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间一个讀书人:章太炎 黄侃 熊十力

三位参加辛亥革命的国学家(二)

--《苏报》《大江报》两报风云 武昌起义的导火线
行 易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这一年,熊十力參加了孙中山先生領导的同盟会。1906 年,清廷要在河南举行南北各军的军事演习。熊十力等人乘机聯络新军、会党,从事反清宣传,准备回应湖南的起义。据同为日知会成员的曹亚伯所述:“是年(1906)清廷命南北军会操于河南, 熊十力欲乘机举事。”(曹亚伯着《武昌革命真史》第136 页,上海书店出版社)熊十力在陸军特别小学校内宣讲革命道理, 此事为清廷官吏所知, 鄂军总兵张彪借机悬赏追捕,熊在友人的掩护下出逃。(另參郭齐勇《天地间一个讀书人:熊十力传》第一章,上海文艺出版社。以下简称郭着《熊十力传》)

两报风云

1902 年春,章太炎从日本回到上海,与蔡元培发起、组织中国教育会,以改革教育宣传革命,支持学潮。又组织爱国学社,蔡元培主理其事,章在其中担任教员。学社同仁共同主办张园演讲会,宣传革命。而《苏报》成为爱国学社事实上的言論机关,教员们常常在其上发表文章,作革命的舆論宣传。一年之后发生了震动海内外的《苏报》案。

《苏报》案与《革命军》一书的发行大有关系。《苏报》报址位于租界中,清廷不得不以原告的身份來起诉,借口就是该报发表了一系列介绍《革命军》的文章,及章太炎的一篇《康有为与觉羅君之关系》,欲置章太炎、邹容于死地。章的这篇文章其实是《驳康有为論革命书》的一部分,《苏报》从原文摘錄、改题发表。( 參颖水《章太炎与“ 苏报案”》,载于《中华人物志》一书,中华书局)《革命军》以通俗的文字宣讲反专制革命的道理。此书一出,立即风行海内外,给予革命志士和民众以极大的激勵和鼓舞,对正在來臨的革命总爆发,也是一个极好的动员。以后几年,《革命军》在各地革命党人和新军中广为流行。前后印刷二十多次,发行百万册以上,(參陈铮《邹容和<革命军>》,同上书)为辛亥革命时期深受欢迎、影响颇大的革命讀物。

章太炎被判监禁三年、邹容监禁二年,但邹容却死于监狱中,时年二十岁。狱中不仅伙食极差,每餐只是一碗麦麸粥、三粒豆,还要频受狱卒的虐待。邹容之死引起舆論哗然,监狱当局不得不改善牢中待遇。《苏报》案以清末最大的文字狱震惊海内外,引起广泛的关注,反而使反清、反专制的思想更快、更猛地传播,为革命的大爆发作了准备。

章太炎于1906 年6 月29 日出狱,孙中山派人将章接到东京,是年加入同盟会。不久,同盟会聘请他主持《民报》,担任总编辑和发行人。章后來因《民报》款项上的误解,与孙中山先生起了一些争执。離开《民报》主编之职后,章继续在东京讲授国学,主要讲《說文解字注》、《尔雅义疏》等“小学”内容,前后弟子有黄侃、钱玄同、龚宝铨、魯迅等多人,达到废寝忘食的程度。

1911 年7 月,黄侃途经汉口,《大江报》主笔詹大悲为黄侃设宴洗尘,席间大家谈論时事、纵横捭阖,黄撰文一篇〈大亂者,救中国之妙药也〉,在《大江报》上发表,其文写道:“中国情势,事事皆现死机,处处皆成死境;膏肓之疾,已不可为。然犹上下醉梦,不知死期之将至。长日如年,昏沉虚度,软痈一朵,人人病夫。此时非有极大之震动,极烈之改革,唤醒四万万人之沉梦。亡国奴之官衔,行見人人欢然自戴而不自知耳。和平改革,既为事理所必无,次之则无规则之大亂,予人民以深创剧痛,使至于绝地,而顿易其亡国之观念,是亦无可奈何之希望。故大亂者,实今日救中国质妙药也。呜呼!爱国之志士乎!救中国之健儿乎!和平已无望矣。国危如是,男儿死耳!好自为之,勿令黄祖呼佞而已。”此文一出,立即震动武汉三镇,振奋了革命志士的斗志。清廷则大为恐慌,湖广总督瑞澂下令封闭报馆,1911 年8 月8 日晚,大批巡警包围《大江报》社,逮捕了主笔詹大悲、副主笔何海鸣,并即刻查封报社。兩人后來各判一年徒刑。《大江报》实际上是文学社的机关报,詹大悲、何海鸣均为文学社重要成员。《大江报》被清廷查封,激起了民愤,尤其引起了许多新军官兵的愤恨,一些新军官兵原本就与《大江报》多有往來,这更引起了清廷的恐慌。湖广总督瑞澂下令严密监视新军,此事愈演愈烈,以至于对新军下戒严令,限制官兵的日常出入,城内外宪兵、密探、巡警密布。这时候,武昌、汉口的形势異常紧张。(參陸敬《黄季刚先生革命事迹纪略》,载于《量守廬学记》,三聯书店出版社)《大江报》事件是武昌起义的导火线之一,另外还有一个更直接的导火线,即“名册事件”(見下文)。

