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组图:文革中偷带出来的照片40年后曝光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人气: 1129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11月25日讯】近日,在网络上流传文革批斗中偷拍的照片,此组图片是中共元老欧阳钦之子欧阳湘被批斗的系列照片。拍摄者则是《黑龙江日报》记者李振盛。李振盛在其博客上自述了偷拍的过程,及欧阳湘被中共冤枉批斗的原由。此组图片,在文革后成了欧阳湘彻底平反的证据,主持文革平反工作的胡耀邦还曾要求电告黑龙江省委要给摄影记者记功。

欧阳湘替父申冤 被打成现行反革命

毛泽东在1958~1961年三年大搞大跃进,结果饿死中国百姓4千万人。1962年1月,刘少奇在北京召开的中央工作扩大会议(即七千人大会)上脱稿讲话,尖锐直指大跃进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会后毛泽东退居二线,到1966年毛在林彪军方的支持下发动“文化大革命”,利用红卫兵打倒“当权派”夺权。

40年后再曝光的文革批斗偷拍的系列照中,被批斗的是中共元老之一的欧阳钦的儿子欧阳湘。

欧阳钦曾任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二书记兼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多年,文革开始之前,转任东北局第二书记。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一职则是由时任全国供销总社主任的潘复生接任,后来潘很快成为中国最早成立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在揪斗“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热潮中,潘复生把他的前任欧阳钦定为“黑龙江省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指称他“一贯反对毛主席,反对党中央,反对社会主义”,“大搞独立王国”。

1966年冬季,潘复生派人赴京要求揪欧阳钦回哈尔滨批斗,在周恩来的干涉下欧阳钦躲过一劫。

揪斗不果,潘复生指示省革委会大批判写作组在《黑龙江日报》连续发表整版的批判欧阳钦“一贯反对毛主席的罪行”。

当时欧阳钦的儿子欧阳湘正在长春305所工作,他在1968年11月24日化名“洪新建”给黑龙江省革委会副主任、省军区司令员汪家道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为父亲辩护,揭发潘复生大搞极左的问题。

结果,汪司令员竟把这封揭发信转给了潘复生,潘立即定为“68.11.24.现行反革命案”,列为全省重大反革命案件,将这封信影印转发全省限期破案,很快被一位熟悉欧阳湘笔迹的人认出来,在两天半之内即宣告破案。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11月30日,黑龙江省革委会派人到长春把欧阳湘押回哈尔滨,在北方大厦门前广场开批斗大会。第二天,12月1日的《黑龙江日报》报导了这次大会的实况。报纸上说有20万人参加。

偷拍欧阳湘被揪斗经过

2006年6月8日,李振盛在纽约把他偷拍欧阳湘被批斗的过程详细写出来,并发表在其个人的博客上。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据李振盛在博客上所述,批斗大会一开始,欧阳湘被佩戴“执勤”袖章的工人民兵和省委机关造反派扭住胳膊押出来,沿着台阶慢慢走下来,他胸前挂着特大的牌子,上面写着“68.11.24.反革命犯欧阳湘”,弯腰低头大牌子就压在脚背上,走路迈步都很艰难。

[[13]]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人们没有料到的是,欧阳湘一进入会场就挣扎着高呼口号,而且是两个涵义截然相反的口号:“毛主席万岁!”和“打倒刘少奇!”欧阳湘的这一举动让那一群造反派措手不及,立即上前围住他,狠揪他的头发,塞住他的嘴,企图制止他呼喊口号。

[[12]]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造反派们大吼大叫地质问欧阳湘:“你的狗爹一贯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你有什么资格喊‘毛主席万岁’?你的狗爹是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的黑干将,你还在这里假惺惺地喊‘打倒刘少奇’?”

