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虎降龙 道济天下

元和
(绘图由柚子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8740
【字号】    
   标签: tags:

济公活佛是中国家喻户晓的神僧。这位南宋时期活跃于临安一带的高僧貌似癫狂,游戏人间,不重清规戒律,却留下了许多惩恶扬善,济困扶危的神迹与传说,是中国历史上人气最旺,影响最大的和尚。

济公于南宋绍兴十八年生于天台山永宁村,俗名李修元,也有作李修缘的。名如其人,即使出家为僧之后,比起青灯古佛,念经打坐的生活,济公更乐于走出寺院,与不同阶层的人们广结善缘。

破扇敝履,不修边幅的济公既是达官显贵的座上宾,更是市井百姓的好朋友。与一般人观念中的得道高僧大异其趣,济公活佛一生都好动爱玩,他善于下围棋,喜欢斗蟋蟀(促织),还写得一手好诗词。现摘录几首如下:

醉傲

醉傲风颠卒未休,杖头明月冠南州。
转身移步谁能解,雪履芦花十二楼。

下棋

无为堂上,敌手相逢。移来一座水晶盘,倾下两行碧玉子。聚三掣五,夺角争先。静悄悄向竹坞松轩,冷静静对茅亭菊槛。排成形势,黑丛丛万里干戈;摆定机关,白皎皎一天星象。休言国手,谩说神仙。遍九州夺利于蝇头,布三路图名于蜗角。纵横在我,敲磕由他。个中诀破着精神,要使英雄满天下。咦!除非有个神仙路,冲破从来七九关

鹧鸪天 瘗促织

促织儿,王彦章,一根须短一根长。
只因全胜三十六,人总呼为王铁枪。
休烦恼,莫悲伤,世间万物有无常。
昨宵忽值严霜降,好似南柯梦一场。

雨伞

一竿翠竹,独力支撑。几幅油皮,四围遮盖。摩破时,条条有眼;联络处,节节皆穿。虽曰假合,不异生成。漫道打开有时,放下担当云雨。饶他瓮泻盆倾下,别造晴干,借此权为不漏天。

济公的诗文,初看似为漫不经心的风趣之作,再看为才华横溢的才子之作,等到细细品味,方觉原是将人生情趣与佛法至理融会贯通的天才之作。

中华正统文化一向讲究来龙去脉。是凡历史上卓尔不凡的人物,必有其不凡的来处,也必有其不凡的去处。大名鼎鼎的济公当然也是如此。据说济公出生之时,附近的天台山国清寺中的十八罗汉像居然倒下了一尊,因此民间普遍相信济公活佛是罗汉转世。

说起十八罗汉,当初印度只有十六罗汉之说,据庆友尊者《法住记》记载,释迦牟尼佛涅槃时嘱咐十六位罗汉常驻世间,护持佛法。然而传到我们汉地,却增加了两位尊者,成了十八罗汉。据说是因为中国人尤其喜欢“九”这个数字,而十八是九的双数。而后来所增加的这两位尊者,却成了十八罗汉中最赫赫有名的,那就是伏虎、降龙二尊者。

至于十八罗汉中的第十七位降龙尊者,以及第十八为伏虎尊者的真实身份,历来有不同的说法。后来清朝乾隆皇帝钦定降龙罗汉为迦叶尊者,伏虎罗汉为弥勒尊者,并由藏传佛教四大活佛中的章嘉活佛考定。如此一来,过去“十八子,主神器”的预言就应在第十八位的伏虎罗汉,也就是在释迦牟尼之后成佛的弥勒身上了。

关于济公活佛的来处,有说是伏虎罗汉转世的,也有说是降龙罗汉转世的,总之这位游戏人间的玩主来头很大。从济公自己留下的诗词中我们便可窥见一二。

在《赠冯太尉》一诗中,济公写道:
“削发披缁已有年,唯同诗酒是因缘。
坐看弥勒空中戏,日向毗卢顶上眠。
撒手须能欺十圣,低头端不让三贤。
茫茫宇宙无人识,只道颠僧绕市廛。”

诗中的弥勒,即自古相传在末劫救世的弥勒佛。而毗卢,则为毗卢遮那佛,又名大日如来,为密宗所尊奉的最高神明。济公这首诗,在佛教徒看来,口气实在大得不可思议。然而佛法本来就是不可思议的。

当年在灵山会上,大梵天王向释迦摩尼佛献上一朵金色婆罗花,请佛说法。只见如来拈花示众而不语,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唯有迦叶尊者破颜微笑。释迦牟尼说:“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

奉行“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禅宗即尊迦叶为初祖,是佛教中最具中国色彩的门派,而济公则被列为禅宗第五十祖。

有道是:法轮常转,佛法无边。修佛不限于宗教这一种形式,故有教外别传之法。佛法不限于经书文字,故有不立文字之法。人生处处是道场,故有直指人心之法。凡心尽去佛性显,故有见性成佛之法。

释迦拈花何尝不是佛法?上师手印何尝不是佛法?济公下围棋,斗蟋蟀,游戏人间的这一生又何尝不是佛法?然而若换作是凡夫俗子,或佛门败类,他们模仿释迦拈花就不是佛法,模仿上师手印也不是佛法,学着济公下围棋,斗蟋蟀更不是佛法。若他们自我标榜这是佛法,反而犯下了盗法欺世之罪,因为他们内心根本就没达到觉者的境界。

很多人知道济公活佛,却不知他的法名是道济。道济者,“知周乎万物而道济天下” 者也,语出《周易》。佛法就是道济天下的,不是说佛光普照吗?然而修佛者若局限在深山里,或寺院中,如何道济天下?

