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36计(六十五)

王维洛博士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28
釜底抽薪:征地拆房,不许告状“釜底抽薪”,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十九计。
原文:“不敌其力,而消其势,兑下干上之象。”

水库移民上访抗争不断

根据词源,釜底抽薪的出处是《文苑英华》第六五○页北齐史学家魏收《为侯景叛移梁朝文》,有“若抽薪止沸,剪草除根”语,谓事当从根本解决。后言釜底抽薪。

一九九二年,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国务院提交兴建三峡工程议案,移民一百一十三万。中国政府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为了建造水库,一共搬迁一千五百万移民,其中三分之一的移民一直生活在贫困状态之中。水库工程移民,上省城上访,上北京城上访,历史悠久,规模浩大。一九五九年建成的新安江水库,移民三十多万,不断上访,至今问题仍未解决。到一九九九年,新安江水库为了拦蓄洪水,水位才刚刚升到水库的正常蓄水位,却又多淹出六万多新移民。在水库建成四十年之后,新老移民们还得不断上访。

又如黄河三门峡水库,移民人数共四十一万多人,其中陕西省占二十一万,经过二十八年坚韧上访抗争,终在一九八五年,移民得以返迁故乡。

此外,三峡库区内的小江水库,规模虽不大,但在水库移民史上,却是以上访抗争出名。小江水库移民从七○年代初开始上访,至今还未结束。小江水库直接移民一共二千人,水库移民安置费二百七十万,经过上访,水库移民安置费用一添再添,最后已超过八百万,但问题仍旧没有获得解决。小江水库移民抗争的方式,除了集体上访武汉北京之外,还组织到水电站去吃大户,妨碍水电站生产,破坏水电站设备,直到迫使移民官员去大坝处滚水。如今小江水库的移民,又成了三峡水库的移民,旧债未清,新帐又来。

那么中国政府怎么解决搬迁安置一百一十三万移民的大难题?其办法就是:釜底抽薪,彻底拦阻水库移民抗争。三峡移民不得告状首先,中国政府专门制定长江三峡工程建设移民条例,禁止移民到法院状告三峡工程。再者,滥用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将敢于出头反抗的移民,投入监狱。最后是利用公安和黑社会,把移民领袖打成残废,让其不敢、也不能发声。

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九日,中共国务院总理李鹏签署第一二六号令,公布长江三峡工程建设移民条例。条例第一章第四条第二句规定:“三峡工程淹没区和安置区应当顾全大局,服从国家的统筹安排。”这是条例的核心,要求移民绝对服从三峡工程建设。条例第三章第二十五条规定:“按照移民安置规划必须搬迁的移民,不得借故拒迁或是拖延搬迁;经安置的移民和单位,不得擅自返迁。”这里使用的是法律上最严厉的措辞:“必须”和“不得”。长江三峡工程建设移民条例第六章第四十一条规定:“在移民搬迁的安置过程中,违反法律和法规的规定,扰乱公共秩序,致使工作和生产不能正常进行,尚不够刑事处罚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三峡工程移民一百多万,如此多的移民,难免会和三峡工程发生利益冲突,特别是三峡工程的移民淹没赔偿低于法律规定,将使许多移民受到经济损失,但三峡工程却宣称,合理支付赔偿。那么,在这个问题上到底谁有理?这就得“讨个说法”,到法院打一场官司,由法院裁定。此为法治国家必经之路。然而,长江三峡工程建设移民条例却规定,三峡工程移民不得至法院告三峡工程的状。这个规定若出现在法治国家,简直是不可思议。

三峡工程对中国社会的破坏,除了对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之外,还有对治国理念的摧残。三峡工程破坏一个法治国家应该遵循的基本原理。

“国家机密”?

