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籍华人在韩国--学钢琴的尴尬事

朱蓉儿

韩国的生活处处充满了乐趣。(摄影:全宇/大纪元)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10月14日讯】在我心目中,弹钢琴是非常高雅、高尚的精神活动,只要一提到弹钢琴,我脑海中会条件反射似的弹出一副画面:肃静、典雅的大剧院,万盏灯光齐放,气息恢弘,观众们都静坐等待,此时舞台上出现穿一袭长下摆晚礼服的女钢琴师,或是内穿高领白衬衣、外罩深色燕尾服的男钢琴师,面向观众略一致意,走向琴凳坐下,轻舒双臂,飞舞十个灵动的手指,弹奏李斯特等名家的钢琴协奏曲。在乐队的烘托、协奏下,钢琴师有如凤毛麟角,借着钢琴独有的声音,把或浪漫或华丽的诗意般的世界呈现在观众眼前。中国古人形容聆听美好的音乐,能三月不思肉味,诚如是也!

钢琴艺术于我,有如阳春白雪,我心向往之,爱之慕之,也一直引导我儿迈克学习钢琴。来韩国不多久,我联系到一位钢琴教师,愿意迈克上她家上小课,并且学费还低于平常。(钢琴教师名字中有一个“姬”字,所以我再提到时就称呼姬老师。)迈克上过姬老师的钢琴大课,每次都是穿西服,打领带,小脸和手洗的干干净净;在我的教导下,对老师恭恭敬敬,所以才享受上老师家“吃小灶”的礼遇。

头几堂课真是皆大欢喜,迈克上课认真,老师教的开心,总是延长课时,教满一个小时。姬老师有一个六个月大的男宝宝,皮肤白皙,五官像妈妈,胳膊和腿如一节节莲藕,滚圆白胖。姬老师非常疼爱儿子,恨不能每分钟都把儿子抱在怀里,永远不分开才好。现在要教迈克弹钢琴,不得不把儿子暂时托付于我。我被姬老师爱才之心感动,也确实喜欢肥白滚圆的小介武(宝宝的名字),决心带好这个韩国宝宝。

我说英语,加上脸部表情和手势动作,向懂一些英语单词的姬老师保证:迈克是我亲手带大的,我是有经验的妈妈,一定能胜任宝宝看护的工作,请你放心!就这样,迈克同姬老师在琴房上课,我哄着“介武” 在客厅玩耍。介武不见了妈妈,愁眉苦脸,见了我,很少给笑脸;耳朵总竖着,随时捕捉妈妈的动向,一听见妈妈的声音,他的小脑袋就像个风向标,百分百的要转向。我看见过姬老师每隔两小时就打开婴儿奶粉罐,用勺子挖奶粉,掺纯净水喂介武,介武小小的身体沉甸甸的,我才抱了十几分钟,胳膊就酸了,心想:韩国奶粉不比美国奶粉差呢。

介武在我怀里,嘟着小嘴,一脸的不乐意又没奈何,一会儿就脏了尿布。我给他换尿片,用湿纸巾擦屁股,怕不干净,就抱着介武走向厨房,打开水龙头的温水,准备来个快速淋浴。水哗哗的淌,吓坏了介武,他忽然“哇”的一声哭了,音量越来越高,不打算停,也坚决不配合洗屁股。姬老师和迈克都跑到厨房,站在我右手边,一起扬起脸看我,两张脸都打了两个大大的问号。我抱着光屁股的宝宝,一脸的尴尬,征在那。那一刻,好希望地板裂个缝,让我钻下去。真是昏头昏脑的,也忘了怎么收的场,应该是姬老师收拾残局,安抚不买我帐的小介武。

迈克做了几堂课的好学生,跟老师熟悉后,开始调皮捣蛋了,使姬老师的钢琴课很少能顺顺当当的教下去。一开始,姬老师颇有风度,让迈克闹去,她退到客厅冲咖啡喝,还跟我说笑两句;再后来,脸上明显不高兴,钢琴课越上越短;最后脸色愠怒,要求我立即带迈克回家。

相比美国孩童,韩国孩子上课大多乖乖的,老师说什么就做什么,所以迈克的作风真让姬老师头痛。后来姬老师跟我检讨,说要改进教学方法,适应迈克的个性。我也多方教育迈克,强制他要乖乖的上好课。迈克学弹钢琴的课程一共持续了半年多,其中这样那样的小故事多多,我想这就是生活的乐趣吧,以后迈克回到美国长大成人后想起韩国的姬老师一定会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吧。

评论
2012-10-14 9: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