架。那时,我们在师父的点化和保护下,成功走脱。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几经辗转,带着惊恐而疲惫的心和冰冷颤抖的身体来到了几百里外的东北,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在经济上,从向同修寻求援助,到现在年收百万,在突破旧势力经济迫害,大法的无边法力和对生命的改变就这样看似无声无息,却又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展现在我们的身上。

二、流离失所的日子

二零零四年底开始,我和TT被迫开始了流离失所的日子,没有了生活来源,还好身上还有一点点钱。东北的冬天真是太冷了,幸好同修帮助安排了一个空房子,但是屋子里除了墙,什么都没有,只能睡在地上。为了节约资金,我们对帮忙的同修说不冷,不用交取暖费了,就这样,几乎每天都披着棉被躲在屋子里。因为没有身份证,哪也去不了,更不能找工作了(其实就算找到工作,说实话也不敢去干)。

因为经济上的拮据,我和TT经常因为谁花钱浪费了,谁花的多了少了而吵架。尤其是我,修不好,有时候看到他买几元钱的东西觉得不该买,就会指责、追问……现在想想,都被经济迫害逼得精神不正常了。就这样无奈的承受着邪恶的迫害。

为了节省钱,我们也没有放衣服的地方,衣服、生活日用品、做饭的锅碗瓢盆摆得满地都是。东北冬天外面经常零下二、三十度,如果没有取暖设备,屋里都是在冰点以下多少度,做饭时,满屋子都是蒸汽,玻璃上都是冰花,墙上也长了黑霉。一年到头也从没买过衣服,棉衣也是找那种最便宜的买,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用常人朋友的话说:“你是不是就这一条裤子啊,从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好像就没换过裤子啊。”

那时没有破除经济迫害的概念,认为那是自己修炼中该承受的苦难,或者是业力所造成的因素,甚至觉得是自己要过的关,而且身边同修当时也没有悟到要破除经济迫害,还经常夸我们:“失去了那么多,都是威德啊!”再加上看到资料点的同修生活条件更差,所以,有了对“现在能有口饭吃就已经满足了”这种对迫害变相的认可,人为的滋养了邪恶,还觉得自己修得不错呢。

虽然流离失所,但是大法弟子也不能不做证实大法、讲真相的事情。我和TT白天披着棉被,戴着手套,做新年真相台历。后来还买了做护身符的免压层打印材料,用热合机开始做护身符。后来,同修给配了一台电脑,我们就开始做《转法轮》的书皮和法像,虽然很多材料同修都能提供,但是考虑自己也是大法中的一分子,不能总让其他同修在经济上付出。一次我看到一个男同修,夏天在酷热炙烤的太阳下蹬着三轮车拉人,晒得黑黑的,满身是汗。拉好远才赚二元钱,然后晚上把钱给同修做资料,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所以平时一些做资料用的,就自己来买,资金就感觉越来越紧张了。我们开始想,怎么才能赚点钱改变一下现状呢?总要同修接济也不对啊。

三、破除经济迫害证实大法

这种不是很明确的破除经济迫害念头,也许就是突破的开始吧,因为我们想从这种迫害中改变了,不想要这种不该属于大法弟子的生活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个常人朋友让我陪他去商场买东西,说能拿到进口折扣商品。朋友把买来的商品拿到外地去卖,赚点差价。我和他去了以后,发现真的可以买到。回来,我就和TT说,我们也卖这些东西吧,但是到哪里去找买家呢?正在我们没有出路时,有一次,我对一个网友说,能买到折扣的进口商品,这个网友正好想做生意,就让我帮他准备货源了。就这样,我亲自到异地和这个朋友谈合作,并让TT发货到异地,就这样开始了最简单的买卖生意。

没想到一个月,我们就赚了五千元,当我们拿到钱的时候,都很高兴,这是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流离失所中赚的第一笔钱啊!我们拿出四千元交给协调人做资料用,回报同修给我们的帮助。但也许是欢喜心被抓住了把柄,也许是邪恶看到了我们在破除经济迫害使它们惧怕了,它们利用人性的弱点,让这个朋友感觉已经自己能找到货源了,不要再和我合作了。我们又没有了经济来源。

没有做生意的经验又没有资金基础的我们只能在网上找买家,发现原来网上可以开网店。当时也没把握一定能成功,但是因为不需要什么店铺费用,门槛很低,又可以在家里工作,不影响学法和做资料,毕竟也是条出路,就向常人朋友借了身份证,在网上开了店。

刚开始没有任何动静,都感觉有点没希望了。终于有一天,一个客人想买我们的商品,我和TT马上去进货,然后包装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给对方邮寄过去,大约一周左右,对方收到商品,给我们结款并给了我们很好的评价。后来,这个买家又多次来买东西,还介绍了很多人来买,就这样我们的小网店正式运作了。

