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高材生:我差点被活摘了器官

人气 35

【大纪元2012年10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徐文正报导)金敏,出生于辽宁省的一个医学世家,1996年考入北京大学。一次金敏路过清华大学被法轮功祥和的炼功场面所吸引,在阅读相关书籍后,她开始修炼法轮功。

2001年6月7日,金敏遭受迫害,在北京被判处劳教一年半。她表示,在被关押期间,经历了非常特别的抽血体检。2001年6月至10月,金敏的父母走遍北京所有的看守所和劳教所,并聘请律师,但4个多月得不到任何消息。金敏表示,怀疑自己成为中共活摘器官的对象,如果不是家人不懈的寻找,她差点被活摘了器官。

以下是金敏的自述:

2001年6月7日,因为我拒绝放弃法轮功信仰被判处劳教一年半。

头两个月我被关押在北京清河看守所。2001年8月,我被转移到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在那里80%全部是不愿意放弃信仰的法轮学员,我们每天被强迫做16-20小时的奴工。2001年10月,我们突然被准许洗了唯一一次澡。然后,我们全部被送到一个医院做了全身彻底检查,包括X射线检查。检查之后,我们被转移到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

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大概关押了700-1000劳教人员,除了几个吸毒的,几乎全部是法轮功学员。

体检医生似军医 不给体检结果

在新安女子劳教所,我经历了一次非常特别的体检。

有一天(应该在2002年),我们被提前一天告知第二天早上不能吃早餐,第二天早晨全部法轮功学员被带到劳教所里的一个平房里面。里面有一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取了我们所有人的指血并对我们进行了血压和身体的其他部位的全面检查。

那天那些医生的形象像烙印一样刻在了我的脑海里面。因为我来自于医学世家,从小在医院里长大,我熟悉医生的气息。但是这些穿白大褂的医生,他们身姿笔挺,面容冷漠呆板,脸上大大的口罩遮住了大半个脸孔,与我从小就熟悉的普通医院里的医生不同,他们更像是来自于部队或者经过特殊训练过的人。劳教声称所谓是“检验我们的血糖,关心我们的健康”,却从来没有给我们任何检查的结果。

在劳教所,他们不择手段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和精神和肉体的迫害,从来不管我们的死活,有些50-60岁的老年人,血压高压达到了210-240毫米汞柱,那些恶警依旧让她们从事繁重的奴工劳动。无数的法轮学员因为被剥夺睡眠折磨得只剩下皮包骨。那些关心我们健康的话全是骗人的谎话。

父母4个多月没找到我 差点被“永远失踪”

在我被关押的2001年6月至2002年10月期间,我的家人走遍了北京的看守所和劳教所,聘请了律师,也无从知道我的具体消息和我具体所在地方。我的父母被告知:法轮功案件不经过任何法律和司法程序,由一个专门的机构“610办公室”管理,有4多月的时间警察断掉我和家人的任何联系。到2001年10月我北京的亲戚才在北京新安劳教所查到我的消息。我的母亲一直到2002年1月份才见到我本人。如果不是我家人的不懈努力,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永远失踪。

最好的朋友被绑架后失踪

中共一直没有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秘密迫害,2008年为了迎接奥运,我所在的城市北京,大批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直接从家里绑架非法劳教,北京的劳教所关押不下,很多被关押在外地劳教所,几天之内迫害致死的消息不断传来。2009年在我出来之前,我在北京最好的朋友赵秋英被非法绑架,两个月了还没有她任何的消息,请了律师也见不到她的人,孩子失去父母,妻离子散,人间悲剧不断的在那里上演。

见证各种酷刑 被迫做奴工
  
在新安劳教所长达五百个日日夜夜中,金敏亲身经历和见证了各种酷刑:扒光衣服、暴晒、长时间不让睡觉、强迫洗脑、殴打、电击以及其它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
  
她说:“在劳教期间,我被迫做奴工,每天凌晨天不亮就被叫起来,做一次性的卫生筷子,一直干到半夜,还曾经做过高级毛线手套。那是出口到欧洲赚取外汇的特别高级的手套。每天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一刻不停编织每个手套的指头,再把每个线头分成无数个细小的线头编织在手套上,常常累得眼睛昏花、疼痛和流泪,视力急剧下降。
  