欧阳湘仍然拼尽全身力气不断呼喊口号,造反派一时制止不住,冲上来几名戴红五星、红领章的解放军战士协助“执勤”民兵一起制服他,他们摘下沾满油污的肮脏手套塞进他的嘴里,左边那名解放军战士一只手压住他的头一只手抓住他的臂膀,右边和后面的三个“执勤”民兵死死地拧住他的双臂,架成“喷气式”。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欧阳湘挣扎着全力把嘴里的脏手套吐出来,这时后面出现一位戴眼镜的军管会负责人,他叨着一支长烟嘴香烟,从牙缝中喊出一声:“封住他的嘴!”。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左边的解放军战士听到首长发出命令,立即弯腰用力把欧阳湘吐出来的脏手套又塞进他的嘴里,右前方上来一位战士准备随时支援,那位首长仍然手夹香烟在后边督战。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欧阳湘坚强地继续抗争,他的嘴被那名战士用手死命地塞住了,他仍跳动着双脚,用微弱的声音呼喊口号,我使用35mm广角镜头近距离拍照,能清楚地听到他的呼叫声。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要坚决刹住这个现行反革命分子的嚣张气焰!”一大群人围上前来,有几个人在后边拚命揪住他的头发,左揪右拽让他痛苦不堪;有人在前边紧紧地掐住他的两腮,让他喊不出声来;一只戴皮手套的大手死死地捏住他的鼻孔,让他喘不过气来;那些够不着、上不了手的人,就在下面用拳打,用脚踢。在这种混乱的场合里,李振盛无法平视取景拍照,又一时找不到合适的高处可站立,只好举起相机采用不取景方式拍摄了这张照片。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欧阳湘在众人群殴中实在支撑不住而倒在地上,那一群人仍不肯放过他,再次围上去拳打脚踢,致使他口吐鲜血、遍体鳞伤。李振盛一边拍照,一边还能听到他凄惨的微弱的呻吟声。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经过一顿暴打之后,身体瘫软的欧阳湘又被揪拉着站起来,这时,欧阳湘胸前大牌子上“68.11.24.反革命犯”的贴纸在混战中撕碎了一角,露出前一次批斗什么反革命犯的罪名中的“集团”二字,那显然是“×××反革命集团主犯”之类的头衔。左边那个“执勤”民兵的皮帽子在混战中也被打掉了,他左手揪住欧阳湘的头发,右手在给自己戴正帽子。人们争先恐后上前押他到宣判台前去听宣判。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审判台上站着几位公检法军管会的负责人,由一名军管会领导干部负责宣判,有一个名叫徐德贵的工人被拉来陪绑,大牌子上写的罪名是“破坏公报反革命犯”,当场宣判“依法逮捕”时,马上有人上前去把他胸前挂的“破坏公报反革命犯徐德贵”的牌子翻过来,就多了“依法逮捕”4个字。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轮到要对欧阳湘宣判了,也许欧料定自己胸前挂的牌子背面也早已写好了“依法逮捕”,他用尽全身力气扭动双臂,挣扎着要吐出嘴里的填塞物,断断续续地喊出“我不是反革命……我没有犯法……”并继续喊“毛主席万岁!”。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由于欧阳湘不断在喊冤,会场气氛一度出现紧张气氛。有人从一个张贴标语用的桨糊桶里挖出一点桨糊,赶紧把欧阳湘胸前大牌子上破碎的一角糊好。那位负责宣判的军人加快速度宣读欧阳湘的“罪状”是“把矛头直接指向以毛主席为首、以林副主席为副的无产阶级司令部,指向新生的革命委员会和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极力为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刘少奇及其代理人喊冤叫屈,为其主子招魂翻案”。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当宣布对欧阳湘“依法逮捕”后,立即翻转他胸前的牌子。由几名端着自动冲锋枪的军人把他押上一辆解放牌大卡车,拉着他游街示众,沿途有大量围观的群众,他仍然不断地扭动身驱抗争。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图片来源:李振盛博客)

《黑龙江日报》记者冒险偷拍批斗 自制“红卫兵”袖标后畅通无阻

此组批斗系列照就是《黑龙江日报》记者李振盛所拍摄。

据李振盛接新浪传媒专访时所述,那个年代在批斗会上拍照很危险,容易引起红卫兵的注意,有时候会有人上前盘问,如果亮出记者证就会有麻烦。红卫兵会认为省报摄影记者就是“黑省委”派来的“黑探子”,搜集整群众的“黑材料”,交给省委用于秋后算账的。轻者会把胶卷拉出来曝光,重者会把相机砸坏或抢走,更甚者是把记者拉到大会上批斗示众。

1966年8月21日,李振盛等4名摄影记者被派采访哈尔滨工业大学红色造反团在操场首次召开批斗省委书记大会,他们刚举起相机拍照就被认出是省报记者,立即被揪出来示众。后来他们趁会场一时混乱收起相机逃跑掉。

