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文明与人体生命之正见(三十六)

当我们试图去探索外星生物的存在性时,把我们地球生物,甚至人存活的必需条件当作一切生命生存的必须条件,这样做究竟是不是合理呢?(Fotolia)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生物学中这类现象也比比皆是。当我们自信的断言生物所能耐受的高温极限之后,2011年4月,英国的一支由南安普敦国家海洋学中心的海洋化学家康奈利等人带领的科学研究队,于加勒比海的开曼海沟地区,距离海面5公里的海床的“黑烟囱”(海底富含硫化物的高温热液活动区,因热液喷出时形似“黑烟”而得名)处,发现新品种“耐热”盲虾,能够抵受高达450摄氏度的高温。而当我们教科书中认为,从微生物、植物到动物,六种主要化学元素是必不可少的生命元素:碳、氢、氮、氧、硫和磷,然而,2010年12月2日,美国太空总署NASA的科学家宣布,发现了一种可以在高浓度砒霜(砷化物)中生存的细菌,而这种细菌的遗传基因中,却用砷取代了磷元素,而磷不再是它的必需元素。其实,我们可以类似的思考一下,当我们试图去探索外星生物的存在性时,把我们地球生物,甚至人存活的必需条件当作一切生命生存的必须条件,这样做究竟是不是合理呢?

人类体能的研究方面,很久以来,许多学者根据人身体对抗空气的阻力和体重对地面作用后的反作用力等因素,计算出了不至于引起肌肉断裂的人类100米的速度极限是9秒64。20世纪70年代,美国的生物机械学博士吉迪恩·阿里尔预测:从人体机械的角度来讲,对于100米而言,短于9秒60的高速度,会导致骨头断裂,关节软组织脱离。然而,2009年8月17日的柏林田径世锦赛上,牙买加选手博尔特以9秒58的成绩夺冠,打破了这些专家的断言。

在1900年,英国著名物理学家开尔文(威廉•汤姆逊)在一篇瞻望二十世纪物理学的文章中说:“物理学大厦已经基本建成,后辈物理学家只要做一些零碎的修补工作就行了。但在物理学晴朗天空的远处,还有两朵小小的令人不安的乌云。”这两朵“小小”的乌云指的就是人们在迈克尔逊·莫雷实验和黑体辐射研究中的困境;然而,后来这两朵小乌云却分别变成了“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它们带来的暴风雨使得经典物理学大厦摇摇欲坠,并且随着科学的不断发展,它们构建了焕然一新而又更加基础坚固的物理大厦,也给人们带来了全新的世界观。

就提出相对论的爱因斯坦本人而言,他的儿子爱德华曾经问他:“爸爸,你为什么这么有名呢?”爱因斯坦说:“你看到这个大皮球上有一只瞎眼的大甲虫吗?它并不知道它爬行的路线是弯曲的,但是爱因斯坦知道。”这句话实在意味深长,中国人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如果想认识一个系统就必须跳出系统之外去观察,而不应给自己人为设定思维定势的框框。

我们已经列举了多个方面的研究历程来说明开放性思维的重要。说到这里,我们可以澄清一个流传很广的观点了:有不少人认为中国古代没有科学。的确,中国古代没有出现像西方实证科学这样的“科学”体系,所以他们认为中国古代只有一些零散的不系统的科学知识,只能算“技术”,而不是“科学”。(待续)

--摘编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