位于三峡库区重庆市云阳县高阳镇的三位移民代表:何克昌、姜青山和冉从新,运用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千里迢迢到北京上访,准备向国家最高行政机构反映三峡工程移民安置中的问题,三位移民代表想了解,究竟国家给三峡移民安置费是多少。

谁知祸从天降,三位移民代表在北京的旅馆中,被公安人员逮捕,强行押回云阳县。之后,这三位移民代表,连同已经在当地被捕的温定春,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起诉,判处最高五年的监禁,后遭法院判处“泄露国家机密罪”,原因在于,向香港新闻记者透露三峡工程移民安置经费。

这四位农民,大字不识几个,上访信也是错字连篇。既没有接触国家机密的可能,也没有判别密件的能力,他们只是和每一个移民一样,一遍又一遍地向别人叙述所得移民经费的多少,以求取得同情。其实,三峡工程移民经费根本不是什么国家机密!

主持制定三峡工程移民大纲和移民经费标准的长江水利委员会公开出版的《三峡工程移民研究》(注:《三峡工程移民研究》,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一九九七年,武汉。)一书中,对移民经费标准有详细描述,现摘录一段:“房屋复建费:按砖混结构考虑,计算材料费和人工费。每人正房二十平方米,每平方米五十二元;每人副房五平方米,每平方米三十元。”难道这算是国家秘密?对中国住房市场价格略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里包括材料和人工费的房屋复建费,大大低于市场的平均价格,其内容根本不含任何秘密成分,既无政治秘密、也无经济秘密。淹了人家的一座房子,赔移民一家不到六千元钱(按五人计算),这种赔偿合理吗?若说有秘密的成分,那便是让人们了解到,三峡工程是如何压低移民经费标准,使移民经济利益受到重大损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五三年,毛泽东提出在三峡建坝,卡住长江洪水,从那时起,长江三峡工程就成中共几代领导人的梦想。一九八二年,邓小平始为三峡工程低坝方案开了绿灯。
  • 第一个对三十六计进行系统科学研究的,不是中国人,而是瑞士人,藉由其书,使三十六计走出了中国,进入世界。中共决策者机关用尽一九八六年,中共中央与国务院,决定对长江三峡工程进行工程可行性论证。
  • 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九六九年十月),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和水利部,向毛泽东提出修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建议。毛泽东本来是竭力支持以建设大坝和水库来治理中国河流的想法,但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失败,使毛泽东火冒三丈,以致对大坝工程的热情骤然大减,便以战备为由,拒绝修建三峡工程的建议。
  • 当水库发挥防洪效益,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三米时,许多没有被计算为三峡工程移民、没有搬迁的居民该怎么办?长江水利委员会认为,这些居民可以跑到更高的山坡上去,即所谓的“跑洪”,等洪水过后,再回到被洪水淹没过的家中。
  • “苦肉计”,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三十四计,败战计其中之一。原文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间以得行。童蒙之吉,顺以巽也。”
  • 推迟蓄水,就会影响发电,也会影响对下游流量的补给。这个方法在目标不改的情况下,无法接受。剩下的只有工程整治一条措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钱便往下投就是了,淤多少,挖多少,反正这笔钱,不会算到三峡工程的投资上去。
  • 一九八四年,李鹏担任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把实现老一辈无产阶级领导人“高峡出平湖”的梦想,作为历史赋予的重任。
  • 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三峡工程做了三个不同蓄水方案比较,海拔二百米、海拔一百九十五米和海拔一百九十米。比较的结果是:一百九十五米方案的防洪和发电效益都不能满足要求,而经济效益也不如二百米方案。一百九十米方案则比一百九十五米方案还要差。
  • “三峡水库在坝址处的蓄水位多高,三峡水库库尾处的水位也多高”这个理论,完全是“无中生有”,既没有先人的经验证明,也没有现代科学理论的支持。
  • 三峡水库长六百余公里,水力坡降平均值不可能为零,所以,三峡水库库尾处重庆的水位,就必然要比三峡大坝处的水位高,两处的水位绝不可能是像李鹏所说的那样是一般高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