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力量 声乐女教师“转化”中共警察 (三)

任淑贤

…..我被无辜判刑七年。我不服,修真、善、忍错在哪里!我写申诉状……市中级法院司法人员仔细看过之后拍案叫到:“好,修正法无罪。”(摄影:邱柏 / 大纪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10月08日讯】

司法人员拍案叫好 “修正法无罪”

二零零二年四月,我与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从家中绑架,我被无辜判刑七年。

我不服,修真、善、忍错在哪里!我开始代表大家写申诉状,我谈到学大法后身心的受益,道德回升、身体好,为单位节省医药费。我用事实证明炼法轮功对国家、民族有百利而无一害;对比人民警察夜闯民宅,非法抄家,无理抓人,见钱拿钱,见物拿物,撒谎骗人,随便打人,执法犯法,是真正在扰民、害民。而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与人为善,拾金不昧,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到底是谁在犯法?谁在犯罪?市中级法院司法人员仔细看过之后拍案叫到:“好,修正法无罪。”

介于我的申诉材料反映的事实有理有据,公安局把勒索、搜刮的所有大法弟子的财物等如数奉还。看守所很多警察都看过我们的申诉材料,不停地说着:“只有这些法轮功敢说真话。”几个警察从小窗口向里面望着我们,他们的表情是震撼和敬佩的。我当即问他们:“我们写的好不好?”回答:“好。”“说的对不对?”回答:“对。”我说:“那么好,放我们回家。”回答:“不敢,我要有权一定放了你们。”

可是无论我们的申诉如何有理有据,中共对法轮功从来都不讲法律,最终仍然权大于法,维持原判。

狱警赞叹“法轮功就是不一样!”

任淑贤
任淑贤

二零零二年九月,我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二零零三年六月,我们因拒绝奴工遭酷刑,被关进小号。

一天,一狱政科警察对我说:“你们这些法轮功,又不是我们把你们抓来的。怎么能不干活呢?如果都不干活,监狱还怎么管理。”

我郑重地告诉她:“犯人违法犯罪理应服法劳动改造,而大法弟子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犯任何一种罪,何谈改造?我们大法弟子是被冤枉的。但你们更可怜,因为你们是无知中行恶,在毁自己,你也看到了,我们大法弟子面对所有不公,甚至酷刑,却没有一个人怨恨你们。因为知道你们是在无知中造业,已经给自己种下了恶果。”

我向她讲了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原因,希望她们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她听明白了,由衷地说了一句:“英雄啊!法轮功就是不一样!我知道你说的这些了。”说完就走了。

劝告监区长勿行恶

一天,监区长张秀丽来小号看我,她知道我已经写好了上告信,准备将本监区及张秀丽对我们的迫害逐级上告。

她来到我面前,伪善地问我:“好点了没有?”然后开始推脱责任说:“我不知道王凤春(刑事犯,打人凶手)对你那个样。”

我说:“王凤春常常被你们叫出去。黄靖、许萌等几乎所有警察都亲眼看见过王凤春吊绑我,怎么能说不知道呢?你是怕我告你,我非常清楚。可是你想过没有,大法弟子没有罪,没做任何坏事,这样的对我们你于心何忍?我告倒你不是目地,目地是让你清醒,挽救你。你那样残酷的对待我们,可我们不恨你,这完全因为我们是修炼人。但我要告诉你:你所做的一切,是你们自己在毁自己,善恶有报是天理。我要让你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你亲眼所见的我,原来好好的,现在只剩半条命,这完全是因为你们酷刑迫害造成的。我可以终止告你,但你从此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不要再对大法行恶,为了你自己、你的子女后代,否则真的会有大恶报的。”

张秀丽默不作声。几天后,她因为这件事降到副大队长,我和几位同修陆续走出小号。

揭露“关淑云杀女案”真相

零五年夏天,监狱来了两个律师,把所有的大法弟子集中在一起,进行一次法律咨询,有问题尽管说。估计是外面大法弟子声援反迫害,带来的效应。一个律师问天安门自焚,正好有一位同修是当年陪同华盛顿邮报记者去洛阳调查参与自焚的刘春玲身份的,这位同修就给律师讲真相,证实天安门自焚是假的。

他们又问“关淑云杀人案”,这正是我知道的,而且是关淑云本人亲口告诉我的。

我告诉律师:“零三年夏天我曾在女监操场上见过关淑云,那时她仍然走路踉踉跄跄。想到当时她因做‘安利传销’杀死自己女儿,却嫁祸法轮功,我禁不住上前问她说:‘你真缺德,明明你做安利传销时早已不炼法轮功了,为什么要在电视里说你是因为炼法轮功才杀人?’关淑云哭丧着脸说:‘我是在警察的电棍和警棍之下屈打成招的,我开始没按他们的说,他们往死里打我呀,快把我打死了,受不了哇,被他们给录了像了。’我说:‘现在没人打你了,你跟监狱说去。’关说:‘我不敢,我还要减刑回家呢。’”

那两个律师惊呆了,原来如此。(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简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当时一惊,我想起了年前教育局的谈话,我明白这是一场栽赃陷害。
  • 一位穿白衣服的老人兴致挺高,说:“给你们讲个笑话,保证你们谁也没听过。”我和朋友一听,来了兴趣。
  • 在省城监狱,我结识了一个叫羊娃(小名)的西北汉子,黝黑的脸膛,壮实的身材,一脸的质朴。他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显的很高兴。一天,趁工间休息的时候,羊娃给我讲述了一段他终生难忘的经历。
  • 北京律师王全章,今年六月在为黑龙江东宁县法轮功学员苗福做无罪辩护时,鉴于苗福遭到警察酷刑逼供,要求法庭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不料引发东宁县法院法官王传发咆哮法庭的丑态。八月三十一日,王全章律师到看守所为苗福处理上诉事宜,遭遇王传发,这次王传发竟冲上来扇律师耳光。
  • “满心希望看到儿子,但是到最后一刻警察却说,儿子一年前就没了。我当时就懵了,但是我挺住了,没倒下,而我老伴却昏过去了。”沈铨老先生在美国新泽西州一老年公寓对记者说:“儿子死了,儿媳妇被迫害得下肢瘫痪,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现在还在狱中,而她腹中的胎儿也没了。”
  • 丈夫完全是被中共迫害逼的,为了保护我才走到那一步,而且临死前还惦记着我,这是何等的恩情。
  •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中共18大前夕,河南信阳市息县民众邢梅、邢鉴姐弟俩为营救被非法关押在狱中的父母,闯中南海喊冤被抓捕。
  • 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当地有很多人学炼法轮功,区政府广场、公安局门前就是我们每天早上的炼功点。每逢周六、周日,就会有更多的人赶来参加集体炼功,场面洪大、壮观。当时有的区政府官员,还有公安局男女警察,不少人都在学炼法轮功。
  • 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受迫害后,我也未能幸免。九九年末,只因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无辜被判二年劳教,关押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在这个严酷的地方,我依然遇到了许多善良的人。
  •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服刑过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谋生的途中见到“真善忍好”条幅,非常激动,不由想起那些被关押在同一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坚定信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却遭到监狱残酷迫害。通过和他们接触,这位人士有机会了解了法轮功并从中受益。如今意外见到这个条幅,一下冲散了疫情带给他的恐惧、烦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