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文明与人体生命之正见(三十五)

物质世界之外,是不是还存在着我们眼睛和仪器所看不见、摸不着的客观世界?(Fotolia)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4.开放性──“六寸”以下的鱼与坐井观天

世界并不只有一个空间、一个层面,而我们所直接接触到的世界也许仅仅是更高维度时空的一个投影而已。那么仅仅从最表面空间入手,眼见为实,先入为主,并不能得到正确的结论。这里我们用开放性来概括科学应该突破不同的时空体系,而不是站在我们肉眼所见和一般感官所感的时空体系之内。

一位海洋生物学者以六寸的渔网网眼,花了很长的时间在海里网鱼来研究海洋生物,最后终于得到一个“科学”定律:所有的鱼都比“六寸”长!

人的肉眼是局限,可见光只占整个电磁波频谱的一小段,然而电磁波频谱却跨了二十个“数量级”。仪器的探测能力也是有极限的,量子力学里面的测不准原理已经在提醒我们了:以我们人类当前所有的探测手段,无法同时准确的掌握微观粒子在某个“准确时刻”的“准确位置”,这十分形像的诠释了仪器和我们的观测方法的局限。前文所述的特异功能者超乎寻常的感知能力,更是让我们感到,我们这个物质世界之外,是不是还存在着我们眼睛和仪器所看不见、摸不着的客观世界?

迄今许多学科已经走过的发展历程也告诉了我们开放思维的重要。

数学方面,以我们普通人的学习过程为例,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对数的认识不断拓展,从正整数的概念到小数,到负数,到无理数,乃至到虚数,每一次对数的认识都是打破了之前我们对数的观念。数学发展史上著名的三次危机也是如此,都曾经严重动摇了之前数学理论的根基,然而危机之后却带来福音。其中第一次数学危机提出的无理数,使得毕达哥拉斯极为震惊,甚至有传说讲到,无理数的提出者希伯索斯因之被投入海中淹死;第二次数学危机几乎动摇了微积分的基础;而第三次危机则动摇了整个集合论的大厦(集合论却是几乎现代的整个数学和逻辑学的基础),并使得逻辑学和数学的有效性和严谨性受到质疑。但是历次危机过后,数学的发展却又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第一次危机之后,数的定义完善了,并且打破了过去数学纯粹为“计算”服务的局限;第二次数学危机,建立了实数理论,而且以此为基础,建立起极限论的基本定理,从而使微积分和数学分析严格的建立在实数理论的基础之上;第三次危机虽然迄今没有完全解决,但是拉动了逻辑学基础领域的全面研究。这些悖论难题往往与前人的定义定律不相容,而解决这些难题需要开放性的思考,它们的解决又往往可以给人们带来全新的视野。(待续)

--摘编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