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评》破中国经济迷局 专家称中共必将解体

长期以来,中共官方的表面经济数据掩盖了中国经济实际潜藏的危机,令许多人被中国经济表面繁荣的景象所迷惑,难解中国经济之秘奥。(ChinaFotoPress/ChinaFotoPress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1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高紫檀综述)经济是一个国家的命脉,从一个国家的经济情况可以看出这个国家能否长治久安,国家能否发展以及将如何发展、甚至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政权是否稳固。

长期以来,中共官方的表面经济数据掩盖了中国经济实际潜藏的危机,令许多人被中国经济表面繁荣的景象所迷惑,难解中国经济之秘奥。但有识之士总是能从繁杂的表象中看到本质,近年来,揭露中国经济潜藏危机的经济学者层出不穷。

在一些经济学者看来,《九评》一书在8年前已经揭开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国经济内在规律和面临的危机,经济学者谢田更认为,中共必将在危机中解体,中共掠夺财富的本性导致中国社会贫富悬殊,这是中共必将解体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经济发展的背后隐藏危机

8年前,《九评共产党》(简称《九评》)一书震撼出炉,令海内外为之震惊,几十年来没有人能系统讲明白的中共邪恶本质从此真相大白。而《九评》中关于中国经济的论述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之一。

自从中共实行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经济并非没有发展,但中国经济的发展不但与中共毫无关系,而且付出努力的广大民众反而受到种种压榨,最重要的是,中国的经济发展给中国民众生存环境带来极大的损害。《九评》披露,中国的经济发展已成为中共的祭品。

《九评》论述,中共自认的“合法性”就在于这二十几年的经济发展。事实上,经济的发展正好是中国人民在中共的束缚中被稍稍松绑后一点一滴建设起来的,同中共毫无关系。但是,中共却宣传成是它的功劳,还要人民感恩戴德,好像没有中共,就没有这一切。大家知道,在许许多多其它没有共产党的国家,早就有了更好的一切。

而且,面临着严重“合法性危机”的中共,为了维护统治而推行的改革开放,急功近利,使中国落入了“后发劣势”。

“后发劣势”或“后发优势”的概念是说,落后国家由于发展比较迟,很多东西可以模仿发达国家。模仿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模仿制度,另一种是模仿技术和工业化的模式。模仿制度比较困难,因为改革制度就会触犯一些既得利益,所以落后国家会倾向于技术模仿。技术模仿虽然在短时间内就可以看到发展的效果,却会给长期的发展留下许多隐患,甚至导致长期发展失败。

中共正是走的这条“后发劣势”的失败之路,这二十几年的“技术模仿”取得了一些成就,中共把这些成就作为向老百姓证明它的执政“合法性”的资本,从而进一步抵触危及中共自身利益的政治体制改革,宁愿牺牲民族的长期发展利益。

进一步,中共的经济发展让中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中共一直在夸耀它的经济进步,实际上中国经济在世界的地位还不如乾隆年代。清朝乾隆时期,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占全世界的51%;孙中山先生创建民国初年,中国GDP产值占全世界的27%;民国11年时,GDP仍然达到12%;中共建政时,中国的GDP占全世界的5.7%;而到2003年中国的GDP占全世界还不到4%。与国民政府时期遭遇的几十年战争引发经济下降不同,中共则基本是在和平时期引发的经济下降。

中共如今为了执政合法性而搞起了急功近利、以维护党的集团利益至上的跛足经济改革,却让国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二十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资源榨取性的过度消耗甚至浪费的基础之上,并往往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中国的GDP数字里有相当一部分是靠牺牲后代的机会获得的。2003年中国贡献世界经济总量不到4%,对钢材、水泥等材料的消耗却占到全球总量的三分之一(新华社2004年3月4日报导)。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末,中国每年沙化土地面积从1,000多平方公里增加到2,460平方公里。1980年中国人均耕地近2亩,2003年减少到1.43亩,在轰轰烈烈的“圈地”热潮中最近几年全国耕地就减少了1亿亩,而圈起来的土地利用率仅占43%。中国目前的废水排放总量为439.5亿吨,超过环境容量的82%。七大江河水系中不适合人类和牲畜饮用的水占40.9%,而75%的湖泊出现不同程度的富营养化……中国人与自然的矛盾从未像今天这样突出。这样的增长,中国甚至整个世界都承受不起(新华社2004年2月29日报导)。沉醉于眼前的高楼大厦的人们,对于越走越近的生态危机也许还茫然无知。可是一旦大自然要报复人类的时候,那对中华民族的打击将会是灾难性的。