因为是在网上销售,要先给对方发货,货到后,对方确认商品完好,才给我们钱,所以其中也经历了很多挫折,有的人收到货就是不承认收到了,不想给钱(尤其有的在邪党政府里工作的人,还利用权力造假证据);有的人收到说半路少了、坏了,要补发;还有的客人议价很厉害,常常讨价还价几个小时,说不想买了……而有的客人对我们有误解,更是来电话张口就骂人,还尽往我喜欢争对错的那个心上骂,那时候我的心性也不好,常常觉得自己被常人欺负得太厉害了,有时候被气得手脚发抖,说话发颤。经常想,算他们运气好,今天也就是我炼功了,要不非要找到他们家去,好好收拾收拾他们。当时想的,一点也不像个修炼人的想法。

我和TT毕竟都是修炼人,冷静下来后,可以互相劝告和监督,而且很多矛盾,都在师父的帮助下化解了。经过讨论,我们决定,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和客人发脾气,就算客人错了,我们也要用修炼人的心性对待,我们就是要走出一条“富而有德”(《精进要旨》〈富而有德〉)的修炼的路。

二零零七年前,我们的生活一直被房东左右,从城东搬到城西,从城南搬到城北,就好像一片落叶,在水中翻腾而无法自控去处。我们决定买房子,在安稳的生活状态下更好的破除经济迫害,并证实大法。这种想法一说出来,同修们的各种说法就压过来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安逸的生活”,“修出来的那点德,都拿去换房子了,有买房子的德,还不如用来长功呢”,“以后钱都是纸了,还忙着赚什么钱啊,有那个时间多做点事情好不好”(没有埋怨同修的意思,只是表述当时大家的各种状态和我们受到的压力)。

因为这些压力,再看到其他同修每天在救度众生上繁忙的付出,自己也感觉有点茫然,到底是安守现在的状态直等到正法结束呢?还是破除这种困局,开始新的大法弟子该有的生活呢?最后,想到都被邪恶逼得这么不安稳了,非正常的生活都已经严重影响做三件事--修炼、救人了,一定不能再这么磨蹭下去了。

就这样,在拼凑了首付款后,我俩借用常人的身份证买了房子(不建议这样做,存在风险,我们是实在感觉到太影响正常生活了,没有一点想置业的念头),但是欠了十几万的银行贷款。买完房子后,我们继续努力工作,比常人中的同行付出更多,在货源和质量上把关,在服务上不断完善,努力让所有与我们有缘的生命能感受到我们的好。我们想所有买我们商品的客人都是在等我们救度的有缘人,就利用客人买商品的便利条件,把客人的名单和电话、地址都整理出来,发给电话讲真相小组。在平时和客人的聊天中,也不断加入大法真相和邪党的罪恶等讯息。可能是众生等待得救吧,我们的生意越来越好,远远超过同行。

我和TT分工协作,我主要解决生活来源和破除经济迫害,他主要负责和同修协调,做好资料……平时还负责给同修们录入三退名单,传到退党网站。这里插一句,那时候,每周传到我们这里来的三退名单,一袋一袋的,每张纸上面都满满的名字,很多上面还标注了地区,学校名称,还有些单位名称,有的是整个村子大家签的,有的是小同修在学校给同学讲了以后,全班签名。全都是同修们一个人一个人去讲的,上传完,要烧很久才能将这些纸烧完。

因为网上接待客人,时间由客人说了算,经常下半夜了,还有客人,所以每天睡的很少,经常早上天没亮,就起来包装,白天接待客人,晚上去物流公司发货,然后再去资料点。到资料点吃一天的第一顿饭,也就是晚饭。期间无数的干扰和矛盾,当时学法不足,经常被干扰,修炼的路上跟头把式的走过来。

就这样在二零零八年,我们就把银行贷款还上了。但是邪党开奥运会期间,物流运输全部受干扰,因为我们是进口商品,无法顺利供应给客人,最后店铺就关闭了(其实就是邪恶用各种形式进行经济迫害,我们当时没有智慧突破过去)。

二零零九年,我俩悟到应该继续破除邪恶对我们的迫害,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身份上应该恢复自由,不再继续流离失所。我们就开始发正念破除邪恶对我们的迫害,但是正念不强,依赖常人,让邪恶钻了空子,我们欠了十多万的债务,其实邪恶是用这种方式,再一次对我们进行经济迫害。