2011 年10 月8 日,孙武制造炸弹时不慎引爆,起义总机关暴露,清廷搜查出新军革命党人名册一本。10 月10 日晨,劉复基、彭楚藩、杨洪胜三人就义,官府还在马不停蹄地追捕革命党人,腥风血雨的形势,使得人人自危。这时,有人向瑞澂献计,說那份名单应该如何处理:当年香帅(张之洞)每搜查到这样的名册,总是当众烧毁,以安人心,希望瑞澂如法炮制。瑞澂觉得这个办法好,回答:“我也当众烧掉,但要抄錄一份保存。”这句话立即传开,无異于火上浇油,成为武昌起义迅速爆发的导火索。关于张之洞的传闻,在另一件事情裡可得到若干证明。当年鄂军总兵张彪欲逮捕熊十力,请总督张之洞下通缉令,并附呈熊十力以前在陸军特别学堂所作骂张的短文。张却回答說:“小孩子胡闹,何必多事?”(見郭着《熊十力传》第一章)可見这是张之洞一贯的做法。@
( 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未完待续)

--转载自黄花岗杂志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波澜壮阔的辛亥革命翻开了中国现代史新的一页,又富于传统精神,这是一场中国人的民主宪政运动,铺天盖地而来,具有恢弘、广阔的气度。这场革命运动有社会各阶层民众的广泛参加,当然少不了传统中国社会的支柱:士君子。章太炎、黄侃、熊十力等三位著名的国学家,可说是忧国忧民君子典型,三人又都曾经亲身参加辛亥革命,堪称为革命家。
  • 共产党至今坚持一党专政、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坚持阶级斗争,不松口也不松手。 跟共产党协商宪政,无非自欺欺人。迄今为止的中国当代史表明,共产党体制不可能自身改革,只能以外部革命取代。
  • 韩寒三文掀起的巨浪还未过去,正由国内网络波及到海外媒体。我因为写了一篇《民主政治离中国有多远——兼评韩寒“谈革命”、“说民主”与“要自由”》而受到波及。但这批评声音不是来自国内网友,而是少数能在海外发言的“纸上畅想暴力革命派”。
  • (shown)以和平形式带领捷克挣脱共产主义桎梏的自由斗士——哈维尔离世,成为举世焦点。充满人文哲思,独钟戏剧文学,反讽时政、无心权力的文人,却被时代赋予了政治权力并影响全球,哈维尔的传奇一生如同他笔下的荒诞剧一样惊奇连连。
  • 在没有思想自由的地方,任何能得以传播的思想火花,都可能刺激大众反叛的神经,引发共鸣的效应。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任何偶发或奇特的事件都可能使人一夜之间成为全国,甚至全球名人。
  • 在中共几十年的愚民宣传教育中,特别是在毛泽东时代,有一个被中共不厌其烦反复渲染的概念——万恶的旧社会,在那个信息封闭的时代里,百姓置身于一言堂的环境里,每天被动地接受这种一面倒的宣传。
  • 中共“18大”将在2012年10月决定政治局常委新班底,缠斗20多年的江胡派系政治权斗日益尖锐。但各种迹象表明,在中共最高权力争夺的20多年之后,中共统治也步入了红朝末朝乱象,18大很有可能成为这场内斗的最后一场谢幕戏。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校区访问教授夏业良在台大社科院举行专题演讲。夏业良表示,近来许多知识分子达成共识,认为大陆改革已死,无法再寄望中共政府针对民主做出改变,因为经济开放等较容易的改革,“过去30年,能改的都改了,”接下来更难的政治改革,中共不会主动去做。大陆若想走向民主,须靠社会、民众对中共当局形成压力。
  • 米开朗基罗是神的宠儿,他就是为赞美神、儆醒人,恢复人类的正统文化,而被派到人世间来的。一天清晨,米开朗基罗独自攀登上罗马郊外的一座山的峰巅,顿感心旷神怡、思如泉涌。他回想起圣经《创世纪》,上帝创造天地,“上帝是创造宇宙的最伟大的艺术家”米开朗基罗顿时茅塞顿开:西斯廷教堂穹顶那个位置就是为荣耀神而准备的。
  • 米开朗基罗是神的宠儿,他就是为赞美神、儆醒人,恢复人类的正统文化,而被派到人世间来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