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文明与人体生命之正见(三十三)

所谓专家只是在一个小点比别人深入而已。(摄影:/Fotolia )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3.整体性──“盲人摸象”要不得

亚里斯多德、欧几里德和阿基米德几乎都是同时代的人。从那时候开始,西方科学似乎下定决心走上了分析和还原的路。对于这条路,有一句很好的概括:“所谓分析,是指把真实的世界拆分成无限多的、再不可分的、彼此缺乏内在联系的基本粒子;所谓还原,就是将万事万物(也包括人)看作一堆堆的活动着的原子的单纯叠加,一旦了解了一个原子的结构和活动规律,就掌握了一切。”

《第三次浪潮》一书作者托夫勒在为《从混沌到有序》一书撰写的前言中第一句话就说:“在当代西方文明中得到最高发展的技巧之一就是拆零,我们非常擅长此技,以致我们竟时常忘记把这些细部重新装到一起。”

当代的一位核物理学家詹克明对于这种研究方法曾经有过这样一段精辟的论述:“科学越发达,理论越艰深,学科也就越是高度的分化,人的专业知识面也日趋狭窄。如果你问某位科学家的研究领域,他可能会说:我在化学研究院、物理化学分部、理论化学研究所、量子化学研究室、从头计算方法研究组、从事多原子分子课题中位能面计算工作。你尽可以和他讨论‘从头算’方面的问题,但倘若超出这个范围,可能会使双方都感到尴尬。一问,嘿然;又问,敛容;三问,正色;再问则拂袖而去。这不禁使人想起一个曾在宫廷御膳房供职的厨师。他后来受雇于某大家。主人想以其资历炫耀一番,命他烧制一桌宫廷筵席宴客,答曰不能,因他是专做宫廷点心的。又令其制作一席宫廷点心待客。又答曰不能,因为他是为做某种点心专职切制葱末的。也许当今从事各种专业工作的人中就有不少‘专门切葱’的。”

“人人都知道盲人摸象的故事,然而也许我们就在干着类似的事。如果说,古希腊的亚里斯多德还算是研究过‘大象学’的话,近代科学家们早就分别潜心于‘象腿学’、‘象耳学’、‘象尾学’、‘象牙学’等分支了。而现代的博士生导师已带领众多弟子分兵于‘象腿学’中的‘象脚学’、‘象趾学’、‘象腿力学’等次级分支了。”

对于这个世界整体的认识,也就是我们的整个的“科学”,已经分解成了许多许多的巨细的学科门类了,现在来看,已经非常难以组合在一起,来得到对世界的整体认识了,所谓专家只是在一个小点比别人深入而已,难有在多个领域有造就的真正人才。在上个世纪下半叶,边缘科学开始出现并迅速发展,实际上所谓的边缘学科无非是研究两个或两个以上学科的交叉领域而已。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对我们已有的知识进行整合,那也不过是把“切制葱末”和“和面”的整合在一起,离真正做出宫廷御宴还不知相差多少呢!

这种细分的方法中,对于“基本粒子”的逐个研究已经十分不易,然而就算了解了每一种、每一个“基本粒子”的规律,我们又需要多么超巨型的计算机才能对那无限多无限小的“基本粒子”进行“叠加”?(待续)

--摘编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