重债压身,感觉非常不好。我俩经过多次讨论,结合国内的经济情况和人们的消费心理,反思以往因为商品靠别人提供而无法掌握主动权的教训,决定做自己的品牌。但当时没有一点经验,在这个行业中的人看来,以我们的条件,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技术实力,想插足这个行业,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是我俩就是想突破,就是想把经济情况扭转过来。我们用最简单的,甚至回想起来简直不堪回首的自己制作样品发给客人,却得到了客人的认可,那些客人甚至不去选择价格便宜、技术成熟,制作华丽的成熟品牌产品,仍然要与我们合作,这些都让我们增加了自信,其实都是师父的帮助,因为今天世间的一切财富都是该为大法所用的。同时,我们不停的学习,因为所做的行业根本不在我们过去的知识范围内,而且是高技术性的,不偷懒耍滑,不出“快拳”,踏踏实实创品牌,就想着自己一定要有像国外大法弟子做“新唐人”,做“大纪元”的那种毅力,一定也要在自己所选择的行业里以商养德,依德营商。

虽然经济上不断突破,但是我们对利益的执著却越来越淡了,大法的智慧和能力,是旧的修炼方式不能相比的,法从你的内心改变着你,让生命真正的纯净无执,是师父给了我们证实大法完全能在人间名利干扰中让生命得以真正升华的能力。我们依然保持着简单的生活,用着一百多元的手机,出门坐着公交车,尽量不在外面吃饭,也不买任何名牌,经常被人认为是还在读书的学生。师父给我们开创的越来越宽松的环境,是让我们用来更精进证实大法的,让我们不至于为了生活基础苦恼奔波而影响了做好三件事。

因为我们经济上的好转,再也没有人说我们给家里带来负担了,或者觉得我因为修炼大法而耽误人生了(相信很多同修的家人和朋友都有这方面的误解),现在越来越多的是亲友的羡慕,因为常人几乎都有对有能力的人的顺从心理,所以再和家人朋友讲真相,他们也很尊重的、仔细的听进去了。当然,经济上好转只能破除常人表面的一点点观念,决不能当作令常人改变的根本,讲真相的根本是靠大法弟子的慈悲和智慧。这些都是师父和大法的慈悲和智慧,在我们身上的展现。

记得有一次有个年轻同修讲起自己被恶警勒索钱财的经过,具体情节都已经忘了,但是同修说的一句话至今留在我的脑海中,“我赚的钱是用来救度众生的,怎么能给邪恶呢?!”就这一念,恶警对他没有勒索成功。

还有一件事,我们地区一个为大法付出很多的协调人,一直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有一次,TT和这个同修家人谈话,说为什么她(这个大法弟子)修得这么好,你也了解了大法真相,你却还没有走入大法中啊?她的家人说:“我很佩服你们大法弟子的勇气,也支持你们,但是一看到你们每个人都因为修炼法轮功而东躲西藏,过着朝不保夕甚至被摘心挖肝的日子(他看过苏家屯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真相片),我就不想和你们一样了。”当时我们也在流离失所中,听了这话真是很惭愧,我们给世人到底带去了怎样的印象?都被邪恶逼到墙角穷困潦倒了,还不反思和突破,怎么和人家说大法的美好啊?

法轮大法弟子应是当今世上的风流人物,怎么能任由邪党霸占着各种社会资源和财富去毒害世人呢?我们突破了它,不给历史留下“大法弟子是在旧势力的经济迫害下走到最后的,一直没突破出来”这样的结果,这不是我们要展现给众生和未来的啊!法轮大法弟子是有福分的!这是大法师父定下来的。我们的经历证实“大法弟子是有福分的”,这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和法力!大法弟子完全有能力去选择符合大法弟子身份的生活。

师父把大法的修炼形式放在常人复杂的生活形式和各种诱惑、矛盾中,是因为宇宙大法是万古以来真正能改变生命本质的。法大,有那么大的智慧,不同于历史上各种靠强制脱离世俗环境而改变表面的方式。在今天复杂的环境中修炼精进,修炼人的主元神,并真正的提高,是最好的证实大法的殊胜和智慧的行为。一个生命,无论他(她)怎样在历史上传统的隔绝尘世的方式中修炼(实际也只是留下修炼文化),都不如师父给我们在迷乱的人间,在复杂的矛盾形式下踏踏实实的真正去掉生命后天的糟粕,而成为新宇宙生命更能证实大法的智慧。

现在,我们每周大约忙三天,年收已到百万,不至于再为经济操太多心了,并时刻把握好自己,不对利益产生执著,有更多的时间来做三件事修自己、救世人了。现在我们不仅要改变自己的生活状况,还要带动更多在遭经济迫害中的同修改变观念,一起在破除经济迫害的路上证实大法的美好,不再让师父为弟子的温饱操心,把大法弟子的能力和智慧展现给世人,改变世人对大法弟子落魄可怜的错误印象。大法弟子是让世人钦佩的“富而有德”的人!破除经济迫害,使用大法给大法徒们的无边智慧和财富来救度众生,正是大法弟子引为己任的。