自这次惊魂之后,那4名资深记者再也不愿出去采访红卫兵活动了。后来在采访中李振盛发现臂戴红袖标的人可以自由拍照,他想尽办法要搞到一枚红袖标,先是向印刷厂工人造反团借一枚“赤卫队”用于采访,后来他自己发起成立仅有七个人的“红色青年战斗队”,就拥有自己的“红卫兵”袖标,从此采访就畅通无阻了。

李振盛暗藏“文革负面照”底片于地板下 躲过一劫

在十年“文革”中,李振盛拍摄了十万张历史见证照片。

在“文革”期间,一律不许新闻记者拍摄所谓的“负面”照片。那些打砸抢、批斗游街、戴高帽子以及刑场处决等等都被定性为“负面”照,属于给“文化大革命”“抹黑”。“文革”后期,省革委会和大学红卫兵组织曾多次下令,要求摄影记者交出所有的“负面”底片。很多人听从命令上交了底片,结果被一把火烧掉了。

而李拍摄到的“负面”照片都是自己冲洗完胶卷就私自藏在资料柜的暗层中,尽量不让同事看到,免得有人打小报告。

在1968年开始的“反右倾”运动中,李被在报社“支左”的一伙“革命师生”贴大字报点名批判,李预感到自己将要被打倒,便悄悄将“负面”底片从报社转移到家中,在他家破败的俄式平房地板一角锯开如书本大小的洞口,用黄油布将底片和一些“犯忌”的物品包好,埋藏在地板底下边,盖好洞口再用一头沉书桌压在上面。

同年12月26日晚,李在全社大会上被批斗6个多小时后的第二天凌晨,几个造反“小将”连夜去抄家,藏在地板下面的底片没有被发现,躲过一劫。

1969年秋天,李振盛和妻子祖莹侠被下放到柳河五七干校劳动改造,临行前李担心万一遭遇不测,藏在地板下面的底片将永远无人知晓了。他们夫妇经过商量就把这个秘密托付给绝对可靠朋友李明达。

李振盛接受新浪传媒专访时说,他像刘备托孤似的对好友李明达说:“明达兄,万一我们俩出事了,请你设法把这些记录历史的底片取走保存好,我相信将来一定会有用的!”李明达神情凝重地接受了他们的托付。

目击迫害欧阳湘系列照 成欧阳湘平反证据

1996年10月,李振盛应哈佛大学邀请赴美讲学,这次访美李巧遇了曾任胡耀邦政治秘书的一位老先生。这位老先生告诉李,文革后这组系列照成了彻底平反欧阳湘的证据。

老先生说,当年他在胡耀邦身边工作时,欧阳湘的母亲时任中国科学院司局长,她反复给胡耀邦写信要求为儿子平反昭雪。胡耀邦几次下令黑龙江、吉林省委彻底调查此案。调查之事首先遭遇踢皮球现象。

据实地察看欧阳湘的“自杀”现场,发现“隔离室”的厕所窗台很高,一个被折磨得极度虚弱的病人还带着手铐,无论如何也是爬不上去的,不可能自行跳楼自杀。再者还有两名看守押着上厕所,就是能跳楼也没有机会的。谁都看得出这明明是一起人为制造的自杀假象,让欧阳湘含冤而死,却谎报中央说是跳楼自杀。但是,那时谁也不敢去推翻省委已经上报中央的结论啊。

在胡耀邦一再催促下,下边报上来的调查报告仍是维持原先的自杀结论。那时情况是冤假错案很多,迟早都要平反。但是,如果确属自杀,也会给予平反;如不属于自杀,就会彻底平反昭雪。当时,在公开发布的平反决定中常见“给予平反”或“彻底平反”两种提法,这意味着平反的涵义与程度是有区别的。

后来,欧阳湘的母亲听哈尔滨的亲友说,当年省报有一个记者拍了欧阳湘惨遭批斗的照片,那些照片中的欧阳湘不服高喊口号,造反派用脏布塞住他的嘴,他挣扎着吐出来照样喊口号,被造反派打翻在地拳打脚踢,他遍体鳞伤仍在不断抗争,这足以证明欧阳湘决不会自杀。

欧阳湘母亲马上写信向胡耀邦报告这一情况,胡耀邦阅后立即指示黑龙江省委调阅这组照片直送中央,给这起冤案彻底平反昭雪了。

这位老先生还说,当时胡耀邦还让他电话通知黑龙江省委要给摄影记者记功,那时他们只知道是省报一名记者拍的照片,并不知道具体是谁拍的。

(责任编辑:谢东延)

评论
2012-11-25 6: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