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就“平权法案”分歧严重 亚裔受逆向歧视

人气 40

【大纪元2012年10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杨辰美国华盛顿DC报导)周三(10月10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重新受理一个挑战大学在录取过程中照顾少数学生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的案件,大法官分歧严重。自由派大法官们表示大学有权利选择多元化的学生组成,而保守派大法官们则表示这违背了宪法保障的平等待遇。

近年该法案屡遭学生挑战,专家也表示“平权法案”建立在“不平等”的基础上,而随着弱势群体的逐步强壮该法案不该是永久性措施。大量非洲裔专家表示“平权法案”的优惠入学政策会使得非洲裔学生过度依赖而不思进取。

最高法院分歧严重

周三,最高法院就“平权法案”举行听证会,大法官分歧严重。此次审理起因于白人学生费舍尔(Abigail Noel Fisher)于2008年起诉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歧视,把种族作为招生考虑因素而不利于白人入学,她表示这侵犯了宪法保障的平等待遇与联邦民权法。

听证会中,自由派大法官们捍卫“平权法案”,表示大学有权利选择多元化的学生组成,而保守派大法官们则担心把种族作为招生考虑因素而拒绝某些学生违背了宪法。

自从1978年以来,最高法院已经表示大学为促进多元化而在录取过程中考虑种族因素对宪法不构成威胁。2003年,最高法院对白人学生格鲁特尔(Barbara Grutter)状告当时的密西根大学校长博林格(Lee Bollinger)在录取中歧视的案件,以5票对4票裁定密西根大学胜诉。

虽然费舍尔案例与格鲁特尔案例并无本质区别,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最高法院的法官组成已经改变,新上任的大法官阿里托(A. Alito Jr. Alito)向来坚决反对以种族为考量的政策,他甚至在听证会中对德州大学的多元化辩护不屑一顾。据《华盛顿邮报》报导,最可能决定审判结果的是大法官肯尼迪(Anthony M. Kennedy),他或许是目前唯一就该问题未作最终决定的大法官。

“平权法案”屡遭学生挑战

“平权法案”源于美国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及民权法。该运动不仅立法取消了种族隔离,还让保护每个人平等权益的观念广为流传,而少数族裔、妇女、残疾人的权利也第一次受到了空前的关注。

1972年,美国为了保障非洲裔在长期教育机会不平等情况下获得同样升学及就业的机会而制定了“平权法案”,规定政府机构及学校在招工、培训、升迁及招生时必须有基于种族的指标比例。大学在招生时必须招收一定比例的少数族裔,也就是说白人学生可能在考试分数、排名都远高于非洲裔学生,但是白人学生会遭到拒绝而非洲裔学生被录取。换而言之,这是一系列对弱势族裔的赔偿性优待条款。

近年,“平权法案”频频遭到挑战。加州大学(University)首先提交议案,并在1995年证实停止实施在招生中优惠少数族裔的”平权法案”。1997年,平均绩点达3.8分、法学院入学考试成绩获161分的白人学生格鲁特尔申请密西根大学法学院被拒绝后,以歧视为由把当时的密西根大学校长博林格告上法庭,她表示相同背景的少数族裔学生申请的成功率高于白人学生。

联邦最高法院于2003年作出裁定,以5票比4票裁定密西根大学胜诉,最高法院表示密西根大学法学院给予少数族裔学生某种程度的优待,但不是绝对的优先考虑,并没有违背美国宪法精神。

2003年的判决及逻辑为此后的相关案件定下基调,也体现“平权法案”是美国的历史包袱,只要执行过程中不要太过偏驳,最高法院不会要求校方停止这一做法。

在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平权法案”常常被共和党批评,而克林顿总统(Bill Clinton)则是最坚决维护“平权法案”的总统”,坚决不主张废除“平权法案”。他曾表示“平权法案”实施后使得法学院招收了大量非洲裔学生,培养大批非洲裔法官和律师,使得非洲裔社区得到的法律帮助大大增加。他警告若过早撤消该法案,会影响社会公平。