此外,中共对农民进行了一次次的欺诈,造成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巨大。

中共的天下是靠农民打下来的,老区的百姓更是为中共奉献了一切。但是,中共夺权后,农民却受到了严重的歧视。

中共建政后制定了极不公正的制度:户籍制。强行划分“农业人口与非农业人口”,一个国家无端制造出两级分裂和对立。农民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失业救济、没有退休、不能贷款。农民是中国最贫苦阶级,却也是赋税最沉重的阶级。农民要交公积金、公益金、行管金、教育费附加、计划生育费、民兵建设训练费、乡村道路建设费和优抚费。此外还要交公粮、农业税、土地税、特产税、屠宰税等等。而各种摊派更是名目繁多。而所有这些税费,“非农业人口”都不用承付。

在2004年年初温家宝发布了“一号文件”,揭示出中国农民、农业、农村面临改革开放以来的最严峻时期,多数农民收入出现徘徊甚至减收,越来越穷,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持续扩大。

中共官方资料显示,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由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1.8比1,扩大到2002年的3.1比1,到2009年,这一收入差距扩大到3.33比1。

原本是三个垃圾箱,其中的一个直接拉着孩子们去了火葬场。(网络图片)
原本是三个垃圾箱,其中的一个直接拉着孩子们去了火葬场。(网络图片)

“党附体”在中国各级行政单位中 大肆吸取社会财富资源

2012年11月16日,贵州5名流浪贫困儿童被发现死在一个垃圾箱里。当今中国,许多地方的学校连个课桌都没有,广大民众为着医疗、养老而发愁。

中国的经济发展了,但中国百姓为什么苦?中国的学生为什么今天吃得还不如60年前二战后日本学生的免费午餐?为什么中共各部门每年仅“三公消费”(公款吃喝、出国、公车)就高达数千亿元?

《九评》一书指出,共产党组织本身并不从事生产和发明创造,一旦取得政权,便附着在国家人民身上,操纵和控制人民、控制着社会的最小单位以保护权力不致丧失,同时垄断着社会财富的最初来源,以吸取社会财富资源。

在中国,党组织无所不在、无所不管,但人们从来看不到中国共产党组织的财政预算,只有国家的预算、地方政府的预算、企业的预算。无论是中央政府一直到农村的村委会,行政官员永远低于党的官员,政府听命于同级党组织。党的开销支出,均由行政部门开销中付出,并不单列开支。

这个党组织,就像一个巨大的邪灵附体,如影随形般附着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单元细胞上,以它细致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会的每一条毛细血管和每一个单元细胞,控制和操纵着社会。

所以,中国农民才会如此贫穷辛苦,因为他们不但要负担传统的国家官员,还要负担和行政官员同样人数甚至更多的附体官员。

所以,中国的工人才会如此大规模下岗失业,因为那些无所不在的吸血管道,多年来就一直在吸取企业的资金。

“‘党附体’控制着国家机器,直接从各级政府调用经费,共产党如吸血鬼,不知从国家社会抢走了多少钱财。”

贫困地区民不聊生。(网络图片)
贫困地区民不聊生。(网络图片)

“共产主义”是幌子 社会财富被转移到中共权贵手中

当今中国,中共仍然用“实现共产主义”这个幌子在欺骗世人,但多年来的现实已证明《九评》所说,欺骗和谎言是共产党的一大遗传基因。

在中共内战中,中共曾承诺给农民土地,但直到今天,中国农民仍然没有土地所有权,房子随时面临被政府强拆的危险,每年爆发的强拆案多达数万起。

共产党的初始原则,是剥夺所有的私有财产,进而消灭所有“剥削阶级”。但近年来,人们发现,当年被共产党剥夺的私有财产,经历了“合作社”、“公有制”、“改革开放”后,所谓的国营企业大多被掌握在中共权贵家族手中,众多国营企业甚至改名换姓成了中共权贵们的私有财产。

人大教授任剑涛在一次演讲中表示,在中国,权势集团对国有垄断企业的胁持是一个公开的秘密,200个家族控制200个行业。

《九评》更明示,“脱开共产党的障眼法,人们就能看清,55年来,共产党的统治不过是导演了一出财产再分配的人间闹剧,走了几个回合,最终把别人的资产变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而已。”

贪污腐败,为自己捞钱、捞取好处,这种物质利益是中共今天抱成一团的最大凝聚力。(ANTONY DICKSON/AFP/Getty Images)
贪污腐败,为自己捞钱、捞取好处,这种物质利益是中共今天抱成一团的最大凝聚力。(ANTONY DICKSON/AFP/Getty Images)

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贪污党” 腐败是中共官员抱成一团的最大凝聚力

除了中共党员干部“合法”从国民经济中拿钱之外,同时中共上下腐败成风,大肆非法侵吞公有财产。

《九评》在2004年引用数据表明,当时共产党执政55年,结果全中国上下共产党的干部贪污受贿、妄行不法、误国害民,层出不穷。中国有大约两千万党政官员,近年来已查出有八百万官员因腐败犯罪被惩处。中国每年更有近一百万人上访状告那些还没有被查出的腐败分子。仅2004年1月至9月,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对35家银行和41家企业的违规办理结汇业务进行立案查处,就查出违规结汇金额达1.2亿美元。据统计,近年来有不下4千名卷款私逃的共产党政府干部,偷盗的国家公款高达数百亿美元。