圣人和光同尘而道济天下,故有教外别传,不立文字之法。佛法是善化人心的,但凡能善化人心,使人诸恶不作,诸善奉行,何必拘于佛教之名,又何必限于佛经之文?济公活佛那传奇的一生,就是告诉了我们这个道理,所以济公的一生也是佛法的一种表现。

至于济公的去处,既然有说他是伏虎罗汉转世,又有说他是降龙罗汉转世的,那么就是与伏虎降龙有关了。其实济公的去处,神韵的演出中都有,只是看出来的人不多而已。当今复兴正统文化,善化世道人心的神韵艺术,又何尝不是佛法的另一种表现?佛法是无边的,完全可以用不同的形式来表现佛法的内涵,不一定局限在宗教形式之中。

神韵演的是从古到今天上人间的历史,也是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神韵的节目看似彼此互不相关,其实是有一条主线贯穿在内的。而济公,就是贯穿于中华历史与文化中的一条若隐若浮的线。

2011神韵的节目中有济公,也有武松打虎,很少有人想到传说中济公是伏虎罗汉转世,想到伏虎这个主题。2012年神韵的节目中又有济公,也有天兵天将战红龙,又有穆桂英挂帅,可是很少有人想到济公也有说是降龙罗汉转世的,想到降龙这个主题。

我们都知道穆桂英挂帅,大破天门阵,而破天门阵需要降龙木,又是关于降龙的。还有一种说法:当年杨五郎留下预言,破天门阵需要“降龙穆,伏虎杨”。人都以为需要一种降龙木去破天门阵了,其实需要的是降龙的穆桂英和伏虎的杨家将。

济公辞世前留下偈语:

“六十年来狼藉,东壁打到西壁。于今收拾归去,依旧水连天碧。”

济公圆寂后,嵩长老见他脚上的鞋太破了,火化前给他换上了一双新鞋。过了几天,来了两个行脚的僧人,对嵩长老说,我们在六合塔遇见济公,他托我们捎来一封信,还有一双鞋。嵩长老一见之下大惊,原来这双鞋就是他特意给济公换上的新鞋。

济公托人捎回的书信中有这么一首颂:

“看不着,认错笊篱为木杓。昨夜三更月正西,麒麟撼断黄金索。幼年曾到雁门关,老少分明醉眼看。忆昔面前当一箭,至今犹是骨皮寒。只因面目无人识,又往天台走一番。”

其中提到的雁门关就是当年宋辽激战的重要战场,也是北宋名将杨六郎(延昭)镇守的战略要隘。而天台山,则是济公的出生地。

2012年是中国黄历龙年,也是传说中的大灾末劫之年。在2012的节目中,神韵以博大精深的中华正统文化为表现形式,隐涵着降龙这一主题,其实是慈悲众生,道济天下的佛法的又一体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王彦超是北宋初年人,年轻时到寺院去出家,僧人说:“你是富贵之人,怎么能屈居此地呢?”没有能够如愿。
  • “盗亦有道”的说法,古已有之。那么,再深入一步的探讨:什么是“盗之道”呢?清代的大学问家纪晓岚,在一篇文章中,记叙、回答了这个问题。
  • 宋朝时,河南的刘温叟多次担任要职,但是清贫自守,是当时人的道德楷模。
  • (大纪元记者李佳多伦多报导)2010年5月8日晚,美国神韵国际艺术团在加拿大多伦多佳能剧院(Canon Theatre)的第三场演出,在观众热烈的掌声中圆满落幕。令人耳目一新的舞蹈及音乐、尖端动画的天幕布景,精美的制作倾倒了全场观众。演出结束后,许多观众徘徊在剧院,品味神韵余音,流连忘返。华裔观众们对神韵演出娓娓道来的古今传说与英雄事迹倍感亲切。
  • 宋太祖开宝三年,供备库使李守信到秦陇间买木头,贪污了许多钱,后来被他部下告发,李守信害怕的自杀了。太祖命苏晓来审理这件案子。
  • 张平是宋朝人,他在秦王府任职时,因为勤恳能干而遭人嫉恨。几个官史诬告他偷拿王府中的钱物,秦王报告到开封府尹。虽然经过审问没有查到证据,但是秦王还是把他打发走了。张平也不丧气,说:“虽然现在我命运不济,但以后未必没有福分。”
  • 清代后期,有个叫彭三的人,他因为幼年丧父,所以母亲对他有些宠爱的过头了,成了溺爱。结果,彭三便养成了好吃懒做,横行霸道的性格,经常在外惹事生非,乡邻对他的印象都极坏。
  • 人们把用钱买官,叫做“铜臭”。东汉时的崔烈,曾名重一时;汉灵帝时,他花钱五百万,买官当上了司徒,结果是很快名誉扫地。崔烈问儿子崔钧说:“外面的人,对我议论纷纷,他们在讲我什么呢?”
  • 仁公心地善良,乐于施舍,视助人为其乐事,是位广积阴德的志士。一生做了很多助人之事,同时是位远近闻名的大善人。向仁公所居的山村出口处有一座凉亭,这里是仁公常去的地方,很多有难回不了家的得到了盘缠,很多生病、无钱求医的人得到了救助。
  • 长安有户姓张的人家,一天,张氏在家独居的时候,有只斑鸠突然从外飞入,落在床上。四周静寂无声,人鸟四目相望,似乎两者冥冥之间有种说不出的联系。面对不速之客,张氏有点奇怪,又有点害怕,就打破沉默,请求斑鸠:“斑鸠斑鸠,你不会说话,那就用行动来告诉我。如果你飞来是为了给我带来祸患,那就请飞上屋顶;如果你飞来是为了给我带来福气,那就请飞进我怀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