但是,专家表示“平权法案”建立在“不平等”的基础上,而随着弱势群体的逐步强壮该法案不该是永久性措施。

非洲裔专家反对“平权法案”

虽然非洲裔是从“平权法案”获利最多的族裔,但是已有大量非洲裔专家及团体反对“平权法案”。他们表示”平权法案”曾经起到积极正面的作用,但是在漫长的岁月后,如果非洲裔还要依靠该法案才能获得大学录取,说明有更深刻的问题需要解决。他们认为,优惠的入学政策也会使得非洲裔学生过度依赖而不思进取。

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托马斯(Clarence Thomas)本人是“平权法案”的受益者,他出生贫寒,靠曾是黑奴后代的祖父抚养长大,1991年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第二位非洲裔法官。但是他本人却坚决反对“平权法案”。在2003年密西根大学案件中,他对宣判学校胜诉的决定不满,也多次公开批评“平权法案”。

他表示,“平权法案”不仅玷污了少数族裔靠自己辛苦获得的成就,而且该法案设定的目标必然无法实现。他曾于今年初向彭博社表示,“你可以给予那些想要努力的(少数族裔)孩子机会,但是若不成功时就会责怪他们。”托马斯认为“平权法案”无法真正解决少数族裔的问题,例如非洲裔贫穷的家庭、没有可以学习的榜样等等。

亚裔受“平权法案”“逆向歧视”

亚裔学生向来以成绩好出名,洛杉矶社区大学系统永久荣誉教委吴黎耀华曾指出,“在教育方面亚裔没有被当作少数族裔”,这就使得亚裔在报考名牌大学时面临更高门槛。

研究组织“平等机会中心”(Center for Equal Opportunity)的一项报告显示,2008年考取威斯康辛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麦迪逊总校区(Madison)的亚裔学生SAT数学和阅读平均成绩为1370分(满分1600),而白人录取者平均为1340分,拉丁裔1250分,非裔1190分。

在加州大学废除“平权法案”后,招生数据显示白人学生比例只有非常微小的上升,亚裔学生数量大幅上升,而非洲裔及拉丁裔学生数量剧减,学校首次出现亚裔学生数量超过白人学生的情况。这也说明在某些学区“平权法案”实际上是将一个少数族裔的名额分给了另外的少数族裔,而亚裔在其中则是“被歧视”的族裔。

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政治学硕士李同学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平权法案”对美国南北地区的影响大不相同,在北部地区似乎对亚裔影响不大。

她说:“我发现美国越往北走人种越白,例如东北部的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本科生非洲裔很少。我们班就一共一个非洲裔,还不是土生土长,而是从加纳来的。相反亚裔却很多,我记得去年参加哈佛大学375年校庆活动放眼望去亚裔占了大半。”但是她笑称,取消“平权法案”后可能美国常春藤都得至少50%亚裔。

来美国二十多年的杜先生经历了读书成家立业的奋斗过程,现在女儿已上初中。杜先生表示华人对美国政策总有种提不上劲的感觉,但是自己对“平权法案”却很关注。他说:“主要还是为了我女儿。想到如果她考上一个好大学,却因为这个法案被哪个非洲移民给挤掉,我绝对无法接受。不管过去的历史渊源,孩子没有错,她没有亏欠过谁!”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严冬生化职位热门 华裔找工作优劣势
杨承民:逆向歧视
亚裔学生成绩好 种族平权反助“逆向歧视”
纽时:法院裁决难改美大学追求多元化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再访密西根演讲 双方争夺激烈
【珍言真语】马仲仪:港康码将上路 免检有漏洞
【远见快评】司法部查亨特说明3点 五中释信号
车评:双色多变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闻看点】备战总动员?五中公报泄习近平心头患
【拍案惊奇】美大选“神算”开口 中共甩锅新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