(摘录自明慧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0/251658.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年四十八岁的铁道工程师史帝文(STEVE),自十五岁起染上毒瘾。饱受毒瘾折磨然戒毒总以失败告终,不幸的是他的小儿子也从小染上毒瘾…后来,这对吸毒父子却是奇迹般地戒了毒…
  • 修炼法轮功前我曾罹患股骨头坏死和乳腺癌,修炼法轮功后重病不治而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仍然坚持修炼,村长在大喇叭里诬蔑我,邻居堵门口骂我,他们还监视我,向派出所诬陷我、抓我,面对这恶劣的环境,我知道我要严格要求自己,处处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无论谁对我什么态度,我绝对不能发火急躁,总是乐呵呵的去面对,同时把法轮功的美好带给周围的人,让他们也通过修炼法轮功受益。以下是几个小故事:一、半身不遂的老人站起来了;二、准备料理后事的老太太活转了;三、拄了八年的双拐扔掉了。
  • 一个被评断患有自闭症并会攻击他人的孩子,行为失常犹如一颗不定时炸弹,令全校老师头痛、同学闪躲。这样一个孩子,转变为能自我要求、为别人着想,几乎让人忘了还曾有个让人伤脑筋的孩子的存在。这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缘由于何?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是谁解除了那颗不定时炸弹?是什么方法让一个特殊的孩子回归为正常?
  • 这是大陆一位银行信贷科长被淤泥所染而又超脱出来的真实故事。…妻子常常为了一点小事就跟他发火,甚至动手打他。起初他也忍不住,总想还手,渐渐的能够按照李洪志师父说的:“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煮稀饭或下面条送到医院,亲自喂到岳母嘴里。…喂完饭和药,他又打来热水替岳母擦背、洗脚,搀扶岳母上厕所。这是连她自己亲生女儿都不愿做的事情,而一个炼法轮功的女婿却自觉地做到了。…
  • 修炼后在我身上明显的感到两个方面的变化,一个是餐馆经营的变化,再一个是身体上的变化。…我突然看到天空中飘来无数的法轮,全都是无色的,我停下脚步,激动的看着他们朝我飘来,越来越近,慢慢的他们全都飘到我的身前,我看着他们在我的身前不停的飘来飘去,突然从里面飘出一个有拳头这么大的一个法轮直接飘进我的身体,我看着他慢慢的进入我的小腹。
  • 大法给了我智慧,给了我行医的真正本领,这不是靠我医术解决的问题,而是靠大法法力帮助我救人。常人得病都是有因由的,有些病,用医术是无法治好的;有些病,即使能治好,也会给病人带来很多痛苦。我深深体会到,师父让我得到大法,就是要我在自身的环境中救人。行医本是救人,但治表不治根;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人。
  • (shown)在残酷的迫害中,我走过了常人无法承受的岁月,正信正念中时时都显神迹。常人是绝对承受不了连续长达半个多月日夜不睡觉的摧残,在折磨中我看来还白里透红…神看护的人是不同于常人的,正信正念中神迹随时显现。
  • 线上游戏公司“娱乐玩子”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可仁,是一位九年前来到台湾创业有成的韩国人。小时候曾经因为没钱读书而出去打工赚钱,长大后,在创业的过程中,历经一九九七年韩国金融风暴而失业、初次创业公司倒闭负债沉重,他抱着破釜沉舟的胆识与精准的研判,努力东山再起,好不容易展现曙光之际,却不料被股东背信坑骗钜款,公司面临严重的财务危机,陷入风雨飘摇的险境。幸好当时修炼法轮功已有五个月的陈可仁,秉持着“真、善、忍”的法理处事待人,公司很快度过难关,自此发展蒸蒸日上,年度业绩总在新台币一亿三千万至一亿五千万之间。
  • 线上游戏公司“娱乐玩子”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可仁,是一位九年前到台湾创业成功的韩国人。小时候曾经因为没钱读书而出去打工赚钱,长大后,经历一九九七年韩国金融风暴而失业、初次创业公司倒闭负债沉重,努力东山再起却被骗遭遇财务危机、事业几次碰到瓶颈。幸好修炼法轮功,有“真、善、忍”法理的指导待人处事,安然度过难关,终至否极泰来。(续上篇:《从重创挫折到创业成功(上)》)
  • (shown)现年四十四岁,只有国中学历的张超智,从十七岁开始摆摊做生意,由于修炼李洪志先生洪传的法轮功待人处事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到现在已是一间大店面的蔬果行老板。因为秉持“真、善、忍”理念做生意,顾客安心,情况好到需要雇用七名员工帮忙照顾生意。张超智的疲累人生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转机为身心安态、轻松自在,他说:“我实在没有想到,修炼法轮功对身心竟然会有那么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