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由不要帝位 却偷帽子?

作者﹕慧淳
(fotolia)
  人气: 31
【字号】    
   标签: tags:

一、许由不要帝位,却偷帽子?

尧认为许由是贤人,由他来管理国家是人民的幸福,于是决定把帝位禅让给许由。但是,许由不肯接受帝位,就悄悄地离开京城,逃得远远的,躲了起来,租住在一个普通人的家里。

这家的主人,有一顶很值钱的皮帽子,他怕许由偷他那顶值钱的皮帽子,每天晚上,便把帽子藏到箱子里,并且把箱子锁起来。

许由连整个天下都不要。而这个人,却怕许由偷他的帽子,真是不理解许由的品德啊!

正是:

有人确乎心窄,
不识圣贤高洁;
面对碧天长虹,
犹疑天将落雪!
把心放宽些吧:
分清是非黑白。

二、鲁人徙越

有一个鲁国人,很善于编制麻鞋,他的妻子善于织生绢,夫妻二人为了摆脱目前的贫困,决定迁徙到越国去谋生。

邻居有个人,前来告诉他,如果真搬到越国,肯定还会受穷。这个鲁国人听后,感到奇怪,就问他:为什么如此肯定?

那人说:“麻鞋是用来穿的,可是越国人大多都是光着脚走路;生绢是做帽子用的,而越国人都披散着头发过日子。你们夫妻二人,虽然会做鞋,会织绢,但是到不穿鞋不戴帽的国家去,要想不受穷,那怎么可能呢?”

他们夫妻二人,接受了对方的劝阻,并且非常感谢。穷苦人堆里,多有善良人。

正是:

善念交往人皆欣,
果然惺惺惜惺惺;
我劝天要重抖擞:
除尽天下欺诈人!

三、自胜为强

曾子见到子夏,问道:“你怎么胖了?”
子夏说:“我获得了胜利,所以胖了。”
曾子问:“你是指什么?”
子夏说:“我埋头读书时,敬仰先王至圣的道理;出门在外时,则羡慕富贵生活的快乐。这两者在心中交战,难分胜负,心身备受煎熬,所以瘦了下去。现在,先王至圣的道理获胜了,我心中也日益安宁,所以,人也就胖起来了。”

正是:

圣贤在心,高洁安宁;身体康泰,福德充盈:此君子之胖也!食言而肥,贪赃而胀;肠肥脑满,大腹便便;民脂民膏,装得满满:此贪官小人之胖也。吾人当察表析里,明辨是非,无误!

四、争先恐后

赵襄子向王于期学习驭马驾车的技巧。王于期毫无保留的倾囊而授其技。赵襄子和别人比赛时,果然取得了胜利。

不久,赵襄子与王于期展开比赛。赵襄子三次换马,但是,三次都输了。

于是,赵襄子责怪王于期:没把全部技术教给自己!

王于期说:“驾车的关键,在于让马的身体,同车子协调;全部精力要用在控制、操纵马上。你与我比赛中,你落后时,就一心想追上我;领先后,又怕我赶上来。比赛驾车,总是有先有后!而你不管在前、还是在后,心思都放在我的身上!这样,你又怎么能操纵好马车呢?这就是你失败的原因啊。”

正是:
身心专一凝静,
方可聚精会神;
患得患失之人,
技艺难得上乘;
争先恐后之徒,
必定自私愚蠢!
(以上均据《韩非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代兴化县商人马文安,品学兼优,且喜研究佛理,敬信神佛。他娶妻吴氏,貌极美好,性也聪敏,善持家政,不过骄气颇深,嗔心亦重。
  • 唐朝潞州节度使薛嵩,家里有个婢女名叫红线,善于弹奏阮咸这种乐器,还通晓经书史籍,薛嵩就让她掌管书信奏章,称她为“内记室”。
  • 清朝咸丰年间,宜兴地区有一位姓吴的秀才,天资聪敏,文学出众;但屡次考试,都没有考中。
  • 昊枫山住在吴兴地方的时候,偶然遇到当地发生了火灾,火势很大,燃烧了数十家的房子。昊枫山就立刻拿出钱来,找人救火;而且还跪在地上,叩头哭泣,悲伤地向天祈祷。
  • 拓跋弘从小聪明睿智,刚毅有断,喜好黄老哲学和佛教,对世间荣华富贵,看得十分淡薄,常有离家从佛的念头。
  • 大街上行人不多。积水到处是,哗哗地往低洼处流着。土路被雨水一泡,稀松发软,人走上去,泥泞一片。只有街边的一条石板小路,可以落脚,这时候,有一个老妇,正在石板小路上,一步一颤地挪动着脚步。
  • 贵溪有位书生,即读书人,每次考试都不中,不知原因在哪里。就去乞求张真人,张真人为他焚香、伏章、查天榜。
  • 宋朝的孙抃,是眉山人,他与唐介、吴中复二人,平时并不认识,但是因为孙抃佩服他们二人为人正直,所以就向朝廷大力的推荐,他们两人也因此而被朝廷拔擢为御史。
  • 费祎故意对魏延说:“我应该回去把您的意见,跟杨仪长史说明,长史是文官,不懂 军事,一定不会反对您的意见。”
  • 明朝某年一日,建宁府知府郭子章,自从任职以来,一贯廉明干练,所以晋级较快。现在,新官上任,前往水西路。路过前桥,但见四周丛山峻岭...
评论