“在劳改营的环境是非常恶劣和肮脏的。在北京整个炎热的夏季,我们没洗过澡,没有换洗衣物,为了让我们唯一的衣物显得干净,睡觉时我们被强迫脱光所有的衣物。”

劳教所的善与恶
  
在劳教所里,金敏见证了善与恶,正与邪的较量。
  
被关押在劳教所的几乎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其他犯人主要是吸毒人员。刚被关进去时,有犯人问:“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当听说是‘法轮功’时,犯人马上肃然起敬,并告诉我,以前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的故事——法轮功学员教他们炼功,告诉他们‘真、善、忍’的道理。”
  
曾经有一个杀人犯,因为怀了孕,没被判死刑,送到劳教所来。刚进来时,浑身带着一身杀气,连犯人们都害怕,说她的眼睛里都透着杀气,后来一位被关押进来的法轮功学员给她背《转法轮》里面的论语,告诉她“真、善、忍”的道理,后来这个杀人犯变了,身上带的杀气没有了,变得平和、友善。她感谢法轮功救了她,说出去后要按照法轮功说的做个好人……

“熬鹰”式的邪恶转化
  
鹰是鸟中的豪杰,喜欢自由翱翔,天性不愿意做笼中之物。为了将猎鹰玩弄于股掌之间,古代玩鹰人用“熬鹰”的方式驯服猎鹰。白天,让鹰追捕猎物,晚上把鹰绑在鹰架上,掰开鹰的嘴,将一个僵硬的麻团塞进鹰的胃嗉里,让它痛苦难耐,然后,它面前燃起一盏棉油灯,让人轮流守候着,不让鹰睡觉,当鹰刚要合眼打盹的时候,就用旱烟袋敲它脑袋,熬着它,消耗它的体力,折磨它的意志,直到第二天早上,鹰的状态达到了“玩鹰人”要的最佳状态——为了生存的本能,会饥饿地为“玩鹰人”追捕猎物,但是又没有足够的体力振翅高飞,回到自己自由的世界。
  
金敏说,中共的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就是采用“熬鹰”的方式,残酷地从身体上,精神上折磨修炼人,摧垮他们的意志,企图迫使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因为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李晓凤,被剥夺睡眠几个月,最后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走着路就倒在地上睡着了;王晓华被几个人轮番暴打后得不到及时医治致使一只脚的神经全部死亡;刘菊功穿着短裤在烈日下暴晒,腿上留下碗口大的灼伤;一个同修因喊了句“法轮大法好”再也没有了踪迹……”
  
每当折磨转化完一个法轮功学员,警察就让所有人一起唱“同一首歌”。

为营救好友,金敏出狱后找到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李和平联系打官司,因而受到中共的严密监控,随时面临被抓的危险,在家人的敦促下,于2009年4月23日飞离中国,来到美国。

“这样的罪恶不能继续在中国重演”
 
在美国,金敏看到中共派来大批医生来学习器官移植,让她感到阳光下的罪恶。她记得在劳教所里至少被验过三次血,而法轮功学员被活活屠杀摘取器官的事实已经被国际调查机构证实。
  
她说:二次大战的时候,有一个村庄的附近设有希特勒的秘密集中营,集中营里发生着骇人听闻的屠杀和残酷的迫害。但是村庄里的人却一无所知,直到二战结束,当秘密集中营被发现,人们才知道过去看似平静的生活下面却发生着令人发指的罪恶。“这样的罪恶不能继续在中国重演”。

相关新闻
《真实的江泽民》第四章  透过高层内斗的迷雾
联合国人权大会关注活摘器官 专访大纪元总编辑郭君
国际聚焦活摘器官 德中人权对话即将举行
薄案涉活摘器官 美41所大学法轮功学员致函国务卿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证人揭拜登家勾结中共 冲击其阵营
【新闻看点】中共密谋颠覆美国 对美媒操控公开
【拍案惊奇】中共猎狐FBI跟踪 台海准战争状态?
【西岸观察】川普政府内鬼现身 拜登阵营分裂
【罗厨寻味】椒盐鱼骨
【一线采访视频版】疫情死者家属 第5次寄信向武汉政府追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