《九评》一书总结,今天的中共,已经堕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贪污党”、“腐败党”。据中国官方统计,全中国有两千万党政官员在位,二十多年以来已经有超过8百多万党政官员被查实有腐败犯罪,受到中国党纪、政纪、法律惩处,再加上未被查出的腐败分子,实际上中国党政官员的腐败已经超过三分之二,而被查出的仍不过只是一少部分。

贪污腐败,为自己捞钱、捞取好处,这种物质利益是中共今天抱成一团的最大凝聚力。贪官们知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他们腐败的机会,如果共产党倒台,他们失去的不仅是权力官职,还可能面临着被清算的危险。在黑幕文学《天怒》中,小说家用市委办公厅副主任郝相寿的嘴道出了这个党的天机:“腐败使我们的政权更加稳定。”

中共滥用巨额国库资金压制和迫害百姓

为了压制和迫害百姓,中共还不惜动用巨额国库资金用作维稳经费,这在伤害国民的同时,也严重影响了中国经济发展。

如今流亡美国的盲人律师陈光诚曾披露,当年中共政府仅花在他身上的维稳经费五年前就是3千万元,现在几个3千万都不止。

路透社报导(4/30/2012)中共为了巩固权力而拨出大笔维稳经费,2012年比01年增加了11.5%,达到了7千亿元。而2012年的国防经费才6千3百亿。路透社说,这笔维稳经费是拨给警察、民兵和其它安全部队的。

而中共用于迫害法轮功的经费,有传在高峰时动用了3/4国力。《九评》披露,中共对国家财政的控制,成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经济后盾。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曾经在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大会上承认:“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

虽然目前还不清楚中共究竟动用了多少国家经济资源和人民的血汗收入来迫害法轮功,但是推算一下就不难看出会是天文数字。2001年,来自中共公安内部的消息显示:仅天安门一地,抓捕法轮功学员一天的开销就达170万到250万人民币,即一年的支出达6亿2千万到9亿1千万。全国范围内,从城市到边远的农村,从派出所警察,到公安局,再到各级“610办公室”人员,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估计至少雇佣了数百万人,这笔工资花费可达每年上千亿元人民币。不仅如此,江泽民花费巨额经费扩建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和建立洗脑中心和基地等。例如,2001年12月,江泽民一次性投入42亿元人民币建立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中心或基地。江泽民还用金钱刺激和鼓励更大批的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很多地区,每抓到法轮功学员奖励数千乃至上万元。而在对法轮功的迫害邪恶至极的辽宁马三家劳教所,中共一次性奖励所长苏某5万元人民币,副所长邵某3万元人民币。

专家:中共必将解体 贫富差距是原因之一

中共的种种倒行逆施令中国民众怨声载道,近年来,中国民众逐渐看清中共对民众的压迫与剥削。对于中共十八大上提出的“2020年GDP和城乡收入翻一番”的目标,民众更愿意相信,如果那时中共还没倒台,中共官员们的资产和收入一定会翻一番,百姓们的收入“被增长”,中国的泡沫房价也可能会再翻一番。

中共掠夺的本性造成当今中国贫富差距悬殊,中共高层权贵身家亿万的同时,平民百姓背负着沉重的生活压力,还要考虑养老、子女教育等问题。《华尔街日报》从中国西南财经大学2011年取样8,000户家庭做的一项调查结果中发现,中国顶层10%的家庭控制了全国86.7%的财富,这相当于56%家庭的总收入,与中共官方国家统计局报的32%比例差距相当大。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Dr‧Frank Tian Xie)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经济上,中共从来都是造假,一直在靠欺骗,《九评》揭开了中共的面目,让公众认识到中共的暴虐不仅体现在政治、社会上,在经济、商业上都有,这有巨大的意义,中共必将解体。

谢田说,近些年随着民众的觉醒,更多人明白中国的经济真相,这方面也促使中共走向解体。而促使中共解体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贫富分化。中共抓到了权力之后,在没有制衡和制约下,无所顾忌的开始捞钱,共产党默许它的官员们来腐败以稳住它们的统治,利用腐败来致富,实际上是给自己种下了危机的种子。

“中共在制造这个畸形造假经济的时候,在从中捞取巨大利益的时候,实际上也把贫富差距推到了最高点,也为它自己的灭亡做好了准备。”

联络本文作者请发邮件到:gaozhitan@gmail.com

(责任编辑:谢东延)

评论
2012-11-22 11: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